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日企撤華"鬧烏龍:歐美擬建備用產業鏈 撤華有難度
2020年04月20日03:51

  原標題:美日企業要撤華?多慮了!

  來源:國際金融報

中新社 圖
中新社 圖

  不論各國政府如何考量,最終作出決定的仍是企業自身,而多份研究報告顯示,對外資企業而言,中國依舊是非常重要的市場,甚至對一些現金流充足的外資企業來說,未來幾個月將會是在中國長三角等經濟成熟地區投資的大好時機。

  近段時間,外媒報導的兩則新聞刷了屏,一則是美國政府為在華美企提供100%的“搬家費”以撤回美國;另一則是,日本政府要求在華的日本企業回撤。消息一出,外界議論不斷,日美在華企業真的會撤走嗎,中國製造業是否會受到影響?

  而在中國社科院美國研究所助理研究員楊水清看來,面對中國完整的產業鏈以及高素質的工人,外企很難說走就走。

  相反,甚至有不少外資企業加碼在中國的投資:3月下旬,美國陶氏公司與江蘇省張家港保稅區簽訂了合作備忘錄,未來5年,陶氏公司將對張家港基地增加3億美元投資;豐田與比亞迪合資的純電動車研發公司比亞迪豐田電動車科技有限公司也於4月2日正式成立。

  4月16日,商務部舉行網上例行新聞發佈會。商務部新聞發言人高峰表示,從總體上看,儘管疫情對在華外資企業造成一定影響,但中國沒有也不會出現大規模外資撤離情況。外國投資者持續看好中國,在中國長期經營發展的信心和決心沒有改變。

  “烏龍新聞”

  4月9日,彭博社發佈了一篇名為“Kudlow says U.S should allow firm‘100% immediate expensing’”的報導,不少自媒體將其轉述為“美國要求企業撤離在華工廠,美國政府承擔100%的搬遷費用”,瞬間在社交媒體上引發熱議,但事實果真如此嗎?

  楊水清對《國際金融報》記者表示,彭博社新聞中的標題用了“should”一詞,是祈使句的用法,這僅表達了美國政府的一種希望和願景,而非美國政府強製要求在華美企搬遷回美國。

  而在此前一天,彭博社的“Japan to fund firms to shift production out of China”(日本將資助企業把產能撤出中國)一文已經賺足眼球。

  不過,《國際金融報》記者從日本政府官方網站找到上述文章中提及的《應對新冠病毒的經濟措施》(下稱“措施”)中,其30-31頁里有關供應鏈轉移的內容里並沒有出現“中國”二字,更遑論日本政府要求在華日企撤回的相關內容。

  措施中只提到日本政府認為,目前日本在外的產業鏈不能只是集中依賴於某一國家,日本希望自己的產業鏈可以更加多元化。

  歐美擬建備用產業鏈

  雖然兩則新聞並不具有足夠的真實性,但美國政府想要在華美企撤出中國市場的動機仍值得推敲。

  特朗普政府執政以來,“低失業率”一直被其視作引以為傲的政績。然而近段時間,受到疫情影響,美國失業率正不斷飆升,3月美國非農業就業崗位就銳減了70.1萬個,失業率也從2月的3.5%升至4.4%,月度增幅為0.9%,創1975年1月以來美國失業率最大的單月增幅。美國勞工部表示,有些接受問卷調查的人就業狀況沒有被合理歸類,3月份真實失業率可能已經達到5.4%。

  正因如此,楊水清認為,“美國的失業率數據存在滯後性,疫情影響遠未充分體現出來。美國疫情嚴重,目前暫不能復工。因此,美國希望能夠通過產業鏈的回遷,解決目前的失業問題,失業率的攀升也是當前美國政府最為關注的問題。而解決了就業問題,才能更好地解決美國的消費問題。”

