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十二時辰-午時:等候多時的一碗熱乾麵
2020年04月08日07:06

  原標題:武漢十二時辰·午時|等候多時的一碗熱乾麵

  4月8日,武漢解除離漢離鄂通道管控措施。從1月23日“封城”76天至今日“解封”,在武漢的人們在十二時辰的不同生存狀態,構成了這段抗疫史的曆史切片。

  午時,即11時至13時,是十二時辰中的第七個時辰,又稱日中或正午,形容萬物壯盛。

4月7日午時,呂豔菊在店裡為顧客打包熱乾麵。本文圖片均由受訪者提供
4月7日午時,呂豔菊在店裡為顧客打包熱乾麵。本文圖片均由受訪者提供

  武漢的四月,天氣漸暖,疫情防控態勢穩定,呂豔菊的心情也跟著好了起來。

  呂豔菊是武漢熱乾麵老字號連鎖店蔡林記的一家分店店長。前不久的3月25日,吃過午飯後的她到離家不遠的店裡,和4名武漢本地員工一道把店裡收拾乾淨並徹底消毒,為第二天恢復營業做準備。

  往年過年,店裡休假到大年初三便開門營業。新年後初次見面,同事間會相互問候“新年好”。如今,農曆新年過去兩個月了,3月25日下午,許久未見的同事們第一句問候依舊是“新年好”。提起這件事,呂豔菊笑了起來,“經過疫情不一樣了,人與人之間特別親切。”

  熱乾麵開賣,對武漢人來說是一件不小的事情。在美食點評網站,不少武漢市民近日的留言里除去表達買到熱乾麵的激動,還會加上一兩句“武漢加油”“武漢人的快樂回來了”……熱乾麵是武漢人太熟悉的一部分,也是武漢人對日常生活的一份執念。

  “封城”之後到出門上班,整整61日

  雖然兩個多月前的事情,“封城”那天卻恍如隔日。

  1月22日夜裡,呂豔菊還為店裡配了貨,準備過年營業的原材料。沒過幾個小時,“封城”的消息就到了。好在公司反應快,第一時間通知所有武漢以外的員工盡快回家,武漢本地員工則負責打掃衛生,做好閉店工作。

  呂豔菊既是店長又是武漢本地人,要負責五家店面的閉店工作。1月23日早晨6點,她乘地鐵出發,並在地鐵10點停運前趕到第五家店面,依次檢查水、電、天然氣,門窗等是否關好。收拾停當後,想起來還沒過早(吃早飯),索性早飯、午飯合為一碗熱乾麵。

  回想起那天早晨,地鐵里的人實在不少,都是大包小包趕著回家的。因為心裡惦記著閉店的事情,呂豔菊沒想太多,等到回家時,發現街道上已看不見公交車,又得知有的員工想方設法才包車趕著出了城,才意識到武漢疫情已經十分嚴重,這時她才有些後怕。

  這天之後至3月25日首次出門上班,足不出戶的61天里,呂豔菊的心情也會隨著新冠肺炎確診人數的變化而起伏,看到數字升高,會感到焦慮,數字下降,整個人也輕鬆許多。

  她曾在朋友圈里寫道:每一次的過年加班,總想著休息;每一次的春節聯歡晚會,總想著從頭看到尾,今年全部實現了,但是心情很沉重,祝願武漢早日解除疫情,祝願夥伴們早日走上工作崗位,武漢加油!

疫情期間,呂豔菊在家裡做的玫瑰花樣的麵點。
疫情期間,呂豔菊在家裡做的玫瑰花樣的麵點。

  上班的時候呂豔菊在家裡幾乎沒有時間做飯,主要是讓店裡的顧客吃好。疫情期間,她才真正有時間認認真真在家裡準備每一頓午飯。她會在朋友圈“曬”出自己做的玫瑰花樣的麵點、包子、餃子等,也會在家裡做熱乾麵,用掛面當主要原料,家裡有芝麻醬,放點香油、榨菜、小蔥、辣椒油。“那個味道也是非常好吃的。”呂豔菊說。

  到了2月,面對武漢很多市民“要吃熱乾麵”的訴求,呂豔菊所在的公司組織起熱干麵糰購活動。這時她開始在線上班,每天聯繫各小區團購負責人,儘可能整理出公司庫存,讓更多武漢居民吃上熱乾麵。

