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戰疫:疫情下美國經濟將去往何方?
2020年04月09日19:06

  原標題:全球戰疫丨疫情下美國經濟將去往何方?

  新冠肺炎在美國大流行後,美股多次熔斷,經濟勢頭急轉直下,引發經濟崩潰的恐慌。從疫情的蔓延形勢看,在特朗普領導下的美國,顯然沒有做好應對重大危機的準備,這既包括心理上的準備,也包括現實政策和物質儲備上的準備。但美國經濟在世界經濟中的份量遠非其他經濟體可比,美國因所謂“疏忽”導致的經濟形勢惡化不僅將給美國自身,也給世界帶來巨大沖擊。

  不確定性:美國經濟面臨的最大最直接風險

  美國經濟是美國強大抑或衰落的基礎。當前階段,美國經濟的確面臨諸多風險,最大、也最直接的風險是不確定性。主要來自以下幾個方面:

  一是政府政策落地的不確定性。新冠疫情在美擴散後,特朗普政府、國會、美聯儲相繼推出三輪救市舉措,總規模高達6萬億美元,約占美國年度GDP的 30%。上述6萬億美元的救市計劃,其中2萬億美元由特朗普政府和國會推出的財政政策組成,另外4萬億由美聯儲貨幣政策構成,基本上覆蓋了美國經濟的方方面面。其中有對民眾的直接補貼,如對符合收入標準的美國人每人發放1200美元的現金補助;提高失業保障,每週增加600美元,延長失業補助4個月;也有對中小企業的救助,如為小企業提供3490億美元援助貸款,美聯儲將直接購買企業票據;為受損失嚴重的企業,如航空、郵輪公司,提供約5000億美元援助貸款或貸款擔保;有為抗擊疫情的醫療系統的資金支持,如向醫療系統提供約1000億美元援助;也有為地方政府提供約1500億美元的財政援助基金,還有對金融機構的流動性支持。

  上述救市政策從內容上看,具有覆蓋面廣,力度大,持續時間長的特點。從規模上看,目前的救市政策力度已遠超2008年金融危機時奧巴馬政府出台的7870億美元的救市規模。但上述救市政策如果不能落地,就是空中畫餅。而市場是不相信空中畫餅的,擔憂和恐慌自然也無法紓解。

  從目前救市措施落地的進展看,速度還是非常緩慢的。企業和民眾遲遲接不到特朗普政府承諾的補貼補助。特朗普政府希望主要通過社區銀行發放救助款,但隔離措施令社區銀行業務線下開展嚴重受限,而社區銀行的線上業務能力遠不如大型銀行發達。

  有著強大線上業務能力的美國大銀行卻並不是落實救市政策的主渠道。截至4月4日,只有兩家大型銀行,美國銀行和大通銀行接受救助計劃申請。其他大銀行則表示不清楚救助細節,參加積極性不高。民眾對此非常不滿。

  二是政策前景的不確定性。雖然國會傳出會繼續推出新刺激政策,如國會正在醞釀新一輪5000億到1萬億美元的救市計劃。但市場對政策空間是否存在仍然表示懷疑。

  三是疫情發展的不確定性。新冠疫情爆發的影響與2008年的金融危機具有共同點,在病毒的規模、傳染率、死亡率、併發風險等方面都存在一定的不確定性。此外,由於不清楚何時能研製出抗病毒疫苗,並找到治療藥物,民眾和市場難免擔心病毒回潮的問題,在第一波疫情過去後,可能還有第二波、第三波再次來襲。

  四是能否形成國際社會共同應對疫情的不確定性。2008年美國首先爆發嚴重次貸危機。危機持續發酵,最終演變成一場席捲全球的金融風暴。但那時的美國通過G20機製,與他國聯手,共克時艱。而面對新冠疫情,由於特朗普上台以來“美國優先”原則和政策實踐已經嚴重削弱了國際合作的信心和機製,國際分工和產業鏈遭到割裂,很多國家都處於孤軍奮戰的狀態。如果疫情繼續在非洲等欠發達國家或地區爆發,沒有國際社會共同抗疫行動,屆時將有可能爆發大規模人道主義危機。

