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解封|“武漢終於有了人間煙火氣息,復工要交作業了”
2020年04月08日19:59

原標題:武漢解封|“武漢終於有了人間煙火氣息,復工要交作業了”

1月21日,身在武漢的翁江寫下日記:(這裏)專門記錄和感冒鬥爭的過程。兩天后,武漢“封城”,直到4月8日才正式“解封”。

“封城”這76天里,翁江經曆了一家四口人都住進醫院的無助,剩下的兩個孩子,一個託付給親戚,一個託付給月嫂。這四口人中,只有他跟老婆回到了家,70多歲的父母沒能再踏出醫院的大門。

4月2日,清明節的前兩天,他將父母的骨灰從殯儀館迎送到陵園,帶著他們重走了一遍生前經常走的路——工作了大半輩子的學校、兩老居住的地方、兒子的家。

“父母在,頭上有把大傘,可以為我遮風擋雨;父母不在了,這把傘我得自己獨立地打起來了。”這一天,他向逝去的父母告別,向過往的生活告別,也將這兩個多月的記憶埋葬了。“我們更好地活下去,對他們也是更好的寄託。”

當鏡頭對著他問,你會對當下發生的這些事情有怨言嗎?這位剛過40歲生日的中年男人,說著說著就哭了起來,“沒怨言。那麼多醫生在一線,救我們的父母,救我們的命,醫生也不容易,他們是拿自己的命拚來的,所以武漢人民都感激他們!”

終於等來了武漢“解封”,當天一早,他將前來照看妻子的嶽父嶽母送到漢口站坐車回荊州。有些做早點的鋪子都開門了,他吃了一碗熱氣騰騰的熱乾麵,“武漢終於有了人間煙火氣息,武漢逐漸恢復到解禁前的狀態”。

當下,各個企業已經陸續復工,他的健康碼也轉綠了,單位出於照顧允許他暫時居家辦公。他笑言,“要交作業了,作業好多。”

以下是翁江日記摘選,講述了這個家庭如何從新冠肺炎疫情中走出來。

【3月15日】

今天是我爸離開的第42天,我媽離開第40天,我出院第38天,我老婆出院第28天。

我的爸爸是語文老師,在我小的時候,由於經常帶畢業班和擔任班主任,和學生待在一起的時間比和我待在一起的時間還要多。小時候有段時間最開心的事情是陪爸爸去學生家裡家訪,那個時候他騎單車,從幼兒園接了我以後,再去學生家裡,他去家訪,我在門口玩。有一次,他神秘兮兮地和我說去看飛機,帶著我從鐵機和平中學騎自行車到以前的南湖機場家訪。去花了好幾個小時,回來又花了好幾個小時,當然飛機沒有看到,只看到好大空曠的機場,不過那個時候也沒有感覺,只是肚子餓死了,吵著要回家,後來爸爸也沒有力氣了,他是推著自行車走的。我一氣之下拒絕再和爸爸去家訪了。

回想當父子40年了,他真的對我疏於管教,導致我現在字還是寫得很爛。後來我也拒絕從事教師職業,但現在回想,他給了更多孩子愛和熱。

前幾天,福建的親戚找出我爸2016年去福建時給他寫的詩。他說,當時父親要是在那邊住幾個晚上,多在一起聊聊,就沒有遺憾了。

【3月17日】

昨天澎湃新聞把我的日記轉載了,更多的朋友看到了我家的事情,只是想把正能量像陽光一樣照耀給大家。

昨天老婆在得病後,第一次抱小寶,算下來接近兩個月的時間,沒有接觸孩子了。在抱到孩子的一瞬間,她淚流滿面,孩子都有點認生了。和老婆商量了一下,看看準備從今天開始白天抽一些時間帶孩子,讓阿姨也可以休息一下。自從2019年12月31日從醫院到月子中心,再到我們家,真的很感激她,我們一家四口都在醫院的時候,是她一個人在家辛苦帶著我們的孩子,如果碰到了不負責的人,後果不敢想像。感恩好人。

【3月21日】

今天是我爸離開第48天,我媽離開第46天。我出院第44天,我老婆出院第34天。

前幾天和平中學的長輩看到我家的事情,聯繫上我了,很多都是我之前的老師,還有一些和我父母共事的長輩,讓我們感受到很多關心和溫暖。

這幾天主要是我老婆的病情反複,導致我沒有時間和精力更新日記。昨天老丈人和丈母娘都從荊州非常曲折地來到武漢了,真是“人在囧途”的翻版。看到我老婆病情嚴重,他們從荊州包了一輛出租車,走318國道,在距離武漢30公里的地方不能進來了,幸虧遇到好心人,把他們帶進城,然後我們再碰頭才接上他們。

看新聞說昨天漢口火車站在消毒,復工的步伐越來越近了,武漢早日“解封”的希望也越來越大了。

【3月24日】

今天是我爸離開第51天,我媽離開第49天。我出院第47天,我老婆出院第37天。

前幾天,我父母學校的會計曹阿姨說(要將)我父母的喪葬費打到他們的工資卡上。我說,不知道我媽的密碼,她沒有告訴我。然後晚上又做夢,夢到他們了,我說你們不是走了嗎,我趕緊和我身邊的人說這是不是個夢啊。如果你們還活著,那個卡的密碼我要不要也無所謂了。後來夢醒了,發現那是個連環夢。早上陪老婆去二七路的精神衛生中心看病和拿藥的時候,我在路邊的銀行去試密碼,一把就試出來了。

