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僱所有員工的麵包房老闆:紐約市紓困方案不靠譜
2020年04月08日21:11

  原標題:我在紐約|解僱所有員工的麵包房老闆:紐約市紓困方案不靠譜

  自從1961年開業以來,位於紐約市阿姆斯特丹大道上的匈牙利糕點商店(Hungarian Pastry Shop NYC)就是哥倫比亞大學以及周邊社區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不論是學生、教授、遊客或是附近的居民,都可以在匈牙利糕點商店找到適合自己學習工作或是休息的位置。我在此前的文章中提到過,我自己和許多朋友都是這家麵包房的忠實擁躉,人們都親切地稱其為匈牙利麵包房。

  33歲的菲利普·比尼奧里斯(Philip Binioris)是匈牙利麵包房的第二代掌門人。雖然他是在8年前才正式從退休的父親手裡接過了店舖,但是從小就是跟著這家店舖一起長大的。按照他的說法,這裏就是他的第二個家。也正是在麵包房裡,比尼奧里斯遇到了自己的妻子。當時她還是哥倫比亞大學巴納德學院的學生。

  在紐約的新冠肺炎疫情剛剛開始暴發的時候,雖然麵包房取消了所有的堂食,但是比尼奧里斯還在堅持營業。也正是這家麵包房幫助我度過了疫情剛開始的那段焦慮的時期。不過,在3月27日,他告訴我,匈牙利麵包房在第二天營業結束之後就要宣佈歇業了。

  “最近的客流量不比往日了。我已經把所有的員工都辭退了,我又是在為誰繼續開著這家店呢?”他對我和我的朋友說。翌日,匈牙利麵包房就拉下了捲簾門,正式歇業。

  自從紐約在3月16日停止所有餐飲場所的堂食服務以來,已經過去了20多天了。包括麵包房和咖啡廳在內的餐飲場所都只能要麼提供外送服務,要麼讓顧客在外面排隊進店,買完就走。與傳統的餐廳不同,麵包房和咖啡廳很少有提供外賣服務的傳統。我搜索了我家方圓20個街區範圍內總共57家咖啡廳和麵包房,其中包括獨立經營的商舖,也包括連鎖店。這57家咖啡廳和麵包房中,提供外送服務的有30家,勉強過半。剔除掉其中的連鎖店舖之後,獨立咖啡廳和麵包房提供外送服務的不算多。

  到底疫情的擴散對獨立麵包房和咖啡廳帶去了怎樣的衝擊?美國政府通過的2萬億紓困計劃又能怎樣幫助這些獨立經營的商舖呢?帶著這些疑問,我撥通了比尼奧里斯的電話。

我在3月27日見到的比尼奧里斯的背影。
我在3月27日見到的比尼奧里斯的背影。

  “我就像是被卡車撞了一樣”

  冬季一般都是匈牙利麵包房的旺季。因為天氣寒冷,人們都喜歡待在室內。許多學生也喜歡在麵包房內學習。我有個朋友在1月假期結束之後,回到學校之後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匈牙利麵包房裡點了一杯咖啡。按照比尼奧里斯的說法,2020年的2月比正常的時候還要忙碌。也正是在這份忙碌之中,他開始聽到了一種新型病毒開始在傳播的消息。

  不過,在當時的他看來,這都是離自己很遙遠的事情。誰都沒想到,到了3月份,短短兩三週的時間里,紐約就成了疫區,疫情一下子就來到他的家門口。

  “事情發生地太快了,那感覺就像是被卡車撞了一樣。”比尼奧里斯說。

  3月12日,哥倫比亞大學宣佈本學期賸餘的課程全部轉到網上進行,同時鼓勵所有能搬走的本科生搬離學校的宿舍。也是在同一天,紐約州下令全州所有餐飲場所堂食容量必須減半。匈牙利麵包房的客流量應聲下落。

  隨後疫情在紐約愈演愈烈,事情也變得愈發糟糕。美國總統特朗普公佈了歐洲旅遊禁令,遊客的數量一下子就減少了許多。許多哥大的學生都選擇了離開紐約。紐約州在3月16日徹底禁止了堂食。匈牙利麵包房的銷售額幾乎是在幾天之內就跌到了穀底。

