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球社會丨“生物極客”:養生達人還是怪人?
2020年04月16日19:54

原標題:環球社會丨“生物極客”:養生達人還是怪人?

新冠肺炎疫情全球暴發以來,越來越多的人開始反思自己的生活方式。在英國、北歐和美國,一些中產階級家庭過上了一種“生物極客”式的生活,期望由此變得更健康、更長壽。這樣做真的有效嗎?

在媒體的定義中,“生物極客”就是一群遊蕩在嚴肅科學之外,希望用各種方法挑戰人體限製的人。他們通常罔顧世俗傳統,常對身體和生活進行天馬行空的“改造”,也背上了“科學怪人”名號。

衣食住行都有講究 相關產業增長迅速

下午5時,在法蘭特家,6歲的傑克和4歲的托馬斯正在玩樂高玩具。“晚飯準備好了。”保姆喊道。按照這個家庭遵從的原始飲食法則,他們今晚吃香茅章魚和魚骨湯。“太好了,我的最愛!”傑克高興地叫道,他的媽媽凱瑟琳則解釋:“用骨頭熬製而成的湯,碘含量非常高,而我們大多數人體內都缺碘。”

圖說:法蘭特一家戴上“藍光屏蔽器”看電視。 GJ圖

晚飯後,孩子們可以繼續展現他們的創造力,或者看一會兒電視,如果要在傍晚6時後看電視,他們要戴上“藍光屏蔽器”,這是一種琥珀色鏡片的眼鏡,防止現代科技產品發出的藍光影響睡眠。“我們也做紅光療法。”凱瑟琳指著男孩臥室里的一盞燈解釋道:“晚上暴露在紅色的光線下,早上暴露在藍色和白色的光線下,這符合身體對陽光的自然調節。”

在開始“紅光療法”之前,是每週兩次的火山黏土和瀉鹽盆浴時光。“我不想去。”托馬斯抱怨道,但凱瑟琳很堅持。很快,孩子們就在浴盆里玩得很開心。這看起來跟正常的洗浴差不多,只不過場面更髒亂。他們的理念是,火山黏土可以幫助清除體內毒素,增強免疫系統。

法蘭特一家只是越來越多的“生物極客”家庭中的一個。這些家庭使用各種自製方法在家中進行“破解生物密碼”的活動,期望由此過上更健康、更長壽的生活。“生物極客”的相關產業2017年至2023年期間的增長率預計為19.42%,達到197億英鎊的規模。

自我實踐感覺良好 功效缺少證據支持

在法蘭特家,他們相信魚骨湯治癒了托馬斯的嚴重濕疹,而醫生開的藥卻沒起作用。36歲的凱瑟琳認為,這種生活方式極大地提高了她的精力,她在2018年辭去了財富管理公司合夥人的工作,全職經營一家有機食品公司。丈夫邁克爾今年40歲,是一家公關公司的主管。凱瑟琳說:“現在的我們都比20多歲的時候感覺好多了,那時的我們日常三餐吃著外賣,卻不知道這樣做對身體有什麼影響。”

除了遵循無糖、無加工食品的原始飲食法則,法蘭特一家還在家裡安裝了一個淨水過濾系統,每年花費300英鎊。他們用無毒塗料粉刷牆面,放棄了彈簧床墊,為了減少在電磁場中的暴露。“大家說這樣開銷很大,”凱瑟琳解釋說,“無毒塗料的價格比普通油漆高出10%左右,有機食品雖然很貴,但比起靠藥物過日子要便宜。”

除此之外,他們的清潔用品也是純天然的,不含化學物質。他們把衣物柔順劑換成了白葡萄酒醋,在手機上使用“電磁場阻隔器”,凱瑟琳用椰子油和動物脂油自製防曬霜和身體乳。這一切都是為了幫助身體擺脫“毒性負擔”,“讓身體更快、更靈活地對抗潛在的病毒和細菌”。

這些“生物極客”的生活方式不一定都有科學證據支持,但凱瑟琳認為,全家人容光煥發的皮膚、有光澤的頭髮以及他們很少生病的事實就已經足夠。

斯蒂爾戈博士說,雖然“順勢療法”(從植物、礦物質或者動物中提取藥物)通常缺少科學證據,但至少在總體上是安全的。“我們擔心的是,一些本可以通過正規療法治癒的病人放棄了已知的有效藥物。”

強調回歸原始“野化”“怪咖”追求簡單生活

在倫敦北部,44歲的托尼·里德爾、他39歲的妻子卡塔琳娜和4個孩子——10歲的羅拉、8歲的米莉、3歲的塔盧拉和4個月大的鮑一起實踐“生物極客”式生活。他們的最大改變是“地面式生活”,家裡沒有椅子、沙發或床,而是坐在墊子上,蹲在地板上或站著。他們有一張餐桌,但是托尼把桌腿鋸掉了,現在一家人吃飯的時候都坐在桌子周圍的地板上。

托尼身體健壯,是一名自然生活方式教練。他認為,回到更原始方式的“地面式生活”是消除“久坐生活”帶來的健康問題的最好方法。“我們90%的時間都是在室內度過的,大部分時間都是久坐不動,地面式生活有助於改善這種情況。”

圖說:里德爾一家過著原始的“地面式生活”。 GJ圖

“這可能會被認為是很極端的做法,但對我來說,我們只是在向一種更符合生物學的自然生活方式靠攏。”托尼說,“我覺得我們不是在‘破解’生物密碼,而是在打破一種社會規範。”

