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尼迪憶歐聯巔峰與退役時刻 憧憬國米未來
2020年04月07日06:40

  辛尼迪Javier Zanetti在國際米蘭官方發佈致球迷公開信,在追憶與藍黑半生情緣的同時,也向球迷保證,將專注於建設國米美好的未來。

  如今身為球會副主席的辛尼迪首先回顧了2010年歐聯登頂,「越接近2010年5月,我們就越覺得自己像F1車手:一個彎道都不會錯。我們一直都在比賽,訓練是我們保持高度專注的機會。我總可以在賽前夜晚入眠,其他人比如甘比亞素,則更難入睡。

  「我對馬德里那場比賽有太多閃回,我的臉變得明亮起來,有點像我舉起獎盃的時刻。當我們出來熱身的時候,我看到了國際米蘭的球迷,我簡直不敢相信,球場里沒一個空座。我對自己說:他們為我們而來,我們不能讓他們失望。

  「賽後採訪,他們給我看了米蘭的照片,多莫廣場滿滿噹噹,人們擠滿街道,欣喜若狂。這讓我很感動,因為我意識到,我們藍黑球迷的快樂,甚於我的快樂,甚於所有隊員的快樂。你有沒見過一球場在黎明開放,擠滿了人?我認為聖西路是歷史上最不尋常的例子。

  「我們降落在米蘭,然後直接把獎盃帶到梅阿查。球迷等我們直至早上6點。這仍然讓我激動不已,這種感覺永遠不會消失,那是純粹的喜悅:沒有什麼可以捉摸,只是個真誠的擁抱,只是能夠說:是的,它終於是我們的了。回家本身就是一種努力,人群的翅膀護送著我們的車。

  「我一直很欽佩藍黑球迷的韌性,他們能夠接近作為一名球員的你。自從我來了以後,這種同理心很自然。國際米蘭球迷很特別:總是在那裡,推動著你,帶著一種很不尋常的深厚感情。」

  辛尼迪還回顧了因為傷病而無法正式告別球員生涯,「那也是為什麼當我在巴勒莫跟腱撕裂時,當他們把我帶回更衣室時,我想:好的,幾天后我會接受手術,然後我會開始康復,幾個月後我就會回到球場上。

  「我欠我自己,也欠藍黑球迷的,我們必須正式告別。我當時39歲。那天很多人都認為我的事業已到盡頭。我從未受過那麼嚴重的傷,但我並不害怕,我沒有製造任何戲劇性事件。我一步一步回到工作崗位,直到國際米蘭對陣利沃諾,我在受傷後不到200天就回到了球場。那天迎接我的歡呼,讓我所有的最後努力都是值得的。回到更衣室後,我說:‘好吧,這將是我的最後一個賽季。’

  「1995年我來到這裡,球靴裝在塑料袋裡,現在我是這個球會的副主席。這是一段不平凡的旅程,但巨大的責任隨之而來。我學習了,用心投入,用我的經驗和知識來處理辦公桌上的每件事。這比我追著球跑的時候複雜得多,但這是宏偉的事業:我仍有機會為建設這傢俱樂部的未來努力。」

  「我試著用沉澱的輝煌來做到這點:藍黑的球迷,我們的歷史,藍黑的波衫,我們經歷的痛苦和喜悅。我關注的是未來,我希望這對我們國際米蘭球迷來說是美好的。讓我們一起繼續建造吧。」

  (馬舸)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