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橋抗疫日記:汙名化讓留學生處境艱難
2020年04月17日09:26
截至北京時間4月16日17時,全球新冠肺炎累計確診病例數超209萬,其中,死亡病例數超13萬。   製圖:賽先生 (數據來源:Worldometer)
截至北京時間4月16日17時,全球新冠肺炎累計確診病例數超209萬,其中,死亡病例數超13萬。   製圖:賽先生 (數據來源:Worldometer)

  來源:賽先生

  撰文| 趙亞傑

  責編| 葉水送

  編者按

  儘管英國首相約翰遜近日走出醫院,新冠肺炎檢測也呈陰性,但英國的新冠疫情形勢沒有讓人看到有減緩的趨勢。截至4月14日,英國新冠肺炎確診的人數高達8.8萬,死亡率超過了12%。然而,在作者的記錄中,大部分英國人在疫情下進入了“新常態”,為了安撫民心,英國首相還給居民寫了一封實體信,下發到各個家庭中。對於作者來說,相比疫情前,他同導師的交流比之前半年時間還多,也許這是疫情意外帶來的好處吧。

  3月29日:負面新聞

  讓留學生處境更加艱難

  今天降溫了,還颳起了風,天氣也陰沉沉的。樓下草地上連著幾天的派對估計是因為天氣的原因也銷聲匿跡了。一大早就去了樓下的超市,遇到了久違的帶皮雞肉,於是趕緊拿下。走到捲紙區,發現已經空了好久的貨架終於又補上了貨,看來大家的捲紙都屯夠了。結賬的時候發現為了保證顧客的安全距離,超市關閉了三台自助結賬機中的中間那台。因為結賬的時候多刷了一遍雞肉,所以需要售貨員幫忙解鎖刪除,售貨員走過來的時候主動提示我要後退以保證達到和她之間的安全距離,看來大家的安全意識還是在不斷提升的。

  下午又騎車去了不遠處的韓國超市,售貨員都戴著口罩,本來想買兩袋大米,然後因為限購只買了一袋。可能是因為週六的緣故,今天街上的人流明顯多了不少。封城之後的第一個週末和以往的週末還是有些許不同,之前的週末總會睡個懶覺,然後去學院裡面享受一頓午餐,之後在市中心走走逛逛,漫步在那些古老的建築間,感受一下世界各地遊客帶來的人潮湧動。

  從3月29號開始,國內就要執行新的“一間航空公司每週只能有一班到一個國家的航班” 的政策了,這意味著在昨天沒有回去的海外華人在接下來的幾週或是幾個月可能都無法回國了,也意味著大家都要和所在國的國民共克時艱了,想想也是一段難忘的經曆。

  最近,國內的輿論場上出現了太多關於留學生是否應該回國的爭論,尤其是最近幾天,對留學生的質疑和謾罵更是佔據了主流,有些話語真的十分惡毒與冷血。與此同時,國內的媒體和自媒體還在不停火上澆油,為了流量大肆宣揚留學生群體中的害群之馬所製造的負面新聞,讓本來最近就已經被汙名化的留學生群體的處境更加艱難。周圍很多朋友都表示已經沒法打開國內的社交網絡了,一打開就會讓自己生氣不已。

  3月30日:首相居家隔離,

  還給居民寫了一封實體信

  一個無所事事的週日,上午的時候還陰雲密佈,下午的時候就陽光燦爛。今天英國正式進入夏令時,與國內的時差也變成了七個小時。上午旁聽了英國大使館和山東醫療隊為英國留學生專門開設的講座,本來很早就進了直播間,還想著有問題要問,沒想到不知道為什麼就被管理員請出了直播間,之後就只能通過別人的間接直播來收聽講座。

  說實話,我覺得國家的想法是好的,也想為在英學生緩解焦慮,解決問題,但是交流的方式和形式真的可以再變變,改變的方向建議向目前收到大量好評與讚譽的張文宏醫生學習,交流的時間真的很有限也很寶貴,很多同學也有亟待解決的問題。

