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女重聚為何如此尷尬
2020年04月21日06:11

原標題:超女重聚為何如此尷尬

超女重聚為何如此尷尬

韓浩月

  2006年的超女選手,前不久重聚於一檔綜藝節目,觀眾以為會看到一波令人感動的“回憶殺”,沒想到場面令人尷尬,有網友用“《甄嬛傳》都寫不出的‘姐妹情深’”來形容這次相聚。

  被簡稱為“超女”的音樂選秀節目全名為《超級女聲》,是湖南衛視於2004年起舉辦的現象級電視節目,第一屆貢獻出的知名選手有安又琪、張含韻,第二屆捧出的李宇春、張靚穎影響最大,作為第三屆“超女”的冠軍,尚雯婕至今仍活躍於歌壇與娛樂圈,同屆活躍的選手還有譚維維。

  這三屆《超級女聲》深刻地影響了娛樂圈,更具體一點說,是給電視綜藝帶來了革命性的變化,超女的選秀模式、投票方式、造星方法,在此後長達10多年里,不但被各大電視台使用,也給觀眾甚至公眾的娛樂思維造成了不小的撞擊,可以說《超級女聲》後來的節目雖然消失了,但它留下的“遺產”,早已根深蒂固地刻入業界和觀眾的思維當中。

  當年的《超級女聲》引起極大關注也有巨大爭議,在刷新了明星製造模式、造就“草根時代”最大輝煌點的同時,短信投票、舞台煽情、簽約造星等,無不隱藏了利益,這些利益也為節目帶來了紛爭,併成為最終導致節目停辦的誘因之一。但不得不承認,早期的《超級女聲》在格局上是比較大的,製作方的娛樂理念,是與陳舊徹底作別了的,在節目的呈現上,是對觀眾心理進行了精準揣摩的。

  按照正常邏輯,當年的超女重聚,應該像“《紅樓夢》劇組重聚”“《我愛我家》劇組重聚”等聚會一樣充滿懷舊與感動色彩,但顯然效果並非如此,後面兩個劇組聚會時的溫暖與動情的情境,沒能在超女重聚時複現,眾多網友在加入到對這一話題的討論時,想必也有“大相逕庭”的感受。

  用年齡與時代,或能解釋超女重聚的尷尬。《紅樓夢》《我愛我家》劇組成員,是屬於過去時代的人,就算劇組里最年輕者,年齡也都進入了中年,他們在參與拍攝時的社會環境與價值觀念,都決定了在融入一個團體的時候,是要放棄一些個性的,那個時代,也不怎麼允許一個個性過於突出的人給“集體”抹黑。

  但進入2000年之後成長起來的新一代,是沐浴著新世紀的光輝成長的,他們的個性本就與過去時代的人不同,不掩飾自己的立場,有話直說,不顧慮面子,是這一代年輕人的普遍特點,社交媒體的發達也放大了這一特點,因為他們每個人都持有自己的“發聲筒”……網絡環境的耳濡目染,也使得一些小的誤會或者不成熟的見解被過度解讀,最終導致了隔閡的產生。

  超女重聚引發的尷尬讓人看了不舒服,但社交媒體上對於超女往事以及現實瑣碎的“挖掘”,更讓人覺得彆扭,從什麼時候起,人們如此熱衷對人與人的關係作出如此複雜的解讀?為什麼不能用簡單、淡然的態度來面對這些雞毛蒜皮?也許,從超女節目誕生的第一天起,這個結果就已經埋下了種子,還有一種可能,是社交媒體時代的到來,最終讓所有人都難逃與一個又一個的尷尬場面迎面相撞。

韓浩月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0年04月21日 09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