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家遊戲中概股業績盤點:2020年誰能“過得好”?
2020年04月17日18:13

  在港股和美股上市的27家遊戲公司中,除了第七大道推遲發佈2019年財報,其餘各家均趕在4月之前陸續披露了去年業績。

  它們是如何度過2019年的?

  筆者全面梳理了這26家公司的2019年財報發現:在遊戲監管政策密集出台的2019年,逾6成公司實現了遊戲業務營收和歸屬於股東的淨利潤同比上漲,4家公司遊戲業務營收同比增幅超過80%,3家公司歸屬於股東的淨利潤同比增幅超過90%。另外,虧損公司超過3成,平均虧損額為4.75億元。

  而在頭部公司強者愈強的格局下,中尾部遊戲公司的表現相差甚遠。從這些公司2019年的業績中,我們或許可以窺見其2020年的走向。

  半數公司營收超10億元,近七成公司實現盈利

  從2019年的遊戲業務營收(下文所提及的“營收”均指此項)和歸屬於母公司普通股股東的淨利潤(下文所提及的“淨利潤”均指此項)上看,26家公司中,半數公司營收超10億元,近七成公司實現盈利。

  從增幅上看,16家實現了遊戲業務營收和股東應占淨利潤同比增長,占比62%。14家公司的營收同比增幅和股東應占淨利潤同比增幅超過10%,占比54%。

遊戲業務營收排行榜  數據來源:遊戲公司財報    製圖:36氪
遊戲業務營收排行榜 數據來源:遊戲公司財報 製圖:36氪

  註:所錄遊戲公司的遊戲業務收入在主營業務收入中占比均超過30%;美股、港股遊戲公司若未披露人民幣計價的營收、淨利潤,則分別按美元、港元兌人民幣實時彙率進行折算;天鴿互動的營收中包含遊戲、直播、短視頻等在線互動娛樂業務的收入;玩友時代即FRIENDTIMES(以上要點適用於文中所有表格)

歸屬於母公司普通股股東的淨利潤排行榜 數據來源:遊戲公司財報    製圖:36氪
歸屬於母公司普通股股東的淨利潤排行榜 數據來源:遊戲公司財報 製圖:36氪

  在遊戲業務營收排行榜和歸屬於普通股股東的淨利潤排行榜中,騰訊、網易、IGG位列前三。

  網易以比去年高出2倍的淨利潤成為盈利增幅最大的公司,其淨利潤增幅比第二名火岩控股高出1倍以上,比騰訊高2倍以上。

  雖然IGG在上述兩榜中排名僅次於網易,但其遊戲業務營收和淨利潤雙雙回落,跌幅分別為10.84%和12.89%。IGG增長乏力的狀況與其股市表現一致,2019年末,其股價同比跌幅達53.54%。

遊戲業務營收同比增幅排行榜 數據來源:遊戲公司財報    製圖:36氪
遊戲業務營收同比增幅排行榜 數據來源:遊戲公司財報 製圖:36氪
歸屬於母公司普通股股東的淨利潤同比增幅排行榜 數據來源:遊戲公司財報    製圖:36氪
歸屬於母公司普通股股東的淨利潤同比增幅排行榜 數據來源:遊戲公司財報 製圖:36氪

  新股的增長空間普遍高於老股

  2019年,遊戲業務營收增幅最大的前三家公司分別為百奧家庭互動、九尊數字互娛和中手遊。九尊數字互娛為港股2020年遊戲第一股,中手遊則在5個月前完成首次赴港IPO。

  遊戲業務營收增幅超過10%的14家公司中,6家均為2019年上市的公司。2019年赴港上市的6家遊戲公司中,5家的股東應占淨利潤實現了同比增長。

  就股價來看,新股整體表現也不錯。2019年遊戲中概股平均漲幅超過6%。其中玩友時代、家鄉互動、心動公司均為2019年7月後於港股上市的公司。玩友時代上市不足三個月股價增長207.69%,成為股價漲幅最大的公司。2019年最後一家上市的公司心動公司股價增幅僅次於網易,比騰訊控股高7.7個百分點。