  面對全球大流行的疫情,不要奢望能在短時間內回歸到之前的生活了,要時刻做好未來可能長時間居家而無法出門的準備,所需要的物資也需要提前備好。正如今天英國副首席醫療官Jenny Harries博士在發佈會上所言,英國的“封國”可能要持續六個月,因為一旦放鬆限製就有可能導致第二波爆發。其實各國的措施的目的都是一致的,那就是如何能最大限度的延緩病毒的傳播,保護各國脆弱的醫療系統,因為像SARS那樣完全消滅新冠是不可能的。

  所以包括英國首相Boris Johnson在內的眾多輕症患者並沒有選擇去醫院接受治療,而只是居家隔離,靠自身的免疫力戰勝病毒。今天Boris Johnson通過視頻召開了內閣會議,還寫了一封號召全體國民待在家中的信,因為確實很多家庭可能缺乏獲取信息的渠道,所以實體信也將下發到英國的各個家庭中。

  在被感染之後,之前廣受批評的Boris Johnson支援率飆升,也表明了大家對他的希望,希望他能夠帶領英國走出目前的困境。

  今天新增的死亡數字裡包含著英國第一位犧牲在抗疫前線的醫生,他的名字叫Amged El-Hawrani。此刻只想起約翰·多恩那首著名的布道詞:

  “沒有誰是一座孤島,

  在大海里獨踞;

  每個人都像一塊小小的泥土,

  連接成整個陸地。

  如果有一塊泥土被海水衝刷,

  歐洲就會失去一角,

  這如同一座山岬,

  也如同一座莊園,

  無論是你的還是你朋友的。

  無論誰死了,

  都是我的一部分在死去,

  因為我包含在人類這個概念里。

  因此,

  不要問喪鍾為誰而鳴,

  喪鍾為你而鳴。”

  4月1日:疫情之下的“新常態”,

  大部分人還是歲月靜好

  今天的天氣又從前幾天的陰晴不定變回了晴空萬里,在家裡憋了三天沒有出門的我,卡著日落的時間騎車出門,一是為了出門透氣,二是可以發揮自己的專長能拍幾張照片,記錄一下難得的空無一人的劍橋。

  相比於上次出門遛彎兒,這次遇到的出門鍛鍊的人明顯多了起來,對於信奉“不自由,毋寧死”的英國人來說,讓他們像武漢人那樣完全禁足在家是完全不現實的也是不可能的,目前能做的只能是最大限度地減少人之間的接觸,因此人們或許都在尋找一種外出和宅家的平衡。

  回家路上順路去超市採購,超市里可能是客源太少,很多臨期的食物都在打五折出售,這在平時都是很罕見的現象,像之前非常的搶手的捲紙、雞蛋還有洗手液的貨架都滿滿噹噹,看來短時間內英國的物資短缺問題是完全沒必要擔心的。

  今天有新聞介紹,因為之前很多人囤積了太多食物,不少食物在這幾天因為到期而被丟進了垃圾桶。這也從側面反映出疫情暴發之初,恐慌性購買是多麼沒有必要。此處也要澄清一下,在媒體的渲染下,很多人覺得在英留學生身在水深火熱之中,其實除了無聊些,大部分人還是歲月靜好。

  作為個體,我們都在慢慢進入並適應這種疫情之下的“新常態”,想起來西方社會一直都很提倡的一個詞——“resilience”,英文釋義為:“the capacity to recover quickly from difficulties; toughness。”,中文中對應的詞是“韌性”。面對這樣一段艱難的時光,如何能夠迅速調整之前的生活節奏與方式找到在這個特殊時期最適合自己的生活方式,是擺在我們每個人面前必須回答的問題。適者生存是亙古不變的命題,在這樣一個迅速變化的時代更是如此。

  今天的英國的確診病例數已經達到了25150例,新增死亡數在連續兩天下降後又一次暴增381例,達到了1789例。新增的死者中有一位參加過諾曼底登陸的老兵,以及一名只有十三歲的孩童。病毒面前,沒有年齡、性別、國家、種族的界限。

