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國頻發預警,非洲會成為下一個疫情“震中”嗎?
2020年04月20日20:01

  原標題:聯合國頻發預警,非洲會成為下一個疫情“震中”嗎?

  雖然目前非洲新冠肺炎確診病例達2萬多例,只是全球200多萬例的一小部分,但關於非洲新冠肺炎疫情會暴發的警告聲一直不絕於耳。

  4月15日,

  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表示,非洲最終可能遭受新冠的最大沖擊;

  4月16號,世衛組織專家說,非洲可能會在3到6個月內出現多達1000萬確診病例;4月17日,聯合國非洲經濟委員會稱,新冠肺炎疫情可能導致非洲至少30萬人死亡。

  當下,新冠肺炎正在席捲全球,歐美等醫療資源相對豐厚的國家都先後“中招”。中國平安的研究報告就指出,在歐美國家的第二波疫情過後,應尤為關注非洲、亞洲和南美洲等人口密集的發展中國家可能暴發的第三波疫情。

  非洲能抵禦住新冠病毒嗎?

  非洲當下疫情怎麼樣了?

  根據世衛組織的新冠肺炎疫情通報,截至4月19日,非洲54個國家中,已有52個國家出現了新冠肺炎的確診病例,共報告20455例確診、1046例死亡。現在,只有西印度洋島國科摩羅和國土完全被南非包裹的萊索托沒有報告發現確診病例。

  目前,非洲疫情最嚴重的國家是南非、埃及、摩洛哥和阿爾及利亞,這些地方的新冠肺炎確診人數都超過了2000例,其中阿爾及利亞病死人數遠超其他非洲國家。

  相比其他大洲慘痛的災情,確診數量兩萬多的非洲,在全球新冠肺炎病人已破兩百萬的總數中,已是很少的一部分。世衛組織也指出,當下還有29個非洲國家報告的病例數少於100個,如果措施適當,可以相信“遏製是可能的”。

  但世衛組織也同時提醒,目前的統計數字可能與真實病例數量相差甚遠。世衛組織總幹事譚德塞在4月17日的新冠疫情媒體通報會上表示:“鑒於當前獲取檢測試劑盒面臨挑戰,實際數字很可能比報導的更高。 ”

  首先輸入大城市,抗疫挑戰不同以往

  雖然疫情最初是在中國暴發,但到2月底時,歐洲已出現了病毒擴散的情況。彼時,非洲國家的檢查重點仍只是針對從中國來的旅客,防疫措施的調整不及時導致各國沒能及時阻擋病毒從歐洲輸入。

  在目前52個已報告確診病例的非洲國家中,有50個國家的首例病例已查明是境外輸入,其中多數有歐洲旅行史。

  非洲最初的疫情主要出現在首都城市,這與近幾年肆虐西非的伊波拉疫情截然不同。

  伊波拉病毒首先出現在非洲農村,一旦某個村莊暴發就封閉外出道路、切斷傳播。而新冠病毒在非洲屬於輸入型病毒,

  首先出現在人口密集的大城市,抗疫挑戰不同於以往的本地疫情。考慮到新冠病毒的傳染性更強更隱蔽,且這次世界各國自顧不暇,無法像應對伊波拉一樣提供充分支援,非洲這次的抗擊病毒的困難可能更大。

  雖然現在各國都採取了封鎖邊境、關閉學校等一系列防疫政策防止疫情擴散,但這些措施通常是首例病例被發現十天到半個月後才實施的。目前,非洲已有多國出現了本地傳播,病例遍佈多個省區。

  世衛組織非洲區域辦事處主任莫提表示:“病毒傳播到主要城市以外的地區,意味著抗疫鬥爭已進入新階段。”

  非洲多數國家可能無力招架

  儘管目前非洲確診病例總共才2萬多例,但是隨著本地傳播的出現,它正沿著歐洲之前的疫情軌跡發展。根據非洲疾控中心預測,到四月底,許多國家的確診數可能超過1萬例。對於很多非洲國家而言,這樣的結果是災難性的。

  而非洲許多國家的檢測能力和力度也令人擔憂他們能否及時發現新冠病毒的擴散。

  目前,大部分非洲國家沒有自行生產新冠病毒檢測設備的能力,主要依靠世衛組織、非洲疾控中心等各方的捐贈。馬雲就曾在4月6日宣佈對非洲捐贈100萬套病毒采樣設備和提取試劑。

