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書的N種新讀法
2020年04月23日16:28

原標題:一本書的N種新讀法

  新華社瀋陽4月23日電(記者孫仁斌 趙洪南 吳子鈺)你有多久沒有體會手捧一本書安靜地閱讀了?在電子閱讀、碎片化閱讀大行其道的當下,許多書店、書商和愛書人組織起各種新鮮的閱讀方式,吸引人們更多走進書的世界。甚至有人說,這是在“優雅地向電子書發起還擊”。

  在瀋陽市的1905文化創意園,離河書店棲身在一條由70多年前老廠房改建的室內文創街區里,三層共400多平方米的書店裡除了排放整齊的書籍和各種文創產品,並沒有太多讀者。店主高明和他的妻子孫曉迪正在櫃檯前忙著給網上下單的讀者打包郵寄書籍。

  “疫情期間顧客很少。現在我們把書店改成會員製,大家可以在網上看我們視頻直播推薦的書,下單後我們給郵寄到家。”38歲的高明說。

  陳列區里,店主增加了一處“書的盲盒”展銷區,每本書都被封裝在一個紙盒里。

  孫曉迪同時也是一名作家,還曾經在青島一家出版社工作過多年,長期和書打交道的她對自己的選書能力充滿自信:“每隔一段時間,我們會更換不同的主題。現在正在展銷的是‘奇遇’‘瑰寶’等主題,裡面是與這些主題有關的文學作品。”

  這種創新受到不少顧客的認可,他們對這種做法感到很新奇,還有不少顧客把書的盲盒買來當禮物送給朋友。

  “大家感到驚喜,是因為裡面充滿了不確定性。這種讀書方式,就像去和一個新朋友會面。”一位在櫃檯前結賬的書店會員對記者說。

  與盲盒相比,設計上獨具匠心的紙質書同樣暢銷。

  曾入選中國年度最美書籍的《樂舞敦煌》再現了敦煌壁畫及其曆史,書中許多別出心裁的工藝靠純手工完成,做封面的略帶粗糙感的毛邊紙是手工裝裱拚貼而成。書中的壁畫設計了不同的殘卷效果,在讀者翻閱時,帶來一種古樸氣息,彷彿把人們帶回到過去。

  一些進口書籍的巧妙設計更是催生了一個新的閱讀方式:沉浸式閱讀——讓讀者在更立體、具象化的書籍中身臨其境。

  英文原版立體書《變形金剛》中設置了很多機關,讀者可以拉動機關,看到變形金剛變形的立體過程;中文版美國暢銷書《忒修斯之船》根據故事情節把紙張做成帶有黴點的泛黃書頁,裡面還夾著和書中故事相關的信件、便箋、照片、卡片、剪報甚至羅盤,帶領讀者跟著主人公一起破解謎題。這些新穎的設計吸引了眾多年輕讀者。

  “這就像是個老物件,很有年代感,相比電子書,這種閱讀更有趣,更有代入感。”28歲的“白領”何新辰說。

  一些讀者甚至把這種引領人們沉浸式閱讀的紙質書稱為“對電子閱讀的優雅還擊”。

  忙碌的工作、快節奏的生活留給都市青年人靜下來讀書的時間並不多,如何選擇一本對工作和生活有意義的書成了一道難題,也催生了帶人讀書的職業。

  “樊登讀書會”是一個幫助人們選書、並通過手機App“聽書”進而實現深度閱讀的企業。

  創始人樊登曾是一名電視主持人,從2013年開始,樊登注意到人們閱讀的時間在減少,他想幫助人們更好地去走進書籍,改變自己的生活。

  “最早是做PPT,把一本書精華的內容寫下來,有些人喜歡,但不讀書的人依然不會去讀;後來我建微信群,在群裡用語音向大家推介書,再後來我們推出一個App,我自己在裡面為大家講解新書,也請不同行業的專家來為大家推薦書籍。”樊登說,越來越多的讀者加入聽他“講書”、一起讀書的隊伍中來。

  目前,“樊登讀書會”的會員除了中國人,還有熱衷於學習中國文化的外國人。統計數據顯示,會員中以80後、90後群體居多。“他們中不少人願意為了學習更多新知識和新技能付費。”

  “多一個人讀書,社會就多一份祥和。讀書不僅是休閑娛樂,也是自我教育和成長。如果你沒時間讀書,可以從聽一本書開始,當你覺得這本書有趣,你就會進一步深度閱讀。”樊登說。

  “相比於其他接受知識的方式,讀書更加系統和深入,能夠培養人獨立思考的能力和專注力。讀書方式的創新,表達了人們對回歸閱讀的呼喚。”遼寧社會科學院研究員畢德利說。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