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漂青年突然決定撤離,寵物和夢想都掛上閑魚
2020年04月21日11:15

原標題:北漂青年突然決定撤離,寵物和夢想都掛上閑魚

原創 穀雨 x 鏑次元 穀雨數據-騰訊新聞

圖 | 視覺中國

出品丨騰訊新聞穀雨工作室

“五月離開,東西打包甩賣,給錢就賣!”

90後小吉決定離開了,這是她在二手交易平台上的最新動態。

“最終是要走的,但沒想到這麼快。”突如其來的疫情讓小吉的工作受到毀滅性打擊,北漂的日子也因此戛然而止。

逃離的姿態或許有些狼狽,靠轉賣閑置補償一點心碎。

最近一個月內,二手交易平台上出現了300多條與北漂“離開”相關的新增數據。

平台中掛售的物品,成了離開的北漂們“到此一遊”的證明。在這個夢想之城的最後幾筆交易,是將舊生活來個跳樓大甩賣。

穀雨數據嚐試透過這一條條線索,來看看北漂青年們曾經的生活。

北漂青年的全部家當,都掛在閑魚上

轉賣信息勾畫著北漂青年們的生活軌跡。

從分類來看,傢俱、健身用品、小家電、寵物等出現的頻率比較高,其中傢俱類排第一。

被轉賣的傢俱,是他們“開門見床”的房間里,為數不多的大件家當。

根據DT財經的租房平台數據分析,北漂的合租房平均面積僅為11.8㎡,在一線城市中排倒數第二。

小巧的書桌、舒適的懶人沙發,都為異鄉生活增添了幾分小確幸;衣架、穿衣鏡、床上的毛絨玩偶,都透露著對精緻生活的美好嚮往;而空氣淨化器、加濕器等小家電,也在無形中保障著居住品質。

即便是在狹小的出租房裡,生活也需要儀式感。畢竟,“房子是租來的,生活不是”。

儘管從價格上看,這些家當很少有超過500元的,但能轉手就沒必要丟掉,哪怕到手的錢可能只夠買一杯星巴克。況且,北漂青年們心裡的詩和遠方也不在這點兒家當上。

在價格並不便宜的課程和健身卡中,能看出他們曾經燃起的鬥志。

當北漂青年選擇離開這座城市,一些心愛之物,也因不好攜帶而匆匆捨棄。

喜歡cosplay的賣家在出售道具“魔獸巫妖王霜之哀傷雙手劍”,喜歡音樂的賣家出售一床古琴,混漢服圈的妹子正在出售她的漢服和頭飾。

圖 | 閑魚APP

賣掉寵物,結束北漂生活的孤獨

下班後,“無人的街道和空蕩的家裡,只剩下我一個人開狂歡的party”。

這時,如果家中有只喵星人or汪星人的陪伴,畫風可能就沒那麼淒冷。狗民網《2019年中國寵物行業白皮書》顯示,北京在養寵城市繁榮度排名中位列第一位。另一份《中國寵物消費者行為報告》中提到,這些養寵者與“空巢青年”的吻合度達到95%以上。

近一個月,很多寵物也被掛上了閑魚。

圖 | 閑魚APP

2個月大的英短、1歲的小橘貓、2歲的黑貓……這些奶萌的小傢伙們曾佔據他們朋友圈的C位,更是治癒孤獨的良藥。如今,它們只能等著新主人出現。

房子是租來的,寵物也像是“租”來的。

這些被出售的寵物,價格高低不等,跟其品種有關,也與賣家的出售急切程度有關。有的寵物的閑魚價與原價相比,直接打半折,或是接近友情贈送的白菜價。

池子就是其中一個,賣的是一隻暹羅。

池子三個月前還有女友有貓,疫情異地讓愛情終結,也讓生活發生了轉折。“貓是因為女朋友喜歡才養的,北京也是因為女朋友才留下的。現在她走了,我不想北漂,也不想再養貓了。”

池子還提到了另一個轉賣寵物的現實原因:如果把貓帶回老家,要走空運。這就需要向航空公司提交一系列免疫證明,手續複雜,還需一筆昂貴的運費。

貓糧狗糧都是差不多的味道,伸手投喂的手卻換了一雙。寵物無法主動選擇誰做自己的主人,就像北漂青年無力做命運的主宰。

寵物和舊主人的未來一樣,懸而未決。

90後成近期離開的主力軍,選擇離開不是潰敗

最早一批90後到了而立之年,買房、結婚、生子、落戶、父母養老等一系列現實問題,成了擺在面前的必選項。

最近一個月在閑魚上發佈北漂“離開”相關商品信息的賣家中,80後、90後、00後佔比分別為21%、73%、6%。可見,90後已經成為離開者中的主力軍。

《2020就業趨勢調研報告》中,33.8%的受訪者表示疫情改變了他們的工作狀態,其中23.5%的受訪者則打算換城市工作。

“我不覺得我是潰敗了而逃離,只是因為這次的疫情,讓城市放緩了運轉,也幫我想清楚了自己想要什麼樣的生活。”小吉說。像小吉、池子這樣的90後北漂,是不太擅長委屈自己的獨生子女一代。他們成為北漂,不只是為了生存,還希望與一眼望到頭的生活作一次搏鬥。

電影《上車,走吧》中,黃渤飾演了一名來自山東的年輕北漂。嚐過奮鬥的糖也經受了生活的捶打,在他離開前一晚的酒局上聽著 “我們都是和自己賽跑的人,為了更好的明天拚命努力,追求一種意義非凡的勝利”。

這些北漂的年輕人,在一生中的黃金時代湧進這座城市。“三里屯的夜景很迷人,簋街的美食也不錯,頤和園的春天很美,爬長城真的很需要毅力,下雪的時候一定要去故宮拍照……”

後來,他們才相信王小波的話,相信“生命是個緩慢受錘的過程”。而這場疫情,就是一記難以承受的重錘。

這群挨了錘的牛兒倉皇而逃,或許在故鄉找到了最終的歸屬,偶爾翻開手機相冊時,無意間劃到那些無法掛在閑魚上出售的記憶。

又或許會在某一天,他們再次抬起頭仰望天空,決定買一張返京的車票。

* 文中小吉、池子為化名。

* 參考資料

DT財經《北上廣深租房圖鑒》

X博士《潰敗北漂青年們正在閑魚拋售所有家當》

《2019年中國寵物行業白皮書》

《中國寵物消費者行為報告》

《2020就業趨勢調研報告》

數據撰文 | 唐風* 李璋*

設計 | 盧瑞豐*

編輯 | 赤兔 無花果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