脆弱的人:贏過了自然選擇,卻躲不開流行病?
2020年04月18日14:10

原標題:脆弱的人:贏過了自然選擇,卻躲不開流行病?

原創 編輯部 白熊 常笑健康

2020年至今,新冠肺炎成為全球性大流行病,感染人數百萬餘人,而世界各國與新冠肺炎之間的殊死較量,也將載入人類與流行病的鬥爭史,成為後世的借鑒。

摘要

在現代醫學的幫助下,人類戰勝了天花、霍亂、瘧疾、肺結核、鼠疫、脊髓灰質炎等多種流行病,健康狀況和生活質量實現了飛躍。

然而,從人類與流行病搏鬥至今的曆程來看,隨著現代化的進程,人體機能呈現出脆弱的一面,流行病變得越來越“狡猾”,人類與流行病繼續長期共存,已成為一個難以避免的趨勢。

我們應當怎樣正視現代醫學與流行病,及時調整生活方式,以適應不斷變化的生存環境,這也成為疫情留給人類的思考。

人類與流行病相伴相生

自有文明記載以來,由各種病毒和細菌等致病微生物引起的流行病,一直持續影響著人類社會,而隨著現代醫學的發展,霍亂、瘧疾、傷寒等許多流行病都得到了有效控製。

進入21世紀後,各種冠狀病毒和流感病毒引發了流行病的新形態。

提到人類有記載的最古老的傳染病之一,那就是天花。這種烈性傳染病由天花病毒引起,感染者全身會佈滿紅疹然後結痂,在臉上留下永久的瘢痕。

古埃及法老拉美西斯五世是人類記載的第一位天花病例患者,此後天花病毒在人間肆虐逾3000年,我國清朝的順治皇帝死於天花,而康熙皇帝也因感染天花而毀容,史學家稱天花為“人類史上最大的種族屠殺”。

為了與之抗爭,我國古代創造了人痘接種法,到18世紀中葉,英國醫生愛德華·琴納研究和推廣牛痘疫苗,而1948年世界衛生組織成立後,天花被列為應該控製的第一個傳染病,人類與天花的鬥爭逐步建立起完整的組織和系統。

1980年5月8日,天花被宣佈徹底消滅。

回顧人類與天花3000年的鬥爭曆程,人類獲得最終的勝利,其中一個關鍵要素在於現代醫學的發展。人類在20世紀發現了黃熱病、瘧疾、血吸蟲、梅毒等疾病的病原體,而後發現了病毒這種病原體,為流行病的預防治療提供了基礎。

病原體的發現,進而推動了化學藥物的研製,肺結核病被稱為“白色瘟疫”,而科學家從土壤微生物中發現了鏈黴素,對於肺結核具有顯著的治療效果,成功挽救了千萬人的生命。

此外,疫苗的研究和發展可以有效預防病毒、胞內細菌和寄生蟲所引起的傳染病,保障人類的健康與安全。

從中古時代歐洲的黑死病,到一戰時暴發的西班牙流感,以及現代化進程中出現的愛滋病,以至最近蔓延全球的大流行病新冠肺炎,在高速運行的社會,人類承受著流行病的輪番挑戰,也付出了巨大的代價。

人類與流行病之間,形成了一種微妙的共生關係。

流行病的基礎:

人口增長與高頻流動

流行病的傳播,以人口的集聚作為基礎,現今世界人口高達75.8億,不僅人口總量大幅增加,人口密度也變得更加集中,這意味著一種流行病暴發後,其影響的人群範圍更加廣泛,帶來的危害也更加深遠。

此外,交通網絡和人口流動對於疾病傳播的影響也越來越明顯,在全球化發展中,交通網絡逐漸成熟和完善,而作為病毒的主要載體,人類流動的速度也就成為病毒擴散的速度,人口大規模的遷徙也增加了傳染病傳播的風險。

人口爆炸與老齡化

據聯合國報告顯示,2030年世界人口將增至85億,2050年達到97億,預計到本世紀末,全球人口將增長到110億,人口的快速增長帶來環境汙染與資源枯竭,一旦暴發大規模的傳染病,後果不堪設想。

