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多名中國僱員滯留馬爾代夫渡假島
2020年04月16日22:31

  原標題:獨家 | 三百多名中國僱員滯留馬爾代夫渡假島

  近日,有網友向澎湃新聞反映,因受疫情影響,300多名中國籍員工被滯留在馬爾代夫的多個渡假島上。

  據瞭解,馬爾代夫政府早在1月31號起就暫停了中馬兩國的直航航班。3月下旬開始,周邊國家也陸續實施了邊境管控措施,所有轉機歸國航線都已暫停。3月27日起,馬政府暫停為外國遊客辦理落地簽證,所有外國人均不得入境馬爾代夫,直至另行通告。同時,馬政府要求所有渡假島工作人員在最後一名外國遊客離開後,必須在本島接受為期14天的隔離觀察,之後方可離島。

  “一島一酒店”,是馬爾代夫渡假村的主要運營模式。據馬爾代夫當地媒體Maldives Insider報導, 受疫情的影響,當地最大的渡假村運營商之一Universal Resorts集團宣佈從4月起關閉旗下8家渡假村,停業時間三個月。隨後,多家運營商開始效仿,全馬爾代夫目前有50多家酒店、渡假村關閉。

  然而隨著“封島”開始,一系列問題浮現。有員工反映,酒店為了壓縮成本,開始實施斷電、降低餐食水平等措施。同時,醫療物資方面也出現短缺。部分滯留員工在無收入且無法回國的情況下,生活正面臨窘境。

  受困於渡假島的日子

  莎莎說,她是滯留在V渡假島(化名)上的唯一一名中國員工。

  整個馬爾代夫目前有50多家酒店、渡假村關閉。恢復營業時間最晚可至9月底。

  4月1日,送走了最後一批客人,莎莎所在的V酒店也進入了“封鎖”狀態。據馬爾代夫政府的規定,在最後一批客人走後,所有員工要進行14天的隔離。

  “酒店的意思是,14天隔離期結束後,本地員工可以離開回到各自的居民島上去。而外籍的員工,如果能買到機票也可以隨時走。”莎莎說。

  然而,現實情況卻是,自3月27日起,馬爾代夫暫停入境落地簽服務(獲政府特批的人員除外),並取消所有與中國、意大利、韓國及伊朗等疫情嚴重地區的往來航班。不僅如此,停止接收客人後,渡假村的水上飛機也全面暫停。

  “本想從周邊國家轉機回國,但當地疫情爆發後,馬來西亞、新加坡、斯里蘭卡等國也陸續停飛,複航的時間再三延遲,我們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離開。”莎莎說。

  不過,讓莎莎感到焦慮的不僅僅是“機票一票難求”。進入隔離期後,酒店為了減少損失,開始壓縮成本,員工的生活條件越來越糟。

  “隔離開始不久,公司說為了節約費用,以後每天早上9點至下午6點期間‘定時停電’。雖然節約可以理解,但現在的馬爾代夫平均氣溫34度,停電的時間太長了。這種情況不只是我們這裏,聽說別的酒店也開始停電。”

  夥食水平開始下降,餐食的份量也在變少。“我們的員工餐廳是沒有辦法自己做飯的,小賣部也早就空了。現在吃的主要是酒店儲備的糧食,偶爾有人送來配給,但東西少了很多。”

  有員工反映,“封島”後,夥食水平開始下降,餐食的份量也在變少,每天吃飯要排長隊,晚去了就沒什麼可吃的了。 馬爾代夫滯留中國員工 圖
  有員工反映,“封島”後,夥食水平開始下降,餐食的份量也在變少,每天吃飯要排長隊,晚去了就沒什麼可吃的了。 馬爾代夫滯留中國員工 圖
  
島上的員工小賣部已經空空如也。
島上的員工小賣部已經空空如也。
  

  更令人擔憂的,是島上的醫療物資狀況。“這邊有個小診所,裡面也有醫生,但問題是沒有任何藥物送來。去年我爬山把腰給摔了,前段時間很疼去找醫生看病,診所連一些膏藥貼都沒有,所以還是蠻危險的,最基礎的藥都沒有了。”

