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貓乳品二度衝擊IPO:煉乳毛利下降,押寶奶酪壓力大
2020年04月20日19:06

原標題:熊貓乳品二度衝擊IPO:煉乳毛利下降,押寶奶酪壓力大

新三板掛牌乳企、國內第二大煉乳企業熊貓乳品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簡稱“熊貓乳品”)近日宣佈,其IPO並在創業板上市的申請已獲證監會正式受理。

而自2018年以來,熊貓乳品已陸續上演申請新三板摘牌又撤回,首次遞交IPO申請後又暫緩上市等“戲碼”,累計停牌一度超過20個月。而今二次遞交招股書,顯示出在資本市場策略上的搖擺不定。

在IPO前景尚不明朗之際,熊貓乳品迎來了2019年淨利的大幅下滑。招股書和財報顯示,熊貓乳品主營煉乳業務毛利下降,奶酪等新品類的拓展也抬高了生產成本和銷售費用。隨著伊利、蒙牛、光明、妙可藍多及百吉福、恒天然、菲仕蘭等國內外品牌加碼在華奶酪業務,熊貓乳品未來業績增長面臨不小壓力。

4月20日,熊貓乳品回應新京報記者稱,公司業績受諸多因素影響,無法單純以煉乳毛利率下降來判斷後期業績情況。未來3年,公司將以煉乳、奶酪、稀奶油等特色乳品為核心業務,以植物基食品和營養保健食品為相關多元化業務。

資本市場策略搖擺不定

熊貓乳品衝刺A股上市的過程可謂一波三折,其對資本市場的策略一度搖擺不定。

2018年11月,熊貓乳品首次向證監會報送A股IPO申請文件,但在2019年1月又宣佈,基於經營發展戰略需要,決定暫緩上市。對此,熊貓乳品證券部相關人員曾回應新京報記者稱,公司未來仍會考慮A股上市。

2019年10月,熊貓乳品再次向浙江證監局提交上市輔導備案材料並獲受理。2020年2月28日,熊貓乳品向證監會提交了IPO並在創業板上市的申請文件,並於3 月16日收到《中國證監會行政許可申請受理單》。

對於時隔9個月重啟IPO進程,熊貓乳品2020年4月20日回應新京報記者稱,“公司目前處於快速發展時期,會根據自身發展狀況以及當前國內資本市場發展趨勢適時調整上市發行節奏,符合公司的發展戰略。”

除上市計劃外,熊貓乳品在新三板去留的問題上也幾經反複。2018年2月26日,熊貓乳品發佈公告稱,綜合考慮行業環境及公司所處的發展階段等內外部因素,考慮到公司下一步業務發展與資本市場的結合,為提高決策效率、節約成本,實現公司及股東利益的最大化,擬申請終止在新三板掛牌。但在一年半後,熊貓乳品以“實現公司及股東利益的最大化”為由,撤回了新三板摘牌申請。

由於擬轉板A股、申請新三板摘牌,以及設立合資公司瑞安百好乳品廠、收購東營安和乳業有限公司51%股權等事宜,自2018年1月11日起,熊貓乳品累計停牌時間超過20個月,直至2019年9月27日才恢復轉讓。而因二次申請IPO,熊貓乳品又於2020年3月2日起停牌,預計恢復轉讓日期不晚於今年6月1日。

香頌資本執行董事沈萌此前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認為,新三板的交易和融資功能基本停滯,所以複牌與否對企業影響不大。而從熊貓乳品停牌各事項來看,它在不斷尋找能讓自己做大做強的途徑。儘管新三板比較“雞肋”,但對企業形像有價值,這可能是熊貓乳品終止摘牌的原因。而此前其A股IPO申請被受理,並不代表能順利進行,也不排除其自查發現較多問題判斷難以過會。

煉乳“依賴症”未消

資料顯示,熊貓乳品建於1995年,主要從事濃縮乳製品的生產、銷售,2015年5月掛牌新三板。20多年間,熊貓乳品曆經多次股權轉讓和增資,最終從國有控股轉變為李作恭及其兩個兒子李錫安、李學軍的家族企業。

據中國乳製品工業協會統計,2018年,熊貓乳品煉乳產品銷售規模僅次於雀巢,是國內市場第二大煉乳品牌,主要客戶包括香飄飄、蒙牛、達能、金絲猴等。此次二度衝擊IPO,熊貓乳品擬募資5.52億元,用於蒼南年產3萬噸濃縮乳製品生產項目、濟陽二期年產2萬噸濃縮乳製品項目及營銷和應用中心建設。

