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妻起訴前夫支付工資差額,前夫同意了,為什麼卻被法院駁回了?
2020年04月22日19:13

原標題:前妻起訴前夫支付工資差額,前夫同意了,為什麼卻被法院駁回了?

民事案件的審理中,許多原、被告之間“與法不悖”的和解方案往往能讓法院的處置變得相對容易。但是,在近日上海市寶山區人民法院審理的一起勞動合同糾紛案中,法官卻並沒有局限於這種“簡單”的操作方式,而是綜合所有證據,對案件進行全面實質性審查,在被告同意原告的訴請下,最終判決駁回了原告的訴請。

張女士述稱,其在前夫李先生設立的公司從事諮詢服務工作,工作內容為通過電話聯繫客戶,回答客戶問題、維護客戶關係。雙方簽有勞動合同,期限為2008年1月1日至2017年12月31日,並約定支付張女士工資為960元/月,但實際發放工資500元/月。2010年6月二人離婚後,雙方仍然保持著這種勞務關係。

2019年10月,張女士覺得自己所獲得的“工資”遠低於上海市職工月最低工資標準,遂將前夫李先生名下的諮詢服務公司作為被告,訴至上海寶山法院,要求補足2008年1月1日至2017年12月31日期間工資差額共計12.8萬餘元。

庭審中,李先生作為被告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出庭,並表示同意前妻的全部訴請。公司的經營模式就是二人各自在家聯繫客戶,由被告向原告每月支付500元工資,但未將向前妻發放的工資記錄入原始財務賬冊。

法院經審理後認為,被告雖然對於原告的全部訴請均無異議,但原告未能就存在工作事實提供書面證據予以證明。原告稱離婚後的工資發放形式是由前夫交其母親,再由其母親轉交給二人婚生子再交給自己,這不符合工資發放的一般形式。原告庭審中稱不清楚最低工資規定,因此一直未追討,不合常理。被告亦稱沒有將向原告發放的現金載入原始財務賬冊。故現原告並無充分證據證明被告向其支付了2008年1月1日至2017年12月31日期間的工資。

法院特別強調,勞動關係的確認可能涉及補繳社會保險等公共利益,工資差額的補足還可能侵害諸如其他債權人等第三人的利益,故法院對於雙方是否存在勞動關係、是否存在工資差額需做全面實質審查,而不能因為被告對原告訴請無異議便輕下判決或出具調解書。

因此,法院認為,雖然原告出示了勞動合同,但其未能就雙方實際履行勞動合同且存在工資差額提供充分證據予以證明,法院對原告的訴請不予支持。判決後,雙方均未上訴,判決已生效。

事實的認定需要以證據作為根據。民事案件中,許多原、被告之間“與法不悖”的和解方案往往能讓法院的審判變得更加容易。但是本案法官並未選擇一條簡單粗暴的處置路徑,而是綜合所有證據、全盤考慮案件。本案中,前妻因為舉證不力被法院判決駁回訴請,看似冷血的背後卻是對虛假訴訟的警惕和防範。如果在無法證明雙方存在勞動關係的前提下,輕易判決支持了原告的訴請,或許就是對他人甚至社會造成了財產損失。

新民晚報記者 郭劍烽 通訊員 胡明冬

我要爆料

聯繫電話:021-22899999

新民網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