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病例過萬,疫情被低估?專訪世衛非洲辦事處技術官
2020年04月08日22:13

原標題:非洲病例過萬,疫情被低估?專訪世衛非洲辦事處技術官

世衛官員:相信非洲上報的病例數字是真實的,即使有遺漏,也不會是龐大的數字。

新京報訊(記者 陳沁涵)據央視新聞4月8日報導,新冠肺炎疫情已經蔓延至非洲52個國家,僅剩科摩羅、萊索托兩個國家暫未報告新冠肺炎確診病例,整個非洲大陸確診病例已經超過10000例。有專家表示,由於檢測能力等原因,非洲的實際感染數字被大大低估。

肯尼亞醫護人員對疑似病例進行檢測。圖/世衛組織非洲辦事處推特

在非洲,目前疫情較為嚴重的國家為南非。據南非衛生部消息,截至當地時間7日,該國新冠肺炎確診病例增至1749例,死亡13例。南非從3月26日午夜開始實施為期21天的全國範圍“封城”措施。此外,剛果、加納等非洲國家陸續採取了“封城”、宵禁、停航等措施。

近日,國內外不少疾控專家發出警告,提醒應高度重視非洲疫情防控。上海新冠肺炎醫療救治專家組組長、複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感染科主任張文宏表示:“印度和非洲出現新冠疫情流行將是人類災難。”全世界要團結,幫醫療資源不充足的國家抗疫。

相比歐洲和美國,非洲迄今為止的確診病例數並不多,但是因其公共衛生體系長期落後,一旦暴發大規模疫情,後果難料。世界衛生組織非洲區域辦事處技術官瑪麗·斯蒂芬(Mary Stephen)近日接受新京報記者電話採訪,介紹非洲地區的疫情形勢,並回應外界對於確診病例數量的質疑。

世界衛生組織非洲區域辦事處技術官瑪麗·斯蒂芬。圖/世衛組織

“即使遺漏感染者,也不會是龐大的數字”

新京報: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非洲地區的病例至今相對較少,主要原因是什麼?

斯蒂芬:非洲地區在1月沒有出現疫情,沒有發現任何輸入性病例。當疫情蔓延至歐洲後,有不少人從歐洲進入非洲,帶來了疫情威脅。

2月14日,埃及發現首例新冠肺炎確診病例,是一名外國人,系非洲大陸發現的首例。隨後,其他非洲國家相繼出現確診病例,其中許多患者都在發病前到訪過歐洲。針對輸入性病例,非洲國家都開展了追蹤密切接觸者和傳播鏈的工作,避免了大規模社區傳播。從根本上來說,非洲病例較少,主要原因在於這裏是最晚出現輸入性病例的地方。

新京報:有專家認為非洲的檢測能力有限,新冠病毒感染者的數量可能遠超目前的確診病例統計數量,你怎麼看待這樣的質疑?

斯蒂芬:就目前的情況來說,非洲國家的每個疑似病例都能得到檢測。鑒於檢測能力和醫療資源有限,非洲國家不可能像韓國那樣進行大規模的檢測,並不是任何申請檢測的人都能獲得檢測,只有出現明顯症狀或是與確診患者有過密切接觸的,才能接受檢測。

外界質疑非洲的確診病例數量不屬實,根據世衛組織的監測,我們認為上報的數字是真實的。事實上,許多非洲國家擁有傳染疾病監測系統,在近期並沒有發現類似流感症狀的患者增多,這也能說明並沒有忽視可疑的群體,即使有遺漏,也不會是一個龐大的數字。

新京報:非洲地區的新冠檢測能力具體能達到什麼水平?

斯蒂芬:非洲的檢測能力顯然不可能和中國以及歐洲國家相提並論,不僅因為醫療資源緊缺,也因為衛生體系不夠健全。非洲已有43個國家能自主檢測新冠病毒,而一個多月前只有南非和塞內加爾有檢測能力。目前,非洲絕大多數國家的檢測能力能夠應對當下疫情,但是如果感染者繼續攀升,檢測工作將面臨巨大挑戰,因此我們也呼籲其他國家能夠伸出援手。

“醫療資源緊缺是最大困難”

新京報:非洲飽受瘧疾、愛滋病、結核病等疾病困擾,2014年和2018年遭受伊波拉疫情兩度襲擊,此時應對新冠疫情,是否雪上加霜?

斯蒂芬:這個問題可以從兩個角度來考慮,一方面非洲經曆了多次災難性傳染病疫情,同時還遭受自然災害、糧食危機,人口的健康狀況以及經濟發展都受到嚴重影響,尚未恢復到正常狀態。此時遭遇新冠疫情,必然又是一個難關。

但是從另一方面來說,非洲在應對流行病上是有經驗可循的,他們擁有傳染病應急衛生系統,對疫情的敏感度比較高,病例上報體製也已經成熟,建有病毒實驗室。儘管不是所有設備和體系都適用於新冠肺炎這種新型流行病,但是稍作調整,就可以借助以往的經驗應對此次疫情。

新京報:目前非洲在應對新冠疫情中面臨的最大困難是什麼?最缺的資源是什麼?

斯蒂芬:醫療設備、個人防護裝備、醫院床位、醫護人員都處於緊缺狀態。隨著疫情發展,呼吸機的數量將決定能夠挽救多少重症患者,個人防護裝備將是保障醫護人員安全的重要環節。

不過各個國家都在想辦法克服這些困難。舉個例子,尼日利亞政府已經批準將國家體育館臨時改建成新冠肺炎治療中心,正在為可能增加的病例做準備。還有一些國家準備號召退休的醫生重新回到一線抗疫崗位。

新京報:從媒體報導中得知,非洲國家的現有呼吸機數量非常少,中非共和國僅有3台呼吸機,該如何解決設備危機?

斯蒂芬:非洲所需的呼吸機存在很大的缺口,事實上全球都處於供不應求的狀態。我們已經敦促各國想辦法購入呼吸機設備,是時候向私營企業建議展開合作,向其他國家求援。世衛組織也呼籲有能力的國家能夠援助非洲,據我們所知中國已經提供了幫助,這對他們來說非常重要。

“對非洲而言,防止病毒輸入更重要”

新京報:非洲一些國家已經施行“封城”措施,這對經濟欠發達地區而言會造成更大的影響,你認為“封城”是適合非洲的防控措施嗎?

斯蒂芬:主權國家有採取“封城”措施的權力,此舉是為了更好地保護國民的健康和安全,可以有效切段傳播鏈,接下來可能還會有更多國家採取“封城”措施。但是對非洲而言,相比嚴防內部傳染,更重要的是防止病毒從外部輸入,需要在港口、機場進行嚴密篩查,許多國家在這方面已經採取了嚴格的措施。

新京報:對於非洲國家的疫情防控措施,還有什麼建議?

斯蒂芬:如果施行“封城”,各國政府要加強公共衛生措施,向國民提供更多關於新冠肺炎的最新信息,讓每個人瞭解什麼情況下可能感染病毒,如何做好隔離工作,避免病毒大規模傳播。

新京報記者 陳沁涵

編輯 劉夢婕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