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衛組織經費怎麼來?美國暫停資助會造成哪些影響?
2020年04月15日17:48

  原標題:世衛組織經費怎麼來?美國暫停資助會造成哪些影響?

  來源:國是直通車

中新社記者 陳孟統 攝
中新社記者 陳孟統 攝

  美國總統特朗普14日宣佈將暫停向世界衛生組織提供資助。

  特朗普在當日舉行的記者會上作出這一決定。他表示,世衛組織在處理疫情上不力,導致了疫情的擴散。特朗普還稱,將啟動一項針對世衛組織的調查。在調查期間,美國將暫停對世衛組織提供撥款。

  事實上,這不是特朗普第一次公開表示將暫停向世衛組織提供資助。一週前,他就曾指責世衛組織“以中國為中心”,並稱美國每年向世衛組織繳納大量會費,但卻沒有享受到同等的待遇。特朗普說,作為世衛組織的主要捐資方,美國有責任對世衛組織在疫情中的行為問責。

  那麼,美國對世衛組織貢獻有多大?作為成員國和捐資方又有哪些權利和義務?特朗普真要“問責”世衛組織嗎?

  世衛組織經費如何得來?

  據世衛組織官網資料顯示,世衛組織的規劃預算資金來自評定會費和自願捐款兩部分。

  評定會費是國家作為本組織會員國交納的費用。每一會員國交納的費用按本國的財富和人口狀況計算。

  據官網信息顯示,評定會費占規劃預算的總百分比有所減少,近幾年占比還不到本組織資金總額的四分之一。其餘資金主要通過自願捐款籌集。

  但世衛組織在官網上表示,評定會費仍是本組織資金的一個主要來源,它提供了一定程度的可預測性,有助於降低對少量捐助方的依賴,使資源水平能夠與規劃預算保持一致。

  而自願捐款主要來自會員國(在繳付其評定會費後)或其它合作夥伴。據世衛組織官網資料,近年來,自願捐款占本組織籌資總額的四分之三以上。

  世衛組織的捐資方有哪些?

  世衛組織官網信息顯示,其捐助者來自不同的背景。其中有會員國、國際組織、私營部門等。

  目前,世衛組織共有194個會員國和兩個準會員,均需於1月1日繳付世衛組織評定會費。與此同時,世衛組織還接受自願補充評定會費捐款,並鼓勵會員國自願補充評定會費捐款。

  此外,國際組織和私營機構也是其捐助者構成來源。據世衛組織官網資料顯示,聯合國、蓋茨基金會、歐洲委員會、全球疫苗和免疫聯盟(GAVI Alliance)、彭博等也是其重要的自願貢獻者(voluntary contributor)。

  美國對世衛組織貢獻幾何?

  美國是世衛組織成員國,其在世衛組織的貢獻上也較為突出。

  根據世衛組織2018-2019年度項目預算中期審查報告顯示,美國在世衛組織衛生突發事件上的貢獻比例最高,其自願捐助占比達34%。其次是英國(16%)、科威特(8%)、德國(7%)。

世衛組織衛生突發項目貢獻圖
世衛組織衛生突發項目貢獻圖

  其次,世衛組織人道主義救助方面(如下圖),美國的占比也最大,達16%。其次是聯合國人道主義事務協調辦公室(14%)、國際開發協會(10%)等。

世衛組織人道主義應急計劃和其他倡議項目貢獻圖
世衛組織人道主義應急計劃和其他倡議項目貢獻圖

  此外,美國私營機構如蓋茨基金會、彭博等均在世衛組織貢獻值中高居榜首。

  如蓋茨基金會在世衛組織的全球根除脊髓灰質炎行動(GPEI)中自願捐助貢獻比最大,達27%;彭博家族基金會在非傳染性疾病這個項目上自願貢獻比最高,達15%。

  此外,從會員國評定會費角度看,根據世衛組織2018–2019年攤款比額表顯示,美國占世衛組織比額最高,達22%。中國為7.9%。

  其他主要國家還有,德國(6.3%)、法國(4.8%)、英國(4.4%)、巴西(3.8%)、意大利(3.7%)、加拿大(2.9%)、澳州(2.7%)等。

  如此看來,特朗普說的“美國對世衛組織貢獻大”這句話有一定道理。

  權利和義務

  作為世衛組織主要成員國、貢獻國,美國享有哪些權利和義務呢?

