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郵輪,何以為家?
2020年04月10日20:38

原標題:國際郵輪,何以為家?

在這一場波及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面前,郵輪正身處一場“性命攸關”的大考。據國際郵輪協會消息,截至4月6日,全球僅有7艘成員郵輪正在航行,約占協會成員郵輪總數的2.5%。

鑽石公主號引爆全球關注

3月25日,在日本橫濱停靠了51天的鑽石公主號終於緩緩駛離港口。這艘沉默的鋼鐵巨輪,曾滿載2666名乘客和1045名船員在祝福和喜悅中出發,如今只留下一個牽動全球人心的數據:截至北京時間4月8日,鑽石公主號新冠肺炎確診病例712例。

鑽石公主號這艘載重11.6萬噸,長290.4米、高62.5米的豪華郵輪,是公主郵輪旗下僅有的兩艘鑽石級郵輪之一,由三菱重工建造於日本長崎。在迄今已曆時16年的航行生涯中,鑽石公主號並非一帆風順,例如曾於2008年、2016年暴發的諾如病毒感染。不過,如此次一般引發全球關注的疫情,對於鑽石公主號而言仍是頭一遭。

1月20日,鑽石公主號自橫濱出發。若按計劃,郵輪將於1月25日抵達中國香港,並接著向越南峴港、河內等地航行,最終於2月4日返回橫濱。整個行程共計15天16晚,是一條典型的長航線。

儘管長航線是郵輪的核心產品,但對於習慣了短航線的中國內地遊客而言,卻仍是個較為新鮮的概念,也成為各郵輪公司下一步加碼的重點。2020年,公主郵輪旗下的藍寶石公主號便原本計劃推出5條長航線,而長航線的一大特點就是面向全球同時出售。

換言之,遊客可以在這段旅程中與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們“同舟”,體驗不同文化的交流和碰撞,是長航線的主要賣點之一,鑽石公主號也不例外。疫情暴發後,中國駐日本大使館的消息稱,船上有中國內地人員22人,以及260名香港乘客、5名澳門乘客和20名中國台灣乘客。

一切變故始於一位中國香港乘客的確診。據公告,該名乘客於2020年1月23日發病,就在鑽石公主號出發三天后。而在那時的郵輪上,這種病毒還鮮為人知。2月3日晚,鑽石公主號結束行程回到橫濱,迎接它的是嚴陣以待的日本厚生勞動省。2月5日一早,船長廣播告知全體乘客已有10人確診,鑽石公主號將被隔離14天。

自此,鑽石公主號的相關確診病例不斷攀升,同時疫情也波及至全球郵輪。2月3日,因相關乘客被確診新冠肺炎,廣東疾控中心公告尋找1月19日搭乘“星夢郵輪·世界夢號”的乘客。3月4日,公主郵輪麾下另一艘郵輪至尊公主號被曝涉及疫情,一位死亡病例曾於2月10日-2月21日間搭乘該艘郵輪並出現症狀。3月15日,歌詩達炫目號(Costa Luminosa)三名乘客確診……

海上郵輪,無處停靠

還有一批郵輪因疫情影響而難以靠岸,威士特丹號是其中代表。

威士特丹號是荷美郵輪麾下的“Vista級”郵輪,名字代表指南針的西方,排水量約8萬噸,可容納1900餘名乘客和約800名船員。曆時2個月,威士特丹號跨越太平洋、途經多個城市,最終於2019年11月抵達了新加坡。在接下來的小半年時間里,它將迎來熱鬧的東亞航季,新加坡、上海和橫濱等地都將成為其母港。然而,這場突如其來的疫情卻令它迷失了方向。

1月16日,威士特丹號按計劃從新加坡出發前往中國香港,隨後從香港出發,預定2月15日在上海結束行程。

彼時,荷美郵輪已注意到新冠肺炎疫情一事並做出了決策。1月28日,荷美郵輪宣佈將此次航行終點由中國上海改為日本橫濱。即便目的地發生變動,荷美郵輪卻依然堅持運行這條航線。於是在2月1日,威士特丹號載有乘客和船員共計2257人,從香港出發了。

這趟旅程平穩的表面很快被打破。2月2日,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宣佈,禁止過去兩週內直接來自中國內地、香港和澳門地區的任何人入境。這其中自然包括了方才從香港出發的威士特丹號。

