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糧食安全”:不在糧庫在產能
2020年04月21日00:00

  原標題:“保糧食安全”:不在糧庫在產能

  關注“六保”系列評論之三

  保糧食安全,不是說回到家家戶戶存糧的老路上去,而是扶持中國專業農戶階層崛起。

  近日,中央政治局會議分析研究常態化疫情防控背景下的經濟形勢和經濟工作。中央強調加大“六穩”工作力度的同時,進一步提出了“六保”,即保居民就業、保基本民生、保市場主體、保糧食能源安全、保產業鏈供應鏈穩定、保基層運轉,釋放了當前經濟工作的重要信號。其中,“保糧食安全”的話題最近頗受關注。

  疫情發生以來,多國出台了限製農產品和食品出口的政策。一時間各方輿論紛紛攘攘,民間層面亦有多輪囤糧風潮。這其中自然有對疫情影響口糧的擔憂,但其中也有不少炒作成分。認識這個問題,不能被社會上的焦慮心態牽著鼻子走,還是要回歸常識和理性。

  我們在考慮糧食安全的時候,往往過於關注庫存量。實際上,糧食安全是一個系統工程,短期看是庫存安全,長期看則是產能安全。

  實現產能安全,離不開農業現代化。要實現農業現代化,則必須以現代的要素配置、有活力的生產主體、高標準的農田資源、穩定的產業鏈等條件為支撐。由此剖析,也可以看出中央提出的“六保”互相之間存在緊密的聯繫,“六保”之間未必“一榮俱榮”,但很可能是“一損俱損”。

  糧食的生產和儲存都有一定的週期性,因此糧食安全是一個動態安全。也就是說,需要不斷生產出來新的糧食,並且不斷把倉容消化掉,才能實現真正安全。我國糧食產量已經連續5年穩定在6.5億噸以上,作為口糧的稻穀和小麥產大於需的局面已維持多年,長期面臨著去庫存的壓力。

  由於我國糧食生產成本高,加之複雜原因形成的糧食收儲政策,導致糧食一旦入庫,就很難在正常的價格機製作用下銷售出去。這些年,國家在糧食儲備方面投入巨大,財政負擔不斷加重。這恐怕才是中國糧食麵對的真問題。

  故而,藏糧於庫不如藏糧於地、藏糧於技、藏糧於農。

  “藏糧於地”,是實現糧食安全的根本之策。中國國土中高山高原、丘陵山區占比很大,傳統意義上通常認為這些地區不適合開展農業生產。

  但隨著技術進步,這一狀況可以有很大改觀。近年來西南地區部分省份通過土地宜機化改造,已經大大提升了丘陵山區的農業生產能力。據實施此項工程的專家估計,如果這項戰略全面實施,中國高標準農田還能增加5億畝。這隻是一個例證。中國土地資源還有很大的開發潛力,與其在庫存方面徒增壓力,不如把財政資金向這方面多加投入。

  “藏糧於技”,必須深化農技推廣體製改革。“藏糧於技”中央已經倡導了很多年,但這一政策範式要真正發揮作用,技術必須要藏於農業產業鏈上,而非專家學者的實驗室里。當前,就全局而言,專業農戶(或者說高素質農民)已經成為農技推廣的主體。

  農技人員能做的,專業農戶也能做;農技人員不能做的,專業農戶還能做。就農技推廣體系內部而言,大量的基層農技推廣機構和人員遊走在灰色地帶,懂技術的人員在搞經營,不懂技術的人員在搞“推廣”。這個體製已經到了非改不可的地步。

  “藏糧於農”,不是說回到家家戶戶存糧的老路上去,而是扶持中國專業農戶階層崛起與壯大。“六保”裡面的保市場主體,就包含著專業農戶。專業農戶具有專業化程度高、技術水平高、經營規模大等特徵,他們是保證中國糧食安全和提升農產品競爭力的中堅力量。

  長遠來看,要在農業支持保護製度、土地製度、農民素質提升等方面深化改革,側重對於專業農戶的支持和培育,這樣中國糧食安全便有了可靠的生產主體基礎。

  □陳明(中國社會科學院政治學研究所“國家治理體系與治理能力現代化”項目執行研究員)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