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小部分伊朗議員試圖挑撥中伊關係,遭民眾花式群嘲
2020年04月10日19:00

  原標題:一小部分伊朗議員試圖挑撥中伊關係,遭民眾花式群嘲

  中伊關係最近出現了一點小波折。

  當地時間4月5日下午,伊朗衛生部發言人賈汗普爾在抗疫新聞發佈會上做了疫情數字等例行彙報後,突然劍走偏鋒,質疑中國新冠疫情統計數據不準確令伊朗在疫情初期對新冠病毒的嚴重性沒有足夠認識,進而導致今天的艱困局面。

  此言一出,輿論嘩然。伊朗外交部發言人穆薩維晚上立刻發推,肯定中國在抗擊疫情中的領導地位,並感謝中國對伊朗的大力支持。

  估計因為被同事和領導批評了,賈汗普爾大半夜又發推說“學術討論不要跟政治攪合在一起”,卻偏偏忘了他這個衛生部發言人角色和發佈會的場合決定了他說的每一句話都有政治內涵。中國駐伊朗大使常華隨即在推文下回覆,勸他仔細讀讀中國每日的疫情報告,“尊重事實和中國人民為抗疫作出的努力”。

  賈汗普爾睡了一覺起來又發推澄清“不會忘記中國一直以來尤其是在疫情肆虐全球時對伊朗的恩情”。

  伊朗各級官員則繼續努力止血。衛生部長內馬提在議會公開質詢中,確認伊朗從新冠病毒進入本土前就十分重視疫情,採取了各種防控和準備措施。這就間接駁斥了賈汗普爾所謂“中國數據不準導致伊朗初期疫情應對不力的言論”。穆薩維7日接受鳳凰衛視專訪時再次感謝中國對伊朗的幫助,強調“只有總統、外交部和外交部發言人能代表伊朗國家立場發聲”。

  這樣這次的風波算是畫上了句號,所有熱心維護中伊關係的人都鬆了口氣。

  一波剛平一波又起

  然而,樹欲靜而風不止。8日下午,以默罕默德-薩迪基為首的17名改革派陣營議員簽署聯名信,蔑稱常華大使言論“超出外交原則”、“傷害伊朗人民的尊嚴”,要求外長紮里夫繼續堅持“不要東方也不要西方”的外交路線,召見常華大使。

  目前這屆議會改革派陣營下各黨派議員有160多名,聯名的這17名議員算是黨派中約占十分之一,而其中為首的薩迪基尤為“奇葩”。

  薩迪基早先在神學院學習,但連一個基層教士頭銜都獲得,於是轉而從政,自稱改革派,和西方政客經常互動,最重要的是此人還很喜歡政治作秀以吸引眼球,並自我陶醉。

  他一會質疑最高領袖哈梅內伊,一會穿革命衛隊製服參加議會會議,看似超脫黨派左右逢源,但在保守派和改革派那裡兩頭不討好。這次新冠疫情爆發,看到很多伊朗政要中招後,他先是在社交媒體上發出病懨懨的自拍照,宣稱自己“中了新冠將不久於人世”,“唯一遺願是放掉監獄政治犯免得他們感染新冠”,頗有些“壯誌”未了的悲情。

  伊朗議會一看有成員中招,趕緊召集議員們做核酸檢測,檢測結果,23人陽性,但其中沒有薩迪基。

  薩迪基在伊朗這種7000年曆史文明古國,基本可斷定毫無前途。2月舉行的新一屆議會選舉,他連參選資格都沒拿到。新一屆議會將在一個月後履新,薩迪基自知去職在即,也明白自己已經把從左到右的政治光譜全得罪遍了,他在此時蹭熱度挑撥中伊關係或許也有為自己找退路的用意,希望下台後能找到哪個西方智庫收留。

  博眼球遭遇“花式翻車”

  薩迪基把自己牽頭的聯名信發在推特上,原本想博得媒體眼球和民眾讚譽。可惜他還是不瞭解伊朗百姓的愛恨,下面的評論成了“花式翻車”現場,此處選取若干條,以饗讀者:

  一開始,網民還挺嚴肅,討論薩迪基言論是否背叛了伊朗的國家利益。

  有人在回覆里做了調查:你覺得薩迪基是個誠實的愛國者還是個叛國的騙子?83%的人選“叛國的騙子”。

“再過一個月你們就收攤走人了,但司法機關不會放過你們的叛國罪行的。”
“再過一個月你們就收攤走人了,但司法機關不會放過你們的叛國罪行的。”

  而後,網民開始抨擊他這種親西方派的虛偽和雙重標準。

“哎,你在信的末尾應該再加上一句對特朗普的讚美和感謝。”
“哎,你在信的末尾應該再加上一句對特朗普的讚美和感謝。”

  “當白宮從總統到端茶的都在欺負伊朗時,你屁都不放。現在碰到中國你嘴巴張開了?願真主教你做個正直的人!”

