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解禁,疫情之下中國不是孤島
2020年04月09日22:03

  來源: 中國發展高層論壇

  CDF簡報(CDF Briefing)是中國發展高層論壇秘書處發起的國際遠程視頻系列會議。會議邀請國內各領域知名學者與國際企業負責人、國際學者連線,共議世界關心的中國話題。

  2020年4月8日,武漢在隔離76天后終獲解禁。但全球疫情蔓延,讓中國再次進入緊張氛圍。廣東多地提升防疫級別,大部分地區開學時間未定,“輸入型病例”和“無症狀感染者”仍讓人擔憂...

  希望與焦慮並存,是許多國人此刻的心境。

  4月7日晚,論壇秘書處召開第四期“CDF簡報”網絡視頻會,複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感染科主任張文宏和中國醫藥創新促進會會長宋瑞霖作為嘉賓參與分享與互動。

  一手堅持防疫抗疫,一手推進疫苗與特效藥研發,是目前人類抗擊新冠病毒的兩樣有力武器。

  全球防疫形勢嚴峻,中國該如何在嚴防疫情反複的同時,恢復正常經濟秩序?孩子們何時才能重回校園,工人何時才能重返崗位,人們對無症狀感染者的擔心是否有必要?

  張文宏與宋瑞霖在各自專業領域的分享,寬紓了人們在疫情期間普遍存在的困惑。論壇秘書處精選了兩位嘉賓談到的十個問題,以饗讀者。

  本篇要點

  美國疫情會“失控”嗎?

  英美等國能形成“群體免疫”嗎?

  如何理解北京的“防疫工作常態化”?

  該擔心陸續公佈的無症狀病例嗎?

  一線城市距離開學有多遠?

  隔離14天能否改為隔離7天?

  新冠肺炎特效藥研發進展如何?

  疫苗上市後,中國老百姓打得到、打得起嗎?

  張文宏:國內疫情防控不可能做得比現在更好了

  世界疫情局勢

  美國確診病例短期內陡增,是要“失控”了嗎?

  “政府是否鼓勵檢測對病例數有很大影響。”

  美國病例增加背後有幾個原因。一方面,美國早期診斷和隔離不太及時。2月份檢測做得不多,病例數的上升主要是3月20號開始的。

  另一方面,近期美國不僅開始廣泛的檢測,還對檢測病例進行補貼。也就是說民眾居家隔離不上班沒有工資,但確診後可以獲得一定的補助。

  我認為,政府是不是鼓勵檢測對病例的發現是有很大影響的。

  反過來看英國、意大利,檢測數據沒有美國高。一個原因是病例數確實沒有美國高,二是得到檢測的病例都是有症狀需要住院的。在家裡的輕症病人未必能夠得到很好的檢測。

  這也是為什麼美國的病死率是2%左右,而意大利、西班牙它都要達到10%左右。這不能說明意大利治療水平差,而是很多輕症病人沒有包括進來。

  世界許多地方都發生了疫情,真正值得擔心的地方是哪裡?

  “印度、非洲和東歐一些國家。”

  目前盧森堡和冰島的感染率很高,超過意大利、西班牙,但我認為不用過分擔心歐洲,因為這些國家的醫療資源整體上比較樂觀。

  現在最令人擔心的是哪裡呢?

  印度病例已經出現指數級的上升。發生在武漢、意大利、西班牙的事情都會在印度重演。

  除此以外,非洲的某些國家,也出現了非常大的暴發。中國去援助的一個非洲國家病例數超過了7000。這些地區人口比較多,醫療資源不充足,疫情有可能會帶來非常嚴重的災難。

  同時,一些東歐的國家診斷不到位,病人數越來越多,出現了醫療資源擠兌。

  經過一段時間後,美國、歐洲會產生群體免疫力嗎?

  “不要再考慮群體免疫了。”

  不同的疾病對產生群體免疫需要感染的人群的要求是不一樣的。傳播得很慢的傳染病對感染率要求低一點,傳播非常快的傳染病,感染率要達到比較高的水平才可以產生群體免疫。

  產生新冠肺炎的群體免疫力,感染率要達到60%以上。

  美國目前報出來病例大概只有約40萬,而且新增病例數開始下降了。要達到60%感染要多少人?美國人口3億,需要2億感染,所以群體免疫力是建立不起來的。

  有人認為美國和英國已經群體免疫,中國會非常脆弱。事實不是這樣。在新冠病毒面前,所有的人都是脆弱的。

  我認為,不用考慮群體免疫了。現在要做的事情就是全世界盡快團結起來,一起把疫情控製住,或者控製在非常低的水平。

  新冠疫情到底能被控製住嗎?

  “可以控製住,但在今年內很難。”

  結合有效的管控措施,疫情是可以控製住的。在人類曆史上,好像沒有一次疫情是無法控製的,不同之處無非是控製時間的長短。

  霍亂曾經非常嚴重,那時衛生條件比現在差,但把水源管理好後也控製住了。在那個時代,我們都可以控製疫情,就更不要說現在了。

  所以,對疫情也不需要太過悲觀,但這次疫情再次證明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重要性和緊迫性。

  如果全球不能同步控製好疫情,中國、歐洲或者美國先控製住並不能解決問題。

  按照目前的趨勢,我認為今年控製住很睏難,可能要超過今年,甚至兩年。

  第一個時間節點就是今年夏天,第二個時間節點是今年的冬天,我們要做好準備。

  中國防疫與復工複學

  最近北京提出要將防控常態化,

  該如何解讀背後信息?