  此外,美國還面臨著高額的赤字問題,楊水清表示,美國政府認為工廠回遷,可以解決美國目前所面臨的稅收問題。

  4月13日,跨黨派的公共政策機構“負責任的聯邦預算委員會(CFRB)”發表報告預測,美國財政赤字和債務水平將達到二戰以來的最高水平。該機構稱,美國聯邦政府今年的預算赤字總額將超過3.8萬億美元,占GDP的18.7%,是上一財年的4倍。

  無獨有偶,受疫情的影響,歐盟國家也希望將產業鏈搬出中國,建立一條備用產業鏈。

  楊水清表示,“此前,歐美國家普遍擔心產業鏈安全問題。在深度全球化的過程中,各國企業在整條產業鏈中的各個環節密切合作,中國疫情嚴重導致很多原材料、中間產品不能按期出口到歐美國家,影響後續生產,歐美政府認為需要準備一條‘備用產業鏈條’,也就是所謂的‘去中國化’。”

  “但目前,歐美國家疫情嚴重,事情出現反轉。中國作為主要的供給端,歐美國家作為需求端,隨著疫情的加速蔓延,美國卻出現了訂單退回、工廠減產甚至倒閉、工人失業的現象。”

  撤出中國有難度

  欲將產業鏈撤出中國可以說更多的是出於各國政府的政治考量,那麼,作為當事方的在華外企又是如何考慮的?

  楊水清表示,“真正決定是否撤出的是企業自己。自1992年美國企業初入中國,到2017年,美企已經在中國獲得了十分可觀的盈利收入。因此,僅從利潤率考量,這些外資企業撤出中國的可能性非常小。”

  針對此前諸如“外資工廠會因勞動力成本從中國離開遷往東南亞”的言論,東莞一家為某國際品牌生產鞋底的工廠負責人告訴《國際金融報》記者,“這真的很難。兩年前,我們曾嚐試把工廠遷往越南,但那裡的工人質素較差,工人的工時消耗也遠超國內。並且越南工人流動性較大,有的工人一週就會辭職,很難培養出熟練工,工廠的生產效率也遠不如在國內。”

  正因如此,去年年底,這家公司不得不將工廠遷回東莞。

  楊水清也表示,“中國勞動力的素質與技能較東南亞國家有優勢,加之產業鏈構建、備份、轉移並非一朝一夕的事情,中國有機會將產業留下來。而疫情過後,各國也定會更傾向於構建更獨立、更完整、更安全的產業鏈。”

  此外,從企業租賃的狀況來看,外資企業也沒有因為疫情對中國市場失去信心。

  戴德梁行高級董事、大中華區租戶研究主管Shaun Brodie對《國際金融報》記者表示,“縱觀近期進行的眾多企業信心調查結果,對於許多外資企業來說,中國(尤其是長三角地區和上海)是非常重要的市場。因而,只要全球範圍內的業務活動開始複蘇,外資企業將繼續尋求中國的各類商業地產空間,無論是辦公空間、零售空間、工廠空間還是物流倉儲空間,特別是在成熟的經濟區域,如長三角,或成熟的商業中心城市,如上海。”

  華南美國商會一份有關疫情影響的報告顯示,75%的受訪美資企業表示,無論疫情影響如何,不會改變在華再投資計劃。

  另據中國美國商會2020年《中國商務環境調查報告》,儘管目前美國在華企業面臨新冠肺炎疫情等一些問題,但從長期來看,中國仍會是大多數在華美資企業的重點市場。

  不僅如此,研究機構EPFR Global近期表示,3月下半月,已經有70億美元回流至中國市場,一些國際大投資者紛紛購買騰訊等公司股票。

  Shaun Brodie表示,未來幾個月,對一些現金流充足的企業來說,將會是在長三角等經濟成熟地區投資的大好時機。如果是租賃商業地產空間的話,此時可以更優惠的租賃條件簽訂長期租約;如果是投資收購的話,此時可以較低的價格從現金短缺的業主手中收購物業。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