縫合還是創新?拳頭新遊《Valorant》測試究竟在吵什麼?
2020年04月21日15:55

  《英雄聯盟》開發商拳頭公司(Riot Games)的新 FPS 《Valorant》開啟封測,在歐美地區引發了直播潮流,在 Twitch 的觀看熱度居高不下。

  本文寫作時,《Valorant》 Twitch 觀眾人數達到 63.5 萬人,是全站第一,“射擊遊戲”門類第一;主播、職業選手、電競俱樂部轉戰《Valorant》的消息不斷流傳;相關集錦視頻正在迅速湧現……

  可以說,過去一週多的時間里,初來乍到的《Valorant》搶了不少老牌射擊遊戲的風頭,儼然成為多人對抗射擊界的新貴。

  直播火熱之餘,《Valorant》也彙集了不少爭議,不僅涉及這遊戲看上去如何、玩起來怎樣,還涉及與之相關的營銷操作、反作弊設計……

  畫面落後 vs 乾淨清爽?

  前段時間《Valorant》公佈實機演示時,視頻彈幕里是這麼一番景象:

  “就這”、“CF?”、“手遊都比這畫質好”等言論似乎說明,《Valorant》的皮相,有些不夠看呀。

  不少人認為,這都 2020 年了,高清帖圖包動輒數十 G,環境光遮蔽、全局光照、光線追蹤等技術日新月異,甚至連獨立遊戲都要追求眼前一亮的視覺設計,《Valorant》卻選擇“素面朝天”,實在有些費解。

  要說《Valorant》畫面有多“素”,一個例子是“煙霧彈”。

  其它射擊遊戲里的煙霧、毒氣效果都追求氣體邊緣柔化、飄散效果真實,要讓玩家直觀感覺出,“這就是煙”。

  《Valorant》里有遮擋視野作用的煙霧類技能……卻大多是形狀規規整整的“球”、“桶“、“牆”:

  但在另一些人看來,《Valorant》畫面簡約自有其道理。

  在拳頭公司對《Valorant》的宣傳里,包括這麼一條技術特性:“在最低系統要求電腦上(10 年機齡以上)能維持 30 幀/秒”。

  也許是為了照顧廣大網吧、筆記本用戶,也許是為了擴寬中東、東南亞、拉丁美洲等市場,反正已經有了這麼個需求,畫面特效就註定不會太華麗。

  此外,拳頭很早就在強調“清晰度”對電競遊戲的重要性。

  回到 2014 年,《英雄聯盟》給卡爾薩斯等英雄的技能加了一圈輪廓,用以標識殺傷範圍。

  當年曾有人認為這是變相削英雄,拳頭設計師卻堅持做出修改,並表示“遊戲應該永不矇騙玩家,矇騙玩家的應該是另一個玩家”。

  《Valorant》中過分規整的煙霧效果、格外乾淨清爽的畫面風格,可能就是在類似指導思想下,為追求清晰傳達視覺信息、保證對戰公平,而做出的取捨。

  但怎麼說呢,《Valorant》好不好看,最終由玩家個人審美決定。與見仁見智的視覺設計相比,更關鍵的是,《Valorant》玩起來究竟如何?

  抄襲縫合 vs 博采眾長?

  從公佈第一天起,《Valorant》里就被找出不少與其它遊戲的相似之處。

  《鬥陣特攻》玩家認為,英雄夜貓(Sova)是個射箭的,還能讓箭反彈幾次,有一招“偵查弩箭”,還有大招可以透牆傷人,怕是跟島田半藏有些親戚關係?

  《Rainbow six》玩家覺得,英雄零(Cypher)能設下絆線陷阱、能布設的攝像頭、大招是通過一具敵人屍體讀取其他敵人位置,這難道不是 Kapkan、Valkyrie、Caveira 那味?

  《CSGO》玩家更高興地相互轉告,咱可以無壓力上手《Valorant》,因為兩款遊戲的相通之處,實在太多了。

  比如,《Valorant》里 Vandal、Phantom 兩把步槍,從特性到定位,就跟《CSGO》里的AK、M4 如出一轍,均為全距離適用的主戰武器。

  還比如,《Valorant》也有一套花“錢”買槍的經濟系統,要是沒法起全甲配 Vandal/Phantom , 自然拿小手槍 Rush B 打 Eco 局。

  從《CSGO》的視角出發,更會發覺《Valorant》里不少需要事先購買、使用有明顯前搖的小技能,本質就是傳統的煙閃火雷四大投擲物,只不過具體性能有差異、且限定人物使用。

