頻受攻擊、抹黑,又遭斷供,疫情開始僅湊夠不到3億美元……關鍵時刻究竟誰在掉鏈子?
2020年04月20日07:25

  原標題:頻受攻擊、抹黑,又遭斷供,疫情開始僅湊夠不到3億美元……關鍵時刻究竟誰在掉鏈子?

  來源:瞭望智庫

  在全球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當口,美國總統特朗普再次反其道而行之,4月14日宣佈,美國暫停向世衛組織繳納會費。

  對於此次“斷供”,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15日“表示遺憾”。

  美國是世衛組織最大單一資助國,2019年向世衛組織提供了高達5億美元的資金。世衛組織網站公佈的2020-2021年度評定會費顯示,美國繳納的會費占比高達22%。

  作為全球公共衛生安全領域最權威、最專業的國際機構,世衛組織在應對全球公共衛生危機方面發揮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突遭第一大資金來源國“斷供”,世衛組織會不會因此而陷入財政危機?將可能帶來哪些災難性後果?

  1

  世衛組織是個什麼“組織”?

  世衛組織的前身可以追溯到1907年成立於巴黎的國際公共衛生局和1920年成立於日內瓦的國際聯盟衛生組織。

  “二戰”後,因戰爭破壞,原有的一些國際衛生組織都停止了活動,很多國家難以獨立解決本國的衛生問題,急需建立一個統一的能正常運轉的國際衛生組織。

  1945年,在關於國際組織的聯合國會議上,一致通過由巴西和中國建立一個嶄新的自治國際衛生組織。經聯合國經社理事會決定,64個國家的代表於1946年7月在紐約舉行了一次國際衛生會議,簽署了《世界衛生組織組織法》。

  1948年4月7日,該法得到26個聯合國會員國批準後生效,世界衛生組織宣告成立。每年的4月7日也就成為全球性的“世界衛生日”。同年6月24日,世界衛生組織在日內瓦召開的第一屆世界衛生大會上正式成立,總部設在瑞士日內瓦。

  世衛組織成立幾十年來,成果卓著——

  在世衛組織籌備成立的同時,他們已經開始協助埃及遏製霍亂流行。

  1959年的世界衛生大會上,世衛組織首次明確提出“根除天花”的目標,並啟動了“根除天花規劃”(Smallpox Eradication Program),許多國家響應號召,製定了本國根除天花的規劃。

  從埃及法老時代開始,天花就在人類世界里肆虐了幾千年。它流行起來十分猖獗,十八世紀的歐洲,死於天花的總人數在1.5億以上。假設有四個人患天花,就有一個人要死於天花,而剩下那三個人要麼留下麻臉,要麼就是失明或耳聾。

  天花面前人人平等,它襲擊的對象不分國籍、不分種族、性別、年齡、貴賤。1746-1754年羅馬有6000多人死於天花大流行。而英國女王瑪麗二世、俄國沙皇彼得二世、法國皇帝路易十五,同樣死於天花。

  18世紀以來,天花疫苗出現並不斷完善,有效遏製了疾病在接種地區的擴散,美國到1949年時就已沒有天花了。但是疫苗的擴散範圍有限,天花依然困擾著諸多國家,特別是南美洲、南亞和非洲。1977年10月26日索馬里發現最後一例天花後的兩年中,如再無天花發生,即可宣告天花絕跡。1979年10月25日,這天被人們確立為世界天花絕跡日而載入史冊。這是目前史上唯一被消滅的傳染病。而這一切,都要歸功於世界衛生組織的不斷推進。

  1974年,世衛組織發起意在保護兒童不受小兒麻痹症、麻疹、白喉、百日咳、破傷風和肺結核等疾病侵襲的擴大免疫計劃,每年可避免200萬至300萬人死亡。

  此外,世衛組織在抗擊伊波拉疫情、降低孕產婦死亡率等方面都做出巨大成績。在世衛組織的呼籲下,3億多慢性乙肝和丙肝感染患者的困境終於引起全球關注。

  再到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世衛組織也在第一時間關注並付諸行動:2020年1月5日首次對武漢出現疫情發出警報;從1月7日開始通過定期電話會議,向各個國家通報疫情情況;1月9日,向會員國分髮指導方針,供其自行風險評估和規劃;1月23日,更新了關於新冠病毒威脅報告,確認存在人際傳播,並警告稱蔓延全球風險很高;到2月初,世衛組織已經能夠在全球範圍內分發新冠病毒檢測設備……

  2

  總為錢發愁,美國“斷供”影響有多大?

