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專家分析:疫情過後 世界會怎樣?
2020年04月20日14:13

  原標題:俄專家分析:疫情過後,世界會怎樣?

  參考消息網4月20日報導 沙特阿拉伯《中東報》4月15日發表俄羅斯著名東方學家維塔利·瑙姆金撰寫的題為《疫情過後,世界會怎樣?》的文章稱,雖然新冠疫情遲早都會結束,但是毫無疑問,我們的世界將無法回到從前。文章內容編譯如下:

  看看當今世界範圍內發生的深刻變化,便可以得出這個結論——疫情的影響將是長期的,它深刻影響著國家的經濟、人民的健康、社會生活,乃至全球體系本身。

  國際體系發生巨變

  疫情帶來的最重要的後果之一是國際體系的根本性變化。卡內基國際和平研究院主席威廉·伯恩斯認為:“自由的國際秩序將變得不那麼自由,秩序也將變得不那麼有序。”美國地位的下滑可能是新世界的特徵之一,儘管這種下滑現在就已經發生。羅馬意大利國際問題研究所所長納塔莉·圖奇則表示,新冠疫情的暴發恰逢美國作為全球唯一超級大國的霸權地位無可爭辯地宣告結束之時。

  中東國家將參與構建這個新的多極世界的過程,在這個世界中,可能會有更多的民粹主義、貿易保護主義以及對人員流動的限製。當然,全球化不會停止,但將被限製在狹小的範圍之內。有個冷笑話這麼說:“為了共同應對疫情,讓我們彼此疏遠吧!”

  中國作用越發重要

  新的國際秩序將是多極化,而中國,因其無可爭辯的快速增長的力量,將成為華盛頓的主要挑戰者。至於其他發展中經濟體,它們的地位將得到加強。儘管中國跟其他國家一樣,開始出現經濟衰退的跡象,但是中國迅速恢復了其非凡的生產能力,大量的工廠開始生產呼吸機、數量驚人的口罩、防護服以及其他防護設備,向那些無法獲得這些裝備的國家提供援助。數日前,中國還派遣了一支高素質的醫生團隊前往俄羅斯幫助抗擊疫情。儘管說取得最終勝利為時尚早,但中國如此迅速地成功遏製疫情蔓延,令所有人感到驚訝。

  毫無疑問,疫情結束後,中東地區將見證中國在國際事務中發揮前所未有的重要作用。但是,目前尚不清楚中國何時能夠恢復實施受疫情影響的全球性倡議,如“一帶一路”倡議。當然,現在談論中國像美國那樣,扮演世界領導者角色還為時過早,假如在一個新的多極世界中一個國家可以發揮主導作用的話。

  歐盟和俄羅斯都對美中關係日益惡化感到憂心忡忡,因為中美貿易戰還沒有結束,華盛頓出於種種原因繼續對北京發動猛烈攻擊,中國政府對此做出強烈反應,痛斥美國總統使用“武漢病毒”而非“新冠病毒”一詞。

  中國政府在疫情流行之初率先採取了極為嚴厲的管控措施,包括嚴格的衛生檢疫和隔離措施,並對惡意違反者處以嚴厲的懲罰,西方政府就此強烈抨擊北京。但是,歐洲主要國家遲遲沒有採取任何限製性措施,最終導致意大利、西班牙和法國等國陷入當前的悲慘境地。從這些國家返回的俄羅斯人也是俄羅斯疫情暴發前幾週的主要傳染源之一。

  帶來長期社會後果

  保持社交距離的措施已成為抗擊疫情的主要手段,它或將產生難以克服的長期社會後果:一些習俗在許多社會中可能會消失,例如,見面時親吻和擁抱;距離最終戰勝該病毒還有很長一段時間,除非能夠大量生產疫苗或產生集體免疫;疫情可能會捲土重來,因為病毒可能會以新的形式再次出現,而遠程通信或將成為常態。

  疫情蔓延表明許多國家的衛生系統還沒有做好應對這種流行病的準備。因此,可以預期的是,許多發達國家將不得不對其衛生政策進行調整,美國也呼籲採取此類措施,因為在疫情暴發期間其公民的健康保護系統尚未證明其優勢,特別是跟德國等抗疫成功的國家相比。俄羅斯專家擔心,新冠病毒將席捲非洲,同時,還有可能會從北非影響整個中東地區,應該對難民營給予特別的關注,以保護難民免受這一病毒的侵襲。

  最後,毫無疑問,疫情過後,世界各國政府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恢復經濟,特別是那些受疫情影響最嚴重的經濟領域,例如旅遊、旅館和航空業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