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納特和泰勒恩怨記 一切還是因為個錢字
2020年04月10日18:00

加納特與木狼老闆格倫-泰勒徹底決裂了。

原本兩人之間雖有矛盾但不至於撕破臉皮,奈何加納特最近入選名人堂,被查拉尼亞致電採訪詢問感受。身為名記的查拉尼亞不僅跑得快,道行也深,一來二去便勾出加納特的怒火,於是生生搞了個大新聞,把格倫-泰勒噴了個狗血淋頭。

噴人不外乎這幾句,什麼“爺為木狼赴湯蹈火,丫反手就來個違背承諾,爺算是把這廝的真面目給看清了,永遠不會與這狗娘養的合作。”一時之間,輿論嘩然,什麼仇什麼怨,要說的如此難聽?

暫把個中原因擱一隔,不妨剖析剖析KG的為人處世先。

加納特是好人嗎?當然不是好人,都說高比對待隊友高標準嚴要求,看不順眼便厲聲嗬斥,可若與KG相比,高比溫柔的簡直就像天使。畢竟加納特對待隊友的日常是“×你媽”,滿口粗鄙之語令儒雅隨和如雷-阿倫根本難以忍受。而在動口之餘,加納特還時不時把隊友當成沙包。可憐的薛比克,滿以為與隊友大哥爭執兩句只是業務討論,不曾想一語不合,便挨了KG的老拳。

當然更過分的還在後頭,04年季前訓練營,03級新秀里克-里科特雙手作揖,虛心向大哥討教。說起來里科特小夥出生於明尼阿波利斯州杜魯斯市,又在明尼蘇達大學讀了兩年,可謂苗紅根正的本地人。小夥03年參選時,曾堅信自己能進首輪,奈何NBA里“白人會打什麼籃球”的鄙視鏈根深蒂固,一路落到55順位,才被木狼撿了回來。

03-04賽季木狼內線陣容齊整,加納特、奧洛沃坎迪與馬德森等人一字排開,令里科特只好去斯洛文尼亞洋插隊,整整操練一年。

言歸正傳,面對里科特一臉懇切,加納特認定小孩兒如此誠意滿滿,當大哥的斷沒有不答應之理,於是欣然接受,兩人一對一在訓練場比劃起來。不比劃還好,這一比劃粗大事了,卻見里科特盡施平生所學,把KG打的暈頭轉向。小夥如此驍勇,令場邊一干年輕人哄笑起來,交頭接耳紛紛表示“超巨如KG,不過如此”。

不過如此?

當里科特又一次在KG面前得分時,加納特毫無徵兆的揮出一記衝天炮,結結實實砸在里科特下巴上。可憐里科特毫無防備,應聲而倒,滿嘴是血被送到醫院縫了整整七針,另有一顆牙齒被敲碎,足以看出KG這記衝天炮的份量。儘管里科特的母親與經紀人都對此表示憤慨,但KG陣營卻是裝聾作啞,不予置評。至於結局,里科特海外流浪15年,於2018年在日本退役。

捏軟柿子一捏一個準,若是遇到硬茬,KG便會在線變臉。且戰且退數硬特聞名江湖,足以製作集錦,這裏不予置評。待到2013年,文化水平不高的KG在東尼桑面前生動運用比喻,將拉拉比作甜甜圈。

東尼桑也不廢話,賽後單槍匹馬,殺氣騰騰堵在客隊大巴車前,不知是不是想讓KG當庭表演《敢問路在何方》。好一個KG,此時躲在大巴上一言不發,得虧五位安保與活臣連番勸阻,才算消了東尼桑“定要辦了KG”的想法。

加納特愛錢嗎?愛啊,對於一位13歲便踏上社會,從小感受萬惡資本主義的赤貧青年來說,沒有什麼比綠油油的美元更美好的事了。這便是當初1997年加納特悍然拒絕球隊6年1.06億續約報價,索要6年1.26億的緣由所在。不過這事情得一分為二來說,KG對球隊敲骨吸髓是其一,木狼願打願挨是其二。生意嘛,講的是一個你情我願,加納特敢要,木狼敢給,沒什麼可道德批判的。

諸如什麼“對服務生摳門,連幾塊錢小費都不太願意給”,都是場外花絮。畢竟對於從小窮慣了的KG而言,大抵只有足夠多的錢才能給他安全感。性格決定命運的背後,是環境決定性格。

必須得指出的是,加納特與泰勒結下血仇,也是因為一個錢字。15年重回木狼後,泰勒當著時任教練菲利普-桑德斯的面,承諾會在未來讓渡給加納特一些股份,讓他退役後成為球隊小老闆並參與管理層決策。對於老闆的承諾,加納特十分興奮,畢竟NBA那幾年發展迅速,買到等同於賺到,彷彿讓KG看到金光大道。

奈何桑德斯15年去世屍骨未寒,泰勒便立馬拿出盧姥爺那套————兄弟我和你開玩笑的呀。NBA明文規定球員與老闆之間不得私下勾兌,因此哪怕泰勒違反承諾,KG也只好吃個啞巴虧。只是阻人錢財殺人父母,難怪KG一提及泰勒便怒火中燒,恨不能生啖其肉。

設想一下,如若格倫-泰勒兌現承諾,以優惠價給KG一些球隊股份,估摸著KG會勾著泰勒的肩膀,和顏悅色向公眾宣佈“老伯為木狼嘔心瀝血,對我恩同再造,雖非父子,勝似父子。”

那麼這事究竟該如何評判?你可以說KG欺軟怕硬涵養較差,也可以說KG貪財愛錢不夠矜持,但唯獨不能說KG有什麼對不住木狼的地方。95-07為木狼效力12年,加納特先後8次帶隊殺入季後賽,包括一次挺進西決。參考占美18年一拖二,把枸哥與唐先生帶進季後賽的壯舉,足以證明加納特當年帶隊水準有多了得。

多年沉淪,依舊留守球隊,一方面固然證明木狼給足加納特待遇,但另一方面同樣證明KG對明尼阿波利斯愛得深沉。他也知道該死的忠誠會禁錮他,卻始終沒有做出“打不過高比就加入高比”的決策。哪怕31歲那年套上綠衣,加納特也為老東家送去最後助攻,帶回一堆資產,稱得上仁至義盡了。

所以如果你想站格倫-泰勒這邊,就把加納特過往事蹟拎出來批判一遍;相反如果想站加納特這邊,那就得努力論證加納特為木狼傾盡一切。總之無論站哪邊,道理都能講通。至於這事的本質嘛……

鳳凰男(無貶義)歷經千辛萬苦攀上枝頭後欲更上一層樓,卻遇到了心機深沉的資本家,一腔怒火無處發泄,最終選擇市儈罵街的方式決裂。

僅此而已。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