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60萬人感染,總統女婿卻在倒賣防疫物資?人狠話不多的他,添亂是把好手
2020年04月15日14:36

  原標題:超60萬人感染,總統女婿卻在倒賣防疫物資?人狠話不多的他,添亂是把好手

  來源:環球人物

  在流水的特朗普團隊中,庫什納就是鐵打的存在,而且他的影響力幾乎一直在加碼。

  |作者:咖喱

  當確診病例超過60萬例,美國疫情防控難再出現奇蹟。越來越多的媒體開始回顧審視,作為總統的特朗普,在這場致命疫情蔓延的過程中扮演了什麼角色?

  4月4日《華盛頓郵報》發出萬字長文,揭秘特朗普為何會“輸給”病毒;4月11日,《紐約時報》發表長篇報導,探討特朗普戰疫失敗的背後。

  “應對遲緩”“過度自信”等字眼頻頻出現的同時,媒體還不約而同將特朗普應對不力的矛頭指向了他背後的高級顧問——駙馬爺庫什納。

·特朗普政府主管抗疫的兩員大將,彭斯(右)和庫什納
·特朗普政府主管抗疫的兩員大將,彭斯(右)和庫什納
  

  報導指出,在疫情期間,很多專家都能提供非常細緻且有效的建議,比如傳染病專家安東尼·福奇博士等,但特朗普往往向那些“沒有資曆、經驗或缺乏明顯洞察力”的人尋求建議,而庫什納就是其中之一。

  在任命副總統彭斯作為戰疫總指揮後,特朗普又欽點了庫什納作為欽差,組成了另一支防疫小分隊,主要負責採購和分配物資。

  豈料一直被認為無比靠譜的女婿,在疫情面前卻頻頻翻車:口無遮攔懟州長、拍賣防疫物資、阻礙醫療進程等一系列操作,不僅被質疑大發國難財,也將自己貪婪無度的商人本質暴露無遺。

  抗疫翻車

  作為特朗普的乘龍快婿,庫什納這次算是得到了個“肥差”。

  彭斯在前方抗疫不力被吐槽的時候,庫什納則在背後接管了聯邦應急管理局(FEMA),全盤掌控著聯邦層面的物資採購、運輸和調配。

  手裡有“糧”心不慌。

  4月2日,庫什納在疫情簡報會上首次露面。面對各州州長抱怨醫療物資緊缺卻沒從聯邦政府獲得支持,他卻玩起了文字遊戲:

  “各州不應該向聯邦儲備委員會尋求幫助,聯邦儲備的概念是——這是“我們”(意指聯邦的)的儲備,而不是供給“他們”(各州)用的儲備。”

  一句話惹惱了納稅人。許多人在問“我們的”“他們的”是什麼意思?聯邦儲備不是納稅人掏的錢嗎?憤怒的網友直接在推特上掛出了“送庫什納進監獄”的話題。

  幾天后,特朗普出來維護女婿了。在被記者問到“聯邦儲備是我們的”是什麼意思,他直接跟記者爭吵了起來,說“我們的”就是指國家,你這麼問就是別有用心。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為了籌措醫療物資,庫什納牽頭啟動了一項名為“空中橋樑”(Project Airbridge)的計劃,即通過FEMA來號召聯邦、州、地方政府和私營企業之間合作,動用各自的關係網,從全世界統一採購物資。

  國有難,誰也不敢怠慢。

  很快,滿載從國外籌集到的物資的飛機一架架運抵美國。然而,後面的劇情就不按常理出牌了。

  這些動用國家的外交、航空資源,以及大筆採購費才從全世界買來的物資,一落地就被轉手賣給了5家美國私人企業。

  這些企業將一半物資拿出來賣給疾控中心指定的疫情嚴重地區,剩下的一半,他們想出的分配辦法就是——競拍模式,價高者得。

  本來就急等著物資解燃眉之急的各州州長直接急了:

  伊利諾伊州長普里茨克接受採訪時說:“就像拍賣會那樣,你必須跟其它50個其它州一起競拍,才有可能從這些公司手裡買到救災物資。”