  為應對新冠肺炎疫情,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2月初就呼籲國際社會籌集6.75億美元,以增強發展中國家防疫能力,但到3月4日僅收到2.89億美元。

圖為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
圖為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

  為繼續籌資,世衛組織發起一項“COVID-19團結應對基金”,號召世界各地的個人、公司和機構直接捐款。

  事實上,不僅在新冠肺炎疫情下,以健康守護神角色出現的世衛組織,其實一直過得都不寬裕。

  世衛組織成立之初提出的根除天花計劃曾於1953年和1955年兩度在世界衛生大會上遭到否決,原因就是資金不足。

  儘管世衛組織在降低兒童死亡率和改進孕產婦健康方面的工作對實現聯合國千年發展目標十分重要,但在2010-2011這方面的資金缺口高達23%。

  2011年8月,時任世衛組織總幹事陳馮富珍在非洲區域委員會第六十一屆會議上發言時指出,日益惡化的金融危機使世界進入財務緊縮期,對國家衛生預算、發展援助籌資以及世衛組織籌資前景產生深遠的影響。

  與此同時,2017年世衛組織稱由於運作資金嚴重短缺,蘇丹等地區的幾十家醫療衛生設施被迫關閉,由此使100多萬人口受到影響,難以獲得初級衛生保健服務。

  世衛組織為什麼缺錢?

  世衛組織的資金來源不穩定,其資金來源主要由兩部分組成:一是評定會費,二是自願捐款。前者按會員國的財力和人口來確定,自願捐款則來自於各會員國或相關組織和私人機構的自願捐贈。

  幾十年來,自願捐錢在世衛組織資金來源中的比例日益增加。世衛組織前十名捐款方占整個組織收入總額的60%以上並有逐年遞增的趨勢。就在上個財政年度,世衛組織80%以上的資金來自各國政府、慈善機構等私人組織以及其他團結機構和歐盟等多邊機構的自願捐錢。在這其中,美國政府的自願捐錢份額占比最大,約占2019年自願捐錢總額的15%。

  而這就帶來了極大的隱患,只要其中一個主要捐助方經濟情況惡化亦或是“斷供”都會瞬間將世衛組織推向風雨飄搖的境地。

  另一方面,不同規劃之間資金失衡,也造成世衛組織關鍵工作領域缺乏資金。由於過度依賴自願捐款,導致受捐助方青睞的規劃往往能夠獲得充裕的資金。世衛組織的優先事項在很大程度上受到捐助者左右。比如蓋茨基金會的首要任務之一是根除小兒麻痹症。2016年,世衛組織的財政細目表明,其用於小兒麻痹症的資金是最充足的,占比為23.5%,比用於疫情應對的15.3%高出8個百分點。

  世衛組織《2018-2019年規劃預算》報告顯示,2018年世衛組織預算總收入為27.44億美元,其中評定會費5.01億美元,自願捐款22.43億美元。而包括評定會費及自願捐款在內,前20個最大供資方貢獻的資金為21.6億美元,占總收入的79%,美國為第一大供資方。

  可見,世衛組織的資金來源當中美國的盤子確實非常大,如果美國暫停向世衛組織提供資金,世衛組織勢必受到明顯的影響。如果世衛組織無法正常運轉,對全世界的影響更是災難性的。

  3

  全球健康“軍師”,欠發達地區的希望

  世衛組織預算中一少部分用於人員開支等日常運行費用,而更多的預算是用於全球各國的項目支出,比如醫療設備的購買、服務費用的支付、項目運營的費用等等。資金短缺可能會使世衛組織的項目和方案進展緩慢,或者實施困難,或者規模縮小。

  世衛組織一直充當全球健康“軍師”的角色。世衛組織彙集了世界頂級衛生專家,製定了許多國際參考標準,比如,包括目前在100個國家用作為報告疾病和確定健康趨勢的通用標準的《國際疾病分類》以及《世衛組織基本藥物標準清單》,即對國家衛生系統所需關鍵藥物的指南。又如,世衛組織就技術問題向各國衛生部提出意見,發佈消息。

  沒有國家能夠在全球性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中單獨行動。而世衛組織定期與夥伴網絡合作,利用和協調數百個夥伴機構的專業知識。比如緊急醫療隊,他們來自被世衛組織歸類的25個國家的60多個醫療隊,在突發事件發生後提供臨床護理。此外,還有全球疫情警報和反應網絡。自2000年以來,約有2500名衛生人員響應了80個國家的130多起突發公共衛生事件。

  2017年,為應對安哥拉和剛果民主共和國的黃熱病疫情,世衛組織和合作夥伴們在短短幾週內組織開展的複雜運動中為至少1700萬人接種了疫苗。

  在宣佈寨卡及其相關併發症構成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後10天內,世衛組織與23個機構合作製定了一項共同戰略和行動計劃。通過世衛組織的突發事件應急基金快速撥付了初始現金。世衛組織製定並迅速分發了指導意見,在寨卡應對的各個方面,包括照顧受影響嬰兒,消除蚊子,以及加強生活在受影響地區孕婦的衛生服務等方面幫助各國。

