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歐九位頂尖經濟學家 告訴你這些與疫情相關的趨勢
2020年04月20日21:36

  原標題:合集 | 中、美、歐九位頂尖經濟學家,告訴你這些與疫情相關的趨勢

  來源:中國發展高層論壇

  2020年農曆新年,新冠病毒疫情在武漢暴發,並逐步蔓延至中國各省。中國在付出巨大經濟和民生代價後,疫情得到有效控製,逐步恢復經濟的做法與成效正受世界矚目。

  中國二月初開始陸續復工

  三月,疫情相繼在意大利、法國、西班牙等國家暴發,並很快使歐洲多國淪陷。歐洲各國間不同的防疫政策引發各界討論。在經曆疫情高峰後,歐洲各國開始朝著恢復常規經濟活動邁出了試探性的步伐。

  德國預計將在四月底開始復工複課

  進入四月,美國一度成為全球疫情“中心”,目前確診病例已破70萬。疫情之下,美國股票市場多次熔斷,引發對金融危機的恐慌。大選年里,美國中央與地方防疫策略和經濟刺激政策,為各方密切關注。

  依舊空蕩的紐約街頭

  疫情之下,世界最受矚目的三大經濟與政治中心地帶,均面臨來自不同維度的挑戰。

  全球經濟政治不確定性增強,對全球治理體系、民族主義和全球化的爭論不斷。

  在此背景下,過去一個月裡,中國發展高層論壇連續召開三場“國際經濟形勢分析網絡視頻會”。

  每期會議,我們均邀請來自中國、美國、歐洲三方的頂尖經濟學家,與數百名國內外機構和企業參會者,共議全球經濟形勢。

  隨著疫情發展,會議討論話題從“是否存在全球經濟衰退”,到“各國應對疫情政策的經濟影響”及“後疫情時代的經濟刺激方案與國際合作”。

  疫情之下,沒有一個國家或地區會是孤島。沒有力量能夠削弱全球合作與共贏的步伐,除了我們自己。

  中方學者

  清華大學國家金融研究院院長朱民

  我曾經曆過多場經濟、金融危機,但目前我們所面臨的情況是最複雜、最具不確定性的。

  3月17日,第一期“國際經濟形勢分析網絡視頻會”邀請到了曾在中國人民銀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任重要職位的知名經濟學家朱民。

  朱民瞭解中國,也能對國際宏觀局勢作出判斷。對全球經濟形勢,朱民持謹慎悲觀態度。

  他在會議中首次提出了“全球經濟衰退”,並認為衰退將成為“大概率事件”。

  會議召開之時,正值美國股票市場面臨前所未有震盪。朱民認為這並不來自於恐慌,而是市場的理性判斷,未來金融市場還將繼續調整。

  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名譽院長林毅夫

  要保護家庭、保障消費、提供社會安全網、幫中小企業渡過難關。

  作為具有國際視野的知名經濟學家,林毅夫是中國新結構經濟學的代表人物。

  3月底,中國大陸疫情形勢得到緩解,林毅夫認為疫情對經濟衝擊是全方位的,既衝擊了需求端,也衝擊了供給端,既衝擊了城市也衝擊了農村。

  他認為,在全球經濟負增長的背景下,中國能在2020年實現3-4%的增長就已不容易,主要取決於歐美疫情何時得到控製。

  目前,中國政府需要全力幫助中小企業渡過難關,這既是為了保住就業,也是在全球產業鏈中保住份額的關鍵。

  中國發展研究基金會副理事長劉世錦

  中國經濟與發達經濟體的區別是二者處在不同的發展階段,中國還有相當大的結構性增長潛能,刺激經濟主要靠結構性潛能而非宏觀政策。

  4月14日的第三期網絡視頻會上,劉世錦表示,全球疫情結束不取決於疫情結束最早最快的國家,而取決於最慢的國家,因為我們處在相互關聯的同一個地球。

  因此中國將不得不面對並適應這一個現實,即從常規增長模式轉入相當長時期的“戰疫增長模式”。

  這種增長模式的顯著特點是,需要支付一個“戰疫折扣成本”——如果拿出部分資源去內防反彈、外防輸入,經濟難以開足馬力運轉,實現原有的增長率。

  因此,劉世錦建議採取“相對增長率”的評估方法,就是用中國增長速度與世界平均增長速度的比值或差值,評估中國經濟的增長狀況。

  採取這種方法的基本背景是,中國經濟已在較大程度上融入全球經濟,而且這次疫情衝擊也是全球性的。與以往相比,如果這種比值或差值是穩定或上升的,表明中國經濟表現是好的,反之則是差的。

