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十二時辰·未時|從武昌方艙醫院首批走出來,恍如重生
2020年04月08日09:58

原標題:武漢十二時辰·未時|從武昌方艙醫院首批走出來,恍如重生

4月8日,武漢解除離漢離鄂通道管控措施。從1月23日“封城”76天

至今日“

解封

,在武漢的人們在十二時辰的不同生存狀態,構成了這段抗疫史的曆史切片。

未時,即13時至15時,是十二時辰中的第八個時辰,又稱日昳(音“疊”)或日仄,意味著收穫。

醫護人員發來葷素搭配的午飯,外加飯後水果,被彭強(化名)一掃而光。

吃了飯已是下午1點,他開始收拾東西。怕攜帶病毒,他把衣物和生活用品都扔掉,整理了一遝這兩週的病例、檢查報告放進背包,手拿著一張“出院證明”,做好隨時出院的準備。

這天是

2月11日,時辰正值未時,包括彭強在內,武漢武昌方艙醫院首批28名新冠肺炎患者出院。

經曆除夕夜發病、居家觀察、往返醫院發熱門診輸液、入住方艙醫院醫治,彭強走出方艙時,恍如重生。

近日,他向澎湃新聞回想往返同濟醫院急診科那幾日,下午1點至3點,自己多數是在輸液或做檢查;住進方艙醫院後,一天中的未時,多數是他服藥後的午休時間,後來也成了他出院的時辰。

彭強出院

一個月後,3月10日下午15點多,隨著最後一批49名新冠肺炎患者出艙,武昌方艙醫院在運行35天后完成使命,正式休艙,目前涉及的場館已交給持有方,消毒後交還社會。

今年34歲的彭強,家住武漢市東湖高新區,靠著運輸生意和妻子的工作收入,撫養倆孩子。康復出院後隔離14天,回家又隔離10天后,他的生活才恢復正常。

疫情初期,彭強的生意就受到影響,加上自己染病住院治療,家裡收入少了不少。4月初,他開始零星接到些運輸的活兒。眼下,他對武漢“解封“抱有期待,“解封”了才能跑外地生意,才能慢慢恢復收入。

吃完年夜飯發燒

大年三十(1月24日),舉家團圓的日子。

那天傍晚,彭強的妻子便開始張羅著要做一桌子飯菜,他的母親也在一旁幫忙。晚上7點左右,飯菜上桌,一家人高高興興吃了頓年夜飯。

此前的1月23日上午10點,武漢官方宣佈“封城”。

彭強一直在關注著外面新冠肺炎的疫情。那幾天,外面的發熱病人越來越多,他也聽說醫院發熱門診的日接診量是平常的好幾倍。

讓彭強沒想到的是,自己也感染了新冠肺炎。

24日晚8點多吃完年夜飯,彭強隱約覺得胸悶,噁心想吐又吐不出,還頭暈腦脹的,量體溫發現發燒了。他強迫自己吐出來後,感覺舒服多了,但燒一直不退。

他有些擔心,“是不是得了新冠肺炎?”

“先自己隔離吧。”當晚,他單獨住一間房,妻子帶兩個孩子睡另一間房,母親也單住。

第二天一早,他燒到38.6攝氏度。吃了早飯,他趕忙收拾東西去了另外一處住所,單獨住著。他想觀察幾天,看看身體情況,再決定要不要去醫院。

單獨居住的幾天里,他反複發燒,胸悶加重,開始呼吸困難。

2月2日,彭強來到華中科技大學附屬同濟醫院光穀院區發熱門診。發熱門診的病人比彭強想像的還要多,“全都是病人,隊伍很長,有人帶著小板凳坐著排隊,有人病重躺在走廊上。”

排隊看診用了一個半小時,做CT又排了兩個小時,拿藥、做核酸、輸液,淩晨近1點,彭強才拖著病軀回到家。

“當時特別難受,我感覺快要窒息了,胸悶,喘不過來氣。”彭強咬牙堅持在醫院完成一系列檢查和治療,“能怎麼辦呢?”不幸中的萬幸,家裡妻子、母親和孩子都沒被傳染。

彼時,武漢改造方艙醫院計劃即將實施。2月3日晚,武昌方艙醫院作為首批三家方艙醫院之一,開始動工改造。2月5日23時許,該院收治首批新冠肺炎患者。

入住方艙醫院

2月4日,彭強再次發著燒去同濟醫院光穀院區發熱門診,醫護人員告訴他,他被判定為疑似新冠病人,需要再做一次核酸檢測。

當天,他再次排隊、拿藥、做檢查。

候診大廳里,一位五旬母親推著20多歲的兒子來看病,兒子病得嚴重,裹著被子橫躺在候診室的連椅上。這位母親看起來很絕望,坐在地上哭喊。彭強看到這一幕,心裡五味雜陳。

“確診了。”當天彭強所做的核酸顯示為陽性,他想立馬就住院。但那時,光穀院區尚不是定點醫院,無法提供床位。

“其他醫院也都人滿為患,進都進不去,我只能每天往返醫院輸液,就這樣扛著。”那幾天,彭強早上八點出發去醫院,晚上六點左右回到家。他會提前準備些麵包和水,拿到醫院當作午飯。