  不過在家呆久了,呂豔菊還是想著去店裡上班。她喜歡餐飲這個行業,終於,在疫情防控態勢逐漸向好的時候,接到了復工通知。

  在店裡一天走1.5萬步,小腿疼了兩天

  蔡林記是武漢市最早恢復經營的老字號之一。第一家店面於3月23日恢復除堂食外的線上外賣和門店自提服務,熱乾麵外賣上線的消息也第一時間便登上了本地媒體。

  那時武漢尚未解封,店面恢復營業不取決於地段,而是多少員工能正常到崗。呂豔菊管理的店在武漢市烽勝路,加上她,共有5名員工在武漢居住、身體健康,可正常復工。

  從3月20日起陸續辦理各種復工手續,所有手續辦好後,呂豔菊和同事相約3月25日下午去店裡打掃衛生。

  沒想到,同事見面後的第一句問候是“新年好!”每年都是大年初三開業,見面同事間互相拜年,這一次雖然過了兩個月,但還是新年後第一次見面,也還是要拜年。“店員還跟我開玩笑,說店長換髮型了。我已經留了十年短髮,現在長到幾乎可以紮起來了。”她感覺,經過疫情不一樣了,人與人之間特別親切。

  3月26日,呂豔菊所在的店面正式恢復營業。據她介紹,疫情前,店裡每天6點開門,營業到晚9點,兩班倒。如今就一個班,早6點半開門,下午5點關門。

  雖然滿心期待復工,但復工後僅做外賣和自提服務的工作量也比以前翻了幾倍。原本店裡有14名員工各司其職,現在一共只有5人。這5名員工要所有活都做,相比疫情前還增加了每日3次的店內徹底消毒工作。從恢復營業起,他們已經連續兩週沒有休息。

  “上班前三天很累很累。特別是第一天班,腿都不是自己的,每天要走一萬五六千步,第二天小腿開始痛,第三天更痛。現在上班已經十幾天了,適應過來了從來沒有哪個員工說累。同事們一起上班,都互相關心,沒有哪個時候比現在更團結一心。像打仗一樣,配合非常默契。”呂豔菊說。

  不時地,呂豔菊還會把店門口處發餐的那名員工穿著防護服、全副武裝的樣子拍照發在微信群裡。外地的員工看到很羨慕,他們都想盡快回到武漢上班。

4月7日午時,店外保持距離排隊買面的顧客。
4月7日午時,店外保持距離排隊買面的顧客。

  武漢人的熱乾麵執念

  有的武漢居民是刷外賣平台看到了熱乾麵可以點單了,還有居民是看新聞知道老字號熱乾麵恢復營業了,更有一些居民,是終於可以走出小區,散步時發現可以微信點單或到店自提熱乾麵了。

  熱乾麵在武漢人心中有不可替代的地位。有網友在吃到熱乾麵後留言“武漢人的快樂又回來了”,微博上甚至形成了閱讀量7.2億的熱點話題#熱乾麵醒了#。

  因顧慮疫情影響,呂豔菊起初比較謹慎,3月26日第一天營業時只進了200斤面 。原本沒抱什麼希望,沒想到早晨九、十點才開線上外賣,到下午就全部賣光。

  恢復營業第二天呂豔菊多做了計劃,依舊是很快賣光。慢慢地,店裡的訂單量從每日100單增加到400單,銷量也從200斤面增加到最高1000斤面。在沒有堂食的情況下,熱乾麵生意已非常接近疫情前的銷量。

  過早熱乾麵、午飯熱乾麵、晚飯熱乾麵……在武漢,一日三餐都可以吃熱乾麵。每天賣熱乾麵,也能看到很多感動的事情。

  有的居民告訴呂豔菊:終於盼到你們開門了,終於可以吃熱乾麵了。還有一位誌願者說:每天從你們門口過,想吃熱乾麵就看看你們的招牌。“說的好可憐,我們第一天開店,他就馬上買一碗熱乾麵,在店門口吃完,又帶兩份走,給家裡人打包。”呂豔菊回憶。

  呂豔菊原本以為外賣會更多,沒想到,一大半的人都是走著走著看到店開了,當即買一碗,站在門口就吃光,吃完了再打電話問家裡人,要不要帶幾碗回去。電話那一邊,基本都不會拒絕。

  還有很多老年人不會用手機點單,旁邊有素不相識的年輕人幫他們下單買好。

  呂豔菊說,1月份“封城”之前,很多顧客來店裡會說,不要蔥、不要蘿蔔……提很多要求。現在每天賣400單,沒有顧客提出不要這個、不要那個的要求,大家都是高興的、激動的,當然也有人生怕自己買不到去插隊。

  “看到這些顧客,很有成就感的,感覺武漢變得越來越好了,人人都能吃到熱乾麵。”呂豔菊說,4月8日武漢“解封”,預計銷量還會有小增長,準備調貨量繼續增加,員工們也會陸續回來。到時候店裡的小吃品種也增加一些,開店時間看能不能延長,儘量滿足更多顧客的需求。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