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這個時代的Live aid,褪去巨星舞台更見音樂本初的樣子
2020年04月20日09:36

原標題:我們這個時代的Live aid,褪去巨星舞台更見音樂本初的樣子

原創 範誌輝 音樂先聲

作者 | 範誌輝

音樂能夠改變世界嗎?

關於這個問題, 35年前已經回答過一次。一場由愛爾蘭搖滾歌手鮑勃·格爾多夫發起,鮑勃·迪倫、保羅·麥卡特尼、布魯斯·斯普林斯汀、蒂娜·特納、艾爾頓·約翰、皇后樂隊、U2、麥當娜·西科尼、米克·賈格爾、尼爾·楊、大衛·鮑伊、皇后樂隊等全球100多位著名搖滾樂明星參演的Live Aid,確實改變了世界。

資料顯示,聲勢浩大的Live Aid慈善演唱會在倫敦的溫布利大球場和費城的甘迺迪體育場同步舉行,演出一直持續了16個小時,並通過全球通信衛星網絡向140多個國家播出了實況,估計總共吸引了近15億的電視觀眾,為掙紮在饑荒中的非洲災民募集到1.27億美元的款項。

"這不是一次流行音樂會,也不是一次電視演出,而是對人類的拯救。"Live Aid發起人感慨道。在新冠病毒肆虐的2020年,全球累計確診人數超過230萬人,毫無疑問已經成為了需要全人類共同應對的時代災難。

在這個歷史時刻,Lady Gaga聯合世界衛生組織、世界公民公益組織共同策劃的名為《同一個世界:四海聚一家》(One World: Together at Home)的慈善演唱會,邀請了全球百位明星一起,希望用音樂的力量,再次改變世界。

我們這個時代的Live Aid,

回到了音樂最初的樣子

這場備受矚目的全球慈善演唱會,於北京時間4月19日淩晨2點,一直持續到了上午10點。演唱會總共分為兩個環節,前六小時為線上預熱節目,後兩小時是電視直播。從刷屏的朋友圈和社交媒體上看到,不少人為了見證這一歷史時刻,也熬夜觀看了全程。

當演出開始後,《同一個世界:四海聚一家》(One World: Together at Home)的演出形式的秘密也終於揭曉。

我們看到,在直播間里,受邀請的巨星們走下了往日聲光電的舞台,以"宅家音樂人"的形式借助手機給全球觀眾表演,以鼓勵大家疫情期間多在家、少出門。表演形式上,他們幾乎都是借助吉他、鍵盤、鋼琴等樂器或者伴奏的形式,沒有華麗的舞台和複雜的編曲,用最直接的方式演唱,讓音樂回到了旋律、人聲和表達上。演出間隙,演唱會也穿插著公益片和世界各地一線抗疫人員的動容瞬間,呼籲人們共同積極抗疫。

在這歷史性的8個小時里,來自中國、意大利、尼日利亞、印度、英國、加拿大、美國等140多位巨星名人參與了演出,包括The Rolling Stones、保羅·麥卡特尼、泰勒·斯威夫特、比莉·艾利什、約翰·傳奇、薩姆·史密斯、艾爾頓·約翰、陳奕迅、張學友、郎朗等全球知名音樂人都帶來了自己的經典作品,為全世界奮鬥在抗疫一線的醫護工作者和正在與病魔鬥爭的患者們送去最真摯的祝福。

比如,今天上午8點,LadyGaga第一個準時出現在鏡頭前,1936年卓別林電影《摩登時代》的片尾曲《Smile》,鼓勵大家"微笑吧,即使你已痛不欲生";73 歲的流行搖滾巨星艾爾頓·約翰,在花園的背景中演唱了經典作《I'm Still Standing》;披頭士前成員保羅·麥卡特尼帶來了一首《Lady Madonna》,並提到自己的母親在二戰期間曾是一名護士,並向全球醫護人員致敬;The Rolling Stones在直播間跨屏合體,演唱了 1969 年的經典作《You Can't Always Get What You Want》;泰勒·斯威夫特用鋼琴彈唱了為患癌母親寫的《Soon You'll Get Better》,以表達對自己的祝願;比莉·艾利什和哥哥合作了一曲總能讓她感覺更好的《Sunny》,希望為世界帶來一絲溫暖……

