新民環球丨“吹哨人”頻出 美軍陷道德困境
2020年04月23日15:59

原標題:新民環球丨“吹哨人”頻出 美軍陷道德困境

美國“羅斯福”號航母艦長克洛澤爾的“吹哨門”,至今在美國政界、軍界、新聞界乃至互聯網上的討論一直沒有間斷。有人甚至挖出近年來另一個聲名遐邇的美軍“吹哨人”:因揭發美軍虐囚等惡行而獲罪的布萊德利·曼寧。

在講求服從、以保密為天職的美軍,為何“吹哨”的“叛徒”一再出現?是現行軍紀過時了?還是美軍自身出了問題?當軍紀與良心發生衝突,作為軍人究竟該何去何從?

圖說:克洛澤爾向船員發表講話。 GJ圖

一個被判入獄 一個被撤職務

說起美軍“吹哨人”,有一個人不能不提:曼寧。身為美軍情報分析員的曼寧2010年將總計75萬份軍事文件交給“維基揭秘”網站。這些文件中有251287份美國外交電報,482832份軍隊報告,還包括美軍在伊拉克和阿富汗轟炸平民的視頻。其中一個美國直升機襲擊巴格達十幾個平民和記者的視頻被“維基揭秘”負責人阿桑奇公佈,全球幾百萬次觀看,舉世嘩然。然而,曼寧本人付出了喪失自由的代價,對他的審判在美國激發了如何界定知情權和國家安全的廣泛爭論。2013年,曼寧被軍事法庭以間諜罪判處35年徒刑。2017年,美國前總統奧巴馬在卸任前夕對曼寧特赦。

而曾任“羅斯福”號航母艦長的克洛澤爾因在此次疫情中“吹哨”引發關注。“羅斯福”號3月24日發現8例新冠肺炎患者,到3月31日感染人數超過100人,《舊金山紀實報》採訪的不願透露姓名的“羅斯福”號軍官則稱患者已經接近200。疫情呈指數增長,然而航母空間有限,既無條件隔離,更無條件治療。因此克洛澤爾建議靠港,對艦上所有人上岸隔離。

然而,海軍部不可能同意這樣的要求,這不僅將海軍抗疫不力的真相公之於世,而且會出現太平洋地區的海上力量真空。在多次反映未果之下,克洛澤爾不得已用電子郵件向國防部長和國會議員發出求援信。這封郵件屬於海軍內部機密通訊,但3月30日發出後就被泄露到網上,“羅斯福”號疫情的嚴重性因此被公眾知曉,引起軒然大波:不僅克洛澤爾被解職,代理海軍部長莫德利也因大罵克洛澤爾“不守規矩”而迫於輿論壓力辭職。

動機方式不同 反抗對像有別

儘管同為“吹哨人”,曼寧和克洛澤爾的區別還是不小。

首先是動機不同。

在曼寧看來,美國發動的阿富汗戰爭和伊拉克戰爭屬於不義戰爭,不僅動機錯誤,方式也不可原諒,虐待俘虜、濫殺無辜,造成大量人道主義災難。曼寧認為美國就不應該打這兩場侵略戰爭,他是想通過“吹哨”阻止戰爭。

而對本應前途無量的克洛澤爾來說,“吹哨”是無奈之舉。克洛澤爾在求援信中說:“要是命令打仗,我們全力投入戰鬥,毫無怨言,願意犧牲。但現在並非戰時,我不允許我的水兵不明不白地死亡。”換言之,他不認同海軍部官僚的觀點——為了海軍的面子讓水兵白白送死。

其次是方式各異。

曼寧“吹哨”的方式是主動爆料。他聯繫黑客,把幾十萬份秘密文件拷貝出來,偷偷給了“維基揭秘”。

克洛澤爾則是多少有些被動,事情其實很大程度上並不在他掌控中。據說是國會議員將求援信捅給媒體,因此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也許並非克洛澤爾的本意。

再次是反抗對象不同。

曼寧對美國發動侵略戰爭深惡痛絕,他針對的對象就是美國政府及軍隊,因此行動積極主動。這也是他日後身陷囹圄的主要原因,更是有人攻訐他“賣國”的主要口實。

而克洛澤爾想的是如何在疫情面前保住艦員的命,他並不想“造反”,在屢次向上級反映得不到滿意的回饋後,才選擇越級彙報。他反抗的對像是海軍中的官僚主義,而非整個武裝力量系統,更非國家。

最後是得到的結果不同。

2013年,美國軍事法庭宣佈曼寧犯有間諜罪、竊取政府財產、計算機欺詐等20項罪名,最高可判136年徒刑。檢方希望至少判處曼寧60年徒刑,借此達到殺雞儆猴效果。最終曼寧被判處35年徒刑,並被勒令退伍。2017年曼寧獲釋,但2019年5月因拒絕指證阿桑奇和“維基揭秘”再次入獄,今年3月再次獲釋。

克洛澤爾受到的懲罰要輕很多,只是被解除指揮權。不過,他在海軍的前途估計就此終結。

圖說:入獄前的曼寧。 GJ圖

“叛徒”越來越多 美軍何去何從

從曼寧到克洛澤爾,講求“保密”“服從”的美軍一再出現“叛逆”的吹哨人意味著什麼?

