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業農村部擬將狗列為伴侶動物 專家:吃狗肉處灰色地帶
2020年04月09日20:08

  原標題:農業農村部擬將狗列為伴侶動物,專家:吃狗肉處於灰色地帶

  4月8日,農業農村部在其官網公佈了《國家畜禽遺傳資源目錄(徵求意見稿)》(簡稱《目錄》)並向社會公開徵求意見,擬將狗作為伴侶動物不再按照畜禽管理。

  “隨著人類文明進步和公眾對動物保護的關注及偏愛,狗已從傳統家畜特化為伴侶動物,國際上普遍不作為畜禽,我國不宜列入畜禽管理。”農業農村部在《目錄》說明中明確。

  狗不按畜禽管理是否意味著以後不能吃狗肉了?

  “目前吃狗肉仍處於灰色地帶,沒有明確的法律規定禁食狗肉,深圳目前已經出台了禁止食用貓狗肉的規定,但很多地方還沒有明確的規定能吃還是不吃。”世界動物保護協會科學家孫權輝博士在接受澎湃新聞採訪時說,5月1日起,深圳市將全面禁食貓狗肉,成為全國範圍內率先對貓狗肉禁食作出明確規定的城市。

  “實際上沒有出台辦法直接反對他人吃狗肉。”一位預防獸醫學專業博士向澎湃新聞表示,但如果今後狗不按畜禽管理,屠宰動物檢驗檢疫就不會有針對狗的檢疫證明,市場上沒有合法的持有檢驗檢疫合格證明的狗肉的話,就相當於狗肉買賣非法化,“農業農村部用這種方式規避大家吃狗肉的陋習我認為是值得肯定的”。

  食用貓狗存在食品安全、公共衛生方面的風險

  對於吃狗肉的討論由來已久,此次農業農村部公開徵求意見稿將狗不再按畜禽管理,在一位預防獸醫學專業博士看來,就意味著以後屠宰動物檢驗檢疫中就不會有狗這一項,沒有檢驗檢疫證明就意味著狗肉的運輸、銷售都不再合法化。

  “不在畜禽目錄里就不能開檢疫證,沒有檢疫證就不能合法運輸。”這位博士介紹說,“現在大型的屠宰廠是沒有辦法屠宰狗的,因為屠宰狗沒有辦法電擊暈的,雞和豬在屠宰前都是用電擊暈的然後再放血,一般大型屠宰場都不會宰狗,只有一些小型的私人屠宰廠,官方會預設他們作為民營屠宰場的合法身份,他們會宰殺狗。”

  北京愛它動物保護公益基金會監事孫海陽在接受澎湃新聞採訪時說,狗肉來源複雜,很多號稱肉狗養殖的地方都是從其他地方偷運過來的,“這些狗各種品種都有,有的生病,有的懷著孕,有的還帶著項圈,一看就不是統一養殖的。”

  孫權輝表示,中國沒有飼養和繁殖“肉狗”的傳統。狗是最早被人類馴化的家養動物之一,但人類馴化狗的目的並不是為了食用,隨著時代的變化,狗的角色也在不斷轉變,從最早的幫手、警戒到現在的寵物和伴侶動物,狗與人類的關係一直非常緊密。

  “犬隻的生物習性和疫病傳播特點決定,犬不適合作為肉用動物規模化飼養,因此以食用為目的養殖犬隻無論是技術層面還是經濟層面都不可行。”孫權輝說,由於缺乏完善的檢驗檢疫規定,食用貓狗存在食品安全、公共衛生等方面的巨大風險。目前,世界動物衛生組織和絕大多數國家均沒有犬類屠宰檢疫的相關規定或要求,我國也尚無明確的肉用犬品種,市場上銷售的犬多以個人散養為主,來源複雜,且存在毒殺和偷盜犬類現象,食用狗肉不僅風險較大,養殖、運輸和屠宰環節也存在嚴重的動物福利問題。

  孫權輝認為,狗不再列入傳統畜禽是社會的一大進步,意味著今後食用狗肉失去了合法性和正當性,符合當前中國公眾和國際社會對狗作為陪伴而非食用目的的主流認知和看法。

  孫權輝表示,在深圳之後,他期待更多省市能把禁食貓狗肉納入立法範圍,從法律上明確禁止。

  狗肉來源不明,監管存盲區

  4月9日,澎湃新聞記者隨機撥打了吉林延邊的一家狗肉館。店員說,店裡的狗肉都是屠宰場直接送貨,至於狗肉來源並不清楚。他說,“延邊有吃狗肉的習俗,就像北方過年吃餃子一樣。”

  澎湃新聞記者又隨機撥打了江蘇徐州沛縣當地一家開設了十幾年的狗肉館。肉館負責人說,當地並沒有肉狗養殖場,他們的狗肉是從屠宰場買來的,屠宰場從外地收狗,至於這些狗是哪裡來的,他們並不清楚。

  肉館負責人稱,從屠宰場買狗肉八九塊一斤,至於屠宰場收狗的價錢他並不瞭解。

  “整個徐州都沒有狗的養殖場。”澎湃新聞詢問徐州農業局獸醫和畜禽屠宰處,該處工作人員表示,沛縣的狗肉館多,但當地沒有肉狗養殖場,都是外調的。

  “當地有狗的屠宰場嗎?”針對記者提問,對方表示,“從法定意義上講沒有狗的屠宰場,飯店進狗肉是自發性的,要麼是從外地購進的,要麼是自宰的,沒有專門宰狗的屠宰場。”

  對於狗肉館如何監管的問題,對方表示,徐州狗肉館多,很正常,在廣西桂林、貴州也有很多狗肉館,“監管這塊沒有法律依據,上級部門對狗肉也沒有明確的指導意見”。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