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問高管性侵養女案:鮑某明有何背景?
2020年04月10日23:19

  原標題:四問高管性侵養女案

  來源:南方都市報

  “高管被指性侵未成年養女”案仍在發酵。

  繼傑瑞集團宣佈與鮑某明協商解除勞動合同、中興通訊稱其辭去該公司獨立非執行董事等職務後,4月10日,西南政法大學商學院法治企業研究院聲明,已解除鮑某明兼職研究員的聘任。

  根據煙台市公安局芝罘分局通報,目前該案的偵查工作仍在進行。不過仍有疑問待解,芝罘分局早在一年前便接到“養女”報案,為何立案18天后就撤銷此案?被指“性侵養女”的鮑某明有何背景?其與“養女”相差29歲,收養關係是否成立?

  回顧 ↓↓

  上市公司高管被舉報性侵養女,公司聲明:解聘!

  警方通報“高管涉嫌性侵養女”案,又一公司今晨發聲明

  上市公司高管涉嫌性侵未成年養女,一高校發佈聲明

  疑問一:案件為何曾被撤銷?

  4月9日晚,針對備受關注的“高管性侵養女4年”一案,山東省煙台市公安局芝罘分局通報稱,目前偵查工作仍在進行中。

  值得注意的是,根據通報,早在2019年4月8日,芝罘分局就接到“養女”報案稱,其三年多來被“養父”鮑某某多次性侵,該局於次日立案,並商請檢察機關提前介入。

  不過,立案18天后,芝罘分局於2019年4月26日決定撤銷此案,並通知了當事人。理由是,“經偵查,綜合各種證據,認為鮑某某不構成犯罪。”

  芝罘分局通報稱,之後,根據當事人及其律師提供的一些新的線索,該局於2019年10月9日決定再次立案,“並在本地及其他涉案地做了大量調查取證工作。”

  南都記者注意到,從再次立案到4月9日通報,已過去整整半年,如今案件調查有何進展?芝罘分局表示,目前偵查工作仍在進行中。“將嚴格依法辦案,切實維護當事人合法權益。”

  疑問二:被指性侵“養女”者有何背景?

  鮑某明的履曆顯示,其求學經曆豐富,曾在多家公司擔任重要職務。

  中興通訊公佈的2019年年度報告顯示,鮑某明生於1972年,於1994年畢業於天津大學獲工學學士學位,1999年獲天津大學管理科學與工程專業碩士學位,2001年於美國橋港大學獲得計算機碩士學位。

  報告披露,鮑某明彼時任煙台傑瑞石油服務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一家在深圳證券交易所上市的公司)及其附屬公司(合稱“傑瑞集團”)副總裁兼首席法務官。

  2018年6月至2019年報告期內,鮑某明任中興通訊獨立非執行董事,任期至2022年3月。報告顯示,鮑某明2019年度從該公司獲得了25萬元的薪酬,其2019年度在煙台傑瑞石油服務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也領取了報酬津貼。

  不過,目前鮑某明已先後從傑瑞集團和中興通訊離職。

  4月9日晚,傑瑞集團發佈聲明稱,在獲悉媒體報導的有關《煙台上市公司高管涉嫌性侵養女》突發事件後,傑瑞集團已經與鮑某明於當天下午協商解除了勞動合同。

  隨後,中興通訊(000063.SZ)於4月10日發佈獨立非執行董事辭職公告稱,鮑某明於4月10日提出由於個人原因辭去該公司獨立非執行董事職務以及所擔任的董事會下設各專業委員會的職務。辭職後,鮑某明將不再擔任該公司任何職務。

  值得注意的是,由於鮑某明的辭職將導致該公司獨立非執行董事人數少於董事會成員人數的三分之一,根據相關法律、法規的要求以及該公司《公司章程》的規定,鮑某明的辭職將在該公司股東大會選舉出新任獨立非執行董事後才能生效。

  疑問三:當事人是“知法犯法”嗎?