  “疫情在今年夏天就結束的想法已不太成立。”

  北京傳遞的信息是:短期內(新冠疫情)這個事情沒完,夏天疫情就結束已經不成立。

  只要全球的問題沒解決,中國控製再好也會進入防輸入性病例階段。

  再過一段時間,為了經濟運轉,國際航班一定會開放,屆時會有更多輸入性病例。

  具體措施上,各個城市防控策略不一樣,北京、上海也會有差異。我認為北京作為首都,始終採取比較嚴的防控措施是合適的。

  經過第一波疫情後,中國的衛生體系事實上得到了極大的提高。我可以告訴大家,我們對控製住第二波疫情是有信心的。

  中國無症狀病例有多少?有沒有風險?

  “沒有新增本地病例,就沒有無症狀感染者。”

  我可以明確告訴大家,至少上海本地沒無症狀的病人,所有無症狀的病人都是輸入性的。

  這是為什麼呢?因為無症狀病例會傳染別人,如果有無症狀病例,一定會有被他所傳染的本地病例。

  如果沒有新增本地病例,就是沒有無症狀感染者。這是硬幣的兩個面。

  在上海,無症狀病人的來源主要是輸入性病例,因為有症狀的病例無法乘飛機。但即便有無症狀的病人沒有篩出來,我們的衛生體系也能通過有症狀感染者把無症狀病例鎖定。

  目前為止沒有任何證據顯示新冠病毒感染會轉變為慢性病,無症狀感染者也不會長期攜帶病毒。這就意味著即使現在有無症狀的感染者,隨著時間的推移,也都會慢慢消失。

  當然,這並不意味著我們可以不保持警覺。但只要時刻盯住這個城市有沒有新增的病例,有新增的病例我們就要警覺,沒有新增的病例一切都好說。

  中國一線城市什麼時候能開學?

  “大家最著急的時候,可能就是曙光來臨的時候。”

  在散發病例仍然存在的情況下開不開學,這是一個非常難做的決定。

  這裏要考慮成本,一直停擺對社會的影響很大。

  國內疫情控製做得不可能更好了,總體上來講,現在開學的風險跟以後開學的風險沒區別,主要病例還是輸入性的。

  從科學角度看,唯一需要考量的點就是沒有本土新增病例的情況持續多久才開學?

  全國的教育界應該都在考慮這個問題,但具體的日期還是由教育部和國家有關部門決定。

  大家最著急的時候,可能就是曙光來臨的時候。

  現在對回國人士一律要求隔離觀察14天,

  是不是能縮短到7天?

  “縮短就會有風險。”

  縮短就有風險,我不建議隔離7天。無論在哪裡隔離,7天都不可以。

  科學就是科學。

  新冠病毒潛伏期平均是7天,多數人7天可以結束,但是還有大概1/3的病例要長於7天。也就是說7天內沒有發病,但有可能會在第9天、第10天發病。

  雖然所有人都經過檢測了,但檢測也有假陰性。所以北京提出防控常態化,一要從嚴,二要繼續實行兩週隔離和篩查的措施,這樣可以把風險降到最低。

  宋瑞霖:中國的疫苗研發走在世界前列

  新冠肺炎特效藥研發進展如何?

  “中國目前有169個涉及藥物的臨床實驗正在開展。”

  目前國家藥品監管機構公佈藥物研發成果的聲音很少,這是因為最終的臨床試驗的結果揭開前無法作出科學判斷,所以不能說。

  在這方面,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同樣是很謹慎的。這是監管者和研究者一個重大的差別。

  目前,在中國臨床試驗登記平台上針對新冠病毒中國共登記了169個涉及藥物的由研究者發起的臨床試驗,我想在數量上可能是世界之最。

  但在這一數字背後也存在問題,值得深思。

  一方面這些臨床試驗大部分是研究者發起,並不是經藥監局審批的臨床實驗。目前,經中國藥品監督管理局批準的以治療新冠病毒為目標的藥品臨床試驗只有5個;

  另一方面,在開展的臨床試驗中很多是老藥新用屬於增加適應症,還有一部分是抗病毒藥物的聯合使用。

  隨著疫情的控製,患者減少,如此多的臨床試驗項目導致入組病人不夠,難以開展具有統計學意義的臨床試驗。這對藥物研發來說不是好事情,由於入組患者資源被擠占,有些很有希望的藥物無法完成試驗,非常可惜。

  疫苗出來後,中國老百姓能不能及時打到,價錢會不會很貴?

  “這種擔心大可不必。”

  全球至少有幾十家機構正在研發新冠病毒疫苗,但截止到3月底,由政府監管部門批準開展人體臨床試驗階段的只有兩家,一個是中國軍科院陳薇院士團隊,另一個是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的團隊。這是全球疫苗研發最快的兩個疫苗項目。

  所以,在疫苗研發上我們是走在前面的,中國的疫苗研發優勢其實很大。從2003年出現的SARS,再到後來的H7N9、伊波拉病毒、MERS,中國的疫苗研發機構始終在和冠狀病毒纏鬥,已積累了十多年的經驗。

  如果美國團隊的疫苗先獲批上市,中國對他們而言也是一個巨大的市場,中國人口眾多,疫苗需求量非常大,隨著疫苗用量的增大,市場的機製就會發揮作用。

  傳染病大流行下,假如中國因為國外封鎖不能得到疫苗而成為傳染源,對全球的公共衛生都是威脅,不賣給中國,就是禍害自己。

  當然,如果國外對疫苗採取對中國禁運或者賣高價,按照專利法規定,在公共傳染性疫情暴發時,我國也可以通過專利強製許可製度,不經專利權人許可,授權他人實施發明或者實用新型專利,取得實施強製許可的單位應當付給專利權人合理的使用費。這不僅僅是中國法律的規定,也是國際專利製度的通行原則。

  所以,一定要相信我們的政府和科研機構的研發能力,不必擔心中國老百姓打不到疫苗或者打不起疫苗。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