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爾·蓋茨再談新冠:恢復正常需要18個月
2020年04月17日11:10

  4月17日消息,近日,比爾·蓋茨(Bill Gates)接受了艾倫秀(The Ellen DeGeneres Show)採訪,在節目中他談及2015年的Ted演講中對流行性疾病的預測,以及目前的新冠疫情。蓋茨表示,“疫情已經蔓延至全世界。幸運的話,如果整個國家在封城方面做得很好,疫苗測試工作能有序進行,可能6月初情況就能好轉。”此外,他預測生活恢復正常需要18個月時間。

  以下是此次訪談全文:

艾倫:下一位來賓是世界上最富有,也是最慷慨的人之一。大家來歡迎比爾·蓋茨。

 蓋茨:你好。

艾倫:感謝你接受訪談。首先,家裡人都好嗎?你好嗎?

蓋茨:嗯,我覺得為了盡快控製疫情而實施的社交隔離讓所有人的生活都收到了極大的影響。還是挺讓人焦慮的。你知道的,要在線上課,公司會議也是線上完成,完全不符合常規。

艾倫:我有一個問題,你在2015年TED的一次演講里就告誡所有人,可能發生目前這種情況,所以你對於疫情的出現應該有所準備,你覺得你準備的夠充分嗎?我是說,即使你有所準備,疫情的嚴重性是否依然出乎意料?

 蓋茨:2015年的那場TED演講,以及我發表在《新英格蘭醫學期刊》上那篇文章的目的是希望各國政府能做好準備應對下一場大流行病,包括快速診斷,快速找到對症藥物,快速研發疫苗等方面的能力,需要比現在我們所看到的進展還要更快。過去五年,(比爾及梅琳達·蓋茨)基金會和各方建立了流行病防範創新聯盟(CEPI),在提高疫苗的快速研發能力方面進行投資,但是我們的目標進度也只有5%,因為這次的疫情比戰爭更嚴重,我們所投入的資金,實踐的數量和目前具備的能力,都遠遠不能應對。

 艾倫:我不想在這裏談政治,但是你的說法聽著有點像本屆政府怪上屆政府什麼都沒做的意思,有人聽從你的建議嗎?是不是有人聽進去了,但是後來沒有人再去理會?到底什麼情況?

 蓋茨:對於一件幾率無法預估,也不知道何時發生的事情,我們很難知曉需要投入多少資金應對,比如火災,戰爭,地震,所以政府需要評估,比如我們之前有非洲爆發的伊波拉疫情,這應當讓我們有所準備,還有寨卡病毒,但是呼吸系統流行病的流行範圍更廣,過去100年都沒有如此嚴重的疫情,實際上,我甚至覺得1918年(流感的百年)紀念能刺激到大家有所行動。不過我們還是做了一些事情,比如有些國家,即使在沒有提前準備的情況下,通過迅速行動,確保了最小數量的國民病亡,而不必將整個經濟停下來。現在,疫情已經蔓延至全世界,包括美國,我們需要相互學習,盡快讓感染人數到達頂峰,並且逐步減少。如果我們幸運的話,如果整個國家在封城方面做得很好,如果(疫苗)測試工作能有序進行,可能6月初(情況就能好轉)。到那時我們需要什麼樣的政策?因為除非世界上幾乎所有人都接受疫苗注射,我們的生活還是不能完全回到之前的正常狀態,我們需要製造業恢復,建築業恢復,複學等等,但是大型的公共活動還是可能讓疫情反彈。

艾倫:你剛才說6月,但是疫苗投入使用可能要一年多以後,我無法想像,在沒有疫苗的情況下,6月或者7月去一個人超級多的飯店吃飯,在沒有治療手段的情況下,我們怎麼能逐漸讓生活回歸正軌?