  公開資料顯示,鮑某明的法律背景豐厚。

  中興通訊的2019年年度報告披露,鮑某明具有中國律師資格與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出庭律師資格。其自1996年起從事律師工作,先後在京津地區律師事務所任合夥人,駐美國紐約和加州工作近十年,曾任美國思科、美國新聞集團、香港南華集團等跨國企業資深法律顧問。

  中興通訊透露,鮑某明還為教育部認證高層次海外留學人才、國家外國專家局認證外國專家、全國十佳總法律顧問,兼有紐約長島商學院講師、西南政法大學研究員、中國行為法學會教授等教研經曆,“在中美法律與合規方面擁有豐富的經驗,也有廣泛的管理與技術背景”。

  不過,4月10日,西南政法大學商學院網站發佈聲明,商學院法治企業研究院已解除鮑某明兼職研究員的聘任,並已通知本人。

  此外,南都記者通過鮑某明社交賬號上的公開信息,檢索到一個所發佈文章署名為“鮑某明”的微信公眾號。

  該公眾號於2013年7月發佈了一篇名為《從“嫖宿幼女”看未成年人保護的差距》的文章,文章的結尾寫道:作者鮑某明,中國大陸及美國最高法院律師。

  鮑某明在文章中指出,“中國刑法對‘姦淫幼女罪’有專門定義,特指‘行為人與不滿十四週歲的幼女發生性關係’,無論幼女是否自願。但相關司法解釋又規定‘行為人確實不知對方是不滿十四週歲的幼女,雙方自願發生性關係,未造成嚴重後果,情節顯著輕微的,不認為是犯罪’。這個司法解釋再加上同時存在量刑較輕的‘嫖宿幼女罪’,使得對幼女實施性侵害的定罪和量刑產生了很大空間和變數。”

  隨後他指出,“反觀國外相關立法,大多隻設定了強姦幼女的概念(也稱法定強姦罪),並未另行設定嫖宿幼女的概念。除了極個別的情況(如發案時嫌犯也未成年),只要是和幼女發生性行為,無論嫌犯是否知道其真實年齡,無論是否取得對方同意,無論是否涉及金錢交易,均認定為強姦罪。其原因是,幼女在這個年齡階段缺乏對性行為性質和後果的理解,沒有表示同意的民事行為能力”。

  最後,鮑某明表示,“參考了其他國家一些成功做法後,可以認識到我國目前對幼女性侵害的打擊確實存在不足。在此,呼籲有關部門重視這個差距,盡快採取有效可行的立法和司法舉措,切實保護未成年人的合法權益,儘量避免給有特權的人物以可乘之機”。

  疑問四:兩人收養關係是否成立?

  據當事人“養女”向媒體透露,她稱呼鮑某明為“爸爸”,兩者是“養父女”關係。

  1998年修正後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收養法》第二章“收養關係的成立”的第九條明確指出,“無配偶的男性收養女性的,收養人與被收養人的年齡應當相差四十週歲以上”。

  不過,“收養關係的成立”第七條指出,如果“收養三代以內同輩旁系血親的子女”,則不受第九條的限製。

  公開資料顯示,鮑某明生於1972年,現年48歲。而當事人“養女”向媒體透露的信息顯示,她和母親與鮑某明系通過網絡結識,鮑某明未婚。“養女”被收養時為2015年,其年滿14歲,彼時鮑某明43歲,兩人年齡相差29歲。

  第二章“收養關係的成立”的第十一條還列明,“收養人收養與送養人送養,須雙方自願。收養年滿十週歲以上未成年人的,應當徵得被收養人的同意”。此外,第十五條指出,“收養應當向縣級以上人民政府民政部門登記。收養關係自登記之日起成立”;第十六條補充,“收養關係成立後,公安部門應當依照國家有關規定為被收養人辦理戶口登記”。

  但鮑某明此前接受媒體採訪時否認兩人的收養關係,鮑某明強調自己從未和對方以“養父女”的關係相處。

  4月10日下午,南都記者多次撥打鮑某明在加利福尼亞州律師公會官網上登記的電話號碼,但對方一直拒絕接聽。

  南方都市報(nddaily)原創報導采寫:南都記者 封聰穎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