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1名學生把《野草》改成Rap:要實事求是閱讀魯迅
2020年04月08日08:58

  原標題:這個北大學生把《野草》改成Rap:還是要實事求是閱讀魯迅

  “昏沉的夜,燈火溫吞地滅;我昏沉的夢裡故事拉開畫卷;鮮花和雲朵在水影里升騰搖曳;我坐在小船,岸邊是村人和月。”

  最近,北京大學金融系17級本科生吳一凡,將魯迅所寫的數篇散文詩進行改編,並寫成了一首與魯迅的散文詩集《野草》同名的說唱歌曲。

  歌曲發佈網絡後,引發輿論熱議,頓時登上微博、知乎熱搜。歌曲描述了主人公“影”在黑暗中摸索,成長為獨立戰士的故事,每句歌詞都源自魯迅的散文。在評論中,許多網友紛紛點讚:“魯迅他老人家如果上中國有嘻哈,基本就沒GAI什麼事兒了。”“倘若迅哥在世,說不定會跟著Rap跳起breaking。”

北京大學金融系17級本科生吳一凡
北京大學金融系17級本科生吳一凡

  實事求是地閱讀魯迅

  魯迅的作品如何化身膾炙人口的Rap歌曲?吳一凡告訴澎湃新聞記者,《野草》一直是他最喜歡的魯迅先生的著作,疫情期間宅在家,重溫《野草》,產生了一些共鳴,便以此為靈感寫了歌,想要致敬經典。

  其中,所有的歌詞都來自魯迅散文詩集《野草》中的《好的故事》《影的告別》《秋夜》《過客》《求乞者》《我的失戀》《複仇》《複仇(其二)》《希望》《雪》《死火》《這樣的戰士》《墓碣文》《臘葉》《死後》《一覺》等作品,吳一凡根據自己的想法,將其改編成一個有情節的故事。

  “這首歌的創作,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我希望不要神化魯迅先生,最重要的還是去實事求是地閱讀魯迅。”吳一凡說,他平時就喜歡讀魯迅的書,有事沒事就會拿出來翻一遍,他喜歡魯迅憂國憂民的情懷,文字有厚重的使命感和穿透力,對於自己的人生也富有啟迪。

  作為一名金融系學生,吳一凡更為人熟知的身份是“Seal Wu”,作為《中國新說唱》總決賽百名說唱歌手評審、北京大學說唱社發起人,從2018年夏天開始,他因說唱成了校園“明星”。一首《愛在光華》,讓他在一個晚上收到接近200條微信好友申請。

  “當初這隻是一次平凡的寫歌,我一直喜歡把自己的生活寫進說唱。”吳一凡表示。在此之前,他就有豐富的創作經曆,因為熱愛跑步,所以寫了歌曲《Breathe》;學習藝術史後寫了歌曲《藝術史》;再比如,有次協助招生工作,自己聯繫的同學最後全去了清華,就寫下《歡迎報考北京大學》,一度成為網易雲音樂上的熱歌。

  當時他創作《野草》大概只用了三天時間,每天上完課後,就在晚上寫一段,全程錄音就依靠一台筆記本電腦完成。合作的編曲、混音和母帶也來自於他的同學和好友,其中一位是同在北大的藝術學院蔡唯真,另一位是廣州大學的朱彥安,促使他們合作的動力源於對說唱的熱愛。

  在北大中文系副教授邵燕君看來,魯迅本身的文字風格就是“嬉笑怒罵”,用Rap形式對文學作品進行解讀,是一種很好的嚐試。在歌曲的評論中,也有人表示,每次新聞熱點事件後人們改編的“孔乙己、祥林嫂、閏土”等流行詞彙,以及對魯迅各種語錄的使用,都能促進傳播,讓魯迅的文學作品在新時代煥發生機,讓年輕人重新感受魯迅作品的魅力。

吳一凡的創作設備
吳一凡的創作設備

  中式嘻哈日漸走紅

  打開吳一凡的網易雲音樂的主頁,幾乎每首歌的評論區里都能看到他和聽友分享歌曲的創作動機:介紹藝術史、紀念餘光中、好友不斷往返的中關村大街、他的民族柯爾克孜族傳說中的英雄……

  “我覺得北大的學生在說唱方面有自己獨特的優勢,我們創立說唱社的宗旨是培養中文說唱先進的創作者和傳播者,不只是加入更多的中國符號和元素,比如黃皮膚,而是更希望體現核心的精神和素養。”

  伴隨各類說唱節目的紅火,原先處於underground的嘻哈文化逐漸登上舞台,在許多傳統名校中也出現RAP歌手。例如曾經登台表演的多雷是清華大學學生,曾以一曲《水木道》獲得清華大學校園歌手原創組冠軍,同時還建立了清華大學說唱社,成為清華大學說唱圈的代表人物。

  除此之外,在《中國新說唱》的rapper中,“低調組合”的楊和蘇曾就讀於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UCLA);“直火幫”的薑孜戈則就讀於美國頂尖文理學院史瓦茲摩爾學院(Swarthmore College)和排名全美第三的芝加哥大學。

  嚴格意義上的嘻哈,是紐約布魯克林區黑人群體的一種亞文化形式,起源於20世紀70年代初。作為一種舶來品,嘻哈文化在國內經曆了漫長的發展期,也積累了許多粉絲。

  “嘻哈或是說唱,更多的是一種藝術表現形式,最終還是要回歸表達的內容。”吳一凡認為。他告訴澎湃新聞記者,在說唱歌手中,他最喜歡Eminem和周杰倫,除此之外還有Travis Scott和霧都,“老舅”董寶石也給了他很多鼓勵和幫助。

  作為一名金融系學生,他未來沒有打算專職做音樂,還是計劃從事金融行業。當下以學習為重,最近嚐試申請保研,希望能繼續攻讀研究生。在他的b站個人賬號有一句簽名:“做金融行業里最好的rapper。”

  “有人覺得我經常做音樂,可能學習成績很差,或者有人認為我是北大的就做不好音樂,還不如回去讀書,這兩方面都有一些成見。”在吳一凡看來,面對質疑,最好的就是用行動來回擊。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