  在尼日利亞東北部,世衛組織在擴大其應急行動的6周內,支持在160個衛生機構設立了疾病預警系統,這些衛生機構為博爾諾州160萬流離失所者中的85%提供服務。

  自2007年《國際衛生條例》生效以來,世衛組織一共宣佈了六次“國際公共衛生緊急事件”。分別是2009年的甲型H1N1流感、2014年野生脊髓灰質炎病毒(俗稱小兒麻痹症)疫情、2014年西非伊波拉病毒疫情、2016年寨卡病毒疫情、2018-2019年剛果(金)伊波拉病毒疫情、2019-2020年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

  宣佈某疫情為“國際公共衛生緊急事件”後,世衛組織就會緊急組織專家去現場瞭解情況,並據此發佈應對指導。接下來世衛組織總幹事可以向其他國家發佈建議,世界衛生組織也會有行政團隊以及應急醫療專隊,協助各國防控疾病,從事公共衛生研究,以及協助進行醫療改革。示警的意義在於既能防止或減少疾病的跨國傳播,又不對國際貿易和交通造成不必要的干擾,使相關國家地區遭受經濟損失。如在美洲暴發的寨卡疫情及在非洲暴發的伊波拉疫情,世衛組織專家均很快到達現場。而今年2月上旬,世衛組織派專家組前往中國考察疫情,為此後指導抗疫發揮重要作用。

  世衛組織是少數能夠接觸也門、利比亞和敘利亞這些世界上最脆弱人群的機構之一,是能給這些欠發達地區帶來希望的機構。世衛組織的工作人員都戰鬥在一線,也給全世界各國的民眾帶來實實在在的挽救生命的服務和指導。

  4

  實際上,美國已經兩年沒交會費了……

  對於特朗普的“斷供”行為,世衛組織短期資金可能會受影響。但實際上根據世衛組織網站顯示,截至2020年2月29日,2019年世衛組織會費美國還沒交,美國本應在2020年1月1日前繳納總額約1.2億美元的2020年會費,但至今分文未付。

  特朗普“斷供”已經引起國際社會各界強烈批評。歐盟政策主管瑞博爾表示,沒有理由支持這一行動。聯合國秘書長古雷特斯也表示,疫情中對世衛組織撤資只會適得其反。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在當地時間15日的發佈會上表示,對美國此舉感到遺憾,並將和合作夥伴努力填補資金缺口。

  4月18日,中國國務委員兼外長王毅同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譚德塞通電話。王毅表示,我今天同你通電話,是要表明中國政府和中國人民堅定支持世界衛生組織。我相信公道自在人心,國際社會和世界各國人民也都持同樣態度。在當前全球抗擊疫情的關鍵時刻,支持世衛組織、支持總幹事,就是維護多邊主義的理念和原則,維護聯合國的地位和作用,也是維護國際社會在抗擊疫情面前的團結一致。

  王毅表示,抗擊疫情需要世界衛生組織繼續發揮應有的重要作用。對世衛組織的攻擊抹黑沒有事實依據,施壓脅迫更不得人心,任何有良知的國家都不會支持。疫情當前,各國人民需要世衛組織,挽救生命、剷除病毒需要世衛組織。中方始終高度重視世衛組織的地位和作用,願在現有合作基礎上,通過多種渠道,加大對世衛組織的支持力度。

  譚德塞表示,雖然我本人和世衛組織受到各種攻擊和抹黑,但我相信,只要堅持真理和做正確的事情,總有一天事實真相會大白於天下,曆史自會有公論。

  在國際輿論壓力之下,美國是否真的徹底停止資助依然存在變數。

  與此同時,國際社會對世衛組織的支持有望持續增加。在此之前,3月7日,中國政府已經響應世衛組織呼籲,向世衛組織捐款2000萬美元。

  中國之後,英國政府4月12日宣佈,將向聯合國機構、國際組織等捐助2億英鎊,幫助貧窮國家抗擊新冠疫情,其中6500萬英鎊提供給世衛組織。

  在此之際,微軟公司創始人比爾·蓋茨(Bill Gates)夫婦的私人基金會4月15日宣佈,將向世衛組織追加捐贈1.5億美元以抗擊新型冠狀病毒。比爾&梅林達·蓋茨基金會是排在美國官方之後的世衛組織第二大供資方,加上2月份的1億美元,在疫情期間已經共計捐贈2.5億美元。

  日本萬代南夢宮集團近日宣佈向世衛組織捐款1億日元,支持抗擊新冠疫情。

  除了開源節流外,世衛組織還可以在募集的非定向資金中進行靈活調劑,實現資金合理統籌。

  文 | 崔赫翾 瞭望智庫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