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版Libra將延續美元霸權 DC/EP測試緊鑼密鼓
2020年04月18日16:47

  原標題:新版Libra將延續美元霸權 DC/EP測試緊鑼密鼓 華夏時報

  華夏時報(www.chinatimes.net.cn)記者 冉學東 見習記者 王永菲 北京報導

  繼北京時間4月15號央行數字貨幣DC/EP相繼在農行、工行、中國銀行內測之後,支付寶也發出消息稱:“支付寶參與央行數字貨幣DC/EP的技術和硬件研發、發行和支付通道技術”,4月16日又舉行了螞蟻區塊鏈的發佈會,北京時間4月16日晚Libra又發佈了新版白皮書,這接二連三的關於區塊鏈和數字貨幣的大消息的傳出,也讓人們感受到了,哪個巨頭也不甘心在這場區塊鏈變革中落後。

  值得注意的是,Libra新版白皮書是Facebook繼參與國會聽證會後更改後的白皮書,相比第一版白皮書,Facebook似乎對監管合規做了一定的妥協讓步。

  究竟Libra會對全球金融行業產生什麼影響?新版白皮書又有什麼不同呢?和央行數字貨幣DC/EP有什麼相似和不同之處呢?

  為了真切認識Libra,本報記者採訪到了去中心化金融(DeFi)領域的領軍人物、原力協議(The Force Protocol)CEO雷宇(David Lei)來為我們分析解答有關Libra2.0版本白皮書公佈後被業內熱議的相關問題。

  雷宇是The Force Protocol聯合創始人兼CEO,曾於2011年參與比特幣挖礦,2016年起系統研究區塊鏈技術與加密經濟。熟悉各種數據結構,精通密碼學,安全協議和加密算法,對金融系統運作有深入的研究和理解,是去中心化金融領域的先驅者。

  Libra2.0版白皮書是對“合規”的妥協

  《華夏時報》記者:Facebook新發佈的Libra白皮書引發業內熱議,您認為Facebook在沉寂了幾個月後為什麼會公佈Libra2.0版白皮書?1.0版本有什麼問題嗎?

  雷宇:在他們沉寂的這一段時間里,Libra團隊和瑞士、歐盟、美國等主要地區的監管層進行了頻繁和深入的交流,同時其強大的合規團隊也在配合Libra基金會不斷的修改項目的設計方案。因此外界雖然看到Libra最近幾個月比較沉寂,實際上他們為了讓這個平台能夠順利的推出做了相當多的工作。

  我們在今天看到Facebook推出2.0版本的白皮書,就是Libra團隊對於最近幾個月工作的一次全面總結。

  對於2.0版和1.0版的對比,目前已經有不少人給出了意見,這裏就簡單的再和大家說一下,對於1.0版本而言最大的特點是Facebook希望建立一個超主權的貨幣體系,不是跟單一的主權貨幣進行錨定,而是盯住一欄子貨幣。

  由於這個設計方案對於各個主權國家的貨幣體系有非常大的威脅,所以遭到了美國歐洲等主流國家監管層、央行、議會的強烈反對。

  所以1.0版本的最大問題就是Facebook對於建立跨國支付系統的設計太過於理想化和自由化,忽視了跟各國政府的關係和可能遭到的反對。在當前的國際政治經濟局勢下,Facebook超主權貨幣的設計註定會失敗。從中我們也可以看到,雖然坐擁20多億用戶,但是Facebook仍然無法和超級大國的實力相抗衡,只能選擇妥協。

  《華夏時報》記者:此次Libra新版白皮書公佈,這次與之前的白皮書有什麼顯著不同嗎?您認為這是libra向美國國會或者是“合規”的一次妥協嗎?

  雷宇:這次Facebook在Libra項目和上一版本相比最大的不同,就是從只建立一個單一的超主權貨幣體系,改為了錨定多種主流主權貨幣的混合型體系。其設計和現在已經流行於市場的USDT、USDC等法幣擔保型穩定幣已經幾乎一致。

  當然Facebook仍然為超主權貨幣留了一個口子,除了幾種主流的主權穩定幣以外,Facebook仍然要發行和多種主流貨幣有兌換彙率的超主權貨幣,用於和弱勢國家外彙的兌換,以及應用於廣闊的發展中國家市場。

  Facebook這次的調整,不僅僅是對美國國會和監管層的妥協,更是對其要協助美元霸權在數字貨幣世界延續這一野心的公開宣告。毫無疑問,Libra已經從1.0版本的自由鬥士,徹底變成了美元體系的捍衛者和附庸。

  Libra徹底放棄了去中心化區塊鏈的方向

  《華夏時報》記者:您認為libra為何會做妥協?妥協後的libra是不是實質上已經距離去中心化的區塊鏈越來越遠了?