  除了物資外,有中國員工反映,一些酒店表示如果員工選擇繼續住在島上,則每天需要繳納食宿費。還有人說薪資方面出現了很大的調整,一些酒店表示停業期間向員工發放最低工資(每月350美元),部分酒店則表示實施停薪留職政策,預備給員工“放一個無薪長假”。

  在馬爾代夫旅遊業工會(Tourism Employees Association of Maldives)發佈的一份調查中,記者發現,截止到3月30日,已有79家渡假酒店出現了降薪的情況,並且其中有50%以上的酒店停止支付員工薪水。

  馬爾代夫旅遊業工會發佈的一份調查顯示,截止到3月30日,已有79家渡假酒店出現了降薪的情況,並且其中有50%以上的酒店停止支付員工薪水。 馬爾代夫旅遊業工會Facebook 圖
  馬爾代夫旅遊業工會發佈的一份調查顯示,截止到3月30日,已有79家渡假酒店出現了降薪的情況,並且其中有50%以上的酒店停止支付員工薪水。 馬爾代夫旅遊業工會Facebook 圖
 

  中國員工Chris受聘於馬爾代夫當地的一家潛水公司,在渡假村從事潛水教練的工作。3月30日,潛水公司經理告知全體員工,即日起,所有外籍潛水教練開始無薪假期。4月5日,經理又通知Christ等人簽署一份“告知書”,裡面寫道,“員工可以使用年假,但年假過後將進入無薪假期”、“要求外籍員工儘早離開這個國家”、“如果持續沒收入,公司可能將面臨破產”等等。

經理通知Christ等人簽署一份“告知書”。 Chris 圖
經理通知Christ等人簽署一份“告知書”。 Chris 圖
  

  “經理解釋說這隻是一份告知書,沒有法律效力,並且針對所有員工,所以我們都簽了。”Chris說。

  Chris表示3月21日經理曾通知外籍員工盡快買票回國時,為了配合公司,她先後買了兩次機票,但因為周邊國家的航空管製,接連都被取消。後來渡假村改變了政策,所有員工都可以呆在渡假村內直到航班重啟。

  所幸的是,與莎莎相比,Chris所在的渡假村物資供應相對充足。“至少目前是這樣的,但我也聽說其他島為了節約成本,定時停水停電。還有的島上,每天吃飯要排長隊,去晚了就沒什麼可吃的了。”

馬爾代夫旅遊業工會說,強迫員工使用年假的行為是違法的。 馬爾代夫旅遊業工會Facebook 圖
馬爾代夫旅遊業工會說,強迫員工使用年假的行為是違法的。 馬爾代夫旅遊業工會Facebook 圖
  

  危機四伏的居民島

  “公司說,隔離期結束之後,我們這些外籍員工可以繼續待在島上,但是這種條件下,不知道日子會變成什麼樣。”莎莎不願公開酒店的名字,因為她說之前有人對外反映了停電問題後,就被公司請去談話了。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等工資下來後,去居民島的朋友家借住一段時間。

  不過,居住在迪古拉(Dhigurah)的Tracy並不認為居民島會更加安全。她在島上做潛水教練,因為沒有航班滯留了下來。與莎莎的命運相似,整座島上也只有她一名中國人。“島上只有兩間小賣部,什麼都賣,但未必齊全,尤其是食品方面,最常見的只有土豆和洋蔥,其他的蔬菜水果很稀缺。以前我至少一個月去一趟馬累採購食品,還要去銀行提現。因為在島上只能花現金,刷不了卡。但現在內陸航班停運,快艇也縮減至一星期兩班 ,銀行也不是每天都開,生活非常不便。”

居民島只有兩間小賣部,新鮮的蔬菜水果很稀缺。 Tracy 圖
居民島只有兩間小賣部,新鮮的蔬菜水果很稀缺。 Tracy 圖

  Tracy說,島上沒有正規醫院,只有一個衛生所。有一次,朋友牙疼去看醫生,除了開一些止疼藥外,檢查設備都沒有,更不要說治療。每年的四月到六月,是登革熱的高發期,它通過蚊子叮咬進行傳播,是馬爾代夫最嚴重的傳染病之一。

  “如果爆發的話,島上的衛生根本無法解決,必須要到馬累去。所以,看上去生活風平浪靜,其實危機四伏。”Tracy說。

居民島上的藥店裡口罩還可以買到。不過,在馬爾代夫,戴口罩的觀念與中國不同。 Tracy 圖
居民島上的藥店裡口罩還可以買到。不過,在馬爾代夫,戴口罩的觀念與中國不同。 Tracy 圖
  

