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隊友公開炮轟!救世英雄的暮年也一地雞毛
2020年04月13日13:33

  和自己的偶像效力同一隻球隊是什麼感覺?有的球員會覺得是圓夢,有18年NBA生涯的史達候斯則不這麼想,近日在記者WOJ的博客節目中他聊起了在巫師和佐敦同隊的經歷,他說寧願他從未去過華盛頓和佐敦並肩作戰。

  節目中史達候斯說道::“老實說,我希望我從未在華盛頓打球,這有很多原因,首先在我被活塞交易之前,我覺得我們已經在底特律走上了正確的道路。其次你要和你的偶像打球是很有挑戰性的,在當時我覺得我是一個(比佐敦)更好的球員。”

  史達候斯早年在費城76人因為和艾佛遜的矛盾被交易到底特律活塞隊,在活塞隊他逐漸成長為聯盟一流的得分手,99-00賽季他場均23.6分,00-01賽季他場均已經能拿下29.8分,這兩個賽季他場均得分排在了聯盟第八和第二,他也連續兩年入選全明星陣容,成了球隊的招牌球星之一,01-02賽季活塞打出50勝32負的出色戰績,比去年多贏了足足18場,史達候斯確實是在活塞即將成功的前夜被球隊處理了。

  28歲當打之年的兩屆全明星,到了佐敦的球隊,也不免得放下身段,史達候斯節目中繼續說:“我愛道格-科林斯(巫師當時主教練),但是我認為他把執教佐敦當成了一個機會,一個彌補他們之前在芝加哥的恩怨的機會(科林斯曾在公牛執教佐敦)。所以,我們基本就是照佐敦的意願來打球。我們當時開局打得不錯,但佐敦不喜歡我們的進攻,因為我們的進攻更多的是圍繞我發起。佐敦希望得到更多低位單打的機會,當然我們得照做。結果就是到最後我根本無法享受比賽。我對佐敦的敬仰和他在我腦海中的形象,在那一年間確實有所消逝。”

  2001年的佐敦,實在看不下去巫師亂糟糟的情況決定親自下場,還把他當年的工資收入全部捐給了因為911事件蒙難的受害者家屬,他該賽季因為右膝的傷勢只打了60場比賽,卻交出了場均22.9分5.2次助攻的不俗表現,可巫師依舊只有37勝無緣季後賽,哪怕前一個賽季巫師只贏了19場,球隊進步顯著,可這隻球隊正處在重建期,並沒有太強的競爭力,更重要的是佐敦當時已經39歲了。

  道格-科林斯回憶道:“25,26歲時候的佐敦是一個訓練狂,39,40歲的佐敦還是一個訓練狂,可顯然他的身體支持不了他這麼做了,我不得不強製要求佐敦在訓練30分鐘後給膝蓋冰敷。”

  佐敦領導球隊的方式,從年輕時候到40歲都沒什麼改變,他總希望身體力行的去感染球隊,讓球隊的毛頭小子學著像他一樣高標準,嚴要求的訓練,而且他經常在公開場合批評他年輕的隊友也讓年輕球員頗有微詞。最重要的是當時的佐敦,身份實在是太特殊,NBA歷史也只有他敢同時身兼這兩個職位。

  你的同事隨時可以因為看你不爽就把你賣了,這種特殊的身份讓佐敦的一些隊友感到很詭異。佐敦在2002年10月,起訴他的前情人Karla Knafel試圖向他勒索500萬美元,對方提出反訴,兩人鬧得沸沸揚揚。他和球隊老闆波林的關係也很緊張,最重要的是佐敦作為總經理,他的交易和選人水平,簡直是和他的球技成反比。

  在看球員的眼光方面,佐敦在公牛時期就有個毛病,他迷信他母校北卡出品的球員,曾經威脅讓公牛經理克勞斯在1987年選擇他北卡的隊友肯尼-史密夫。

  儘管史密夫日後也有著不錯的職業生涯,是火箭二連冠的功臣,可克勞斯還是頂著佐敦的壓力,在第五順位選擇了柏賓,而史密夫就在隨後一位被選中。

  咸美頓在00-01賽季已經是一個場均20分的優秀得分手了,尤其他的無球打法也不會影響佐敦的球權,兩人的搭檔本來看上去很合適,可佐敦非自作主張交易了咸美頓換來手裡沒球就不會玩的北卡師弟史達候斯,不僅如此,佐敦還在01年首輪第20順位選擇了同樣是北卡出品的布蘭登-海伍德,在夏天簽下了同樣需要球權的拉利曉士。

  休斯和史達候斯都曾因為和艾佛遜鬧球權問題被費城交易,佐敦卻把這二位收入囊下。當年的隊友怎麼評價佐敦的呢?記者邁克李在05年採訪了一些佐敦當年的隊友。

  佐敦被指責阻礙了幾個年輕巫師球員的發展,但海伍德並不這麼看:“在他的職業生涯中,他是如此具有統治力的球員。為什麼不把球給這位NBA歷史上最具統治力的球員呢?”然而,海伍德承認,在過去的兩個賽季中,巫師隊基本上都是佐敦個人秀的附屬品,但卻沒能兌現殺入季後賽的承諾。

  “我和佐敦一起打球很舒服,因為他簽了我。”休斯在近日的播客節目中說:“他在球隊里身兼數職,他希望我留在這裏。他想讓我在球場上有機會和他一起打球。因此,我滿懷信心地來到華盛頓。我總是和他說話,尤其是去芝加哥的時候。我在芝加哥健身。我們總是聚在一起討論我能做些什麼來變得更好。我們仍有聯繫。”

  NBA記者ChrisBroussard在近日的播客節目里說:“在佐敦生涯最後一到兩週的時候,我為《紐約時報》寫到了一篇關於他最後一戰的報導,當時球員們都厭煩了他。我的意思是他們真的不享受與佐敦一起打球,雖然他們中的大部分小時候的偶像都是佐敦。”

  Broussard的同事Rob Parker說:“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難道他們不是一起投票決定不給佐敦生日禮物麼?情況就是那麼糟糕。”

  佐敦集球員和經理為一身的最後兩年巫師生涯確實是他最難堪的回憶,除了給球迷帶來兩年短暫的歡愉,作為球隊經理,他在2003年5月7日的球隊高層會議上,只用了18分鐘就被巫師老闆波林掃地出門,作為隊友,除了休斯和海伍德其他人可能也不太享受和佐敦打球的時光。

  當佐敦退役後的一個賽季,巫師只拿到了25勝,佐敦的繼任者格倫菲爾德用佐敦的遺產史達候斯和萊端拿加上一個首輪簽換來了賈米森,佐敦親手選中的狀元布朗被交易到了湖人禍害高比去了。被佐敦交易的咸美頓兩年後成為總冠軍活塞隊的重要得分手。

  籃球之神也不一定能征服每個賽場,術業有專攻,誰也難以在每塊場地都獲得成功。

  (三十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