  雷宇:Libra之所以會妥協,主要是由於各國強大的監管壓力,以及主要國家的政府對於貨幣發行權的堅決捍衛。

  而這次Facebook在新版本的白皮書里明確放棄了建立無準入系統的可能性,要打造的是一個監管完全可控,不能自由加入的體系。毫無疑問,Libra這次的改變,徹底放棄了去中心化區塊鏈的方向,但是這種妥協在商業上應該能夠取得相當的成功,畢竟有政府監管作為保障,Libra的發展可謂再無後顧之憂。

  Libra已經淪為了美元霸權的附庸

  《華夏時報》記者:這些顯著的不同之處對libra最開始做”世界貨幣“,改變世界金融的初衷有什麼較大的影響嗎?“天秤座”還能做到公平、平等嗎?

  雷宇:Facebook顯然不明白,中國古老的易經智慧當中“潛龍勿用”的道理。雖然Libra有著成為世界貨幣的潛在可能性,也有改變世界金融格局的潛力,但是其面臨的政治經濟格局極其錯綜複雜和難以踰越的,即使Facebook的能量再大,在主權國家的核心利益面前仍然是不夠的。因此,可以說Facebook希望改變世界金融的初衷遭到了重大的挫折。但是我相信,他們仍然不會放棄這一初衷。

  只要涉及國際金融和法定貨幣體系,就不存在公平平等的選項,當前的國際金融體系就是基於發達國家的利益而誕生和發展的,已經淪為美元霸權附庸的Libra,即使順利誕生也不可能實現國際金融體系的公平和平等。

  Facebook藏著陰謀?

  《華夏時報》記者:此次Libra白皮書一公佈,就有業內人士開始認為Facebook藏著陰謀,您怎麼看待這個說法呢?

  雷宇:我個人同意Facebook暗藏陰謀的這個說法,因為Libra現有的2.0版本白皮書所設計的體系是有選擇的、不公平的。對於亞非拉國家的主權貨幣,Facebook並沒有將其納入到自己的貨幣體系當中。這相當於就把弱小國家的貨幣排除在了Libra國際金融體系未來的秩序之外。

  對於弱國、小國而言,這是經濟主權的再次剝奪,Libra未來會是美元洗劫全球財富的強大推手。

  Libra對美元區外的國家是潛在的洪水猛獸

  《華夏時報》記者:無論是美元穩定幣≋USD,還是大概率以美元儲備金為主的≋LBR,Libra的背後就是美元,有人認為“Libra體系事實上成為了美元的‘特洛伊木馬’”,您怎麼看待這個說法?

  雷宇:Libra在未來會打造全球的支付結算體系。對於電子支付等金融科技不發達、落後的發展中國家而言,一旦Facebook的體系搭建起來,人們就可能將本國經濟活動的很大一部分轉移到Facebook搭建的金融網絡當中,這樣一來,弱國、小國的金融體系和主權貨幣就有被架空的風險,這就是Libra的特洛伊木馬特性的體現。

  甚至對於一些中等發達國家,以及像中國這樣的發展中國家當中的大國而言,一個非常方便、全球化的,美元為主的資金和金融體系,一樣也會對本國的經濟和金融體系造成強大的衝擊。

  所以Libra對於美元區以外的其他國家和經濟體,毫無疑問是潛在的洪水猛獸,各國各地區絕不能掉以輕心。

  《華夏時報》記者:libra的此次妥協,會成為美元霸權下全球金融的噩夢嗎?會影響到其他國家的金融體系嗎?

  雷宇:我認為說Libra妥協之後會成為全球金融的噩夢,這一個說法過於誇張了。在現階段,美元在國際金融體系當中的使用和需求都是最高的,Libra的出現最多也就是強化了這一趨勢。

  對於非美元地區或國家的金融體系而言,貨幣就是其中最核心的一環,一旦被Libra這樣的跨國穩定幣占領了本國的經濟活動,對於政府而言,要想有效的進行經濟調控和政策刺激就會變得相當困難。而且Libra的底層技術是區塊鏈,可以輕易實現全球化聯動和操作。這種低摩擦特性將會幫助Libra快速的獲得各國經濟活動的加持。

  所以,Libra一定會影響到其他國家的金融體系,各國都應該做好準備,做好防範措施。

  Libra2.0版本推出後受到美聯儲的公開支持

  《華夏時報》記者:合規後,libra會得到美聯儲的支持嗎?

  雷宇:其實在Libra的1.0版本白皮書推出的時候,各國央行和議會當時就已經表達了強烈反對,可恰恰是美聯儲的態度在那個時候顯得非常的曖昧,甚至有意無意的支持Libra的推出,我們從這些公開信息里就能夠看出,美聯儲其實是樂意見到以一個美國公司為主體推出主要基於美元的跨國穩定幣體系的

  可以肯定,在2.0版本推出以後,Libra一定會受到美聯儲的公開支持,甚至會在美國的議會層面上得到多數的支持,可以說這次又是America first的勝利。

  《華夏時報》記者:Libra此次新版白皮書讓人感受到了“斷臂求生”的壯烈感,Libra是不是淪為了美聯儲的金融情報機構?

  雷宇:我認為說Libra淪為了美聯儲的金融情報機構,這個是過於高估Libra現有的能力了,美聯儲現階段完全不需要借助Libra的力量。美元在當前仍然是最為強大和受歡迎的國際貨幣,因此Libra某種程度上可以算是美聯儲和美元在國際金融體系當中所布下的又一個棋子,這顆棋子在未來會起到什麼樣的重要作用,還有待於市場和整個局勢的發展。

  《華夏時報》記者:根據Libra白皮書,“Libra 區塊鏈的目標是成為金融服務的基礎,包括打造一種新的全球支付系統,滿足數十億人的日常金融需求”,這一目標可能實現嗎?