2018年12月31日-2019年12月31日遊戲中概股股價變動圖 數據來源:東方財富    製圖:36氪
2018年12月31日-2019年12月31日遊戲中概股股價變動圖 數據來源:東方財富 製圖:36氪

  值得注意的是,金山軟件、嗶哩嗶哩、獵豹移動均為遊戲業務營收保持增長卻持續虧損的公司。

  這三家明星公司2019年的遊戲業務營收均在10億元以上,獵豹移動和嗶哩嗶哩遊戲業務的營收增幅分別為26.8%、22.55%,甚至高於網易和騰訊控股。金山軟件的遊戲業務營收增長逾7%,遠高於遊戲業務營收季軍IGG。

  2019年8家中概股遊戲公司虧損,平均虧損額達4.75億元。其中,金山軟件以高出平均線225%的虧損成為年度虧損最大的遊戲公司,嗶哩嗶哩虧損額僅比金山軟件少2.57億元,比平均線高173%。

  另外,嗶哩嗶哩、獵豹移動、金山軟件的同比虧損幅度依次為-109.25%、-126.91%、-497.31%,在26家公司中墊底,分別位列第23、第24、第25。最後一名為港股上市2年多的遊萊互動,跌幅為-714.85%。

  遊戲公司尋求旗艦遊戲“出海”

  2019年,更多的遊戲公司轉向海外市場。

  移動數據和分析公司App Annie公佈的2019年全球熱門發行商52強榜單中,中國廠商多達11家,其中9家為遊戲廠商。另據伽馬數據發佈的《2019 中國遊戲產業年度報告》,2019年中國遊戲海外市場的銷售額約為790.13億元,占遊戲整體銷售額的25%左右,但海外市場整體銷售額的增速比國內市場高8個百分點,達16.7%。

  筆者所錄的22家港股遊戲公司中,17家有海外業務,占比達77%。它們均在財報中表示海外遊戲業務擴展是公司未來的長期戰略。

  而出海成功離不開精品遊戲。據統計,遊戲業務營收超過10億元的13家遊戲公司的營收貢獻度最高的幾款王牌遊戲多為角色扮演類、策略類重度遊戲。

數據來源:公開資料    製圖:36氪
數據來源:公開資料 製圖:36氪

  一方面,這類遊戲的研發週期長、投入成本高。另一方面,版號發放政策趨嚴,國內遊戲公司上線新遊戲受限。原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在2018年3月宣佈暫停審批遊戲版號, 9個月後雖重啟審批,但遊戲公司2019年獲發的版號數並未回升至上一年的水平。

數據來源: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    製圖:36氪
數據來源: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 製圖:36氪
數據來源: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    製圖:36氪 註:以上為遊戲業務營收10億元以上的公司
數據來源: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 製圖:36氪 註:以上為遊戲業務營收10億元以上的公司

  如此情形下,新遊戲對海外市場營收的推動力並不大。出海的遊戲公司寄希望於擴大已上線的旗艦遊戲在海外市場的份額。

  觀察遊戲業務營收和公司淨利潤前三甲,這一趨勢表現更為明顯。

  騰訊控股在其2019年Q4財報中表示,其海外遊戲收入同比增長超過一倍,這在很大程度上歸功於《PUBG Mobile》、《Call of Duty Mobile》及《英雄聯盟》新模式《雲頂之弈》的成功。

  據App Annie統計,2019年網易憑藉《荒野行動》、《陰陽師》的慶祝活動及《第五人格》和《明日之後》的內容更新,在8月和11月兩度成為日本遊戲市場月度收入第一的廠商,並在2019年中國遊戲廠商出海收入排行榜中位列第二。上述幾款遊戲已上線2—3年。

  IGG57.09%的營收來自海外,其上線4年的的策略類遊戲《王國紀元》的對公司總營收貢獻比高達80.7%。截至2019年12月31日,這款遊戲的全球註冊用戶達2.7億,月活躍用戶近820萬。在上述App Annie發佈的榜單中,IGG排名第5。

