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大奕的公司,市值一夜消失1.5億
2020年04月18日15:43

  作者 | 楊繼雲 任倩

  報導 | 投資界PEdaily

  猝不及防。以一種出人意料的方式,網紅張大奕重回熱搜。

  4月17日中午,一位名為“花花董花花”的微博用戶公開點名張大奕,稱“這是最後一次警告,再來招惹我老公我就不客氣了”,並讓其自重。隨後,有網友扒出,當事人的老公疑似淘寶總裁兼天貓總裁蔣凡。

  一石激起千層浪,這被網友戲稱為2020年互聯網圈第一個“全民瓜”。截至發稿前,博主、張大奕以及阿里三方,均未作出直接回應。

  昨天晚上,張大奕照常出現在直播間,並不理會隔空喊話。不過,她背後的美股上市公司如涵控股卻受到了牽連,開盤後股價大跌,最高跌幅為10%。截至美股收盤,如涵控股市值蒸發約2200萬美元(約1.5億人民幣)。按照張大奕持股約13%計算,其身家也在一夜之間損失超2000萬元。

  如涵市值消失1.5億

  張大奕身家一夜損失了2000萬

  這一切始於那條殺傷力驚人的微博。

  17日中午,微博用戶“花花董花花”公開喊話網紅張大奕,警告稱“再來招惹我老公我就不客氣了”,並讓其自重。令人驚訝的是,這名用戶疑似淘寶總裁兼天貓總裁蔣凡的妻子。隨後,相關消息迅速在網絡上發酵,引發全網熱議。

  這無疑是2020年互聯網圈第一個“全民瓜”。多名擁有百萬粉絲的微博大V轉發跟進此事,不過很快原微博均被刪除。17日下午,“花花董花花”本人的微博評論和轉發功能也呈現灰色,無法評論和轉發。

  但全網早已沸騰。有媒體就此事向張大奕方求證,對方回應稱:“只是一場誤會”。張大奕最新微博停留在4月17日17點51分發的一條疑似廣告信息,但同時關閉了評論。

  17日當晚,張大奕照常出現在直播間,看起來似乎並未受到傳聞影響。直播間觀眾也紛紛打出“大賣”的字樣,表示對張大奕的支援。

  張大奕不理隔空喊話,而此次事件還波及另外一位重要當事人——蔣凡。2013年底,阿里收購友盟,蔣凡以友盟創始人的身份成為阿里一員。2017年12月,阿里巴巴任命集團副總裁蔣凡出任淘寶總裁,2019年2月,蔣凡進一步受重用,除了管理淘寶外,還兼任天貓總裁。2019年,阿里巴巴香港上市前夕,蔣凡更是成為了阿里巴巴集團最年輕的合夥人。

  蔣凡一直被外界視為阿里CEO的“接班人”。這一次,網紅張大奕與阿里“太子”傳緋聞,迅速將如涵控股與阿里推向風口浪尖。

  而兩者淵源頗深。早在2016年,如涵控股在新三板的4.3億元定增中,曾獲得阿里巴巴大手筆投資。在阿里巴巴2017年投資人大會上,張大奕面對來自世界各地的350名投資人和分析師,披露自己公司的頂峰數據。這一輪緊張的演講過後,幾百名來自全球頂級資本機構的投資人,對張大奕產生了濃厚興趣,隨後資本洶湧而來。

  值得一提的是,如涵控股是阿里巴巴集團唯一入股的MCN機構,後與微博、抖音、快手、B站等多個平台達成戰略合作。如涵控股IPO前,阿里巴巴持有8.56%的股權,但在如涵2019財年的年報中,阿里減持至7.5%。

  2018年4月,如涵赴美成功上市,但股價表現也並不好看。上市首日破發,收盤大跌37.2%,曾有投資者吐槽,打新首日居然暴跌30%,數年難得一見。眼下受此事件影響,如涵股價再遭重挫,最低跌至3.69美元/股,最高跌幅為10%。

  截至昨日美股收盤,如涵控股市值蒸發約2200萬美元(約1.5億人民幣),且在盤後時段繼續微跌。目前,如涵控股市值大約3.22億美元。按照張大奕持股如涵大約13%測算,其身家損失超過2000萬元。

  曾28分鍾賣出1個億,

  張大奕和如涵曾經的“造富”神話

  從淘寶模特到網紅店主,再到上市公司第二大股東,張大奕曾是第一代淘寶網紅的佼佼者。

  當年張大奕一場兩個小時的直播,可以為她的淘寶店帶來近2000萬的成交額。高光時刻,2018年雙十一她的店舖整體銷售額28分鍾內破億,多數人望塵莫及。

  時間倒回2007年,如涵和張大奕開始了零星合作。2014年7月,馮敏(如涵控股CEO)和張大奕一起開了第一家淘寶網紅店。張大奕最初是一個雜誌模特,懂得私服搭配,性格也討喜,吸引了眾多粉絲,並逐漸利用自己的影響力引導粉絲消費。