  上述諸多不確定性彙聚在一起,對企業投資生產和居民消費產生了強大的抑製作用。企業被迫推遲投資,因為他們難以預測供應鏈及市場需求變化情況。金融投資者擔心新冠疫情給經濟帶來的未知風險,紛紛轉投安全標的。國際資本爭購美元資產推高美元彙率,而堅挺的美元將增大美國的出口成本,使美國公司更難以在全球範圍內競爭。

  有關數據也印證了上述趨勢。由西北大學、斯坦福大學和芝加哥大學的經濟學家製定的美國經濟不確定性指數創下了2019年8月以來的曆史新高。最新市場調研結果顯示,美國中小企業,尤其是小企業都高度關注新冠疫情走向及其對經濟的影響;約50%的小企業表示已經遇到了客戶對其產品和服務需求減少的問題;超過50%的小企業預計未來12個月市場會出現衰退,而在今年1月份這一比例僅為14%。

  疫情的拐點就是美國經濟的拐點

  決定美國經濟走向的關鍵是看美國感染和死亡人數何時能迎來拐點。疫情的拐點就是美國經濟的拐點。按照目前的趨勢看,感染或死亡人數的拐點可能要到5月或6月份才能到來。因為美國感染人數還未到達峰值水平,因此美國經濟的“至暗時刻”可能還未到來。

  中小企業是美國經濟的絕對主體,占美國企業總數的九成以上。中小企業多處於“手停則口停”的狀態。受經濟停滯的影響,中小企業經營業績嚴重下滑。很多中小企業歇業,一些企業則依靠自有資金儲備在勉強維繫。

  據摩根大通研究所的研究,目前美國所有小型企業中有一半的現金緩衝不到30天;1/4的小企業的資金儲備最多隻夠支撐13天。從行業上看,中小餐館現金儲備能夠支撐16天;房地產行業的中小企業狀況好些,可支撐47天。但即便如此,可能也無法撐到6月份。從企業性質上看,與資本密集型或高薪行業相比,勞動密集型或低薪行業的小型企業的現金緩衝天數較少。資本密集型行業的現金緩衝天數為38天,勞動密集型行業為23天。

  如果疫情持續,而上述中小企業,尤其是小企業得不到政府救助,就會出現一波中小企業破產關門潮。在過去的兩週中,已有近1000萬美國人向政府申請失業救助,失業率從2月份的3.5%大幅躍增至4.4%。如果中小企業持續關門停業,向政府申請失業救助的人數和失業率還將跳增。

  此外,目前,美國銀行體系相對穩健,這是最後的一塊安全堡壘,也是此次疫情與2008年美國金融危機時重要不同之處。聖路易斯聯儲2020年3月26日發佈的金融壓力指數顯示,目前美國金融市場的壓力遠超2009年中旬以來水平,但低於2008年金融危機。未來如果救市政策遲遲不能落地,疫情仍得不到控製,市場迷茫的情緒持續自我強化,可能會演化成恐慌,引發拋售和擠兌行為,此前流動尚充足的銀行體系,也可能出現流動性枯竭。公共衛生事件就將轉變成流動性危機,並升級成信用危機。

  專職負責美國住房抵押貸款的美國兩“房”公司——房地美和房利美目前的資金相對充足。但截至4月1日,已有約30萬人向兩“房”申請貸款展期。如果疫情持續,按目前的市場發展趨勢,兩“房”的資本規模最多隻能再支撐3個月。屆時,兩“房”將不得不在繼2008年金融危機之後,再次向政府申請救助。

  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博士近日在《華爾街日報》發文稱,新冠疫情大流行將永遠改變世界秩序。基辛格提出的,為鞏固美國國際領導力,美國必須在三大領域做出努力:一是增強全球抵禦傳染病的能力;二是努力醫治世界經濟遭受的創傷;三是維護當前自由流動的世界秩序。但美國顯然在上述三個方面做的都很不足。

  展望未來,相信疫情終將會過去,我們不知道將為此付出何種代價,但我們知道,全球合作條件下付出的代價將必然小於不合作、各自為戰。

  (餘翔,清華大學全球化中心高級研究員)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