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問題專家談西方“甩鍋論”:無端指責可休矣 合作抗疫方可度過危機
2020年04月14日21:47

原標題:國際問題專家談西方“甩鍋論”:無端指責可休矣 合作抗疫方可度過危機

中新社北京4月14日電 (李京澤 郭超凱)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持續蔓延,中國取得抗疫階段性成果並積極參與國際合作,獲得高度評價之時,也聽到一些西方政客、媒體無端指責和汙名化中國的嘈雜之音。從“中國原罪論”到“中國延誤論”,再到“中國擔責論”,西方政客在疫情起源與信息公開上做文章,向中國“甩鍋”。

  新冠病毒源頭問題目前尚無定論,疫情始發於武漢,但病毒不一定源自中國,這一科學問題已被世界衛生組織以及美國、歐洲、中國等多國科學家的研究所印證。然而持有“中國原罪論”者卻無視客觀事實,把追溯病毒起源這一科學問題留給了政治。

  浙江大學國際政治研究所副教授甘鈞先認為,追責病毒責任本身就是一種錯誤的政治思維。病毒無國界意識,無身份意識,隱匿性強,很難防範,其傳播不能歸咎於某個國家或群體。

  追溯過往,西班牙流感、伊波拉等病毒都對國際社會造成了傷害,但人類曆史上也從來沒有將其歸咎於某一個國家和民族的先例。

  針對中國的“原罪論”未休,“延誤論”又甚囂塵上。個別西方政客在本國疫情防控吃勁關頭,卻將社會重創的損失拋給了中國。

  “設身處地地思考問題,傷痛引發的情緒需要發泄。”複旦大學國際問題研究院副院長沈丁力接受中新社記者採訪時指出,不當言論在於個別人選錯了發泄的對象,危急時刻,更應該做的是反思本國防控的漏洞,專注於如何將傷亡降到最低。

  “中國延誤論”認為中國隱瞞疫情,影響了各國的防控判斷。事實上,根據世界衛生組織13日發佈的抗擊新冠肺炎行動時間線,這一指控並不成立。該時間線顯示,中國最早於2019年12月31日報告一組肺炎病例,隨後迅速確認新型冠狀病毒;而世衛組織從2020年1月1日起就進入了抗疫緊急狀態,並於1月30日宣佈新冠疫情構成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但如此強烈的“警報聲”並沒有引起部分西方國家的足夠重視,延誤了防控時機。

  對此,《柳葉刀》主編理查德·霍頓直言:“1月底我們就知道中國的情況”。世衛組織更是指出,中國“構建起了阻止疫情傳播的第一道防線”“為全世界抗擊疫情贏得了時間”。

  向世界發出疫情警報,公開病毒基因序列,分享診療、防控方案……事實就在眼前,非議為何不斷?南京大學中國南海研究協同創新中心執行主任朱鋒教授告訴記者,其中存在兩方面深層動因,一是某些國家正處在國內政治矛盾與疫情防控的交彙點,此時“甩鍋”可以轉移民眾注意力,也可為防控不力開脫;二是西方國家個別人士對中國固有的成見和敵意作祟。

  上述言論的基礎上,一些西方政客又炮製出所謂“中國擔責論”,聲稱要讓中國“賠償”經濟損失。甘鈞先認為,這是某些國家逃避自身責任的表現,他們找錯了敵人,在危機中迷失了方向,其結果只會帶來更大的危機。

  外界注意到,疫情暴發時,身處人類命運共同體的中國不惜以經濟社會短期停擺為代價抗擊疫情,付出了難以估量的經濟損失。疫情防控取得成效時,身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中國又抓緊復工復產,全力彌補疫情造成的經濟損失。

  全球疫情暴發的當下,據不完全統計,中國已與140多個國家和地區就新冠肺炎進行交流和學術研討,向意大利、塞爾維亞、柬埔寨、巴基斯坦、菲律賓、緬甸、哈薩克斯坦等多國派遣醫療專家組,得到有關國家政府的廣泛好評。

  在環球同此涼熱的共識之下,“甩鍋論”的存在某種程度上也是戰疫心理的體現。朱鋒指出,疫情之下,無論是封城還是居家隔離,各國人民的基本生活都受到了嚴重影響,社會心理變得脆弱和痛苦,但一味以不當言論打壓中國,只會進一步惡化世界抗疫輿論環境。

  受訪專家一致認為,敵視和指責只會削弱、打擊世界抗疫合作,新冠病毒大敵當前,沒有任何的國家和組織可以獨善其身,唯有合作才能度過此次重大全球公共衛生安全危機。

  疫情如同一道旋轉之門,可能通向更加緊密團結的國際社會,也可能通向越發脆弱分裂的全球體系。慶幸的是,以“甩鍋論”為代表的不當言論,僅出自各別國家的個別人,大多數人正通過言語和行動旋轉至門的光明面。(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