  2016年,如涵控股和張大奕合資成立了“杭州大奕電子商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大奕電商)。如涵控股通過“杭州涵意電子商務有限公司”在大奕電商中控製51%的股權;張大奕(本名張奕)通過“杭州無乃以對貿易有限公司”在大奕電商中占股49%。

  如涵控股旗下籤約了幾十餘位網紅,但像張大奕這樣能夠為公司貢獻過億營收和千萬利潤的還沒出現第二人。如涵太依賴張大奕,她創造了太多網紅電商銷售神話。

  資料顯示,2016年5月,淘寶剛推出“淘寶直播”平台,張大奕就創造了2小時成交額近2000萬元的淘寶紀錄;2016年12月,張大奕本人的自製口紅首次上新,兩小時售盡2萬支,銷售額近180萬元;2018年5月,張大奕與露得清推兩款聯名防曬產品,上新一分鍾賣出2300瓶,12小時賣出7000瓶。

  五年前,張大奕微博粉絲不到三十萬,如今已達1173萬。一路乘勢而上,一躍成為了女企業家,年收入過億,張大奕成了網紅圈里當之無愧的流量明星,而她背後的如涵控股也成功赴美上市。

  2019年4月13日,如涵控股在納斯達克敲鍾卻破發,美國資本市場並不買中國網紅的賬。

  其實一直以來,如涵控股的虧損一定程度上也是常態。2016年,如涵控股的淨利潤為2419.18萬元,但實際上,這是合併了子公司涵奕電商4478萬元後才有的淨利潤,也就是說如涵是虧損狀態。

  涵奕電商由張大奕持股49%,可以說張大奕貢獻了絕大部分的營收和利潤,“如果沒有張大奕,如涵就是虧損的”。

  被漸漸遺忘的張大奕

  李佳琦、薇婭來了,統治直播帶貨圈

  然而,曾經貴為網紅“賣貨女王”的張大奕,卻在直播帶貨如火如荼的當下被漸漸遺忘了。

  回顧電商直播帶貨的發展,2016年就已經有不少商家試水,隨後幾年,淘寶、京東、蘑菇街,甚至抖音、快手都入局,並在2019年全面爆發。遺憾的是,那幾年順風順水的淘寶第一女網紅張大奕卻沒有抓住這個風口,被後來者居上。

  如今談到直播帶貨,人們最先想到的名字,往往是李佳琦和薇婭。當金句頻出的李佳琦剛開始帶貨時,不少人還在質疑直播帶貨的可持續性,但當他創下27天帶貨10億的成績時,沒有人再懷疑直播帶貨的前景,甚至人人“都想成為李佳琦”。

  而薇婭,更是在2019年雙十一當天完成了過去一年的銷售額,三場直播賣出27億,吳曉波評價她:“薇婭一年的銷售額,相當於一家女裝上市公司的營業額。”一人之力扛鼎一家公司。

  反觀張大奕,曾經的帶貨一姐卻沒有抓住這一輪直播帶貨的風口。2019年3月,張大奕來到李佳琦的直播間,目睹了李佳琦用10秒賣出了1萬支她旗下的洗面奶產品,她也坐不住了。

  2019年9月,張大奕在微博宣佈也要直播帶貨,她對自己認知清晰,明確表示自己是直播新人。儘管張大奕還曾請來明星林更新坐鎮,可她的直播間人氣再也沒有超越李佳琦和薇婭。現實是殘酷的,人們只能記住第一第二名,其餘的人都是陪襯。

  這也是如涵必須考量的流量瓶頸——儘管成功推出了張大奕,網紅依舊是網紅,可如涵的盈利能力卻大不如從前了。

  如涵的業績報告曾披露了一組殘忍的數據:截至2019年3月31日,如涵簽約網紅數量為128名。在這一百餘名網紅中,一年創造GMV超過1億元的頭部網紅僅為3人;一年創造GMV在3千萬到1億元的網紅為8人;一年創造GMV少於3千萬元的網紅則為117人。

  而如涵的股價更是慘不忍睹,上市五天就腰斬,此後雖偶有增長,依舊是暴跌的狀態,更遑論這一次的打擊。

  網紅不能長紅,網紅無法在短時間內批量生產,能像張大奕一樣成為女企業家的是絕少數,而李佳琦和薇婭之後,也很難再出現第三個與之抗衡的人。

  張大奕,也不過在短短的一兩年時間里,就被後浪拍在了沙灘上。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