  對於嚴重依賴進口的馬爾代夫來說,物資是一個讓人頭痛的問題。3月25日,馬爾代夫印度高級委員會在接受《The Edition》採訪時表示,“鎖國”期間,印度仍將為該國提供必要的大米、小麥粉和糖。同時,印度也向馬爾代夫出口羥氯喹(HCQ)抗瘧疾藥物,用於治療新冠肺炎。但對於外國人,特別是只做了短期滯留準備的外國人來說,還有別的困難。

  “我們面臨的另一個問題就是,4月23號開始是馬爾代夫的齋月,齋月期間,當地人從日出到日落都不吃飯,所有店舖和餐廳都會關門。這意味著整整一個月,我們白天沒有地方可以去買東西。再加上天氣的關係,儲存食物也比較困難。”

  Tracy說,之所以沒有趕在“封國”前離開,是因為工作簽證的關係。正在辦續簽手續的檔口,馬爾代夫的政府部門也因為疫情開始放假,一放就是4周,所有的事情都耽擱了下來。

  “從3月17號開始,迪古拉居民島便開始不再接收新的遊客上島了。沒了客人,我們的潛水店也關門了。一直到現在,完全沒有收入,但每個月還得繳房租和水電。”

居民島上其實很荒涼。 Tracy 圖
居民島上其實很荒涼。 Tracy 圖

  那些迫切想回家的聲音

  莎莎說,在一個由大使館牽頭組建的微信群中可以看到,目前滯留馬爾代夫的中國員工至少有300人,大家分佈在幾十個不同的島嶼上。

  儘管每個人的情況各不相同,有的渡假島的生活水平正在惡化,有的酒店還沒有出現物資短缺的狀況,有的在居民島上,有的在渡假島上,但大家最關心的問題莫過於“什麼時候才可以回國”。

  莎莎迫切地想回國,因為母親剛在北京做完手術。她原計劃在3月中旬就回去,卻因為簽證出了問題被耽擱了下來。

  滯留在康迪瑪島(Kandima)的木星也很想回家,儘管目前酒店的物資情況還算穩定。“我覺得這隻是一個暫時的現象。渡假村已經不營業了,它不可能白養著三四百人在島上。有同事說,島上最後只會留五十個人左右,比如保安之類的,留下來負責看島。”

  “我們跟大使館反映過,如果渡假村趕我們出去了該怎麼辦?大使館說會幫助我們和馬方協調,比如提供當地的民宿,收取適當的價格。但我們其實最想知道的是什麼時候有航班回國?”

  木星說大使館回覆稱,四月肯定沒有航班開放,請大家耐心等待。

  就職於H酒店(化名)的張先生告訴記者,隨著酒店的14天的隔離期結束,這幾天,本地員工已經陸陸續續開始離島,他很擔心剩下的外籍員工的食宿待遇是否會惡化。

  “我現在每個月的基本工資是500美金。如果渡假村無法住下去,搬到馬累住一兩天或者一個禮拜的話,沒有問題。但如果長期住下去,這筆開銷肯定吃不消。”

  記者致電了H酒店,詢問目前酒店的狀況。前台工作人員回覆,酒店從未關閉,房間仍然可以預定,但工作人員承認“現在沒有一個客人”。當記者詢問“酒店會如何安排滯留的外籍員工的食宿問題”時,酒店前台則表示需要聯繫管理部門來回答記者的問題,隨後又補充道,前台員工不被允許向媒體透露管理部門的聯繫方式,讓記者先留下電話。截至發稿,記者並沒有收到酒店的回覆。

渡假島上的一名員工寫道:“不要把我們拋棄在危機中”。  馬爾代夫旅遊業工會Facebook 圖
渡假島上的一名員工寫道:“不要把我們拋棄在危機中”。 馬爾代夫旅遊業工會Facebook 圖
  