  雷宇:坐擁幾十億用戶,而且搭建了相對完善的開發生態,Libra很有可能成為跨國金融服務的基礎設施,打造新的全球支付系統,滿足數10億人的市場金融需求,甚至可以說,放眼全球,如果要挑一傢俬人公司來完成這個任務,Facebook確實當仁不讓。

  央行數字貨幣和國內的其他穩定幣項目應攜手共進

  《華夏時報》記者:Libra的廣泛應用會影響到中國央行數字貨幣DC/EP嗎?

  雷宇:毫無疑問,中國央行數字貨幣CBDC(DCEP)的潛在競爭對手根本不是比特幣、以太坊這樣的加密數字貨幣,而恰恰就是Libra這樣,很可能在全球被廣泛使用,並且受到美國明里暗裡支持的新型金融支付體系。

  一旦Libra未來在全球取得優勢地位,人民幣的國際化就要看Libra的臉色,如果Libra就是不加入人民幣的穩定幣種,其體系內的幾十億用戶就不會接觸到人民幣。這一點相信是我們國家所不願意看到,也無法容忍的。因此,現階段無論是對於央行數字貨幣還是中國其他正在默默做著區塊鏈上穩定幣開發的項目團隊,都不能夠對Libra的誕生掉以輕心,一定要加緊自己的技術研發和市場佈局,爭分奪秒的搶占這一全球金融體系的新戰場。

  我個人建議,央行數字貨幣和中國國內的其他穩定幣項目應該攜手共進,在各自不同的市場當中共同推進人民幣國際化的偉大進程。

  《華夏時報》記者:Libra的本質是穩定幣,採用的是BFT技術,那它與常用的穩定幣USDT、DAI、原力協議的QIAN以及其他穩定幣有什麼本質以及技術上的不同嗎?

  雷宇:目前市場上已經流通和即將流通的穩定幣主要有兩大的類型,一種是法幣擔保型,例如Libra、USDT、USDC等,雖然他們所採用的底層區塊鏈技術有區別,但是其生成的機製都是相似的,都需要由監管/市場認可的中心化機構鎖定相應的數量的主權貨幣,從而在鏈上生成對應數量的穩定幣,並且這些穩定幣都錨定了單一的主權貨幣。

  第二種穩定幣是類似於DAI這樣,基於加密資產抵押所生成的穩定幣。這種穩定幣的特點是不以法幣作為擔保物,而是以超額的加密資產作為抵押,通過鎖定的加密資產價值,確保穩定幣自身的內在價值。

  原力協議目前正在開發的QIAN,從大的範疇來講屬於第二類,加密資產抵押型穩定幣。但是,QIAN的發行機製與DAI有著本質的區別。

  QIAN的設計參考了港幣的聯繫彙率製,並不是基於DAI背後的抵押借貸這樣的思路來發行穩定幣。通過取消穩定幣的借貸持有成本,讓QIAN的大規模使用具備了可能。從這一點上講,QIAN的機製是優於DAI的,也體現了穩定幣在技術、理念上的迭代過程。

  加密資產型穩定幣和法幣擔保型穩定幣的生成機製有著根本的區別,兩者完全可以基於不同的場景去發揮作用,受眾群體有不同也有重合。目前看最合適的選擇是兩種穩定幣共同發展,推進數字貨幣在經濟和社會當中的使用,為實體經濟尋找新的增長點。

  關於QIAN的具體設計理念以及優勢,我們最近已經發表了相應的文章進行闡述,文章標題為《參考港幣的發行機製,重新設計加密資產抵押型穩定幣(修訂重發)》,歡迎關注數字貨幣和穩定幣的朋友們找來閱讀。

  Libra成長印記:

  2019年6月18日17點(瑞士蘇黎世時間:11點),位於瑞士的Libra協會發佈《Libra白皮書》以及Libra.org官網。

  協會發起機構為擁有27億用戶的FaceBook,其他創始成員則為萬事達、VISA、PayPal、沃達豐、eBay、Uber、Stripe、世界婦女銀行、拉丁美洲最大的支付公司MercadoPago、最大的付費音樂商SpotifyAB、法國電信公司Iliad等國際巨頭機構。

  Libra翻譯為天秤座,代表公平、平等、平衡、樂觀、溝通等寓意(常用作世界各地法院通用標誌)。

  2019年7月17日,美國眾議院金融委員會舉行有關Facebook關於Libra的聽證會。同年10月5日,國際巨頭PayPal宣佈退出Libra項目,11日萬事達、VISA、eBay以及Stripe宣佈退出。同月14日,Facebook和賸餘的合作夥伴簽署了加入天秤座協會的文件,該協會負責對Libra的監督。

  2020年4月16日發佈Libra2.0版本白皮書。

  責任編輯:孟俊蓮 主編:冉學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