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卡的故事:有匪君子 溫潤如他!
2020年04月22日23:04

  2010年6月21日,南非約翰內斯堡足球城球場熱烈又燦爛,本來已無懸念的比賽在第87分鐘意外掀起了波瀾。法國球證拉努瓦伸出第二張黃牌,把巴西隊10號球員罰下了球場。這樣的舉動瞬間激起了全場的氣氛,球迷們陷入驚愕與茫然,有人呐喊,有人猙獰,有人吹起那聒噪了一整個夏天的嗚嗚祖拉。

  當然,這一切嘈雜都無法阻止事實的發生,森巴軍團的核心無奈地走下了球場,留下了一地難以解釋的對與錯。在那個時候,巴西隊已然提前出線,很多人認為這張紅牌或許無傷大雅,但是冥冥之中,這張紅牌也許恰恰證明了些什麼,也結束了些什麼。

  被罰下的這個委屈的男人,在離開時搖了搖頭,儘管憤憤不平,拳頭握緊,但臉上依然保持著紳士般優雅的微笑,而他之所以能夠吸引如此多的球迷,也正是因為這樣的魅力。他就是列卡度-伊澤克森-多斯-山度士-雷特,或者你可以稱他為「卡卡(Kaka)」。

  如果每一個足球天才的故事都有一個固定的模板,那麼來自南美洲的巨星總是這樣:在貧民窟出生,在本地聯賽發跡,被歐洲球隊挖角,最後吸引豪門的注意。然而,卡卡卻不是這樣。他的原生家庭並不窮困,甚至可以稱得上優渥,這樣的家庭給了卡卡足夠多的關愛,當然也給了他足夠的空間來學足球方面的技巧。

  小小裡卡多的父親是工程師,母親是教師,4歲那一年他收到了人生中第一個足球作為生日禮物,那是外婆贈與的禮物。雖然父母出身知識分子,但是卻一直支持自己的孩子練習足球,畢竟在森巴王國,每一個孩子都屬於足球。15歲那一年,聖保羅給了列卡度第一份職業合約,他們發現了這個孩子的才華,並決定將他培養成下一個世界巨星,但是一場意外卻天降人間。

  一次外出遊玩讓卡卡的脊椎受傷,必須接受手術,手術之前醫生告訴他也許會有終生癱瘓的危險。在父母一次次的祈禱之後,災難沒有降臨,卡卡不僅僅能夠下床,而且還能夠重新回到球場。人生中最美好的成語不過是虛驚一場與化險為夷。而從那一刻開始,卡卡的心便歸屬了上帝,他認為是上帝庇護了自己,所以自己要成為他最虔誠的信徒。這樣的虔誠一直堅持到最後,每次入球之後那指向天空的手指就是最好的承諾。

  聖保羅的投資沒有走眼,卡卡的努力讓他們很快就獲得了回報。在里約聖保羅錦標賽的決賽里,卡卡貢獻了完美的表演,年輕的卡卡也從此一戰成名。但是,他沒有輕浮於此,反而是愈加努力,很快,他成為了巴西的天之驕子。2002年,巴西秉持著傳統,帶領一位公認的未來之星參加世界盃之旅,1994年是朗拿度,而八年後的人正是卡卡。

  大力神杯放在那裡,年輕的卡卡對其滿是渴望,隨後「阿福頭」封神,而他也隨著球隊捧起了獎盃。那一刻,靠自己力量獲取世界盃冠軍的夢想如同種子,深深埋在了卡卡的心裡。一年之後,卡卡捲起了巴西的行囊,去往了當時世界足球的中心亞平寧半島,雖然轉會費看上去只有850萬歐元,但為此筆交易,安察洛堤和AC米蘭付出了格外的努力。

  世人看米蘭城皆為浮華、不夜、鶯歌燕舞,而卡卡看米蘭則是足球、榮耀、筆耕不輟,從此,世界在這個少年腳下徐徐展開。你可以找一萬個卡卡終究成功理由,卻找不到失敗的一個。在紅黑色的米蘭城,卡卡成為了真正的上帝之子。戰術大師安察洛堤善用中場,更是喜愛聖誕樹造型,在他的麾下,卡卡就是聖誕樹尖上最為閃耀的鈴鐺。巴西少年接替了葡萄牙大師雷哥斯達的位置,用自己橫溢而出的靈氣,蕩漾了整座聖西路球場。