  而且,遊戲公司依賴老遊戲出海的趨勢延續到了2020年。據App Annie發佈的2020年1-3月月度指數,全球熱門遊戲收入排行榜中,騰訊旗下的《和平精英》、《王者榮耀》、《PUBG Mobile》表現不俗。

  中部公司各有所長,尾部公司處境艱難

  2019年,騰訊、網易的遊戲業務營收份額超八成,強者愈強的格局難能撼動。

  儘管如此,中部遊戲公司仍有增長空間。2019年遊戲業務營收在10億元以上的公司占半壁江山,中手遊、心動公司、玩友時代這3家2019年港股新上市的公司成功躋身這一陣列。

數據來源:遊戲公司財報    製圖:36氪
數據來源:遊戲公司財報 製圖:36氪
數據來源:遊戲公司財報    製圖:36氪
數據來源:遊戲公司財報 製圖:36氪

  巨頭之後的中腰部公司之所以可以分得一杯羹,得歸功於它們自有的“殺手鐧”。

  筆者總結,“殺手鐧”可分為兩大類:

  一是專注細分賽道。以中手遊、玩友時代為代表。中手遊財報顯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中手遊擁有31項獲授權IP及68項自有IP,2019年其IP遊戲收入占比過半,達53.2%。

數據來源:中手遊財報    製圖:36氪
數據來源:中手遊財報 製圖:36氪

  港股新人玩友時代一直專注於研發女性向手遊,王牌遊戲均為古風類角色扮演遊戲。旗下三款RPG手遊的營收貢獻比合計94.7%。

數據來源:玩友時代財報    製圖:36氪
數據來源:玩友時代財報 製圖:36氪

  二是自建遊戲分發平台及社區。心動公司旗下的移動應用程序TapTap不僅是遊戲發行渠道,更是聯動玩家的遊戲社群。其2019年財報顯示, TapTap的平均月活躍用戶數為1790萬,同比增長19.6%;遊戲下載次數為3.52億次,同比增長36.8%;遊戲評論及論壇帖子的數目同比增速分別為58.90%和116.67%。

  2019年,TapTap的在線推廣服務收入占總營收的的比重由截至2018年12月31日的15.6%增加至2019年同期的16.2%,目前是心動遊戲增速最快的業務,營收同比增速高達55.92%,其毛利率一般高於遊戲業務。

  中腰部公司各顯神通,尾部公司卻並沒有什麼突圍舉措。

  所錄8家虧損的遊戲廠商中,5家均為遊戲業務營收在10億元以下的尾部公司,按遊戲業務營收從大到小排序依次為藍港互動、遊萊互動、聯眾、智傲控股、飛魚科技。

  從遊戲品類上看,尾部公司上線的大部分遊戲為棋牌、動作類休閑遊戲,而經曆了2018年長達9個月的版號審批凍結期後,這類遊戲受到的衝擊最大。從遊戲業務營收排名前五的尾部公司所獲版號數可見一斑。

數據來源: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    製圖:36氪
數據來源: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 製圖:36氪

  這五家公司為百奧家庭互動、禪遊科技、家鄉互動、天鴿互動、博雅互動,其遊戲業務營收在3—10億元之間。

  筆者統計了它們在2017—2020年至今獲發的遊戲,研發成本低、生命週期短、獲利空間小的休閑類遊戲占比高達97%,其中家鄉互動和博雅互動3年間上線的遊戲全為休閑類手遊,撲克、麻將類遊戲占比相當大。

數據來源: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    製圖:36氪
數據來源: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 製圖:36氪

  囿於棋牌類遊戲的地域局限性,主打這類遊戲的尾部公司往往立足於擴大自家遊戲在國內的覆蓋面。博雅互動、九尊數字互娛、家鄉互動、雲遊控股、飛魚科技5家公司全無海外業務,也並未在財報中作出與出海相關的規劃。

  如今,國內手遊市場人口紅利褪去,版號監管趨嚴,沒有構造業務護城河的尾部遊戲公司無疑將面臨更加艱難的處境。

  來源:36氪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