還記得去年7月媽過生日的時候,我就和她說我孩子想吃蛋糕,我們就買了一個。我媽一直很抵製過生日,總是覺得自己又老了,也是給她買的第一個和最後一個蛋糕。

我父母生前單位很多長輩都安慰我,讓我們堅強地活下去。的確,得為了孩子,為了家庭,我們家只有更好地活下去,才對得起逝去的父母。

【3月25日】

武漢準備“解封”了,今天地鐵也通了,公交車也逐步恢復了,一切都準備恢復正常了。可惜斯人已去。準備開始安排父母的後事了。

記得2008年農曆戊子年,雪災還未開始的時候,父母說想去天津過年。去火車站的路上,上公交車時候下著小雪,當時送他們上車時感覺怪怪的。後來雪越下越大,形成雪災,武漢簡直是“人在囧途”。我本來買的是(2008年)1月20日廣州到天津T253、從漢口上車的臥鋪票。那天晚上正好是我值班,忙完單位的事情,去火車站,因為雪災火車停了,我趕緊又改簽(第二天)下午漢口到天津的慢車票。不過最後還好和父母在天津團聚,一家人都好好的。

要是今年大家也都離開武漢,去別的城市,事情也許會有改觀。昨天給媽燒紙錢的時候,讓她在那邊好好的,缺什麼就托個夢說一聲。

【3月26日】

今天是我爸離開第53天,我媽離開第51天。我出院第49天,我老婆出院第39天。

今天是(農曆)三月三日,又到一年吃雞蛋的日子了,這個是中國的傳統,也是老祖宗的瑰寶。關於地菜煮雞蛋的來曆,民間有一個傳說:三國時期,名醫華佗來沔城採藥偶遇大雨,在一老者家中避雨時,見老者患頭痛頭暈症。華佗隨即替老者診斷,並在老者菜園內采來一把地菜,囑咐老者取汁煮雞蛋吃。老者照辦,服蛋三枚,病即痊癒,此事傳開,熱潮遍及城鄉,而那天剛好是三月初三,因此,後來地菜煮雞蛋,就形成了風俗。

今天還要給父母去看墓地,希望一切順利。

【3月28日】

今天是我爸離開第55天,我媽離開第53天。我出院第51天,我老婆出院第41天。

前天我父母原單位的領導和同事陪我去陵園,把父母的墓地給訂了,準備4月2日從殯儀館迎送到陵園,讓他們也盡快入土為安。

今天也是我的生日,我和老婆說40歲的生日,什麼禮物都不想要,只希望接大寶回家。自從武漢封城後,我和老婆住院以來,大寶和我們分開了59天。也感謝我的叔叔全家,在我們家最困難的時候,可以收留我家孩子,看視頻,孩子比以前長胖了。

就是不知道如何和她提起爺爺奶奶離開她的事實。只能說爺爺奶奶很愛她,去了很遠的地方。回想起來,大寶這兩年和我父母的感情愈來愈深,有的時候,小朋友不聽話,爺爺假裝打她,奶奶一直護著她。爺爺奶奶知道孩子喜歡吃圓子,特地很早去超市排隊,買最新鮮的肉和魚,給孩子做圓子,希望孩子可以多吃點,可以加強營養。

【4月3日】

昨天將父母的骨灰從殯儀館迎送到陵園,其中從我父母生前單位——和平中學,居住地——東西湖區馬池路昇華現代城,我家——宏圖大道保利公園家,都經過了一下,最後安葬在黃陂長樂園陵園。

讓他們走得順順利利的,平平安安的。

父母在,頭上有把大傘,可以為我遮風擋雨;父母不在了,這把傘我得自己獨立地打起來了,希望老婆和孩子都健健康康的。

【4月5日】

昨天全國舉行公祭活動,國家對逝去的人員表示哀悼,他們的生命永遠停在那個冬天。昨天晚上給父母送紙錢,央視一位媒體人陪我跟拍,她想去父母生前住的地方看看——一個很普通的武漢人家,臥室還是保持著老人走之前的樣子。

我父親生前沒有別的愛好,唯一最喜歡的就是花花草草,對待這些植物比自己的孫子還要好。生怕冬天凍著它們,所以把最喜愛的都搬到室內了。昨天晚上回家,發現有兩盆日本海棠花開得異常茂盛,這個花還是好多年前過年的時候從石家莊二舅家橫刀奪愛搶來的。

今年花開得格外好,可惜斯人已去。

【4月8日】

今天武漢終於解禁了,早上把嶽父嶽母送到漢口站,他們坐早班火車回荊州。今天從武漢離開,只需要提供綠碼,手續比之前簡單很多。路過姑嫂樹的時候,有的早點鋪子都開門了,大家點的最多的就是熱乾麵,武漢終於有了人間煙火氣息,武漢逐漸恢復到解禁前的狀態。

昨天帶著老婆和孩子去漢口江灘公園散心,沙灘遊樂場裡面也開始有小朋友戴著口罩出來玩。

我們單位已經復工了,領導考慮我家情況,還讓我這幾天在家辦公,不過被區統計局催得緊,人事、財務的月報、季報、年報都要交,作業好多。

4月8日武漢“解封”,清晨的漢口火車站

4月8日,翁江吃上一碗熱乾麵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