  在那支球隊里流傳了太多的美好傳說,卡卡與舒夫真高之間的「卿卿我我」,卡卡與派路之間的惺惺相惜,卡卡與恩沙基之間的心有靈犀,沒有人不喜歡卡卡,他就是一份禮物,帶來了米蘭球迷無數的驚喜與歡樂。彼時的意大利聯賽仍然可以說是世界最頂尖的賽場,而卡卡的任務很簡單,那就是帶領米蘭成為最頂尖的球隊。

  那時的卡卡已經有了足夠的經典時刻,他曾經在米蘭打比里完成奔襲與遠射,曾經讓整個聖西路球場為自己歡呼,他不是一把獵槍,更不是一把重劍,他就像是一把華麗而精緻的匕首,遊走在敵人最為危險的中軸線,電光火石之間,使出最致命的一擊。

  英雄總歸是好勝的,一個容易滿足的人不會成為英雄。當你拿到一個冠軍之後,總要去憧憬下一個。2005年,已經收穫了聯賽冠軍的卡卡向歐聯冠軍進行衝擊。那一夜,就是被載入史冊的伊斯坦堡之夜。卡卡做出了努力,比賽第20秒,他就製造了第一粒入球的機會,但是歷史早已經註定,最後他們卻成為了奇蹟的背景。

  英雄可以被擊敗,但不能被擊倒。

  一年之後,他們捲土重來。命運如同複刻,卡卡再次如同閃電般劃過歐聯決戰的夜空,又是一次罰球的機會,這次他們把球攻入,這次他們戰勝了利物浦,完成了復仇,笑到了最後。卡卡舉起了聖勃萊德杯,那是夢想成真的樣子。他終於實現了自己的誓言,將AC米蘭帶到了歐洲之巔,但是卡卡卻沒有任何蠻橫的驕傲,他只是穿上那件寫著「我屬於耶穌」的衣服,保持著自己固有的笑容。

  所謂謙謙君子,莫過如此。

  2007年,卡卡贏得了一切,世人歎服,並頒給了他象徵著最佳的金球獎,只是在煙火升到最高的時刻,下一秒永遠是墜落。一年之後,卡卡選擇了遠行。他拿著通往馬德里的車票,回望自己在意大利的過往,他心中有著太多的不捨,只是更多的是對未來的憧憬。因為在馬德里城,有一個人。

  2009年的夏天是屬於皇家馬德里的,西班牙巨鱷佩雷斯-皮里斯複辟班拿貝,他揮灑著歐元挖掘全世界最頂級的球星。卡卡率先亮相,C.朗拿度Cristiano Ronaldo緊隨其後。很多人都知道,在《讓子彈飛》拍攝之前,導演薑文為了招徠當世兩位巨星葛優與周潤髮,曾經假做文章,戲稱兩人皆同意入組,最後成功引君入甕。也許在當時的馬德里,卡卡和C.朗拿度之間也有著這樣的巧合與默契。

  不論如何,卡卡和C.朗拿度都穿上了白衣,成為了銀河戰艦新的旗幟。媒體自以為是的爭寵與吵鬧沒有發生,兩人反而在球場內外都十分和諧,頗有英雄惜英雄的味道。在C.朗拿度摔倒的時候,卡卡會第一個衝上去扶他;在卡卡被侵犯的時候,C.朗拿度會義無反顧地為他出頭;當C.朗拿度遭遇了球荒,卡卡就會無私地為他送上助攻;當卡卡被人質疑,C.朗拿度甚至會讓出12碼的機會給巴西人。

  在接受國際足協的專訪時,記者問道,在他們心中,誰是世界最佳球員?一向謙遜的卡卡,自然將手指向了C.朗拿度,而從來自負,自稱為「世界第一、第二、第三」的C.朗拿度,竟然也把手指指向了卡卡。

  但是,那段時間的皇馬卻沒有太多光輝的時刻,C.朗拿度和卡卡的巔峰期沒有重合,卡卡來到皇馬之後,受到傷病的困擾不能全力奮戰,而C.朗拿度也是在一段時間的適應之後才達到了巔峰。面對著如日中天的巴塞隆拿,他們無法踰越。而日子來到文章開始的2010年南非世界盃,那一張看似無關痛癢的紅牌,成為了卡卡之後職業生涯的總結。