  一般來說,麵包房的銷售額主要來自三個人群:哥大學生和教授、各地來參觀哥大以及附近的聖約翰神明坐堂的遊客、附近社區的居民。學生都離開了之後,銷售額就下降了大概30%。再加上之後遊客的減少,麵包房的銷售額直接減半。3月22日紐約州命令所有非必要商業關閉,居民全部待在家中之後,麵包房的銷售額就只剩下平時的30%了。

  “我腳下的‘地板’不斷塌陷,我只能不斷地作出反應。”比尼奧里斯說。在整個3月份里,事態的發展打亂了他的所有計劃。他甚至沒有做計劃的時間,他只能不斷地針對變化的事態作出反應。

  銷售額和利潤的下降,意味著比尼奧里斯要考慮削減成本的問題了。他開始和員工們開會,討論他們的去留問題。店裡總共有12名員工,很多都是老面孔了。有的在店裡幹了5年,有的幹了10年,還有幹了超過20年的。他們是這家店舖的一部分,有的人是看著比尼奧里斯長大的。但是,店舖的經濟狀況卻不由得比尼奧里斯猶豫。他開始頻繁地召開員工會議。從削減前台員工的工作小時數開始,他最終不得不解僱了所有的員工。不過,比尼奧里斯承諾,等到麵包房重開的那一天,他會馬上把員工都重新請回來。作出解僱所有員工的決定,一是因為店舖的銷售額支撐不起員工,解僱了員工之後他們就可以去申請政府的補貼;二也是為了他們的健康著想。

  “他們每天還要來上班的話,不論是上班的路上還是上班期間和顧客的接觸,都有被感染的風險。”

  最終,他作出了關閉店舖的決定。除了商業上的考慮之外,主要也是為了保護大家的健康。

  “這是一個兩難的決定,一方面顧客們為了支持我們,都會來幫襯我們的生意。但是,當政府命令大家待在家裡的時候,看到他們都出來幫襯我的生意,我也很為他們擔心。”

  政府的紓困方案效果未知

  談起美國聯邦政府的2萬億美元紓困方案,比尼奧里斯還是觀望的狀態。對於3月初紐約市提出的紓困方案,他則更多的是不滿。

  3月9日,紐約市長白思豪宣佈了自己給中小企業紓困的方案:提供大量的無息貸款。不過,這些都是必須償還的貸款(non-forgivable loan)。當時比尼奧里斯就覺得這個方式不靠譜。

  “如果市政府真的想幫我付鋪租的話,直接幫我付鋪租就好了,為什麼要把我夾在中間呢?”他說。

  之後,在聯邦政府推出的2萬億美元紓困方案中,僱員在500人以下的小企業可以申請最多限額一萬美元的資金,無需償還。不過,獲得這部分資金的前提是企業還要繼續擁有僱員。根據參議院銀行委員會委員、夏威夷州參議員布萊恩·沙茨(Brian Schatz)在自己的網站上發佈的內容,企業擁有一名僱員就可以獲得一千美金,一萬美元封頂。按照這樣的辦法,遣散了所有員工的匈牙利麵包房一分錢也拿不到。

  與此同時,比尼奧里斯還不知道自己能否從房東那裡獲得租金減免。在接受採訪的時候,他還沒有來得及去和房東進行商討。不過,可以確定的是,隨著紐約州將商舖歇業的命令延長到4月底,他在4月裡面1天生意都沒法做,但是他此前已經支付了4月的鋪租。此前,哥倫比亞大學已經宣佈其擁有的所有鋪面在未來兩個月裡租金全免。但是,雖然和哥大靠得很近,但匈牙利麵包房的業主並不是哥大,美國也暫時沒有由政府牽頭出台免租金的政策。

  比尼奧里斯覺得政府應該出台政策,統一為所有人免去未來兩個月內的鋪租。

  “現在我靠著自己的儲蓄在支撐著,但是我的錢也不是無限的,總有花光的一天。”

  比尼奧里斯不願意說他到底能撐多久,因為他不想讓自己的顧客們擔心。

  談起未來,比尼奧里斯還是樂觀的。

  他說,人類總是有著強大的適應能力,相信這次人類也一定會渡過難關。

  “我很抱歉我必須要關閉店舖,”他說,“不過,希望我們都能從這次疫情中學到點什麼吧。”

  (作者係哥倫比亞大學新聞學院研究生)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