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家創作會成為作家嗎
2020年04月22日05:21

原標題:宅家創作會成為作家嗎

宅家創作會成為作家嗎

楊傑

  憋在被稱作“家”的鞋盒子裡3個月,什麼都可能發生。從武漢“封城”算起,人們因疫情而閉門不出的日子90天了。在前所未有的居家生活里,圈養的人類創作力達到高值。

  一位讀經濟類專業的大學生,這段時間靠在知乎發表文章,月入4萬元,創下他內容付費分成的紀錄。疫情期間,許多網站都因大批用戶的湧入而崩潰,一些人在觀看,一些人忙於創作。

  一家數字閱讀平台統計網絡文學的消費與創作情況,第一季度新增作家30萬人,新增作品50萬部,“網文創作成為宅家就業的首要選擇”,湖北人寫作慾望空前,首次入圍新增作家省份排名的第六位,而湖北地區用戶閱讀時間環比增長了43%。

  B站發佈的《宅家抗疫大數據報告》里,2月18日到3月18日這一個月裡,UP主創作疫情相關視頻總時長超過6.12萬小時,疫情科普類視頻獲得3.6億次播放。

  大大小小的B站UP主掀起創作宅家生活類視頻的熱潮,宅家自製類視頻播放了13億次;宅家美食5.8億次;宅家健身1.2億次;舞蹈、美妝、練琴、繪畫等文化藝術內容累計播放超3.9億次。人人都是生活的藝術家。

  現代人保持儘量不出門添亂,在家高頻度騷擾寵物、刷劇看直播。全球疫情同此涼熱的當下,外國網友同樣創作驚人。

  日本傳說中,有一種人魚妖怪出沒於熊本縣水域附近,身披鱗甲,有分叉的魚尾巴。它能預言瘟疫,保一方平安。日本網友就在推特上興起畫人魚妖怪的接力,有萌系的、復古風的、美少女感的,還有直接“抄襲”星巴克咖啡標誌的,風格迥異,人才輩出。

  烏克蘭的設計師借經典油畫宣傳防疫,獨自晚餐的耶穌、戴口罩的奧菲歐與沒有防護的尤麗狄茜,上帝也用免洗洗手液……蓋蒂博物館則讓美國人民扮演名畫場景,於是各家各戶出現用吸塵器佯裝石頭、抹布掛在嘴下當鬍子等當代大型行為藝術現場。

  隔離隔開了距離,但沒有隔開噴湧而出的創作激情。宅家創作容易井噴,歷史上的諸多名人都證明了這一點。莎士比亞在黑死病流行期間,一年時間里就創作了四大悲劇中的兩部,《李爾王》和《麥克白》。沒辦法,當時倫敦的戲劇行業癱瘓了,文豪失去穩定工作並有大量自由時間,才能文思泉湧。

  牛頓也是在隔離期間寫出最傑出的一些著作。1665年,黑死病使劍橋大學停課了,馬上就要拿到學位的牛頓成了“失學兒童”,回到英國鄉下自己搞研究。沒有直播,沒有網課,不用線上打卡,牛頓在這一年發現了廣義二項式定理,並開始發展一套新的數學理論,也就是後來為世人所熟知的微積分學。不光這些,科學巨人在臥室里玩棱鏡的時候還發展出光學理論。他開始思考萬有引力定律,說不定是在家太無聊而瞥見了窗外的Apple樹。

  薄伽丘比較不幸,黑死病襲擊佛羅倫斯時,帶走了他的父親,薄伽丘逃出家,在托斯卡納的豔陽下,倖存下來。這段光景,他寫出《十日談》,這是一群人在瘟疫期間隔離在鄉間別墅、互相給對方講的故事。

  那些故事里永恒的意義是爽文里沒有的。現代人的創作力轉向戲謔、解構和短時間獲取流量,不知道能有多少沉澱下來的隔離期作品。大師們遠遠地站在前面發光,而我們滿足於做一隻螢火蟲。

  對於創作者來說,疫情給命運和生活帶來巨大沖擊,構成創作的富礦。在創作現實主義作品時,不需要交代背景,也不需要刻畫生活細節,單是“疫情”兩個字就已經包含了足夠多的信息,讓人自動為故事配上合理的色調。

  不過創作者若只停留在描述當下感受,結果很可能是膚淺的,令自己感動和使別人感動常常是兩回事。對於我們這些缺乏才情的芸芸眾生來說,不要以為在家憋幾個字,P幾張圖就能賺錢了。錢鍾書曾說,年輕的時候,我們常常把創作衝動誤以為是創作才華。20多歲,無所事事的年輕人多半會認為自己是個作家。

楊傑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0年04月22日 05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