  因為這張紅牌,他錯過了自己本應該與C.朗拿度正面對決的機會,他們只是在更衣室里合照,留下了「MeandKaka」的爭議照片。再之後,史尼達用一記詭異的入球將巴西送回了家,也轟碎了卡卡關於大力神杯的夢。比賽結束的一刻,他撥開頭髮,卻濕了臉頰。卡卡孤獨地離開了球場,身後是狂歡的荷蘭隊。28歲的他與過去的自己訣別,埋葬了曾經的夢想,進行了他人生中第二次至關重要的手術——腹股溝手術。

  這樣複雜的傷勢讓馬卡報製作了一整張長圖向球迷們科普,然而報告的新聞越多,皇馬球迷就對他越是不解。他們責怪卡卡,為了世界盃而選擇保守治療,枉顧球會的利益。但是,2002年那個捧起大力神杯的孩子,又怎麼能捨棄他的夢想。後來的故事大家都已經知道,摩連奴空降班拿貝,一個德國人佔據了正選,卡卡也隨之失去了主力的位置。

  別離是最後的笙簫,哪怕所有人都不願面對……

  時至今日,仍然有眾多的球迷為這段往事遺憾,在最期待的時光里,最期待的故事卻最終破碎。可能沒有誰錯誰對,甚至他們二人都不會太多唏噓,只是讓我們這些曾懷私心的看客,找不到一個圓滿的結局來告別青春的日子。很長一段時間里,每當我看這兩人的影像,腦海里都會浮現那首西城男孩的《Nothing‘s gonna change my love for you》。

  離開馬德里之後,卡卡回到了米蘭,但是曾經22號已經不再是那個22號。三十而立的他無法幫助米蘭重回巔峰,短短時間之後,他就回到了故鄉。說來奇怪的是,當卡卡離開了浮躁的歐洲球壇,似乎連時間都變得快了起來。須臾之間,奧蘭多城陪了他兩年的時間,在最後的最後,卡卡終於放棄了足球。離開的那天,他說:「我不再能從踢球中感到樂趣,因為每場比賽結束後,我都會感覺到疼痛。」

  在很久沒有聽到卡卡的消息之後,忽然聽到這句,讓人悲憤難平。閉上眼睛,我們總是會想起這個追風少年曾經追風的日子,想起那些銀鞍照白馬,颯遝如流星的入球,想起那些金戈鐵馬、氣吞萬里的奔襲,想起他曾將美斯也甩在身後的速度,想起他明眸皓齒,一笑赧然的青春樣貌。只是,睜開眼之後,卻只能看到他在每場比賽之後疼痛萬分。

  於是,2017年12月17日,青春匆匆告別,君子藏器於身。人們常說時光殘忍,當時光真的殘忍起來,那種難過讓人無法呼吸。卡卡只是凡人,在職業生涯最高光的時刻,他將歐聯變成了自己的表演,成為了進攻中場中最為殺傷力的存在,在2007年摘走了世界第一人的稱號。但是,他終歸不是神,無法像那兩位一樣叱吒風雲十餘年之後鋒刃猶存。神的出現需要天賦,需要努力,需要時機,更需要運氣。卡卡沒有那樣的運氣,傷病拖累他封神的腳步,可我們猶能感歎的是,他至少曾經贏過神,後來也接近神。

  當一切散場,你的英雄沿著草坪回到了人間,而我們就像是做了一場盛大而最後醒來的夢,在這夢的結尾,終場哨響了,王子退場了。

  其實,仔細想來,「上帝」這一角色始終在卡卡的生命里若隱若現,首尾呼應。年少的時候,他曾經在手術台和鬼門關幸運走過,卻在最後傾倒在了手術之後;2002年的時候,他曾經捧起了金盃,卻最後也倒在了金盃的重壓之下;長久的職業生涯中,他曾經因為足球而享受歡樂,最後也因為足球而忍受痛苦。也許,世間一切真的如茨威格所說,所有命運餽贈的禮物,都早已在暗中標好了價格。

  小說或者故事裡,我們可以提筆一寫就回到很久以前,但是現實中卻沒有如果。我們沒辦法讓卡卡回到年輕,也沒辦法為他想像一個「如果沒有那場傷病」、「如果沒有那張紅牌」的平行宇宙。在公元2020年4月22日,我們只能接受他並不完美的職業生涯,並送去已經38歲的生日祝福。還能在祝福中添加什麼奢望呢?不過是希望曾經的少年能夠享受接下來的快樂,而將那些遺憾的曾經都打包成對後輩輕描淡寫的吹噓——這個少年追過風,而我追過他。

  「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如卡卡。」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