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留學生買7張回國機票均被取消 在斯旺西與火雞面相伴
2020年04月16日14:03

  原標題:英國留學生買7張回國機票均被取消,在斯旺西與火雞面相伴

  “這就好比向一個女生表白,被拒絕了7次一樣,每次還都是同樣的理由,我太難了。”看著第7張回國機票的航班再次被取消,英國留學生周子瀟感覺自己簡直像“中彩”了一樣。

  周子瀟前後買了7次回國機票,7次航班全部被取消,前後機票花費40餘萬元,刷爆信用卡亦難回祖國懷抱。

  4月13日,中國駐英國大使館發佈公告,將繼續協助在英處境困難留學人員搭乘臨時航班回國。機票和回國隔離費用等自理,合計約4萬至7萬元。

  即便票價比平時貴,不少人仍然歸心似箭,排隊等待包機回國。當然,也有一番折騰和考慮後,打算留在海外安心等待疫情好轉的,周子瀟便是其中一員。

  斯旺西與武漢的緣分

  在美麗的海岸線邊上,水面波光粼粼,看著海水拍打著沙灘,周子瀟陷入回憶,這幾個月發生的事情,似乎足夠寫一部小說。

  提起斯旺西,大多數人會有些陌生。這個坐落於英國威爾士西南海岸的小城,距離倫敦約3小時車程,是英國工業革命時期重要城市之一。

  2018年成為“武漢友好城市”,埋下的這一伏筆,似乎讓斯旺西與中國的距離更近一些。而周子瀟來回兩輪往返於兩地之間,他感慨命運齒輪轉動的撲朔迷離。

  去年9月,周子瀟成為斯旺西大學的大一新生。聖誕節學校放假時,他飛回了中國,後因學業安排的原因,又折返回英國;再度回到中國後又離開時,已是1月中旬。

  “從去年聖誕節到今年1月中旬,我來回飛了兩個全趟,合計飛行時間大約有48個小時。”周子瀟將年輕人“不怕折騰”的精神,發揮到了淋漓盡致。

  第四趟飛行,周子瀟踏上了武漢的土地,幾經輾轉,轉機回到了英國。彼時,武漢距離封城不到一週的時間,新冠肺炎疫情“初露鋒芒”,公眾還未意識到事態的嚴峻性。

  “武漢疫情的走向來到關鍵時點,而我在這樣一個時點飛行。”周子瀟表情有些凝重,把當初和後來疫情的發展聯繫在一起,總讓人有些後怕;隨即他又認真地想了想,還是覺得自己比較幸運。

  回到英國後不久,武漢便迅速成為國際關注的焦點。校方立即給周子瀟下發了通知,要求他自我隔離14天。

  因從疫情重點地區入境,周子瀟以“少數派”的身份,開啟了他的第一輪海外隔離,卻未曾料想,2個月後,還有更長、更廣泛的第二輪隔離在等著他。只是那時,他不再是被別人拿著放大鏡來重點防範的個體。

  在周子瀟被要求隔離期間,發生了兩件事情:一件是他所在的斯旺西市,議會議長向武漢致信慰問併發去視頻祝福,期待身處疫情之中的武漢人民、中國人民平安健康;另一件事,周子瀟因不能去學校上課,錯過了分組討論,沒法參與的他,只能無奈地等著這門課在暑期重新“補考”。

  回應各方的關切和祝福,也要處理節奏被打亂的一堆麻煩事情,這大概也是1月底,不少滯留中國武漢的人正在面臨的處境。

  “表白7次被拒”

  “不是3張一共8萬塊,是3張每張都是8萬塊。”周子瀟笑著說道,有些無奈地將細節糾正了過來。這樣的價格,在非常時期似乎“很合理”。

  疫情在英國暴發後,身邊的中國同學紛紛“火急火燎”地趕回祖國。為了能和國內的親人團聚,周子瀟也開啟了自己的回國之路,第一步便是要買到機票。

  沒想到,回國之路的第一步,竟成了最後一步。實可謂,還未開始,便已結束。

  以前買機票,周子瀟一趟行程敲定一張就可以;現在,在航班班次極度緊缺的情況下,周子瀟只能開始與概率論博弈,發揚買彩票“多多益善”的精神,採取“普遍撒網”的方法,儘可能地將比較合適的班次悉數“收入囊中”,祈求能夠“中一次彩”,皆大歡喜。