  上海外國語大學國際關係與公共事務學院副研究員湯蓓表示,成員國繳納評定會費是國際法定義務,這部分資金如何使用,由所有成員國組成的衛生大會決定。

  根據世衛組織的《組織法》規定,如果會員國未履行財政義務,衛生大會認為情形適當時,可停止該會員國所享有的選舉特權和便利。

  湯蓓表示,美國至今尚未繳清2019年度會費,拖欠比例高達70%,繼續拒繳評定會費,可能出現的是其和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關係的重演,先失去投票權、然後退出。如果失去成員資格,那美國自然失去了對這一多邊組織的影響力。

  當然,擺在美國面前還有第二種選擇,即減少自願貢獻比例。如前文所述,美國在各項自願貢獻比重均位居高位,這部分援助為自願行為,不受約束。

  北京大學國際政治經濟研究中心主任王勇在接受中新社國是直通車記者採訪時表示,成員國出資多少不僅與國家的經濟規模大小有關,也體現了“大國的貢獻”。

  他表示,美國長期以來就是全球第一大經濟體,因此對如世衛組織等國際組織的貢獻也相對較大。但隨著新興經濟體的發展,特別是中國目前在聯合國繳納的費用也在不斷地上升,體現了大國的貢獻。

  在王勇看來,供資方出資多也具有一定的優勢。例如,供資方貢獻大,對一些國際組織的政策方向,包括對一些項目的選擇支持上有一定的幫助。此外,由於供資方往往是大國,其在專業知識、項目立項、人員支持等方面也具有諸多優勢。

  “問責”世衛組織?不,是“甩鍋”!

  對於特朗普說的要“問責”世衛組織,專家在接受中新社國是直通車記者採訪時表示,這是一種“甩鍋”和找“替罪羊”的行為,是在為其國內政治服務。

  至於特朗普會如何“問責”,王勇表示,“也不是美國一家說了算”,還是應該由最高決策機構,如世衛組織大會和組委員等部門共同的決定,需要投票並進行公開審議。

  “在全球疫情持續蔓延之際,美國單邊主義的做法相當於將政治淩駕於公共衛生事件之上,勢必會遭到多數世衛組織成員國的反對”,王勇說。

  南京大學中國南海研究協同創新中心執行主任、南京大學國際關係研究院院長朱鋒對中新社國是直通車記者表示,目前來看特朗普做出這一決定,“更多是一種政治性的姿態”,是特朗普出於國內政治的考慮,尤其是對美國民眾和媒體對其疫情處理不及時的討伐聲進行回應,以轉移大眾視線的方式強調對世衛組織的不滿。

  朱鋒表示,雖然特朗普宣佈將暫停資助世衛組織,但目前具體該如何執行還尚未清楚。但這一舉動在目前全球各國深陷抗疫泥潭是不合時宜的。

  對於特朗普的做法,聯合國和中國官方也進行了回應。

  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表態稱,現在不是減少世衛組織資金的時候,並強調世界衛生組織必須得到支持,這對全球戰勝新冠疫情的努力絕對關鍵。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15日在主持例行記者會上表示,作為全球公共衛生安全領域最權威、最專業的國際機構,世衛組織在應對全球公共衛生危機方面發揮著不可替代的作用。

  趙立堅指出,當前全球疫情形勢嚴峻,美方這一決定將削弱世衛組織的能力,損害國際抗疫合作,受影響的是包括美國在內的世界各國,特別是能力脆弱的國家。

  趙立堅強調,中方敦促美方切實履行自身的職責和義務,支持世衛組織領導國際抗疫行動。中方將一如既往支持世衛組織,為推動國際公共衛生事業、應對全球抗擊疫情發揮重要作用。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