據Safety at sea報導,威士特丹號被拒絕進入馬尼拉的原因,正是其2月1日在香港接載的800名旅客。

因無法在馬尼拉停靠,出師不利的威士特丹號不得不提前一日到達了中國台灣。然而,儘管得以在高雄停泊,威士特丹號卻也無法再奔赴基隆。於是2月5日,威士特丹號跳過基隆,出發前往日本。緊接著,日本方面迅速傳來消息:威士特丹號被禁止在日本港口停靠。這也就意味著,接下來的目的地石垣、那霸、沖繩、長崎和福岡(博多),威士特丹號都無法前往。在此背景下,荷美郵輪向美國關島求助,但依然無果。

無港可歸的威士特丹號繼續漂泊。2月7日,韓國也宣佈拒絕威士特丹號進入釜山港。至此,威士特丹號本次航行幾乎所有口岸都無法停靠。

在荷美郵輪束手無策之際,泰國向威士特丹號拋出了橄欖枝,但隨後又被否認。最終,在海上漂泊11天后,威士特丹號終於獲準前往柬埔寨西哈努克港。2月14日,威士特丹號的乘客總算回到了久違的陸地。

經曆一系列波折後,荷美郵輪終於決定取消威士特丹號2月29日開始的新航線,並於2月20日進一步取消了該船接下來的四次行程。但直到3月30日,荷美郵輪才宣佈暫停全球郵輪業務30天。

同屬於荷美郵輪旗下的讚丹號和鹿特丹號也遇到了一樣的問題。3月7日,讚丹號自阿根廷布宜諾斯艾利斯出發,隨後便因疫情取消了12個停靠的港口,最終於4月2日獲準於佛羅里達州下船。據新京報記者不完全統計,截至目前,至少已有10艘郵輪因新冠肺炎疫情而被拒絕或取消停靠。

股價大跌,郵輪公司困境求生

疫情蔓延下,停航成為了各郵輪公司必然的選擇。目前,皇家加勒比遊輪、嘉年華郵輪等郵輪公司或集團已紛紛宣佈停航,而公佈的恢復運營時間多集中於5月。據國際郵輪協會消息,截至4月6日,僅有7艘成員郵輪正在航行,約占成員郵輪總數的2.5%。停航之際,各郵輪企業也紛紛推出優惠政策,以期趕上疫情恢復的第一班車。

與此同時,郵輪公司股價也迎來“雪崩”。自1月17日以來,嘉年華郵輪、皇家加勒比遊輪和挪威郵輪股價便一路下跌。截至4月9日,嘉年華郵輪收盤價12.42美元/股,較1月17日收盤價下跌75.8%;皇家加勒比遊輪收盤價報40.22美元/股,較1月17日收盤價下跌70%;挪威郵輪收盤價報13.11美元/股,較1月17日收盤價下跌78%。還有郵輪公司因疫情衝擊而率先舉起“白旗”。3月2日,日本神戶夜光郵輪公司宣佈向地方法院申請破產保護。

為應對當下困境,嘉年華郵輪和皇家加勒比遊輪均於日前宣佈融資計劃展開自救。近日,一家投資基金宣佈收購嘉年華郵輪8.2%的股份,嘉年華郵輪股價隨之迎來上漲。

除了眼下的生存危機,對於業內而言,更擔心的是未來郵輪因此次疫情而被“妖魔化”。一位不願具名的業內人士表示,郵輪防疫確實比陸地聚集性場所防疫更加困難,但有此次經曆後,郵輪的安全防疫措施只會進一步升級,業內以及大眾都需要對行業恢復抱有信心。

目前,皇家加勒比推出了包括客房每日2次全面清潔、增添洗手和消毒設施、船上關鍵區域最多可每30分鍾消毒一次等一系列防疫舉措。在通風方面,船上空氣可通過通風空調系統實現不在客房之間循環。此外,船上還設立有足夠的隔離區域,通過負壓控製防止隔離區空氣流通至走廊,並在隔離區安裝了HEPA高效過濾系統以過濾病毒。MSC地中海郵輪等公司也先後推出了各自的防疫措施。

據報導,鑽石公主號將於5月16日重啟旅遊航線。然而,郵輪行業面臨的挑戰仍然是長期的。有機構分析師指出,此次疫情對郵輪產生的影響是與過去難以相比擬的。疫情影響的不是一艘船而是整個行業,加之輿論發酵,可能導致長期需求下降。但也有觀點認為行業不應過分悲觀。Instinet分析師Harry Curtis表示,當前郵輪消費需求只是被削弱,但並未消失,恢復時間仍將取決於部分郵輪業自身無法控製的因素,例如港口何時重新開放、各國旅行限製何時取消等等。而在恢復航行後,郵輪票價可能會降低25%-30%。

新京報記者 鄭藝佳

編輯 李錚 校對 李世輝

圖片 公主郵輪官網截圖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