  疫情最嚴重的紐約州州長科莫也不停地吐槽:買呼吸機的時候,“就像和其他50個州一起上eBay一樣……”

·科莫
·科莫
 

  不僅沒幫上忙,庫什納還不斷給抗疫添亂。

  據《華盛頓郵報》報導,庫什納的團隊時不時冒出各種不切實際的想法,不是想讓Google建網站引導疑似者去檢測點,就是讓甲骨文利用軟件監控未經證實的抗瘧疾藥物對抗新冠肺炎的效果。

  這讓公共衛生部官員、疾控中心主任、醫學專家福奇博士等,不得不從緊張的防疫任務中抽離出來,配合白宮的各種要求。

·福奇博士
·福奇博士

  庫什納一系列忙中添亂的操作備受質疑。美國著名節目主持人批評他是“靠裙帶關繫上位”,民主黨人則質疑這是“以權謀私”。

  眼見質疑聲四起,特朗普也不得不作出表態。4月13日舉行的白宮疫情簡報會上,特朗普宣佈,不會讓女兒女婿加入他召集的指導美國經濟重啟的白宮委員會。

  野心勃勃

  長著一張娃娃臉、看起來低調謙遜的庫什納,其實是個十足的狠角色。

  《紐約客》曾引用庫什納好友對他的描述:“庫什納有一點像變色龍。。。。。。他真的很迷人,是一個帥氣的年輕人,卻可以像世故的老年人一樣行動和說話。”

而這種“世故”無疑遺傳自家族基因。
而這種“世故”無疑遺傳自家族基因。
 

  庫什納的祖父母在二戰期間受到納粹的迫害,經過千辛萬苦來到美國的新澤西定居。憑藉聰明和努力,庫什納家族很快成為新澤西地產界富豪。

  上世紀90年代中期,庫什納的父親查理·庫什納就坐擁22000套公寓,身家超過10億美元。

·庫什納和父親
·庫什納和父親

  老庫什納在商場打拚的時候,從來不吝嗇往政治圈投錢。2000年戈爾競選美國總統,在募資的過程中,還特別到訪庫什納家族;克林頓和希拉里也將庫什納家族看作金主。

·老庫什納(右一)和美國前總統克林頓(左二)
·老庫什納(右一)和美國前總統克林頓(左二)
 

  老庫什納的慷慨捐贈助他獲得了更多政府建築項目,卻也給他埋了一顆雷。

  2004年,捐了一大筆款的老庫什納本以為可以拿下紐約世貿中心的重建項目,結果後院起火,他的弟弟妹妹檢舉他挪用公司的大量財產進行不正當的賄選。

  家族遭遇滅頂之災、父親身陷囹圄的時候,還在哈佛讀書的庫什納果斷扛起了重擔。

  他一邊打理家族事務,一邊策劃把公司從新澤西搬到紐約。在大刀闊斧買下位於曼哈頓的666大廈後,庫什納家族正式進軍紐約。

  在地產圈、政治圈混得風生水起,庫什納又看重了傳媒領域能夠影響輿論的優勢。

  他先是斥資1000萬美元買下《紐約觀察者報》,繼而又入股全球知名圖片社交平台Instagram,由此也獲得了能夠跟梅鐸這樣的老一輩媒體大亨、商業大佬接觸的機會。

  ·庫什納與伊凡卡的結合也是梅鐸前妻鄧文迪(中)牽的線。

  一路下來,庫什納的投資能力可能並不被所有行業人士認可,但從他收購報紙和入股社交網絡來看,是具有政治企圖和野心的。

  2016年,在嶽父大人競選總統期間,庫什納積累的資源全部派上用場。

  他通過Instagram與科技界搭上關係,幫特朗普辦起了網絡籌款系統;利用自己的報紙以及和梅鐸的關係,幫特朗普找到了能替他說話的媒體;特朗普“大嘴巴”得罪了猶太人,也是身為猶太人的庫什納出面善後……

