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地貪夜蛾呈重發態勢,中國農科院發佈防控手冊“蟲口奪糧”
2020年04月10日21:08

原標題:草地貪夜蛾呈重發態勢,中國農科院發佈防控手冊“蟲口奪糧”

草地貪夜蛾(Fall Armyworm,簡稱FAW,拉丁文名:Spodoptera frugiperda),又稱秋粘蟲,是起源於美洲熱帶和亞熱帶地區的一種蛾類。偏愛玉米、一夜之內飛行一百公里、難以被根除甚至擴散都難以阻止,這些均為草地貪夜蛾的特點。自2018年12月侵入中國後,草地貪夜蛾對於玉米等糧食作物生產安全構成了重大威脅,引起高度重視。

4月9日,中國農業科學院組織召開《草地貪夜蛾防控手冊》發佈與防控技術視頻報告會,面向全國各省(自治區、直轄市)植物保護總站發佈草地貪夜蛾最新防控技術。農業農村部黨組成員、中國農科院院長唐華俊,中國農科院黨組書記張合成,全國農技推廣服務中心主任魏啟文,農業農村部種植業管理司副司長朱恩林,中國農科院副院長、中國工程院院士吳孔明等出席。

澎湃新聞記者(www.thepaper.cn)從報告會上獲悉,針對堅決打贏草地貪夜蛾防控攻堅戰,全力保障國家糧食和農業生產安全的迫切需求,中國農業科學院聚焦農業生產需求,以產業問題為導向、以指導基層防治實踐為目標,研發形成一整套草地貪夜蛾防控技術。

唐華俊表示,發佈《草地貪夜蛾防控手冊》,交流研討草地貪夜蛾科學防控的做法和經驗,進一步推動草地貪夜蛾科學防控技術體系的建立與完善,“為‘蟲口奪糧’保豐收提供了堅強的科技支撐。”

據唐華俊介紹,2019年中國農科院第一時間組建了協同攻關隊伍,緊急啟動了中國農科院草地貪夜蛾聯合攻關的重大科技任務,當年安排應急經費一千萬,已經開展了相關的攻關研究,“2020年我們又繼續安排了一千萬,將草地貪夜蛾聯合攻關任務作為2020年全院科研工作的重中之重,統籌協調全院的科研力量來開展聯合攻關。”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中央一號文件即明確指出,抓好草地貪夜蛾等重大病蟲害防控。農業農村部1號文件部署了今年農業農村工作的大事,首要任務就是毫不放鬆抓好糧食生產,確保今年糧食產量穩定在1.3萬億斤以上,嚴防嚴控草地貪夜蛾等重大病蟲害。

另外,此前的2月21日,農業農村部印發《2020年全國草地貪夜蛾防控預案》。其中提到,今年我國草地貪夜蛾發生形勢嚴峻,防控任務艱巨,要按照早謀劃、早預警、早準備、早防治要求,在做好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的同時,持續推進草地貪夜蛾防治,有效遏製大面積暴發成災,努力奪取小康之年糧食和農業豐收。

在此之前一天的2月20日,財政部預撥農業生產和水利救災資金14億元,支援各地做好農作物重大病蟲害防控相關工作。其中,安排草地貪夜蛾防控4.9億元,用於支援雲南、廣西等21個省(自治區、直轄市)做好草地貪夜蛾防控工作。

世界性重大害蟲,中國今後幾年將呈重發態勢

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FAO)對草地貪夜蛾的描述為:一種危險的跨境害蟲,由於其自身天然的傳播能力以及國際貿易帶來的機會,草地貪夜蛾具有迅速傳播的潛力。農民需要強有力的支援,通過病蟲害綜合防治(IPM)活動在耕作中進行可持續的草地貪夜蛾管理。草地貪夜蛾無法根除。

吳孔明在報告會上對《草地貪夜蛾防控手冊》解讀時表示,草地貪夜蛾原生地是在美洲,2016年1月份從美國的南部地區侵入到非洲的西部,然後迅速發展蔓延。“2018年12月份從雲南普洱地區進入中國,隨後蔓延,最近一段時間已經擴散到澳州,可以說已經成為一個世界性的重大害蟲。”

草地貪夜蛾屬於鱗翅目(Lepidoptera)夜蛾科(Noctuida)灰翅夜蛾屬(Spodoptera)。從生物學特徵來看,草地貪夜蛾是全變態昆蟲,分為卵、幼蟲、蛹和成蟲4個蟲態。草地貪夜蛾對溫度的適應性強,11-30℃都是其適宜的溫度範圍,在28℃條件下,30天左右即可完成一個世代。整體將溫度低於10度以後則不能發育。

據介紹,草地貪夜蛾幼蟲一般有6個齡期,其中以6齡幼蟲為害最為嚴重。在它們偏愛的玉米上,低齡幼蟲取食葉片形成半透明薄膜“窗孔”,高齡幼蟲取食葉片形成不規則的長形孔洞,甚至長出的新葉嚴重被害,呈破爛狀,也可取食未抽出玉米雄穗和幼嫩果穗。

根據對不同寄主植物的適應性,草地貪夜蛾包括“玉米品系”(Corns train)和“水稻品系”(Rice strain)。“入侵我們國家的是玉米型,玉米生育期的各個階段都可以為害,嚴重危害可以減產50%以上。”

不僅偏愛玉米,草地貪夜蛾食性雜。吳孔明介紹,目前研究顯示,草地貪夜蛾幼蟲可取食76科350多種植物。“在我們國家,尤其是在4月-5月和10月-11月,在沒有玉米的情況下,草地貪夜蛾就有可能為害小麥,還可以為害花生、大豆,及很多其他的雜草。”