 蓋茨:你說的很有道理,即使我們採取正確的方法,比如解決疫苗測試的種種問題,所有人都能堅持社交隔離,流行病學調查面面俱到,政府可以在這種條件下鼓勵某些活動的恢復,但是即使如此,大眾腦中還是會有對於病毒傳染性的擔憂,不願意(按照政府的鼓勵)去做,比如政府說孩子可以複學了,但是大家可能不想讓孩子回到學校。我們希望能有讓大家都感覺安心的證據表明,這些活動是沒有傳染風險的,因為如果你想讓工廠重新開張,是不是有足夠多的個人會到崗?飯店重新營業,可能需要提倡食客拉大距離,你肯定會看到需求的減少,因為大家經曆了這麼多事情。說了這麼多,我們還是需要讓生活逐步恢復正常,但是真正意義上的恢復到正軌,還是要有顯著療效的疫苗,或者有超過95%治療效果的療法。我們的猜測是需要18個月的時間。

艾倫:我稱你和梅琳達為這個世界上最慷慨的人之一,你們捐贈了1億美元來抗擊疫情,我記得你們是在2月份疫情一開始時,就做出了這筆捐款。我知道這筆錢會用於開發疫苗,還有治療方法作為暫時補救措施的研究。

蓋茨:基金會在傳染病方面的研究,要比世界上任何一個組織做得都多得多,我們重新規劃了工作重點,包括受贈人在內的所有人目前都專注於新冠病毒的研究,根除脊髓灰質炎和愛滋病新藥的研究也都暫停了,但是那些項目的基本工作原理都適用於選擇用於測試的治療藥物,選擇需要投入生產的疫苗,接下來如果哪些被證明是安全且有效,我們可以實現幾十億支劑量的生產。我們的所有工作都做了極大的調整,在提高測試能力方面投入資金,因為在有些發展中國家,我們所建議的隔離是不可能實現的,不幸的是,這些地方也是病亡數字最高的。

 艾倫:我還是有點想不明白,如果我們沒有找到治療方案,比如,我現在顯然只能在家裡做節目,其他一些人也一樣,我無法想像(節目恢復正常的時候)觀眾挨著坐在一起,因為不是有人說這個病秋天還可能再來嗎?

  蓋茨:嗯,我們不知道這種傳染病受季節性的影響有多大,但這對大家而言可能是好消息,因為如果夏天傳染性沒那麼強,感染人數就會有超級大幅的下降,有助於我們解除隔離,當然你說的也對,我們還要防範疫情再次來襲,不過根據中國和韓國的情況,這種可能性很低。你或許可以回到演播室錄製節目,因為對於工作人員的互動會有建議,並且可能所有人都會接受病毒檢測,情況會與現在有很大不同。演播室可能有,也可能沒有觀眾,但是我認為引入觀眾可能還要等更長時間。

艾倫:說到這個,現在路上沒什麼車,天上也沒幾架飛機在飛,對於經濟而言肯定不是好事,但是我們的星球卻是從中受益的,我知道你也非常重視環保,聽說洛杉磯的空氣從來沒有這麼好過。這簡直太好了!

  蓋茨:我希望所有人,比如你和我,都能在家工作,但是那些在飯店,工廠,建築工地,或者從事清潔工作的人,這場疫情奪走了他們的生計,不幸的是,很多經濟狀況不佳的人恰恰是受這次疫情影響最大的人,所以,我們非常希望盡快恢復一種“半正常”的社會狀態,然後疫苗可以幫助所有人恢復真正意義上的正常生活,這也是為什麼我們要非常努力地保證疫苗的安全性,因為會有70億人接受疫苗注射,基金會的科學家們和很多在其他地方的工作人員,都面臨著非常大的挑戰,最好的情況是在18個月內完成研製,但是我們不想因此引發過多期待,因為我們確實不能確定,正如福西和我自己說的,這隻是我們估計的可能的時間,可能提前,也可能延後。

艾倫:18個月,就像你說的,對於很多靠薪水過日子的人都會非常難熬,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再次領到薪水,失業率會上升,對所有人來說都是個大問題,經濟如何才能從疫情中恢復?你有信心嗎?你預計需要多長時間?

 蓋茨:肯定不會很快地恢復正常,因為即使工廠復工,社會活動恢復,人們對於外出還會非常謹慎,同時,人們的投資縮水,工作無法得到保障也讓經濟恢復到疫情爆發前的強勁水平需要幾年時間。好在經濟最終會恢復,醫療支出也會由國家負擔,但是在疫情中病亡的人我們卻再也無法挽回。

 艾倫:我還有一個問題,不知道你能不能回答。我和Pink(美國唱作歌手)聊過,她得了新冠肺炎,她三歲的兒子已經兩天沒有發燒了,情況有好轉,她本人也感覺好多了。她身體非常健康,但還是感染了新冠病毒,因為一開始的宣傳是只有年長者,或者有基礎性疾病的人才會得這個病,然後我們看到了嬰兒和健康人也會得病,她和丈夫,女兒住在一起,但是他們並沒有得新冠肺炎,她在得病期間沒有發燒,並沒有很多人都有的症狀,為什麼健康人也會得這個病?