  4月4日:災難之中,

  每一個活著的人都是倖存者

  今天是悼念在新冠疫情中不幸犧牲的烈士和遇難同胞的紀念日,在這樣一個特殊的日子裡,總覺得應該寫些什麼來紀念他們。災難之中,每一個活著的人都是倖存者。作為一個倖存者,雖然我們的聲音可能微不足道,但我們仍要感念那些替我們擋在病毒前面不幸犧牲的英雄,也要悼念那些因病毒而不幸去世的生命,因為“每個人的死亡都是我的哀傷,因為我是人類的一員。”

  兩三個月前,誰能想到華南海鮮市場里那隻“蝴蝶”,輕輕搧動翅膀就會掀起席捲全世界的狂風驟雨,直到今天還在不斷髮酵。

  截至今天,這場疫情已導致的確診病毒感染者超過了100萬,同時導致近6萬人不幸喪生,而這一數字還在快速增加,全球超過的一半人口被要求禁足於家中,國家間的聯繫近乎切斷,這場災難所帶來的影響早已超出了我們的想像。我們正在面對我們這代人可能遇到的最大危機,而這一危機到什麼時候才能結束,目前還沒有一個確切的答案。

  身逢亂世,相比那些已經逝去的生命,能活著就已經足夠幸運。我們能為他們做的不多,好好活著,不要忘記,僅此而已。

  4月12日:疫情下,同導師的交流

  比之前半年時間還多

  英國似乎從來沒有經曆過這麼長的晴天,樓里的暖氣天天還燒得特別熱,以致於屋內溫度總是保持在三十多度,把門和窗戶都打開才能獲得些許清涼。在這樣的好天氣下,讓“不社交毋寧死”的英國人憋在家中真的是一個艱難的決定。我還記得剛來英國的時候,平日裡總見不了太多人,一旦碰上了大晴天,綠地上就像雨後春筍一樣長滿了英國人。

  就在今天,上週被送入醫院之後因為病情惡化被送進ICU病房的英國首相Boris Johnson終於出院了,他同時發佈了在出院後的第一段公開講話,在視頻中他最先說起的就是感謝民眾在這樣一個陽光明媚的復活節週日卻不得不禁足在家無法出遊所做出的犧牲。

  英國的復活節假期像是中國的五一節假期,正是一年草長鶯飛、春光明媚的大好時光,又是難得的公共假期,可惜這場突如其來的疫情打破了多少家庭期待已久的旅行計劃,又有多少指著這幾天的客流而謀生的從業人員因此顆粒無收,不過相比於這場疫情帶來的其他損失,這些似乎都不值一提了。

  英國的確診病例今天也超過了八萬,預計明天就會超過中國,在醫院內的死亡病例突破了一萬,雖然面對新增的數字早已麻木,但是看到這樣的增長還是很難過,因為不是死掉了一萬多人,而是死亡這件事情重複了一萬多次。腦子裡總想起高中時候背誦的陶淵明的《擬輓歌辭》:“親戚或餘悲,他人亦已歌。死去何所道,托體同山阿。”

  疫情給我們帶來的影響是全方位、無死角的。從某個節點開始,我們每一個人的日常生活與人生軌跡就這樣悄無聲息地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在時代大潮里,我們每個人似乎都是微不足道的一粒沙,只能隨著潮水的流動隨波逐流。

  這周做了整整一週課題,收穫良多,和導師的交流比之前半年的交流可能還多。之前導師每天都太忙,有著數不清的活動和事情,可能也沒太多時間管我,現在大家都憋在家裡,交流和溝通都變得頻繁且直接。研究課題取得了重要的進展,結果也非常讓人振奮,導師因此還給我畫下了我博士以來的第一張餅,餅非常大,具體內容就不說了,因為說出來可能就不靈了,希望最後可以得償所願。這些年愈發覺得種種陰差陽錯最後帶來的結果總勝過那些自己預設的最好結果,可能這就是經濟學上所說的有限理性吧。個人的預期總是受限於個人認知,而隨機事件卻有助於跳出困囿其中的認知壁壘。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