草地貪夜蛾成蟲繁殖能力強,雌成蟲壽命一般7-21天,在這期間可以多次交配產卵,單頭雌蟲平均一生可產卵1500粒,最高可達2000粒。此外,草地貪夜蛾遷飛能力強,成蟲每晚可借助風力定向遷飛100千米,如果風向風速適宜,遷飛距離會更長。

值得注意的是,草地貪夜蛾幼蟲一個重要特性是捕食性,其他的一些害蟲遇到高齡的草地貪夜蛾幼蟲會被它吃掉。吳孔明介紹,“我們在雲南的調查表明,在雲南的玉米田裡面現在差不多90%以上的蟲子都是草地貪夜蛾,因為其他蟲子都被它吃掉了,這是它在生態系統裡面占有一個主導地位的一個重要的習性。”

基於上述多種特性,草地貪夜蛾成為世界上十大重要農業害蟲之一。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統計,基於2018年對12個非洲國家的估算,草地貪夜蛾對玉米造成的年損失多達1770萬噸,足夠養活上千萬人口。絕大部分損失直接落到了小規模玉米種植者身上,而他們大多依靠農作物種植謀生。

中國農科院植保所王振營研究員在報告會上介紹,從2019年1月入侵到2019年10月,草地貪夜蛾入侵了中國除東北三省以及西北青海和新疆外的26個省區的1538個縣,其中22個省查見幼蟲,查實發生面積1500多萬畝,實際為害面積246萬畝。

“草地貪夜蛾作為一個入侵害蟲,已經完成了從入侵-定植到暴發前的兩個重要過程,今後幾年將呈重發態勢,對我國糧食安全構成嚴重威脅。”王振營強調。

源頭遏製:華南地區防控關係到全國性防控成敗

草地貪夜蛾入侵之後,吳孔明等人在內的研究團隊開展緊急攻關研究。中國農業科學院目前已研發形成了一整套草地貪夜蛾防控技術,把草地貪夜蛾在中國的發生區域分為週年繁殖區、越冬區和遷入區,為“分區治理”提供了科學依據。

據吳孔明詳細介紹,草地貪夜蛾核心的問題是冬季在中國絕大多數地區不能越冬,主要分佈在南方的週年繁殖區。“所以源頭遏製是草地貪夜蛾一個最核心的工作,我們如果控製住了雲南、廣東、廣西和海南冬季的蟲源,那我們就消滅了本土的蟲源和來自於中南半島、緬甸遷入的蟲源,因為這些遷入的蟲源第一站也是在華南地區,所以華南地區的防控是關係到全國性防控成敗的一個核心問題。”

該技術還研發形成了生產實用的草地貪夜蛾測報技術體系,一個是草地貪夜蛾自動識別系統,農民、基層植保員用手機拍照或直接上傳圖像就能實時識別;另一個是可提供網絡快捷服務的草地貪夜蛾種群測報系統,通過提供田間調查數據預測種群發生發展動態和防治適期等。

該技術還提出了中國採取“應急防控和綠色可持續控製”兩步走的防治策略。即在一兩年內,實施以化學防治、物理防治、生物防治和農業防治為主的綜合防治技術體系,解決草地貪夜蛾為害的應急管控問題;在3-5年內,構建和實施以精準監測預警和遷飛高效阻截等先進技術為核心的綜合防治技術體系,實現低成本、綠色可持續控製目標。

吳孔明介紹,目前針對突發性、繁殖能力非常強的,往往在短期之內造成非常大危害性的害蟲,“化學防治是最核心的一個方法,也是一個最主要的手段。”

中國農科院植保所袁會珠研究員在這次報告會上則重點介紹了草地貪夜蛾化學防治和農藥的合理利用。他表示,“對草地貪夜蛾化學防治我們考慮五方面的因素,藥有沒有效果?用藥劑量是否準確?技術科學性如何?技術方案可行性如何?生態藥性又如何?這都是我們需要考慮和解決的問題。”

他舉例說明實踐中存在的一些問題,“去年9月份在廣西南寧,80畝玉米田,因為草地貪夜蛾世代重疊發生,夫婦倆背著噴霧劑打了四遍的藥,但是防效依然沒有成效。”

基於上述問題的考慮,袁會珠等人創新完善了草地貪夜蛾藥劑篩選方法,在此基礎上還對防控產品的使用方法進行了研究,從而形成多種方案。

他介紹,例如針對“鑽型”(草地貪夜蛾能鑽到玉米喇叭口、心葉裡面)的為害方式,噴霧方式儘管有效果,但去年貴州農科院植保所的專家做了一個顆粒劑準確地丟到玉米喇叭口裡面去,可以達到90%的防效。“用這種喇叭口丟顆粒的方式非常理想,但是這種方式能不能快速達到高功效的模式呢?我們也專門做了一個無人機撒施顆粒的工作,顆粒能夠準確的滾落到心葉裡面去,對草地貪夜蛾有非常好的效果。”

袁會珠等人還對不同方案進行成本比較。“緩釋種衣劑每畝地藥劑成本是15元,控製一個月的時間;噴霧製劑大概是每畝10元,但是人工作業費有7元;無人機緩釋顆粒劑,藥劑成本稍貴一些,但是效率很高。”

據介紹,截至目前,中國農業科學院上述研發形成的一整套防控技術,部分已在雲南、廣西、四川、福建、江蘇、山東、河南等地區推廣,也指導了一批大中型病蟲害防治企業的生產。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