蓋茨:我們在西雅圖有一個監測網絡,未來會拓展到其他地方,我們也在幫助其他國家,瞭解不同年齡段,職業,社區受影響的情況,比如我們還不是特別瞭解為什麼黑人社區的重症比例更高,新冠疫情和流感不同,很多年輕人也得流感,而死亡率不高,年輕人感染新冠病毒的更高,但是病亡率和感染率不是一個概念,年長者或者有其他基礎性疾病的人群死亡率更高,例外的是醫務人員,因為他們曝露在高濃度,而因此更致命的病毒環境下。我們對於年輕人作為感染鏈一部分可能染病的深刻理解,對於包括複學在內的一些事情都會有參考,因為如果能讓失去三個月學習時間的學生們回到學校,趕回學習進度,將是非常不錯的一件事情。

 艾倫:新冠病毒感染有劑量的區別嗎?你提到了醫護人員的足量感染,我想這是與微量相對而言的,這是不是感染者呈現不同症狀的原因?

 蓋茨:是的,最初的接觸和感染量會導致症狀的差別,因為這是病毒自我複製和免疫系統判斷反應之間的速度競賽。免疫系統會問,這是什麼,我應該對它發起攻擊嗎?當醫務人員給病人做插管的時候,他們就可能接觸到大量的病毒。我們基金會所做的一個工作就是,之前如果你去做檢測,必須得由一名醫護人員操作,把一根拭子插入你的咽喉深處,這樣醫護人員就有感染病毒的風險,因此他們必須穿著防護服。現在我們做的是把拭子給病人,由他們自己采樣,這種檢測方式和之前由醫護人員所做檢測一樣準確。也就是說,你不需要防護裝備,你可以把檢測材料直接寄到需要檢測的人員家裡。我們最近剛剛才說服美國食品藥品管理局接納這一居家檢測辦法,你可以在居家檢測後再去醫療中心,從而避免感染他人。這就是我們所說的自測拭子,正在推廣應用。是的,關於病毒接觸量,我們看到像麻疹和其它一些呼吸系統疾病,不同的病毒接觸量導致的症狀差別很大。有些年輕且健康的醫生感染後病情急速惡化,不幸去世,令人震驚,這就是原因所在。

艾倫:歡迎回來,我們繼續連線比爾蓋茨。那麼讓我們在結束之前傳達一些積極的信息。目前的情況下,哪些情況讓你看到了希望?我們應該對什麼感到樂觀?

蓋茨:現在我充滿信心的是下一次流行病爆發的潛在可能不會再被人們忽視。這場突發的疫情重塑了我們的生活,改變了經濟,導致了眾多的悲劇,下一次我們將做好準備,而其他的傳染性疾病也將從我們這次所做的工作中受益。我還看到很多英勇的行為湧現出來,人們挺身而出,社區團結,大家一起去解決問題。儘管疫情並不是什麼好消息,甚至可以說是最糟糕的情況,人類表現出了非凡的聰明才智和同情心,為抗擊疫情,人們貢獻了時間和金錢,希望通過這次疫情大家能夠意識到我們是一個命運共同體,因為無論是對於社區,國家還是整個世界而言,如果我們不能在世界所有地方都結束這次疫情,新冠病毒就還有在美國再次爆發的可能。

 艾倫:我同意你的觀點,我們需要共同抗擊疫情,之前可能只有一些人富有同情心,現在很多人也都有這種想法了。最後一個問題,疫情結束之後,你最期待什麼事情?你最想做什麼?要做的第一件事是什麼?

  蓋茨:有一些事情需要優先考慮,比如阻斷愛滋病感染和徹底消除脊髓灰質炎,可悲的是,當我們將這些專業力量都用於抗擊新冠疫情的時候,原本需要優先考慮的事情會收到巨大影響,如果這些工作都能恢復正常,我會非常高興。我會想知道,在我們沒有做脊髓灰質炎項目期間,這種病的傳播是否再次擴大?項目受到了多大程度的干擾?我相信所有人屆時都會因為可以繼續從事四個月之前放下的項目而感到興奮不已。

艾倫:你很偉大。請帶我向梅琳達問好。非常感謝。回頭見。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