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是桌球場上不可或缺的人 平時卻並不起眼
2020年04月17日11:18

  “他們不可或缺”是桌球金牌司儀羅伯·沃克介紹裁判員出場時常用的形容,解說評論員、桌球名記大衛·亨頓如此解讀:場上這群戴著白手套的人在桌球比賽中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更別提這個角色本身就充滿了吸引力……

  在上世紀80年代,桌球賽事的大場合基本被一小撮人包攬了,如約翰·史密斯、吉姆·索普以及“三劍客”蘭·甘利、約翰·斯泰利特和約翰·威廉斯。自世錦賽移至克魯斯堡劇院(1977年)後的前20屆的決賽,只有3屆是“三劍客”以外的人執裁的。

  他們就像是桌球里的“民間組織”,對這項運動有著深厚而又濃烈的熱愛,在那個桌球繁榮發展的年代,他們突然發覺自己隨之聲名鵲起,哪怕不是紅得發紫,至少也能“黑紅”一把。

  蘭·甘利,1984年雙打世錦賽

  甘利算是其中很討喜的一位,人氣一度能和當時的頂尖球員平起平坐,Half Man Half Biscuit甚至還寫了一首關於他的歌,裡面描繪了甘利執裁比賽時的神態。

  甘利火到代言了Carling黑標啤酒,綽號“碎球者”的他在廣告中一拳打碎一顆“母球”。他鐵面無私堅守判決,曾有位態度堅決的球員不認可他的判罰,自信表示自己應該獲得自由球的機會,請求改判,甘利淡定地再檢查了一次並表示:“看了,依舊不是自由球。”

  作為一名糖尿病患者,他甚至在一位球員正要俯身擊球時拍其肩膀要巧克力吃,以便升一下血糖。甘利也是個熱心腸,為慈善事業獻力頗多,因此他獲得了大英帝國員佐勳章(MBE)。他的兒子邁克·甘利現在是世界桌球巡迴賽(WST)的賽事總監。

  約翰·斯泰利特,1980年世錦賽決賽

  光滑油亮的大背頭,一看就知道是斯泰利特。他最出名的是懂得放鬆,懂到具備一個隨時隨地進入睡眠狀態的超能力——顯然得是不裁球的時候。

  “三劍客”里他是專治花里胡哨的典型代表:1992年世錦賽,吉米·韋特打出一杆147,一位興奮過了頭的觀眾嚎叫之餘開始胡言亂語令人不悅,斯泰利特嚎了回去:“把嘴給我閉嘍!”這招果然好使。

  還有件事的處理可能引起爭議:一對夫婦在前排美滋滋地享受甜品零食,令斯泰利特忍不住發作:“先生,請把包裝袋的嘴閉上。”

  他最後一次執裁重大場合是史蒂夫·戴維斯和羅尼·奧蘇利雲之間的1997年大師賽決賽,比賽曾因一位全身赤裸的女子闖入場內而短暫中斷,然後觀眾便看到了有趣的一幕:奧蘇利雲把手放在斯泰利特額頭(看他有沒有燥熱起來)。

  約翰·威廉斯,1991年世錦賽

  約翰·威廉斯創下了9次執裁世錦賽決賽的紀錄,他以強硬、對搞事零容忍著稱。他還有一份殊榮:執裁克魯斯堡史上僅有的三場戰至決勝局的決賽,分別是經典的1985年黑球大決戰、1994年亨特利絕殺吉米·韋特以及2002年艾頓力壓亨特利。

  “颶風”阿曆克斯·希堅斯在職業生涯末期行為舉止愈發不穩定,而威廉斯總要執裁他的比賽。1994年世錦賽,這是老希堅斯最後一次克魯斯堡之旅,和威廉斯上演了一出精彩的對手戲。

  他抱怨威廉斯進入其視線範圍,讓他離遠點別在他餘光里,威廉斯雷打不動:“我就站這,我都站這一天了,別指手畫腳,阿曆克斯,你接著打。”在隨後的資格賽中,希堅斯又一次找事讓他閃開點,理由更加荒謬:“你擋著我思路了。”這次威廉斯又沒動,“颶風”的伎倆又一次失效。

  和甘利一樣,威廉斯也玩起了跨界,在1985年的電影《Number One》本色出演,波比·蓋爾多夫在片中飾演一位心向世界冠軍,卻被個人瑣事牽絆的愛爾蘭球員,看起來像是以希堅斯的經曆改編。

  在電影中,威廉斯執裁了世錦賽準決賽,卻莫名其妙地被喜劇演員弗雷迪·戴維斯飾演的角色取代了決賽裁判一職。

  米凱拉·塔布,2012年世錦賽

  90年代初桌球更加開放,也就需要更多體育官員,新一代裁判逐漸登上舞台。其中最好的代表之一是勞里·安南戴爾,他曾與年輕的斯蒂芬·亨特利組隊獲得蘇格蘭業餘桌球雙打冠軍。他還是一位球杆修護師傅,亨特利曾把他“空運”到比利時,就為了幫他給球杆換個皮頭。

  阿蘭·張伯倫、科林·布里恩德、艾瑞安·威廉斯和約翰·紐頓等其他頂尖裁判也曾執裁過世錦賽決賽。2009年,米凱拉·塔布成為史上首位執裁世錦賽決賽的女性裁判,這是一個裡程碑,此後,桌球裁判隊伍的女性成員越來越多。

  如今,裁判團隊越來越國際化,楊·沃哈斯、保羅·科利爾和布蘭登·摩爾作為新版“三劍客”,帶出一批來自中國、德國、馬耳他、保加利亞、比利時、荷蘭、羅馬尼亞、波蘭和白俄羅斯等多地的裁判。

  諸瑛,2019年上海大師賽

  裁判工作會耗費大量的時間和精力,維持賽場內的秩序是他們的天職,而現代裁判也面臨著新的挑戰,如手機等電子設備的普及成為賽場氛圍的不確定因素。

  人們常說,一個好的裁判會讓人感覺不到他們的存在,但這並不意味我們可以忽略他們的貢獻。事實就是這麼簡單粗暴:他們不可或缺。這不僅表現在賽場內、球檯上,很多裁判也有其他的工作。

  2015年世錦賽決賽執裁者奧利維耶·馬蒂爾還是一名護士,目前他正在家鄉比利時奮戰在抗擊新冠疫情的最前線。讓我們致敬的理由,遠遠不止這些……

  世界桌球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