  似乎正是因為有上面這些“既視感”,很多人才把《Valorant》稱作“縫合怪”,甚至直斥其“抄襲”。

  不過另一邊,也有不少人覺得,與其說《Valorant》縫合,不如說它在借鑒的基礎上做足了改良。

  就拿效仿《CSGO》的東西來說,《Valorant》不是複刻經濟系統、槍械定位就完事了,還安排了購買建議、練習靶場、準星自定義等各種方便細節。

  還有開局設計,《Valorant》允許玩家在購物階段走出複活點,提前就位於交戰區附近,省略掉趕路、搶位等例行公事,倒計時結束就迅速投入戰鬥,節奏更快更刺激。

  同時,也有玩家想起了拳頭公司格外勤勞的更新平衡能力——它通過成堆的修正檔,把《英雄聯盟》從“《Dota》的模仿者”逐漸改良為自有特色的另一款 MOBA——在《Valorant》這項目上,拳頭同樣有可能一步步實現兼收並蓄、青出於藍。

  需要注意,這裏所說的僅僅是一種“可能”。《Valorant》未來能不能紅,還與遊戲內容外的不少因素有關。

  人造熱度 vs 確實能香?

  在一些從業者眼裡,這些天《Valorant》之所以火爆,很大程度上歸功於拳頭的營銷操作。

  回想 2019 年年初突然火熱的《APEX》,傳說是 EA 給 Shroud 等頭部主播砸錢,托他們大力直播好幾天,才在短時間內帶起了遊戲熱度。

  《Valorant》如今對這個模式進行了升級,不僅邀約大主播,還舉辦“看直播隨機發放內測碼”的活動。

  於是有玩家開始整天整天地“掛激活碼”,不管他們有沒有親自看直播、親自玩遊戲,也默默為《Valorant》貢獻了數據。

  換言之,不少行業內人士認為《Valorant》的第一輪熱度,跟當年的《APEX》一樣,是有意炒出來的。而我們都知道,真金白銀的營銷攻勢結束後,縱使《APEX》素質不凡,熱度也慢慢消散,不複當初盛況。

  不過,在另一些人的視角里,《Valorant》卻已經算是真香現場。

  電競圈,有 T1、NIP 等歐美電競俱樂部相繼宣佈涉足《Valorant》。

  而 Shroud、S1mple、xQc、Pr0phie 等來自《CSGO》、《鬥陣特攻》、《PUBG》的電競選手,最近也在開黑暢玩《Valorant》,其中有的人還考慮起轉型。

  歐美主播實況中的“真香”時刻。B站:[熟肉]所以Doc從最初狂噴Valorant到真香到底經曆了啥?

  而對於大眾玩家來說,雖然我們大概率玩不到遊戲,卻每天都在遭遇越來越多的《Valorant》擊殺混剪、直播集錦。

  可以說,《Valorant》的影響力至今仍在從職業大佬那,逐步傳導擴散到普通玩家之中。

  有一個問題隨之浮現,就算現在大家對《Valorant》確實“真香”了,首輪熱潮過後,這遊戲能比《APEX》堅持得更久嗎?

  部分人對此持悲觀態度,因為曾經狠狠折騰過《APEX》的“射擊遊戲之癌”——外掛,如今已出現在號稱“堅決對抗作弊”的《Valorant》里。

  有歐美黑客發現,《Valorant》宣傳的“戰爭迷霧”等防透視特性,目前只是部分有效:開局前確實無法偵測對手位置,開打後還是有辦法看個精光。

  最近還爆出,《Valorant》反作弊依賴於開機自啟、後台常駐的 Vanguard 程序。(有沒有想起鵝廠遊戲配套的某反作弊軟件?)

  雖然拳頭已出面保證這套系統只抓作弊,絕對安分守己,但並不足以消解部分歐美玩家心中的猜忌,要求去除 Vanguard 的聲音隨之出現。

  不過在反作弊的話題上,也有相當一部分玩家對《Valorant》持有信心。

  就算目前遊戲的反作弊效果不盡如人意,那也只是封測階段的表現,與掛逼的第一輪交鋒罷了,拳頭有的是時間進行改良。

  至少,從設計之初就打算與外掛死磕、已具備一定偵測外掛能力、確認到作弊立即終止對局的《Valorant》,要比某些放任“神仙”自由發揮的遊戲更努力一些。

  《Valorant》與外掛的戰爭會是何種走向?它起源自炒作的“真香”潮到底能維持多久?它借鑒之餘是否能促成另一種獨門玩法的誕生?它又將如何說服玩家接納它的視覺風格?

  上面這些因爭議而生的問題,很可能在短時間都不會有定論。

  但這又如何呢?《Valorant》它自己走到了聚光燈下,供人評頭論足,唯恐沒有反饋之聲。

  所以不管我們玩家對這款高調作品是玩過還是雲過、是看好還是看衰,都該找個合理的方式表達出來。

  反正《Valorant》它做好了,我們就有了一款佳作可玩;它做崩了,不過是在 FPS 興衰史中多了一點浪花。拳頭的《Valorant》將何去何從,我們耐心見證。

  來源:杉果遊戲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