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放射科醫生的“戰疫”
2020年04月14日09:08

原標題:武漢放射科醫生的“戰疫”

原創 未來編輯部 新天地NewEra

在這裏,我和其他人一樣,只是一個見證者。我的生活已經成了這一事件的一部分。我住在這裏,和所有的一切在一起。

——S.A.Alexievich

新冠肺炎來襲 | 南大學子防疫觀察(八十三)

南大新傳“未來編輯部”出品

作者 |王雨禾 南京大學外國語學院2019級本科生

地區 | 湖北省武漢市

李明藹是武漢市一所大型三甲醫院放射科的醫生。

這所醫院在武漢排名前列,有多個院區,日常開放床位5000多張,年門診量達到500多萬人次左右。在新冠肺炎爆發期間,李明藹所在的醫院正在武漢市發熱門診醫療機構和定點救治醫療機構名單中。

疫情下的放射科

1月初,李明藹還領著寒假回家的妹妹出門玩,但局面在新年前就急轉直下了。“過年之前,醫院收治的疑似病人越來越多,(不久)我們也接到了取消春節假期的通知。”

28日,該院關閉了急診和發熱門診以外的普通門診,設置發熱病區。“防護措施更加嚴密,醫院氛圍越來越緊張。”他回憶道。

作為一名放射科醫生,李明藹的工作是為不能離床脫機脫氧的重症患者進行床片X光檢查。每天,李明藹都要首先要給移動式X射線機進行消毒,穿戴好防護服後將射線機推到隔離病房,給之前提交檢查申請的病人進行檢查。

除了移動式X射線機,李明藹所在的院區有兩台固定CT儀器,一部供沒有症狀的患者使用,一部供有發熱症狀的患者使用。據他估算,一個病人的CT檢查平均需要3-5分鍾,即便機器和人一天之內不間斷地工作11個小時,至多也就只能檢查200人。可以想像,在最初疫情爆發的高峰期,儀器、李明藹以及他的同事們往往是滿負荷工作。

但李明藹的狀態不差。也許是因為2003年目睹過同樣是醫生的父親參加SARS防疫戰的過程,他並沒有過多的驚慌。“心態一直很好,就是正常的工作休息。”

李明藹的父親也曾是一名放射科醫。非典期間,李父的工作內容也是為非典患者拍攝X光片。據李明藹父親回憶,SARS在成像上更好判斷,潛伏期間不具備傳染性,而當時武漢也不是重災區。

但這一次,更棘手。

CT影像的插曲

CT影像,一種進一步對病人作分層X光檢查的影像學技術,是這次抗擊新冠肺炎過程中的重要插曲。2月3日,武漢大學中南醫院影像科副主任張笑春通過個人社交平台發出將CT影像納入新冠篩查依據的呼籲,引起政府和社會高度重視,也將執行CT檢查的放射科推向了前台。

在2月5日發佈的《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第五版)》中,診斷標準一欄增加了以影像學作為標準的“臨床診斷病例”,臨床表現上增加了胸部影像學的描述,以加速收治病人。

而李明藹所在的醫院在臨床判斷上領先於《診療方案》的調整。“我們從一開始就是以核酸試劑盒檢測和胸部CT平掃檢查為主進行診斷。試劑盒經過改進升級,準確度越來越高,加上CT的圖像結果,基本上可以很準確的判斷出患者是否感染新型冠狀病毒。”李明藹如是說。

李明藹介紹了他們對新冠肺炎的診斷程式:如果核酸檢測為陰性,CT影像中沒有相關表現,則基本可以排除;如果檢測為陽性,CT影像又有所表現,則基本可以確診。

核酸檢測和CT都是必要的,李明藹說。CT作為一種基礎檢查手段,在絕大部分疾病的檢測上都有運用,而新冠肺炎的成像特徵又與一般肺炎類似,難以區別。而核酸試劑則因為廠家與生產標準有出入,會出現陰陽不定的情況。率先呼籲加入CT檢測的張笑春醫生在接受“丁香園”採訪時也曾提到:“試劑盒由於研究時間緊迫很難盡善盡美,加上核酸檢測需要采樣,受到方方面面的限製,會造成(假)陰性結果。”

不過,2月19日發佈的第六版診療方案中又刪除了“臨床診斷病例”,重新分為疑似病例和確診病例。據專業人員解釋,這是因為當時核酸檢查在時效上逐漸跟上了,能及時給出結果。

穿上防護服

只要是上班時間,李明藹就會一直穿著防護服。

先穿上普通的白大褂,然後在外面套上一層手術衣,再穿上防護服。裡外三層之下,整個人的行動和散熱都會受到很大影響。但李明藹說:“不存在難受吧,習慣就好了。”

防護服對生理造成的困擾不只是不舒服。因為防護服資源有限,“一天就一套”,穿脫又非常麻煩,李明藹和他的同事大多數會選擇在家吃完飯再來上班,或者下班回家吃。這意味著,很多人會從穿上防護服開始一直幹到脫下防護服,中途不吃飯,也不上廁所。

脫下防護服,李明藹也是封城之下一個普通市民。雖然疫情期間市內所有的公共交通關停了,不過醫院提供了班車,建了順風車群,加上社會上愛心車的幫助,他和同事們的上班基本沒有問題。除了通行,李明藹還收到了社會各方面捐助給醫院的“愛心菜”,而醫院附近的超市也會特意對醫護人員定時開放。

3月,李明藹所在的醫院送走了前來支援的外地醫療隊,其他門診也相繼恢復。

4月初,武漢解封,市內交通恢復,店舖商場陸續營業。

疫情的陰影正在慢慢從這座城市中淡去。

李明藹在工作中 李明藹/供圖

受採訪者要求,文中李明藹為化名。

原標題:《武漢放射科醫生的“戰疫”》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