晚飯時,母親會送來麵條或粥,放在門口就走,等她走了,彭強才出門拿。他咳得厲害,吃兩口就吃不下了,但還是逼自己多吃點,“吃幾口歇歇再吃幾口,能吞下一點是一點”。

2月5日,社區工作人員的一通電話,讓他看到了一線希望。

“先去社區醫院,等通知再轉到定點醫院。”掛了電話,彭強趕緊收拾好東西,前往社區醫院。來到這裏,他發現已經有病友在這裏暫時治療了。

5日晚,醫護人員通知彭強和病友們,他們即將轉入“定點醫院”。

彭強懸著的心終於放了下來,他想著能住進定點醫院,就有治好的希望。那時,彭強已經退燒,他知道這是身體轉好的信號。

來到了所謂的“定點醫院”,彭強和病友們泄了氣。“這哪是什麼定點醫院,就是剛搭建好的方艙醫院,裡面有針劑嗎?能正常治療嗎?”進入方艙醫院,彭強和病友們“逼問”社區醫護人員。

被安撫下來,彭強和病友們於2月6日淩晨1點“不情願”的住進武昌方艙醫院。就這樣,彭強成了這裏的首批入住患者,五天后,他也成為首批出院患者。

核酸轉陰

當時的方艙醫院很冷清。病人沒有完全住進來,擺放整齊的床位暫時還閑置著。

第一天,醫護人員沒有發藥物,彭強吃了自己此前的藥;第二天,發了西藥;第三天,多了中藥,開始中西醫結合治療。

退燒後的彭強精神狀態好很多。之前在同濟醫院看診時,醫生曾告訴過他,只要能退燒,身體就會慢慢好轉,好好休養很快就能恢復。

在方艙醫院的前三天,彭強明顯感覺到身體在好轉。“沒那麼咳,呼吸順暢多了,尤其是胃口好很多。”也因此,他打消了對方艙醫院的懷疑。

“這裏夥食真的不錯。”在方艙醫院治療的幾天里,彭強能“不費勁兒”地把飯菜吃完,“午飯有葷有素好幾個菜,餐後還有水果或酸奶,補充營養。”

彭強經曆過從病重到逐漸減輕的過程,對新冠肺炎的發展變化深有感受。隔壁床五十多歲的大爺,咳得厲害,呼吸困難,很是焦慮。彭強和這位大爺交流分享自己的經曆,讓他心裡稍微有些安慰,放鬆一些。

2月9日,是彭強住進方艙醫院的第四天,醫護人員安排他和其他病友做了一次核酸檢測,還做了CT查看肺部炎症,同時采了血做檢查。一系列檢查做完後,醫護人員告訴他,“已經達到出院的標準。”

10日,他又做了核酸檢測,結果是陰性。11日上午,醫護人員通知彭強:下午3點可以出院。

終於熬到出院了,彭強長舒了一口氣。醫護人員叮囑一些注意事項後,彭強領到了自己的“出院證明”。

12點午飯時間,醫護人員發的葷素搭配的盒飯被彭強一掃而光。吃完飯,他趕緊收拾行李做好出院準備。

13點多,彭強手拿著“出院證明”排隊進行各項消毒。15點,他作為武昌方艙醫院首批新冠肺炎患者康復出院。

也許,在病人們看來,彭強的身體就像是未時的太陽,充滿著生命力,剛到方艙沒幾天,就成功恢復了健康。

大約一個月後的3月10日下午15點多,最後一批49名新冠肺炎患者出艙,武昌方艙醫院在運行35天后,宣佈正式休艙,至此,武漢市16家方艙醫院全部休艙。

恍如重生

拿著“出院證明”,彭強走出武昌方艙醫院,呼吸著外面的新鮮空氣,恍如重生。

社區的工作人員已經舉著牌子來接他了。

當天下午18點左右,他回到此前單獨住的住所,換上乾淨衣服,扔掉身上穿的那套,開始居家隔離14天。

出院前一天,母親已經買好菜放在冰箱,彭強自己做飯吃。

隔離的日子裡,回想往日和妻子孩子在一起的時光,大病初癒後的彭強頗有感慨:“這個病來得太凶,生命太脆弱,要好好珍惜,平時對自己好一些,多鍛鍊身體,多關心家人。”

14天隔離結束,他終於回到家,見到許久未見到的妻子和孩子們,他仍然不敢和家人接觸,回家後就單獨隔離在臥室,也不和家人一起吃飯。

10天后,他又做了兩次核酸檢測,結果都是陰性。此後,他才開始恢復染病前的正常生活。

又過了三天,母親身體開始不舒服,這讓彭強和妻子緊張起來。母親去醫院做了檢查,顯示肺部有感染。好在,經醫院研判,母親並非感染新冠肺炎,只是一般肺部炎症,但保險起見,母親仍在隔離點觀察了一些時日。

彭強從事運輸工作,春節前,受到疫情影響,生意慘淡,他已經清閑多日。春節期間,自己又染病治療。如今到了4月初,他才零星的接到點運輸的活兒,有了點收入。

湖北省官方3月24日發佈消息,從25日零時起,武漢市以外地區解除離鄂通道管控,有序恢復對外交通,離鄂人員憑湖北健康碼“綠碼”安全有序流動。4月8日,武漢解除離漢離鄂通道管控措施。

彭強說,“‘解封’了才能跑外地生意,才能慢慢恢復收入。”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