  而在澎湃新聞得到的一份 “馬爾代夫各渡假島營業情況(涉及中方員工)”的統計表中,記者發現,目前,

  中國員工分佈在約40座渡假島上,其中,近一半的渡假島已經關閉。個別島嶼沒有確定關島的時間,但基本也處於“無客清島”的狀態。另外一些渡假島在情況備註中寫道,“要求外籍員工盡快回國”,“安排部分中國員工休假”。還有一些備註中寫道,“部分中國員工合同已經到期”,或者“簽證將要過期”。

  在澎湃新聞得到的一份 “馬爾代夫各渡假島營業情況(涉及中方員工)”的統計表中,記者發現,目前中國員工分佈在約40座渡假島上,其中近一半的渡假島已經關閉。

  “大多數酒店初步預計都是先停三個月,也就是說從4月一直關閉到7月。但三個月後是否真的能正常開業,誰都不知道。”

  “前段時間,馬爾代夫政府出台了一項法令,要求酒店不能在疫情期間解僱員工,酒店也表示我們可以繼續住,但大家心裡都懂得,住可以住,但不保證這個質量而已。”張先生說。

  張先生表示馬爾代夫的疫情並不算嚴重,但導致一些人迫切想回國的主要原因是日益堪憂的生活狀況。

  “經常有人跟我們說馬爾代夫很安全呀,又不像歐美這些國家疫情那麼嚴重,你們完全就可以呆在那兒。聽到這些話,我們其實感到很難過。因為想回國並不是為了躲避疫情,而是一部分同胞處境真的非常糟糕,基本生活無法保障。還有一部分人想回去,是因為家人的關係,比如家裡人生病住院了。我不知道這些迫切的訴求,是否值得被聆聽呢?”

  變數太多,歸期何時

  目前,滯留馬爾代夫渡假島的中國員工們已向駐馬爾代夫中國大使館求助。不過,他們每個人的情況不同,又分散在不同島嶼上,疫情管控之後,島與島之間的內陸飛機都已取消,援助將如何順利開展?顯然是不小的考驗。

  在機票方面,部分航空公司開始出售5月的機票,但是否真的能飛,仍是未知。“我這次是第三次訂機票回國了,如果可以飛,當然還是想回國,”Chris說。Tracy還向一位在南航就職的朋友諮詢了包機的問題。朋友說可以自費包機,但前提是需要獲得政府的公函。

  對於馬爾代夫政府的疫情控製,Tracy表示自己並不樂觀。“我舉個最簡單的一個例子。前些日子,馬代政府隔離觀察了一些外國遊客,14天隔離結束後,就讓他們坐飛機回國了。結果,飛機已經在途中,馬代這邊的檢測結果報告才出來,兩名意大利遊客被確診為陽性。還有一個例子是3月14號,有一批從英國回來的馬爾代夫人,當時政府沒有採取任何措施,直到陸陸續續有幾個人確診後,政府才開始要求他們檢測和隔離。”

  “可見,馬代政府的防疫措施不夠嚴格,執行過程中也有漏洞。萬一疏漏了,馬爾代夫人口聚集,社區傳染是非常迅速的。到時候,我們真的連一絲回家的機會都沒有了。”因為沒有安全感,沒有依靠,Tracy感到隨著時間越拖越長,大家開始變得越來越焦慮。

  沒有安全感,沒有依靠,Tracy感到隨著時間越拖越長,大家開始變得越來越焦慮。

  據馬爾代夫衛生部最新消息,4月15日上午確診了一例陽性病例,感染者為馬爾代夫公民,無國外旅行史,這是首次在馬累社區出現的確診病例。隨後在當地時間晚上11點,又有一名居住在馬累的兒童確診。截止目前,馬爾代夫累計共發現22例確診病例,其中大多數為輸入病例,已康複16人。

  發稿前,莎莎給記者發來一段新聞視頻。視頻里,一名同樣滯留在馬爾代夫的中國女員工拿著自拍杆,行走在空無一人的渡假島上,畫面所及之處是一幅幅美麗的海島風景,在輕鬆歡快的背景音樂中,女孩旁白道,“這裏有國內看不到的藍天、白雲、陽光、沙灘”,“在海外的日子,我一點都不害怕。”

  “看了這個視頻,大家可能會誤以為我們都在渡假。但實際上,不是所有人和她的感受一樣。”莎莎說。

  不可否認,對於一部分憂心忡忡的滯留中國員工來說,在遙遙無期的等待和前途未卜的命運面前,再美的風景似乎都索然無味。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