  也有很多人表達了對中國的感恩,支持常華大使,並抨擊了衛生部發言人:

  “你們這群蠢羊!正是有中國,伊朗經濟才能呼吸。你這要飯的就是舔特朗普和西方人的鞋製裁也不會解除,因為美國人只關注自己的利益。你們這蠢貨不學無術,只知道幫CIA發推特。”

  “如果是歐洲國家大使的話你還能這副德性麼?是你們先招惹人家大使的,大使卻說我們共同抗擊疫情,而後衛生部的人又陰陽怪氣地說話!誠然中國、美國、歐洲都不是我們的血親,但人講話要公正,在困境和製裁下,是誰站在我們身邊?歐美還是中國?”

“你還是給衛生部寫封信吧,讓他們在外交事務上閉嘴。”
“你還是給衛生部寫封信吧,讓他們在外交事務上閉嘴。”

  “我要是是你就趕緊把這條推特刪了!是衛生部發言人先發表不慎言論的!凡事有先後,別瞎誇大事實!你主子國對伊朗困難袖手旁觀,是中國在危機中跟伊朗站在一起。薩迪基先生,自尊不是裝出來的!另外,你不是得新冠了麼?”

  慢慢地,伊朗網民開始從抨擊薩迪基的政治立場轉而調侃他譁眾取寵的人品:

  “尊嚴這個詞從你嘴裡說出來簡直是年度笑話。您還是安靜一段時間,讓你之前的行為從大家腦海里消失後,再出來浪吧!”

  總之,伊朗人的花式罵人術到後來越來越飄,暫且就分享到這。這幾百條評論里,90%都在罵薩迪基、挺中國。

  在伊朗登陸推特不是件容易事,願意上推特的都是些思想開明願意與世界溝通的伊朗中產階級,他們英語不錯,肯定也能看到西方媒體對中國的一些歪曲報導,但在疫情數據這件事以及由此引發的爭議上還是願意為中國發聲、抨擊無良政客,說明絕大多數伊朗人是明是非、重感情的,中國對伊朗的幫助,伊朗人都看在眼裡記在心裡。

  即使是被媒體貼上親西方標籤的改革派,旗下只有約十分之一的議員跳出來挑事。其實改革派也是一些不同政治小黨組成的集團,他們希望伊朗跟世界——當然也包括中國——建立更密切的關係,他們也很欣賞認可中國短短幾十年間取得的經濟成就。

  對任何一個國家來說,發展同西方和中國的關係都不是非此即彼的。但個別親西方派官員,依然迷信西方是伊朗未來利益所在。這裏原因很多。部分精英在西方受過教育,心底預設西方比中國先進,看到中國抗疫數字比西方好看,有點適應不過來。伊朗社會學家霍拉桑尼一針見血地指出:他們質疑中國疫情數字的目的不是攻擊中國,而是修補西方形象。他們不敢相信西方這次搞砸了,他們想把(被現實)碾碎的思想再重新縫補起來。

  還有一些親西方官員,充當伊朗和西方間利益掮客,他們擔心中伊經貿政治往來發展,會讓自己盤里的蛋糕變小,自然不會放過任何掀起中伊關係波瀾的機會。

  當然,這些親西方派並非伊朗政治主流,只是伊朗政治版圖邊緣遊走。這次議會選舉,聯名信上籤名的人沒有一個獲得參選資格,而議會履新將在一個月後舉行,這些人的反華表演還沒開場就要落幕走人了。

  中國民眾也不要因為少數伊朗政客挑撥,因為小小的言語風波,就對伊朗政府和民眾產生敵意,掉到挑撥中伊關係者挖的坑裡。畢竟,大家在上面分享的推特留言中也看到了,伊朗人在公共領域十分維護跟中國的關係,而且話說的那麼活潑、幽默而富含藝術情調。

  (作者係自由撰稿人,現居伊朗)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