當然,郎朗、陳奕迅、張學友等三代中國藝人也獻上了自己的表演。郎朗和妻子吉娜在家裡演奏四手聯彈,兩人默契十足;歌神張學友則在自家的書房裡藍牙音箱的伴奏下演唱了自己的作品《Touch of Love》;一頂黃色鴨舌帽一件白T裝扮的陳奕迅吉他自彈自唱了粵語歌曲《我什麼都沒有》和英文歌《Love》。

最後壓軸的是Lady Gaga強強聯手席琳·Dion、安德烈·波切利、約翰·傳奇以及郎朗帶來的歌曲《The Prayer》,為演唱會畫下圓滿句號。

1985年,一場Live Aid首次用音樂在全世界範圍內展現出愛與希望的力量;2020年,這場線上慈善音樂會則以返璞歸真的形式,再次跨越了種族、國籍、民族的隔閡傳遞了愛的力量,成為我們這個時代的Live Aid。

災難面前,音樂如何回應時代?

每當災難來臨,音樂行業都會引發關於音樂人應該如何行動的討論:是寫救災歌曲還是參與到救援行動中?或者還有沒有能讓音樂發揮更大價值的方式?

關於這個問題,知名音樂人阪本龍一曾在某次接受日本雜誌採訪時提到:"說起音樂和藝術對於災難能做什麼,比起送食物和捐贈,我認為(音樂和藝術)所能做的最高層次,應該是深思災難的意義,並用自己的作品表達出來。"這其實與這次慈善音樂會的理念是不謀而合的,即通過音樂作品的力量,讓人們從災難中獲得力量,繼續前行。

在演出開始前,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為這場歷史性的義演發去視頻致辭,他表示,通過音樂這個世界通用語言,向無畏奮戰在全球抗疫第一線的醫護人員以及疫情期間堅守工作崗位的所有人致敬,呼籲各國團結應對這一前所未有的人類危機!

這也是音樂去回應時代的力量。當世界一片祥和時,音樂人需要反思背後可能存在的危機和隱憂;而當災難來臨時,音樂更是將人們緊密凝聚在一起的黏合劑,形成更有效的推動能量。在時代面前,其實我們每一個人都是其中的一份子,無論是普通人、企業,還是各個國家、民族,都不要忘記最脆弱的那部分人群。

值得一提的是,與以往慈善演出不同,這次的"One World: Together At Home"慈善演唱會不要求觀眾捐款,其公益款項全都來自Apple、可口可樂、IBM、卡西歐等企業和私人慈善家的贊助,在演出前就達到了3500萬。這也凸顯了企業作為社會經濟運行的主體,在實現商業效益的同時踐行社會責任中的重要性。

作為本次演出的中國官方播出平台之一,快手不僅在演出前上線了“四海聚一家”的演出預告,還在站內邀請譚晶、於文華等歌唱家和飯思思、歌者大瑞、哈哈哥等快手音樂人,以音樂類短視頻的形式致敬抗疫第一線的醫護人員,與3億用戶一起助力全球戰疫。

可以看到,在快手的助力下,音樂也觸達了更廣泛的人群,走進到普通人的日常生活。在快手平台上,既有你我身邊的普通人,也有專業音樂人,都通過短視頻和直播的形式參與到此次戰疫活動里。他們有的人跟著伴奏演唱,有的人用樂器彈唱,但都藉著歌聲、旋律去表達自己,其音樂內核都是最真摯、最真實的。

此前,快手除了以現金捐助、直播賣貨形式參與到抗疫中,還聯合UCCA尤倫斯當代藝術中心、十三月等發起了系列線上音樂會,借助直播、短視頻等新媒介形式,用音樂給予用戶心理療愈。

從行業角度,35年前的Live Aid大型搖滾樂演唱會以電視直播的方式讓全世界看到音樂的力量,35年後的"One World: Together At Home"線上音樂會則以宅家演出的形式,通過網絡讓更多人參與到這一歷史事件中。儘管在演出形式、傳播媒介發生了變化,但我們深信,不變的是音樂的本質,是愛與希望的呐喊。

排版 | 安林

原標題:《我們這個時代的Live aid,褪去巨星舞台更見音樂本初的樣子》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