渾水創始人卡森·布洛克:我們相信瑞幸指控的真實性
2020年04月13日21:37

  原標題:渾水創始人卡森·布洛克:看了報告作者的數據室,我們相信針對瑞幸的指控是真實的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記者:孫嘉夏 舒冬妮  

  2020年1月31日,渾水在推特上公佈了關於瑞幸咖啡(LK.US)的匿名做空報告,但這份報告在股市中並沒有激起太多波瀾。1月31日當天,瑞幸股價下跌10.74%,第二個交易日(2月3日)下跌3.51%後,2月4日股價就回升了15.89%。

  戲劇性的是,4月2日瑞幸發佈公告承認財務造假。當天股價跌幅超過75%,此後又連續兩天大跌。至4月7日停牌,股價僅為4.39美元,距年內高點51.38美元已跌去九成,市值僅餘11.1億美元,從4月1日至今蒸發了55億美元。

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蘭素英 攝
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蘭素英 攝

  伏擊背後,潛藏著的是渾水創始人卡森·布洛克(Carson Block)神秘的身影。

  不過,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注意到,渾水也並非無往而不利,其過往做空新東方、安踏等公司的經曆都並不成功,不少公司也在被做空後依舊取得了長足的發展。整體而言,在中概股中,存在造假問題的公司僅是個案。

  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獨家專訪時,卡森·布洛克表示,之所以選擇做空瑞幸,是因為當時不僅收到了匿名報告,還看到了更詳盡的數據,這讓渾水相信了報告的真實性,但投資者並沒有引起重視。

  “渾水摸魚”的渾水

  時間回到2010年,卡森·布洛克還在上海從事法律工作,其父親則經營著一家名為WAB Capital的投資機構,在父親的要求下,布洛克“奉命”調查河北保定的一家美國上市公司東方紙業。

  調查期間,布洛克發現東方紙業存在嚴重的數據造假。在理查德·泰特爾鮑姆所著的《做空:最危險的交易》一書中,曾描述了一個細節,“當麵包車駛近工廠時,另一樣東西引起了他們的注意——人行道,這條路不能與東方紙業聲稱的產量匹配。布洛克表示,‘我們估計,他們每天必須以最大運力運送100輛卡車。’而這條路顯然沒有想像中的磨損。”

  除此之外,工廠的生產機器及原料都無法達到東方紙業所披露的數據標準,布洛克認為,東方紙業2009財年的收入被誇大了40倍。

  之後,布洛克起草並發佈了關於東方紙業長達30頁的報告,詳細列舉了誇大的收入、營業額和資產數字。報告發佈第二天,東方紙業報7.23美元,下跌11%,並引起了美國證監會長達3年的非正式調查,期間東方紙業股價跌幅超過80%。

  由此,取自中國成語“渾水摸魚”的渾水在市場中一鳴驚人。

  此後,渾水陸續針對8家中概股公司發佈做空報告,其中包括綠諾國際、中國高速傳媒、分眾傳媒、新東方等企業,並致使其中多家公司被退市,渾水也因此被稱為“中概股狙擊手”,在業界名聲大噪。

(以上為記者根據公開數據整理。渾水的做空行動並非都準確無誤,從整體而言,存在財務造假等問題的中概股僅是個例。)
(以上為記者根據公開數據整理。渾水的做空行動並非都準確無誤,從整體而言,存在財務造假等問題的中概股僅是個例。)

  在渾水之外,另一知名做空機構香櫞,在6年里先後狙擊了20家中概股公司,其中15家股價跌幅超過66%,7家已經退市,這一數據還在不斷更新。

  “瑞幸”只是個例,中國公司“出海”不會受影響

  在接受每日經濟新聞記者採訪時,卡森·布洛克並不諱言部分做空機構做空中概股的傾向。

  主營跨國證券集體訴訟服務的北京郝俊波律師事務所主任律師郝俊波則向記者表示,做空在美國已經發展為成熟的產業,做空機構憑藉做空謀生。隨著不少做空機構對做空中國公司經驗的積累,其對於中國市場甚至企業文化也更加熟悉,瞭解個別造假公司常用的手法和套路,僱傭調查人員的渠道和技術都在不斷成熟,所以做空中概股公司對於他們來說也變得更加容易。

  而對於近期中概股公司問題頻發,外界普遍擔心中概股在海外市場名譽受損的問題,郝俊波表示,儘管最近中概股問題引起高度關注,但美國證券市場早已對集體訴訟案件司空見慣,一天甚至可能發生多起訴訟。在美國證券市場,最常見的是針對美國上市公司的訴訟案件,其次才是針對其他國家的公司。

  “其實任何國家的上市公司都存在造假的情況,在美國顯然是針對美國公司的訴訟案件更多。所以公司造假和國家、民族沒有必然聯繫。”