  為了支持嶽父大人,庫什納背叛了自己多年支持民主黨的家族,而且在整個競選過程中盡心盡力,立下汗馬功勞,讓一直對這個女婿並不看好的特朗普刮目相看。

  在獲得共和黨總統提名時,特朗普除了感謝競選團隊成員之外,特別指名道姓感謝的,就是庫什納一個人。

  權力膨脹

  競選期間處於幕後操盤手的庫什納,在特朗普勝選後開始逐漸走向前台。

  2017年初,特朗普宣誓就職總統,年僅36歲的庫什納緊接著被任命為總統高級顧問,直接為總統出謀劃策。

  走馬上任的最初幾個月,年輕氣盛的庫什納也犯下了一些稍顯稚嫩的錯誤:

  比如,他與俄羅斯銀行家過密的關係引發“通俄”猜測,家族地產生意與外國政府關係曖昧也引起爭議;他支持特朗普開除FBI局長詹姆斯·科米,直接導致對方倒戈,提供大量證據反攻特朗普;他的安全許可被曝出過期,總統甚至給官員施壓,強製批準通過……

  ·庫什納家族與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左一)交往甚密,據稱內塔尼亞胡在美留學期間就曾借住在庫什納家。

  儘管庫什納被批評各種越權干涉,沒有任何從政經驗卻在背後指手畫腳,甚至被稱為“史上白宮最糟糕的政治顧問”,但依然不妨礙他是特朗普最信賴的人之一。

  特朗普就職三年多來,幾乎所有重大項目都有庫什納的參與。

  從“中東和平計劃”到建立邊界牆,從改革刑事司法製度到參與斡旋美國與中國、與墨西哥的外交關係,甚至特朗普2020年連任競選活動的監督籌款、戰略製定和廣告宣傳,也由庫什納全權負責。

·據美媒稱,庫什納與年紀相仿的沙特王儲小薩勒曼(右)關係很鐵。
·據美媒稱,庫什納與年紀相仿的沙特王儲小薩勒曼(右)關係很鐵。
 

  被庫什納任命為特朗普競選活動經理的布拉德·帕斯卡爾說,在白宮內外,都沒有人比庫什納更具影響力,“他的地位僅次於特朗普”。

  伊凡卡也曾對《時代》週刊表示,“總統傾向於把最重要的項目安排給庫什納負責”,而她的責任範圍更傾向於一些女性話題領域。

  甚至還有傳言說,特朗普團隊里有個潛規則,得罪誰也不能得罪庫什納,因為下場會很慘。

  特朗普勝選後,時任新澤西州州長的克里斯蒂本是其副手的第一人選,但最終彭斯得到了這個位置。有報導稱,正是庫什納促成了這一決定,因為在2004年,老庫什納被送入監獄就是由時任新澤西州總檢察長的克里斯蒂指控造成的。

·克里斯蒂(右)曾被認為是副總統的人選。
·克里斯蒂(右)曾被認為是副總統的人選。

  2017年8月18日,特朗普競選團隊首席執行官斯蒂芬·班農辭去白宮首席戰略師職務。而他得罪的人之一,就是特朗普的“第一女婿”庫什納。據媒體報導稱,兩人在白宮經常意見不一,立場相左。

·斯蒂芬·班農
·斯蒂芬·班農

  2018年3月,白宮大管家約翰·凱利宣佈辭職。凱利曾試圖降低庫什納和伊凡卡的影響力,堅持夫婦二人必須經由他才能預約面見總統,以加強紀律性。半年後,《赫芬頓郵報》發消息稱,特朗普正在考慮讓庫什納填補這個空缺。不過,最終因為爭議頗大,52歲的北卡羅來納州聯邦眾議員馬克·梅多斯獲得了這個職位。

·約翰·凱利
·約翰·凱利

  在《紐約時報》看來,在流水的特朗普團隊中,庫什納就是鐵打的存在,而且他的影響力幾乎一直在加碼。

  有媒體甚至將庫什納比作“年輕的特朗普”,認為他們極度相似:兩人都是野心勃勃的富家子弟,將自己繼承的房地產帝國發展壯大,繼而帶著一貫的商人思維步入政壇。

  不過毫無疑問的是,在疫情面前,這位膨脹的駙馬爺如果繼續任性放肆的話,栽跟頭是不可避免的。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