曼寧和克洛澤爾確實違反軍紀,但是他們錯了嗎?從輿論來看,似乎並沒有。由此帶來的問題是,軍紀還應不應該遵守?對錯誰說了算?

無論是普通一兵曼寧還是高級軍官克洛澤爾都面臨一個極大的困境,即遵守軍紀和遵循內心道德之間的矛盾。身為軍人,他們必須遵守軍紀,但作為有良知的人,他們又不得不違反軍紀。從邏輯上講,難道美軍軍紀就是違背人類普遍的良心與道德?這才是問題的關鍵,更是讓美軍尷尬與惱怒的地方。

冷戰期間守衛柏林牆並射殺越界者的東德士兵在冷戰後受到審判,法官認為士兵們是在執行東德的法律和上司的指令,只是責任鏈條的尾端,但法官同時強調,“當代表權力機構殺害民眾時,沒有人有權忽視自己的良心”。曼寧和克洛澤爾選擇了不忽視良心,卻一個身陷囹圄一個被撤職,以後的美軍官兵在良心與紀律之間又該如何選擇?

曼寧與克洛澤爾的遭遇表面上看是軍事問題,卻產生了極嚴重的政治後果,給美國政府形象造成了相當大的損害。這就帶來另一個問題:軍事是政治的延續,軍事行動服務於政治目標,可為什麼部隊管理與政治正確之間形成如此尖銳的矛盾?打個不恰當的比方,美軍好比拉車的驢,美國政府則是車伕,兩者應該勁往一處使。但現在驢認為向左,車伕認為向右,實在不是小問題。

最後,還有人心向背的問題。曼寧是情報分析人員,能走上這樣的重要崗位必有過人之處。克洛澤爾更是海軍刻意培養的人才,要是沒有此次意外,他有可能沿著航母編隊司令、艦隊司令……一級級爬上去。為什麼這樣優秀的軍人都選擇做“吹哨人”?而且是明知嚴重後果還義無反顧做“吹哨人”?如果美軍現有體製是培養優秀人才做“吹哨人”的溫床,將是巨大的危機。

兩名“吹哨人”吹響的不僅是良心和道德之聲,更揭開了美軍面臨的諸多危機與困難。作為這個星球上最強大的武裝力量,美軍將如何面對這個變化了的世界?

(作者係上海政法學院東北亞研究中心副主任)

【相關鏈接】

曼寧違反保密法

曼寧違反了美軍保密法。

各種高科技手段及技術設備不斷應用於軍事情報領域,極大地提升了情報偵察能力,同時也不斷強化了情報保密工作。而保密手段的高科技化、智能化,使外部竊密難度越來越大,也使各國越來越重視情報分析人員的忠誠度,美俄等國紛紛強化情報保密法規製度建設。曼寧違反的就是這個保密法規製度。

這些法規製度明文規定,軍事人員明知、故意或因疏忽而違背規定,將在軍法下承受紀律處分,或在適用的聯邦法律下判刑或進行行政處罰;文職人員明知、故意或因疏忽而違背規定,則會在適用的聯邦法律下判刑或進行行政處罰。從這個角度來看,曼寧違紀違法是實錘。

克洛澤爾違反軍紀

克洛澤爾違反的是軍紀。

首先是越級彙報。這不僅僅是一個程序問題,而且破壞了軍事指揮關係,使指揮鏈條變得混亂,從軍事角度來說是大忌。如果在戰時每個下級都越級彙報,勢必會造成大規模“戰場迷霧”,更會讓指揮官們無所適從。

其次是“求援信”程序違規。航母與上級機構之間的上傳下達應是數字化傳輸,紙質文件嚴重違反傳輸要求;將4頁“求援信”散發20多份更是嚴重違反保密規定,僅此一條就構成撤職查辦條件。

此外,克洛澤爾未按規定在全艦宣佈進入等級“防化戰備狀態”,及時採取分級、分區等隔離措施,導致感染範圍擴大。即使本艦無能力控製疫情,防化戰備程序也不可或缺。

同時,作為標準的戰備程序,航母靠港前應該放飛固定翼戰機回基地。而“羅斯福”號沒有展開此項作業流程,導致航母攜帶固定翼飛機在機庫靠碼頭,而固定翼飛機在碼頭無法起飛降落,犯了兵家大忌,這在戰時會處於任人宰割狀態。

目前,“羅斯福”號在關島碼頭真是“騎虎難下”——雖然上述兩條戰備程序是否應該去做都有值得商榷之處,但是克洛澤爾沒有按照規定程序行事也是實情。

我要爆料

聯繫電話:021-22899999

新民網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