  那麼,中國公司以後出海上市是否更難或將面臨更嚴格的市場監管呢?郝俊波對此表示並不會有太大影響。

  他告訴記者,美國的監管製度已經相對成熟,被做空只是給赴美上市的中概股公司敲響警鍾,需要提升法律意識,而美國本身的上市環境依然和以前一樣,只要符合條件,就可以上市。

  “訴訟不會停止中國公司赴美上市的步伐。”郝俊波說,“這種案件的影響是短期的,決定性因素在於公司是否真的有前途,有市場前景。”

  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也注意到,4月3日,中國證監會表態稱高度關注瑞幸咖啡財務造假事件,對該公司財務造假行為表示強烈的譴責。不管在何地上市,上市公司都應當嚴格遵守相關市場的法律和規則,真實準確完整地履行信息披露義務。中國證監會將按照國際證券監管合作的有關安排,依法對相關情況進行核查,堅決打擊證券欺詐行為,切實保護投資者權益。

  以下為每日經濟新聞(NBD)對渾水創始人卡森·布洛克專訪的節選:

  NBD:你們當時為什麼會決定發表這份關於瑞幸的匿名報告?哪些因素讓你們覺得這份報告是真實可信的?

  卡森·布洛克:我們和匿名報告的作者取得溝通,他帶我們參觀了一個他存放調查信息的數據室。通過對數據的複審,我們相信他在研究中付出了大量的努力,他的研究非常詳細,因此我們認為他的結論是可信的。

  NBD:事實上,在1月31日做空報告發佈之後,初期瑞幸股價並沒有大跌,你們怎麼看?是否還對自己的報告有信心?

  卡森·布洛克:研究報告得出“瑞幸是一個重大騙局”的結論,但投資者是否相信這份報告則取決於投資者本身。我們認為,瑞幸多數大股東基本上是相信這份報告的真實性,但他們當時認為這無關緊要。中國幾乎沒有針對這類造假事件的強製處罰行動,所以瑞幸的大股東可能認為持有該公司股票沒有風險。

  (記者註:4月10日,上海三中院就一起違規披露重要信息罪開庭審理,判處某上市公司時任董事長、董秘兼財務總監等四名被告人有期徒刑一年至拘役三個月,並處罰金不等。在新修訂的證券法中,亦新增信息披露和投資者保護專章,以切實保護投資者的合法權益。)

  NBD:在做空愛奇藝的過程中,渾水扮演著什麼樣的角色?在中國,這份做空報告被指用戶數據不準確、報告不專業,對此怎麼回應?

  卡森·布洛克:有非常多的證據表明,愛奇藝嚴重誇大了它的用戶和收入數據,公司對這些證據提出了異議,我對此毫不意外。這種情況下,公司繼續辯解對事情也不會有更大的負面影響,尤其是考慮到該領域並沒有對此有明確的監管處罰措施。

  (記者註:愛奇藝方面已公開回應稱,作為一個負責任的上市公司,所披露的所有財務和運營數據均是真實的,符合SEC要求,公司對於所有不實指控,堅決否認,並保留法律追訴權力。且公司已瞭解並審查了Wolfpack Research於2020年4月7日發佈的做空報告,認為該報告包含大量錯誤、未經證實的陳述以及與愛奇藝有關的誤導性結論和解釋。愛奇藝強調,公司一直並將繼續致力於保持高標準的公司治理和內部控製,以及按照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和納斯達克全球精選市場的適用規則和條例進行透明且及時的披露。)

  NBD:渾水在2018年6月就曾發佈針對好未來的做空報告,但當時並未給好未來帶來重大影響,好未來股價還有所回升,近日好未來發佈公告稱員工行為不當,對此有何看法?

  卡森·布洛克:這種說法是不正確的。好未來的股價曾經確實大幅下跌了,而後來大部分的股價回升是因為大多數股票β係數介於0.5到1.5間,屬於正常回調,我們揭露了好未來的造假行為,但投資者是否相信這份報告則取決於投資者本身。

  NBD:據渾水官網介紹,渾水發佈商業欺詐、會計欺詐和基本問題三種研究報告,但我們仍然好奇渾水具體是如何選擇做空目標的?

  卡森·布洛克:我們最喜歡的做空標的具有“3L”特徵:大的、流通性好的、存在欺詐的(Large、Liquid、and Lying)。

  NBD:渾水事先怎麼判斷一家公司是否存在問題?會採取哪些方式展開具體調查?

  卡森·布洛克:我們的做空流程可以參見《巴倫週刊》和《機構投資者》的報導。具體包括大量的實地調查、訪談、現場參觀和對財務報表的深入分析。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