在急劇增長的人口中,65歲及以上的老齡人口增速最快,目前全世界約有9%的人口超過65歲,而到本世紀中葉這一比例將達到16%,老齡化趨勢日益明顯,而老年人具有高患病率、高傷殘率、高醫療利用率的特點,這一群體的擴大也意味著更加迫切的醫療需求。

在本次新冠肺炎疫情中,老年患者成為病情多發的重點人群。由於新冠病毒主要攻擊人體的肺部細胞和免疫系統,而老年人的免疫衰老,抵抗作用減弱,自身多伴有基礎性疾病,其新冠肺炎的病發率、病亡率以及身體各方面病情均較為嚴重。

由此可見,人口的高速增長和老齡化,為人類抵禦流行病的侵襲增加了難度,潛在的感染者基數龐大,並且易感人群的免疫系統衰弱,這都為疾病的流行提供了可趁之機。

人口流動與大城市崛起

人口流動則成為流行病傳播的另一重要影響因素。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間,以國內疫情最嚴重的武漢為例,封城前大約500萬外人口離開武漢,其中絕大部分是外來務工就業人口,人口流動基數龐大。

每年的春運是中國人口遷徙的高峰,也成為世界上規模最大的人口遷徙。在這個時期發生的新冠疫情,不僅給疫區帶來巨大壓力,而且輻射到全國各級城市和農村,傳播性極強。

隨著現代化進程的發展,一些人口規模巨大、高度密集和高度流動性的城市相繼出現,武漢有著多達1100萬的常住人口,已躋身特大城市的行列,是我國中部地區的核心城市,疾病蔓延的速度和規模都比人口疏散的鄉村更為嚴重。

全球人口總數增長,逐漸形成高密度的大城市,成為高風險社會,不斷強化集聚效應,大量人口在高度發達的交通網絡中頻繁流動,為流行病傳播提供了社會基礎。

流行病的動機:

人類與自然環境的博弈

為了獲得營養,人類要吃掉更多的動物,而動物也向人類傳播著病毒。

各種野生動物也進入人類的廚房和餐桌,也成為病毒的宿主。

人類大規模地砍伐森林、開墾土地,入侵自然環境,接觸了各種未知生物,也有可能接觸各種全新的、未知的病毒。

氣候變化也是人類應對流行病能力變得脆弱的一個重要原因,隨著全球氣溫的升高,加速了致病微生物繁殖,全球變暖導致的極端天氣,也讓物種間更加容易形成集聚,引發潛在風險。

作為肉食動物的人類

人類自古以來,就是肉食動物,最根本的原因是為了獲得各種氨基酸,從而合成蛋白質,維持機體正常的代謝活動。

作為一種大型雜食哺乳動物,在人類的消化道中,缺少可以直接從植物中高效提取蛋白質的菌群,因此各種動物就成了主要的蛋白質來源。

人類嗜肉的本性,潛藏在基因的序列里,而野生動物本身是生態系統中的自然存在,在人類世界的夾縫中艱難生存。

隨著生活水平的提高,野味逐漸成了各種餐廳招徠生意的招牌,蛇、鹿、蝙蝠甚至各種昆蟲都成為人類口中的佳餚。

這些餐桌上的“美味”,往往沒有經過嚴格的衛生檢疫,而染疫的野生動物會對人體構成極大的危害,野生動物體內通常含有各種病毒,還攜帶各種寄生蟲,會導致出血熱、鸚鵡熱、兔熱病等疾病。

在這次疫情中,武漢華南海鮮市場中的野生動物交易,也被認為是新冠病毒可能的溯源之一,這不啻於自然環境與野生動物留給人類社會的警誡。

氣候變化催生流行病

人類對自然環境的改造過程中,伴隨著氣候變化的影響,而氣候變暖和極端氣候的出現,也會導致流行病的形成與傳播。

美國喬治亞大學奧德姆生態學院副教授奧爾蒂澤指出,氣候變暖已經使疾病對野生動物、農業生態系統的影響發生了變化,疾病和寄生蟲病的數量越來越多。在生物體水平上,氣候變化會改變宿主和寄生蟲的生理機能。