孩子們高興地坐在低矮的餐桌前吃著午餐,黑豆漢堡和紅薯條配沙拉,他們完全沒有使用過高腳椅或嬰兒車,卡塔琳娜用吊帶把鮑背在身上。“他們天生就有野性和自然,所以更重要的是,如何才能保持這一點?”托尼說話的時候,米莉正在廚房門口的欄杆上做引體向上。對她來說,這隻是好玩,但實際上是在練習“臂部擺動和懸吊”動作,這在靈長類動物世界里很常見,對上半身的力量和活動能力很重要,但現代人卻忽略了這一點。

托尼的最終目標是改造家庭現有環境,變得更有利於家人的健康。“這不僅僅是為了長壽,我這麼做是為了設計簡單的生活方式,為後代和地球創造更多的健康和福祉。”他還引用了一項研究稱,有氧健身水平較高的兒童在學習和記憶力任務中的表現,比久坐的兒童更好。

作為“野化”生活的一部分,托尼一家還實行“赤腳生活”。托尼經常光著腳跑馬拉松,去年9月,他曾在30天內不穿鞋跑了800多公里。他們選擇讓孩子在家學習,其中一個原因是為了確保孩子們不用整天呆在有椅子和桌子的環境中。“如果有非傳統的學校,也許我們會考慮。”卡塔琳娜說,“我相信孩子們可以自己教育自己。作為家長和老師,你能提供環境刺激他們學習,但真正主導學習過程的是孩子自己。”

里德爾一家沒有電視,並確保孩子們在晚上8時前入睡,這也意味著不像很多人那樣沉迷於科技。托尼承認,他們的選擇可能會被一些人視為“怪咖”。“最近我和孩子們在遊樂場玩時,一位女士走過來說:‘你的孩子看起來很不一樣,很酷。’”卡塔琳娜笑著說:“我認為。(我們的教育方式)確實幫助他們變得更加自信和冷靜,而且更強壯。”

大幅改變生活方式 建議先問專業人士

雖然里德爾夫婦和法蘭特夫婦似乎都在享受著“生物極客”生活帶來的好處,但醫學專家強調,人們在大幅改變飲食和生活方式之前,應該先諮詢專家和醫生。

不過凱瑟琳認為,任何對“生物極客”感興趣的人都不需要徹底改變自己的整個生活。“只需要找到一兩件你想做的事情,然後從那裡開始。無論是決定把洗髮水和美容產品換成不含化學成分的,還是改變飲食習慣,只要適合自己就好。”

“我的建議是自己嚐試一下,看看效果如何。”凱瑟琳說,“我們並沒有建議任何人都像我們一樣生活。只是讓大家看到我們在做什麼,然後也許他們就會開始做類似的事情,比如買一副很便宜的藍光屏蔽器來改善睡眠。”

湯林石

【相關鏈接】

“生物極客”爆炸增長 美歐還分不同派別

“生物極客”的概念最早起源於美國,由矽谷科技企業家戴夫·阿斯普里推廣開來。阿斯普里花了20年時間和100多萬美元來“破解”自己的生物系統,他減掉了約45公斤體重,並聲稱智商提高了20點。

如今,“生物極客”在歐洲也發展起來。英國一家生產相關產品的公司已經有1000多名會員。公司創始人蒂姆·格雷解釋說:“美國人通常更關注這方面的產品和養生片劑。北歐人更依賴技術,喜歡追求極致天然,比如到野外採集食材回來烹調。在英國,我們更加多樣化,從世界各地學習最好的技術。”

格雷認為,“生物極客”在過去幾年里爆炸式增長,原因是人們對健康、壓力和肥胖的認識日益增強。“我們在社交媒體上花的時間越多,就越明顯地感覺到自己的健康問題,很多人在談論食慾不振或慢性疲勞,他們想通過傳統方式尋找解決方法,卻沒有找到。”

《誰在推動創新》一書的作者斯蒂爾戈博士說:“‘生物極客’通常是激進的、前沿的、實驗性的,人們嚐試一些科學證據不足的方法,因為常見的方法對他們幾乎不起作用。”

著名的“生物極客”包括走極端路線的特斯拉創始人埃隆·馬斯克,他認為人類需要成為半機器人,才能在一場不可避免的“機器人起義”中生存下來。推特的聯合創始人傑克·多爾西實行間歇性斷食法,而且定期洗桑拿和冰浴。

“‘生物極客’就是尋找任何能優化健康的東西。”格雷說,“人們不甘於困在現有的系統里。雖然還沒有研究證明這些方法是否起作用,但他們想把事情掌握在自己的手中。還有那些期望長壽的人群,科技領域的億萬富翁,他們不想死,大家都在投資這個領域。”

英科智能首席執行官亞曆克斯·紮沃洛科夫博士著有《跨越衰老:生物醫學的進步將如何改變全球經濟》一書。他認為,“生物極客”的生活方式可能會有一定幫助,但能否大幅改善健康狀況,他表示懷疑。“間歇性斷食和規律的睡眠可能確實會提高健康表現,但我並不推薦廣泛採用這樣的干預手段,目前幾乎沒有臨床證據證明它們真能起作用。”

紮沃洛科夫博士認為,社會目前分為兩個極端。“有人高度關注健康,也有人非常忽視健康。第一類人把自己逼到了新的極限,而另一類人則推動了肥胖症的流行。”他建議人們根據嚴謹的科學決定。“大多數從事‘生物極客’活動的人都沒有醫學或科學方面的學位。”

我要爆料

聯繫電話:021-22899999

新民網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