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經典,讓人哀婉或落淚”——英國名家復活節談藝術經典
2020年04月12日17:29

原標題:“那些經典,讓人哀婉或落淚”——英國名家復活節談藝術經典

“《卸下聖體》的每個細節都那麼哀婉:臉上流下的淚痕,身側傷口滲出的血水……”

“每每看到《睡蓮》,它們都讓我語塞,有時還會落淚……”

今天是西方的復活節,也可能是曆史上不同尋常的一次節日,人們談論的不是耶穌受難,不是節日彩蛋、羊肉和火腿,而是冠狀病毒。4月8日至16日,也是猶太教傳統節日踰越節(類似中國春節),但人們要時刻保持社交距離。在這個特殊的節日,一些來自英國的藝術家、美術館館長、作家和媒體人選出了此時此刻最想與公眾分享的藝術作品,從中共同獲得慰藉與力量。

英國國家美術館館長加布里爾·菲納爾迪(Gabriele Finaldi)、藝術家翠西·艾敏(Tracey Emin)

推薦作品:羅吉爾·凡·德·韋登《卸下聖體》約1435 西班牙馬德里普拉多美術館

羅吉爾·凡·德·韋登《卸下聖體》約1435

加布里爾·菲納爾迪:基督的屍體被小心翼翼地扶下十字架,他好像一副大型標本,正在被搬運工們熟練地移動著。抹大拉的瑪麗亞看起來比基督死得更徹底。畫面的每個細節都那麼哀婉:臉上流下的淚痕,身側傷口滲出的血水,抹大拉的瑪麗亞釘子般的姿態和一臉焦慮。美麗的死狀讓人不忍直視。還有什麼比這更殘忍,或更優美?

翠西·艾敏:我喜歡這張畫,因為它激情、感性,甚至情色,畫里的人相互連接,觸碰,被基督的死觸動。看衣服的顏色和材質,死亡中也有一派華麗。但我最喜歡的是與基督姿勢相似的瑪麗亞,他們同在。

我第一次注意到羅吉爾·凡·德·韋登《卸下聖體》時,獨自一人在香港的酒店房間,我哭了,淚流不止。這幅畫當時給我巨大安慰,從此深深刻在我心裡。

藝術家大衛·霍克尼的附言

推薦作品:巴勃羅·畢加索《母與子(第一步)》Mother and Child (First Steps) 1943 耶魯大學美術館

巴勃羅·畢加索《母與子(第一步)》1943

大衛·霍克尼:這張畫,了不起。我記得在MoMA畢加索展覽開幕前,我看著它,一旁角落,比爾·魯賓(Bill Rubin,註:MoMA繪畫與雕塑部主任、畢加索的朋友)告訴來客,這是畢加索最後一張先鋒派繪畫。畢加索沒有放棄過立體派的創造。看看這雙手,他將依靠它們創造什麼。母親輕輕托著它們,孩子那小小的、胖乎乎的手指。孩子的興奮、害怕和雙腳恰到好處。我發現只有非常優秀的畫家才會畫這個主題——倫勃朗、米勒、梵高、畢加索。

時政評論員、英國廣播公司(BBC)節目主持人安德魯·馬爾(Andrew Marr)

推薦作品:克勞德·莫奈《睡蓮》約1915-1926

克勞德·莫奈《睡蓮》約1915-1926

安德魯·馬爾:每每看到《睡蓮》,它們都讓我語塞,有時還會落淚。它們不止是畫布上的睡蓮,而是流逝的時間,它們是我所知道的這個主題中最好的畫。生命無比短暫,又無比美麗,這是晚年莫奈借畫訴說的。我想,這一切關乎重生,如同植物奮力向上。看這幅《睡蓮》,你可以朝下看(看水面)也可以朝上看(看天空),畫面層層疊疊,無盡豐富。我想自己可以住在這樣的空間里。

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MoMA)大衛·洛克菲勒館長格蘭·D·洛瑞(Glenn D. Lowry)

推薦作品:馬克·布拉德福特《明天是新的一天》2016,紐約MoMA

馬克·布拉德福特 《明天是新的一天》2016

格蘭·D·洛瑞:最近,我花了很多時間看馬克·布拉德福特的《明天是新的一天》,這幅畫是2017年威尼斯雙年展美國館的展品。毛毛拉拉的線條和斑斑點點密佈而成的拚貼畫網格,對我來說,好像預言了新冠病毒對如今生活的種種影響。

當我們思考病毒如何徹底改變了生活的方方面面時,請別忘了,布拉德福特已經淋漓盡致地畫了出來——未來必定是新的一天,有新的可能。

小說作家崔西·雪佛蘭(Tracy Chevalier)

推薦作品:約翰·辛格·薩金特《波依特的四個女兒》1882 波士頓美術館

約翰·辛格·薩金特《波依特的四個女兒》1882

崔西·雪佛蘭:對我來說,這不僅是四位姐妹的肖像,而是對成長的描繪。從坐在地上、抬頭望向我們的最年幼的女孩,到轉身避開的最年長的女孩,我們見證了女孩變成女人的過程中,自信心與自我意識變化的不同階段。這樣的過程既靈巧優雅也令人難過。

英國廣播公司(BBC)新聞與藝術節目主持人基爾斯蒂·沃克(Kirsty Wark)

推薦作品:迭戈·委拉斯凱茲《煎雞蛋的老婦人》(An Old Woman Cooking Eggs) 1618 蘇格蘭國家美術館

迭戈·委拉斯凱茲《煎雞蛋的老婦人》1618

基爾斯蒂·沃克:還有什麼比復活節畫彩蛋更合適的,當然是委拉斯凱茲畫的了!正如他的各種“波德格涅斯”風俗畫,下層百姓也被賦予某種神性——畫面中心是光潔的白色雞蛋,老婦人的臉上閃爍人性,一旁是廚房的日用器皿——四百年後,有些東西仍然沒變。我喜歡老婦人輕薄的頭巾,碗裡的小刀陰影,紅色洋蔥上的高光。每次我看到這張畫,都十分高興。

泰特美術館館長瑪麗亞·巴爾肖(Maria Balshaw)

推薦作品:羅莎琳德·納沙希比(Rosalind Nashashibi)30分鍾影片《在薇薇安的花園中》(In Vivian’s Garden)和繪畫《薇薇安的花園》,均為泰特美術館收藏。

羅莎琳德·納沙希比《在薇薇安的花園中》影片 2017
羅莎琳德·納沙希比《薇薇安的花園》繪畫 2016

瑪麗亞·巴爾肖:我常常思考現在的隔離狀態並用一種新的方式看待這個春天的改變。

這讓我想到了納沙希比的影片《在薇薇安的花園中》,影片拍攝了住在危地馬拉叢林花園里的藝術家薇薇安·蘇特和她92歲的藝術家母親伊麗莎白·懷爾德。納沙希比說,“薇薇安和母親伊麗莎白是兩個自我流放的藝術家。她們親密得像姐妹,充當彼此的母親和女兒,有時她們也是我的母親和女兒。”2016年,影片拍攝期間,納沙希比畫了一張大型抽像畫《薇薇安的花園》。這兩件作品都與薇薇安的大型抽像油畫有關,她把天氣、地質和植被都融進了畫里,一切都和自然息息相關。直至休館前,薇薇安的畫作都在泰特利物浦美術館展示。這些作品提醒著我春天仍在,縱有危機,世界仍在運轉。

(本文編譯自《The Art Newspaper》,作者Alison Cole。)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