  計劃5月初飛回中國,周子瀟買了5張機票。其中,3張是每張8萬元,其餘2張是每張6萬元。

  總會有一張能中的吧?雖說國內航空政策有所調整,部分航段縮減到一週只飛一班,可不會那麼倒霉的,僥倖的念頭在腦海里跳舞,一邊搖擺舞動,一邊揣著不安“打鼓”。

  結果是全部取消!周子瀟傻眼了,如同表情包一樣以手覆面、淚流滿面,鬱悶到不行,命運似乎和他開了個玩笑,有意讓他留守這座武漢的友好城市。

  40多萬元!為了買到一張回國的機票,周子瀟已向自己的這個“天使項目”投了不菲的資金。此前,他在4月份還買了2張回國機票,每張2萬多元,結果也是被全部取消。

  “這就像是向一個女生表白,被拒了7次一樣。而且每次還都是同樣的理由。我太難了。”此時此刻,他終於對楚國詩人屈原那句“路漫漫其修遠兮”,有了切身的體會。

  為了買到機票,他還把信用卡給刷爆了,不過返款需要很長時間,所以又造成了現金流的短時緊張。但或許比起手頭緊,還是7次無功而返的嚐試更加讓他鬱悶。

  200包泡麵宅家隔離

  斯旺西還有一個中文譯名,即“天鵝海”。詩意的名字,讓它成為喜好舞文弄墨之人的心頭好。這裡海灘和天空都很乾淨,碧藍如洗,一年四季氣候適宜。

  打開窗戶,遠方俊秀的山脈,映襯著無人的街區,若隱若現地傳遞一份獨有的寧靜。3月13日停課後,周子瀟第二輪的宅家隔離生活也正式開啟。

  “我現在幾乎不出門,買東西都是從線上訂。疫情來了,當地的超市就關門休息了。我買的這些,還是從隔壁城市送過來的。信用卡還款未回來之前,還得去找朋友借一借周轉,幸好中國超市還可以接受支付寶和微信。”周子瀟指了指自己搶購的主要“戰利品”,即鍾愛的200包火雞泡麵。

  “買泡麵大概就花了3000多塊錢,主食這就有了。我還會自己再訂一些蔬菜,配一些食材混在一起,和部隊鍋的感覺是一樣的。捱上3個月估計沒太大問題。”周子瀟細數起了火雞泡麵的不同口味,這讓他對“吃不厭”又有了一份肯定的論證。

  當大把的時間可以充分支配時,平時快節奏下很難察覺到的一些生活小細節,也竟變得輪廓清晰起來。

  斯旺西城里的酒吧等聚會場所,基本都關閉了。他聳了聳肩,現在也沒有多少“社交局”可以參加了,每天窩在家裡很無聊,平時做做飯,偶爾寫寫小說、打打遊戲。復活節假期過後,便是一週網課和遠程的期末考試。

  從武漢回英國的時候,他便隨身攜帶了一些口罩,後來又從亞馬遜上陸續購買了手套和護目鏡。不過,這些防護用品,可能暫時派不上用場了。

  “我選擇待在這裏”

  “現在回國不是我的優先考慮了,因為風險和成本太高,差別不是很大的前提下,寧願在這邊待著。”周子瀟權衡了一下個人的情況,覺得還是一動不如一靜,待在原地可能是最好的選擇。

  4月13日,中國駐英國大使館發佈公告,將繼續協助在英處境困難留學人員搭乘臨時航班回國。根據通知,機票和回國隔離費用等自理,其中航班票價3萬至6萬元,國內新冠肺炎檢測、隔離和食宿費用每人約1萬元。

  即便票價比平時貴,不少人仍然歸心似箭,排隊等待包機回國。

  周子瀟身邊“火急火燎”趕回去的同學,大多飛機都坐得很辛苦。既然買機票買得一波三折,他也就順勢安慰起自己,這樣是出於個人安全的角度考慮,可能也不是一件壞事。

  新冠肺炎這樣的呼吸道傳染性疾病,讓他感覺頭皮發麻:“我很害怕回程的飛機上被感染。舟車勞頓的疲勞、十幾個小時密閉的空間、無法選擇的同乘人,這些都會極大地增加被感染的風險。”

  回不回去,最終呈現的只是一個結果。但當事人在下定決心之前,過程中卻往往經曆了反複和猶豫。尤其是在當週子瀟得知,近日有留學生乘坐俄羅斯航班回中國,同機60人檢測呈陽性的消息,巨大的不確定性風險讓他留在這裏的想法又堅定了一分。

  和不少歸國留學生群體情況類似,面對可能需承受的輿論壓力,也讓他一度搖擺。“很多人可能覺得,留學生去海外鍍金,自己和家庭都一定是非常有錢的。實際上,也有不少很普通的。而且幾萬塊錢的機票、隔離費用,包括所需花的時間成本、以及所承擔的風險,並不是每個留學家庭都能夠很輕鬆地就承擔得起的。”

  目前,中國約有140萬留學生在海外。周子瀟呼籲,“我們共同的敵人是病毒,而不是同胞。留學生群體只是想回國與親人團聚,絕大多數是可以做好防護,配合國內接受檢測和隔離的。希望大家儘可能不妖魔化這個群體,更加理性、包容地看待問題。”

  [記者手記]

  “即使身在海外,你也不是一座孤島,這就是祖國二字的力量!”近期,海外留學生陸續收到祖國漂洋過海寄來的健康包,包里有中藥、口罩等,令人倍感溫暖。

  疫情在國內暴發初期,不少海外留學生和華人,曾經積極籌措物資,分批往國內捐贈。他們心裡想的是,作為中國人,應該力所能及地去幫助中國同胞。

  現在,海外疫情掀起風暴,他們又收到了來自祖國的問候和“答謝”,心裡非常感動,因為他們知道,此刻國內的物資也並不是十分充足,但祖國依然沒有忘記他們。

  無論走得多遠,飛得多高,請記住,我們永遠都是團結的一家人!

  (文中人物均為化名,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記者 王媛媛

  來源:國際金融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