2016年-2018年,熊貓乳品營收分別為4.09億元、5.34億元、6.02億元,淨利分別為8553.4萬元、8691.25萬元、9475.26萬元。但受子公司山東熊貓投產固定折舊增加、奶粉等主要原料價格上升、銷售費用增加、毛利率下降等影響,熊貓乳品2019年營收為6.04億元,同比微增0.35%;淨利潤為6661.1萬元,同比下降29.7%。

熊貓乳品在招股書中坦承,公司主要產品為煉乳,奶油、奶酪等業務仍處於起步階段,存在產品種類相對單一的風險。2017年-2019年,濃縮乳製品收入占其營收比重分別為67.95%、75.15%、71.71%,如果未來煉乳市場規模萎縮、價格下降或無法維持現有市場份額,則將對熊貓乳品收入產生不利影響。

事實上,這種風險正在來臨。2016年-2019年前三季度,熊貓乳品甜煉乳毛利率從53.31%下降至42.43%,淡煉乳毛利率則從33.87%下降至14.89%。

熊貓乳品對此向新京報記者解釋稱,公司2017年、2019年1-9月主營業務毛利率同比下降 ,主要受濃縮乳製品毛利率下降等影響。“公司業績受諸多因素影響,無法單純以此來判斷後期公司的業績情況。”

此外,銷售區域過於集中以及長期對大客戶香飄飄的依賴,也成為熊貓乳品招股書重點提示的風險。2017年-2019年,華東和華南地區的收入占熊貓乳品同期營收均在70%以上,其他地區的收入占比均未超過10%。2016年-2019年,香飄飄連續躋身熊貓乳品前兩大客戶的位置,熊貓乳品對其的銷售金額占公司濃縮乳製品銷售收入的比重常年在9%以上。

奶酪業務競爭激烈

熊貓乳品並非沒有嚐試多元化經營。早在2002年,熊貓乳品就設立了子公司海南熊貓乳品有限公司,試圖發展椰汁飲料等業務,但由於椰汁業務競爭壓力較大、渠道開發費用高,海南熊貓業績並不理想,至今仍未彌補累計虧損。2017年-2019年前三季度,海南熊貓淨利分別為-90.13萬元、85.64萬元、-39.23萬元。熊貓乳品連續多年在財報中表示,公司目前正在積極進行市場開拓,調整營銷模式,但未來該業務能否扭虧為盈仍存在不確定性。

除植物蛋白飲料外,熊貓乳品還在近兩年陸續推出馬蘇里拉奶酪、“小小熊貓”奶酪棒等新品,成立奶酪事業部,擴大固定資產投資規模,持續擴大銷售團隊規模,但也由此造成生產成本和銷售費用明顯上升,進而影響2019年業績。熊貓乳品在招股書中提示,如果未來產業政策和市場環境發生變化或新品市場開拓不及預期,將對公司未來業績造成不利影響。

從招股書可以看出,奶酪是熊貓乳品未來重點押寶的新品類。大象投顧數據顯示,我國奶酪消費量從2012年的6.18萬噸增長至2018年的21.56萬噸,復合增長率達23.15%。儘管前景廣闊,但熊貓乳品所面臨的市場競爭也更加激烈。

根據歐睿國際數據,2018年國內奶酪零售市場進口品牌前十位分別為百吉福、安佳、樂芝牛、卡夫、總統、多美鮮、蒙牛、妙可藍多、金章、光明。其中,前五名均為外資品牌,市場份額占比超過50%,百吉福占比高達27.2%。

而近年來,伊利、蒙牛兩大巨頭都在加碼奶酪佈局。2018年,伊利新增奶酪事業部, 推出“妙芝”手撕奶酪。同年,蒙牛成立奶酪事業部,業績全年增速達66%。今年3月,蒙牛還擬3.15億元認購“奶酪第一股”妙可藍多8.81%的股份。

面對內外資奶酪品牌競爭,熊貓乳品回應新京報記者稱,未來3年,公司將以煉乳、奶酪、稀奶油等特色乳品為核心業務,以植物基食品和營養保健食品為相關多元化業務,做深、做透、做強、做專。通過打造優秀人才團隊、有節奏進行資本運作、機製與管理創新、開拓新零售渠道,實現預期目標。

乳業專家宋亮則認為,熊貓乳品主營的煉乳業務長期針對B端客戶,當轉型嚐試C端奶酪和煉乳業務時,將面臨巨大的市場投入,如果不能形成規模效應和品牌效應,則業績“必有一劫”。從供應鏈上看,由於國內不具備上遊產業鏈,因此奶酪生產成本較高。從宏觀環境來看,新冠肺炎疫情恐影響熊貓乳品新品的擴展速度。

新京報記者 郭鐵 圖片來源 官網截圖

編輯 李嚴 校對 柳寶慶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