  美方學者

  哈佛大學教授傑森·福爾曼

  我們現在所經曆的是前所未有的,全球疫情像一場同時襲擊全球所有城市的颶風,重複打擊,且不知道何時停止。

  傑森·福爾曼(Jason Furman)曾任白宮經濟顧問委員會主席。3月17日,在各國對疫情對全球經濟衝擊普遍不樂觀的背景下,福爾曼表示,疫情對經濟的影響呈現出破壞力強、不確定性大、長期性、全球性和時效不對稱的特徵。

  疫情造成經濟衰退而帶來的影響,甚至可能超過疫情本身的危害。全球的未來走勢,直接取決於各國如何應對新冠疫情對經濟的衝擊。

  他認為,美國此前低估了疫情對經濟的影響。下一步,需要加大投入,通過長時間、大規模的補貼政策,解決流動性和需求問題,促進消費。

  而全球經濟正面臨一個迅速、大幅的下滑,之後可能會有一個長期的衰退。

  哈佛大學教授肯尼斯·羅格夫

  較為樂觀的預計是二季度美國GDP將下降20%,一些學者預測二季度GDP將下降50%。

  肯尼斯·羅格夫(Kenneth Rogoff)曾任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首席經濟學家。

  他表示,疫情對美國GDP的影響很難有完全科學的測量。學界較為樂觀的預計是二季度美國GDP將下降20%,一些學者預測二季度GDP將下降50%。

  疫情會給美國帶來“經濟後遺症”。此次疫情後,美國的債務很可能增加5-10萬億美元,經濟隨之被持續地推向較低的增長軌道。

  政府債務高啟、貿易下滑、外商投資減少可能推高通脹,利率可能隨之上升,股市可能繼續下滑。

  哥倫比亞大學教授約瑟夫·斯蒂格里茨

  幫扶弱勢群體是大部分資金的流向,但我擔心執行可能會很差。

  哥倫比亞大學教授、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約瑟夫·斯蒂格里茨(Joseph Stiglitz)介紹,美國正在實施三類應對措施。

  第一類措施的目標是降低感染和死亡,也就是健康領域的應對。第二類措施的目標是保護弱勢群體。第三類措施的目標是幫助經濟做好複蘇的準備,當疫情控製住,時機到來時能夠盡快的恢復。

  大家對疫情控製住有了信心,經濟恢復的不確定性才會消失。

  在疫苗、抗病毒藥問世後,惡化的資產負債表、潛在的破產潮可能會阻礙經濟複蘇。對此,需要有針對性、及時的刺激政策,促進總需求。

  長期來看,關注點不應該是緊縮,而是要維護增長。

  歐洲學者

  彙豐集團高級經濟顧問簡世勳

  嚴控疫情的措施對經濟的危害可能要比2008年的金融危機還嚴重。

  簡世勳(Stephen King)表示,全球疫情變化之迅速令人始料不及。歐洲各國醫療和健康衛生部門準備不足,應對能力不夠,這使得歐洲國家間相互支援更加困難,區域性協調政策難以落實。

  疫情已給歐盟國家的團結和共同利益帶來巨大挑戰,各國間可能出現互相不信任的情況。各國現在要維護自己的利益,對全球經濟的打擊可能會更大。

  德國經濟顧問委員會主席拉爾斯·菲爾德

  2020年歐元區整體GDP增長預計下降3.7%,其中法國下降1.4%,西班牙下降2%,德國下降2.8%,意大利下降3.6%。

  德國經濟顧問委員會主席拉爾斯·菲爾德(Lars Feld)認為,2020年全球經濟必然要下滑,但是在三季度會開始恢復。

  我並不認同新冠病毒是一場戰爭這個比喻,因為產能還在,沒有任何東西被破壞。只要疫情被控製住,生產就會恢復,就能回到原本的增長曲線上。

  但這些都與經濟暫停的時長高度相關,疫情持續越久、經濟暫停越久,恢復需要的時間就越長。

  倫敦政治經濟學院教授尼古拉斯·斯特恩

  這不是我們在2008年看到的需求崩潰,所以應該實施的是真正的救助方案而不是刺激方案——它必須更有針對性。

  倫敦政治經濟學院教授,英國皇家經濟學會前主席尼古拉斯·斯特恩(Nicholas Stern)認為,複蘇第一步是要退出現有的封鎖措施,有三個主要的維度:從哪些人、哪些地方和哪些活動開始逐漸退出封鎖。

  退出封鎖措施之後,我們需要有非常強有力的投資,要回歸凱恩斯主義,擴大債務。

  歐洲在2008年金融危機複蘇後不久就採取了緊縮政策是一個錯誤。這種體量的債務是無法通過緊縮政策來管理的,必須要以增長為目標作規劃。

  每個政策選擇都是有風險的。但現在採取緊縮政策帶來的嚴重經濟停滯和衰敗的風險和後果,遠遠大於實施強力的凱恩斯主義干預而提高債務的風險。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