比如,在氣候變暖的作用下,肺蠕蟲會影響麝香牛,其在夏季的傳播時間會更長,變成感染種群的嚴重問題,進而影響到人類健康。

人類在入侵自然環境的過程中,將受到各種未知病毒的潛在威脅,人類對自然環境的改變,最終會反作用於人類自身。

流行病的內源:

濫用抗生素與生活方式嬗變

流行病推動了藥物的研究,隨著青黴素等抗生素的誕生與發展,人類幾乎已經戰勝了細菌,然而全球每年死於感染性疾病的人數反而增長,原因在於抗生素的濫用。

人的身體機能在高度發達的社會中不斷承受著損傷,出現了各種亞健康的狀態。

抗生素的濫用

早在1929年,英國細菌學家弗萊明在實驗室里培養金黃葡萄球菌,偶然間發現青黴菌中含有某種化學物質,可以抑製金黃葡萄球菌的生長,而這就是最早發現的抗生素——青黴素,其後兩位科學家弗洛里和錢恩將青黴素製成了藥品,挽救了許多戰爭中感染傷員的生命。

然而,隨著抗生素的過度使用,各種超級細菌也應運而生,這一類細菌幾乎對所有的抗生素都有強勁的耐藥性,比如耐甲氧西林金黃色葡萄球菌(MRSA),可引起皮膚、肺部、血液和關節的感染。這些新型病菌的出現,增加了預防和治療疾病的難度。

中國是抗生素使用大國,也是抗生素生產大國,年產抗生素原料約21萬噸,人均年消費量138克左右,相比之下美國僅有13克。據上海市長寧區中心醫院婦產科統計,目前青黴素的耐藥性幾乎達到100%。

中國已然成為世界上濫用抗生素問題最嚴重的國家之一,當流行病再度到來,而抗生素也無法保護人類的時候,真正的危機也就接踵而至。

生活方式的變化

由於現代人高熱量的飲食和缺少運動的生活方式,人們的身體普遍變得更胖,現代人的肌肉也不如從前發達,由於肌肉變小,支撐肌肉的骨骼也相應變細,隨著人類肌肉的逐漸萎縮,骨頭的整體直徑、強度和密度都有所下降。

現代文明也影響著人體內的激素水平,生育減少導致女性的哺乳期隨之減少,而肥胖、缺乏運動鍛鍊、避孕藥和激素替代療法,讓現代女性體內的雌激素水平遠高於古代,因而導致其罹患乳腺癌的風險大大增加。

如果人類繼續濫用抗生素,堅持不健康的生活方式,在未來,面對超級細菌以及新型病毒的時候,人類的所有抗生素都會失去效力,人類將會陷入無藥可醫的絕境。

人類與流行病抗爭的未來

此次新冠肺炎疫情,是人類歷史上極其可怕的一次疾病傳染,也是史上最可怕的疫情之一,其病毒傳播力強,潛伏期長且難以確定,無症狀者也具有高效傳染性,堪稱狡猾至極。

在現代醫學的協助下,人類調查病毒源頭、分離毒株、阻隔傳染、利用傳播模型來預測病毒的傳播規模和速度,用核酸試劑和CT影響來檢測感染者,用呼吸機、 ECMO等生命支援系統去幫助患者恢復,並投入預防性疫苗的開發,現代醫學與人類攜手並肩,攻克難關。

人類與流行病相抗爭的未來,表面上看是此消彼長,實際上是共生共存,未來的流行病,或將呈現出更加隱蔽的病毒來源,更加難以察覺的潛伏期,更加猛烈的傳播速度與規模,隨著人類的發展進化,病毒與流行病也在不斷進化。

因此,需要理性認識現代醫學的局限性,改變生活方式,預防流行病的發生,並接受人類與流行病長期共存的必然性。

人類應當從疫情中總結經驗教訓,繼續保持良好的防疫習慣,推行健康的生活方式,由內而外地尊重生命和理解生命,這場與大流行病的鬥爭,其實是面向人類的生命教育。

人類與流行病、生物體與病毒的長期鬥爭以至共存,是一個必然的趨勢,在未來,現代醫學會更加緊密地嵌入人類的日常生活中,人類也需要正確認識現代醫學,同時改變生活方式,尊重自然與社會的內在規律,從而防患於未然。

原標題:《脆弱的人:贏過了自然選擇,卻躲不開流行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