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及卡介苗的國家新冠死亡率低?美國貝勒醫學院提醒:不靠譜
2020年04月15日07:17

  原標題:普及卡介苗的國家新冠死亡率低?美國貝勒醫學院提醒:不靠譜

  在出生後24小時內就要接種的卡介苗,明明是肺結核疫苗,為什麼會被傳能防新型冠狀病毒?

  這一說法源自美國紐約理工大學3月底上傳在預印本網站medRxiv上的一篇論文,並未經過同行評議。

  文章分析 178 個國家數據後發現,一些從來沒有推廣過卡介苗的國家,如美國、意大利、比利時和荷蘭等,新冠發病率高於普及卡介苗的低收入國家。此外,若普及時間較晚(如伊朗),新冠死亡率也偏高。

  隨後,國際上陸續有與卡介苗相關的新冠臨床試驗跟進。

  4月14日,中國工程院院士王軍誌在新聞發佈會上回應稱:“這是國外的傳聞,卡介苗實際上是兒童計劃免疫的疫苗,在我們國家應用面很廣,目前我們沒有看到確切的研究數據支持這個說法,所以這個現在還不知道。”

  美國貝勒醫學院兒科學助理教授理查德•卡勒梅耶(Richard Kellermayer)等人近日對這個說法用新數據和新模型進行了檢驗,卻並未發現新冠死亡率與卡介苗普及程度、普及時間的存在顯著關聯。

  該團隊警告道,在檢測率低的情況下,是很難從現有數據中得到靠譜的傳染病學結論的。保持物理距離、加強個人防護是唯二的傳染病學措施,沒有普及卡介苗接種的冰島就在這方面做得很好。而很早普及卡介苗的日本則成了反面案例。

  相關文章題為《卡介苗對抗新冠?友情警告》,同樣上傳於預印本網站medRxiv上。

  卡介苗抗新冠?

  3月24日,紐約研究人員上傳題為《卡介苗普及政策和新冠發病率、死亡率之間的關聯:一項傳染病學研究》。

  文章稱,分析 178 個國家數據後發現,比較每一百萬人中的新冠肺炎確診數和病死數,在普及卡介苗的國家中,低收入國家患者數量較低,而中上收入和高收入的國家較高。

  而一些從來沒有推廣過卡介苗的國家,如美國、意大利、比利時和荷蘭等,發病率要更高一些。

  從死亡率來看,沒有普及卡介苗的中上收入和高收入國家,新冠死亡率明顯高於推廣卡介苗接種的國家(每百萬人中死亡例分別為16.39和0.78)。

  此外,即使是普及了卡介苗的國家,若普及時間較晚(如伊朗),新冠死亡率也偏高。

  卡介苗防新冠?即便未正式發表,這個思路依然引發了同行和公眾的熱烈關注。

  3月27日,澳州墨爾本大學宣佈將啟動一項臨床試驗,檢驗醫護工作者接種卡介苗後能否受到保護。3月31日,荷蘭也在國際臨床試驗網站上招募誌願接種卡介苗的醫護人員。

  日均死亡率也許更準確

  上述紐約研究所採用的數據截至3月21日。卡勒梅耶等人決定用4月3日的更新情況進行檢驗。

  他們選取了“世界實時統計數據”(Worldometer)中新冠確診病例數在前68位的國家,並且沒有像紐約研究一樣排除人口小於100萬的國家,比如冰島。這個來自休斯頓的團隊盛讚小國冰島採取廣泛檢測的措施。

  在這個68個國家中,休斯頓團隊查到了40個國家的卡介苗相關政策。其中,有9個國家未在1980年之前普及卡介苗接種。

  然而,他們並未發現普及卡介苗時間與新冠死亡率之間存在顯著關聯(rs= -0.21632, p=0.18)。

  考慮到1-2周潛伏期的存在,對於病例處於指數級增長階段的國家來說,疫情持續的時間(從確診首例開始計算)是個關鍵因素。不同國家的檢測率也相差甚遠。

  為了儘量抹平各國的疫情現狀差異,研究團隊自定義了一個“日均死亡率”的概念,即個體死亡率/疫情時長。

  用上這個休斯頓團隊認為更準確的“日均死亡率”之後,不僅普及卡介苗時間與新冠日均死亡率之間不存在關聯,是否在1980年前普及卡介苗也無差異了。

  A 1980年前有/無普及卡介苗的國家的新冠死亡率 B1980年前有/無普及卡介苗的國家的新冠日均死亡率 C非殖民過與殖民國的新冠日均死亡率

  不殖民防新冠?

  最後,為了說明所謂的“關聯”其實可以很容易被一些偏差創造出來,卡勒梅耶等隨意選取了一個判別標準:是否曾參與過殖民美洲或非洲?

  有趣的是,“關聯”真的出現了。曾參與過殖民美洲或非洲的國家新冠死亡率要明顯更高(p=0.035)。它們是荷蘭、西班牙、英國、法國、比利時、葡萄牙和德國。

  難道不殖民也可以防新冠?卡勒梅耶等表示,一定要解釋這個“關聯”也是有說法的,比如這些殖民者國家持續數代地提高產前營養,影響到孩子出生後的免疫反應,延長預期壽命,從而在新冠面前也更脆弱。

  演示了這一番“一本正經地胡說八道”,文章作者想表達的其實是,想要從現有的新冠數據中得到靠譜的傳染病學結論是很睏難的。

  從現階段來看,造成各國新冠死亡率差異的主要原因在於絕大多數國家未進行廣泛的系統性檢測。

  這也是該團隊稱讚冰島模式的原因。即使沒有普及卡介苗,冰島通過推廣檢測和旅行隔離,教科書般地讓疫情暴發曲線平緩了下來。類似地,中國、韓國通過加強個人防護物品取得了成功。

  反例則是日本。這個1942年就推廣卡介苗的國家,本身有著保持社交距離和使用口罩的習慣,但因隔離政策缺位,疫情初期平穩,隨後激增,成為了目前最脆弱的國家之一。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