  南非是撒哈拉以南非洲衛生系統最發達的國家,該國約有5700萬人口,已進行了73000多次檢測,但其衛生部長茲維里·麥凱赫茲表示檢測數量還是太少了。而人口將近2億的尼日利亞,目前每天最多檢測1500人。

  不過,英國愛丁堡大學流行病學家馬克·伍爾豪斯不覺得檢測能力不足會導致疫情暴發會被忽視:“如果有像意大利或伊朗一樣的大規模疫情,不管出現在非洲哪裡,我相信現在都已經有足夠引人注意的死亡病例數字了。”

  此外,醫護人員被感染的情況也提醒著非洲疫情的不容樂觀。4月初,南非一傢俬人醫院就有66人新冠病毒檢測呈陽性,其中至少48人是工作人員。

  鑒於非洲多數國家目前薄弱的醫療衛生體系,一旦暴發可能很難像其他地區的國家那樣靠本國就控製住疫情。根據路透社的報導,為了應對新冠疫情,非洲當地的衛生系統將不得不從現有的應對瘧疾、愛滋病、麻疹等疾病中轉移注意力,分散資源。在2014—2016年的伊波拉疫情期間,非洲上萬例死亡都是由於醫療資源有限被牽製而導致的。

  2019年時,《柳葉刀》發佈了2016年的全球醫療質量排行榜,通過醫療可及性和醫療質量指數(Healthcare Access and Quality Index,HAQ)來評估和比較各個國家的醫療質量情況。該指數範圍為0-100分,分數越高代表醫療可及性和醫療質量越好。而指數不滿30分的國家基本集中在非洲。

  非洲醫療資源的匱乏,從呼吸機的數量上就可窺一斑。布基納法索有1900萬人口,卻只有11個呼吸機;南蘇丹的人口數量也達千萬以上,但呼吸機僅有4個;塞拉利昂和中非共和國人口分別達到750萬和500萬,呼吸機分數量分別為3個和1個。

  肯尼亞流行病學家耐里·亞特齊說:“你要怎樣才能讓水資源匱乏地區的人常洗手?他們連吃飯都成問題。”根據統計,目前在撒哈拉沙漠以南非洲,約有2.58億人沒有自來水可以洗手。

  這樣的條件下,很難想像可以抵禦新冠疫情的暴發。就如貝寧總統帕特里斯·塔隆所說:當“富裕國家斥巨資”刺激本國經濟,但貝寧和“大多數非洲國家”連抗擊疫情的錢都沒有。

  經濟全面衰退的風險難以被忽視

  除了新冠肺炎帶來的病死,疫情對經濟的影響對非洲可能會造成更大的傷害。非洲多國日前大幅下調2020年經濟增長預期,主要經濟體更是發出經濟衰退風險預警。

  一直以來,非洲各國主要依賴大宗商品(工業原材料)出口、僑彙收入、旅遊業和國際援助來獲取外彙。而疫情期間,世界各國的防疫措施直接衝擊了非洲國家的外彙收入,這很可能動搖他們的財政和金融系統。

  4月4日,麥肯錫針對非洲日漸嚴峻的新冠疫情發佈了分析報告。該報告分析了四種假設情況,在最優的情況下,即非洲和世界都控製住了疫情,非洲的GDP增長率也會由2019年的3.9%降到0.4%,損失超過900億美金;而在最糟的情況下,非洲的GDP將會收縮3.9%,損失超過2000億美金。

  經濟衰退帶來的最直接的影響就是失業率的攀升。非盟近日的調查數據顯示,2000萬名左右的非洲勞動力將面臨失業,這對很多家庭而言是致命的打擊。因為非洲很多職業,如服務員、建築工人等,都是週薪甚至日薪結算。既沒有存款又沒有工作將會帶來災難性後果,很多人不工作就可能在感染病毒之前餓死。也因此,非洲各國政府執行封鎖政策來控製疫情的難度也更加大,執法部門得拿著噴水槍驅趕大家回家。

  這也是為什麼非洲等貧困地區的疫情更令人擔憂。比爾·蓋茨在4月7日接受媒體採訪時就談到了對非洲疫情的擔憂,他覺得“大多數死亡和最極端的經濟痛苦將發生在那些國家中”。

  而在全球化和新冠大流行的背景下,任何國家和地區的疫情狀況都有可能對全球抗疫局面產生影響,沒有人可以獨善其身。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