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將“停擺”下的日本 如何面對“非常時期”?
2020年04月07日09:34

  原標題:[網連世界]即將“停擺”下的日本 如何面對“非常時期”?

  隨著進入四月,日本開始籠罩在緊張氣氛中。日本政府以及各地方自治體幾乎每天都在召開緊急對策會議,以尋求最佳防疫措施。日本政府要求全體國民儘量在家辦公或者不要外出,每個人的行動都會對整個社會造成深遠影響,呼籲大家一定不能大意。

  據瞭解,日本外務省發佈禁令,已對195個國家發出入境限製,占比建交國家的九成。金融政策上,日本政府除擴大融資、擔保範圍外,同時對中小企業(含自由職業者在內的個人企業)提供免息、免擔保的融資金融政策,並在第二輪緊急對策中,計劃將融資、擔保等規模從第一輪緊急對策設定的5000億日元(約合人民幣328億元)擴大至1兆6000億日元(約合人民幣1051億元),為受疫情影響導致經營困難的中小企業等提供支持資金周轉的金融援助。

  3日,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緊急召見政務調查會表示,將向因疫情導致收入減少的家庭提供30萬日元(約合人民幣1.9萬元)的援助。如今,伴隨著商業區的大型商場逐步縮短營業時間或暫停營業,日本漸漸陷入“停擺”狀態。

東京都知事呼籲當地民眾不要外出後,民眾開始囤積物資,超市限購買。(李沐航 攝)
東京都知事呼籲當地民眾不要外出後,民眾開始囤積物資,超市限購買。(李沐航 攝)

  與此同時,在日本華僑華人與日本民眾感同身受,深知漸行而近的風險,積極投入到防禦、抵抗疫情的防護或支援活動中去。3月18日,全日本華僑華人聯合會發佈了致全體在日華僑華人的倡議書,呼籲全體在日華僑華人,作為日本社會的一員,積極行動起來,從自身做起,與日本人民同心互助,共同防控新冠病毒疫情的擴散。倡議書除號召廣大僑胞要自覺遵守當地防疫法律法規外,也要主動配合所在地的各項疫情防控措施,積極參與當地抗擊疫情的公益事業,幫助當地僑胞和民眾。在目前的“非常時期”中,人民網記者通過對五位在日本生活的華僑華人以及日本當地民眾的採訪,進一步瞭解他們的真實生活情況以及心路曆程。

  “站好最後一班崗”

  邵旭宇(株式會社大可國際醫療集團董事長):

  我的工作主要是負責接待從中國來的客人在日本做醫療體檢及治療,與國內的接觸非常密切。因為從事與醫療相關的領域,所以我們從一開始就非常重視,每天都在關注國內與日本的疫情發展,並為員工和客戶提供口罩和消毒液。我們在外出前後,都會對車輛進行消毒,做到最大力度的預防。疫情嚴重以來,我們從3月開始就停止了相關接待業務,集中力量給正在接診的項目收尾。3月5日送走最後一名客人回國後,我們就完全停止營業了。

  此後,我和夥伴們將主要精力放在了自身防護以及與當地民眾一起抗疫上。我們在疫情發生之初就提前儲備了部分口罩,疫情蔓延之後除了清點庫存預留好給客戶和員工必備的防護用口罩外,我們將節省下來的口罩捐贈給了當地的一些診所等抗疫一線,當時,日本市面上的口罩已經很難購買到了,我們希望與日本朋友一起努力,早日戰勝病毒。

東京都知事召開緊急新聞發佈會後,都內超市大米一時間被搶購一空。(李沐航 攝)
東京都知事召開緊急新聞發佈會後,都內超市大米一時間被搶購一空。(李沐航 攝)

  “街道上的人明顯少了”

  徐暮雨(媒體人):

  春節過後,我從國內回到日本,在成田機場入關處僅有紅外線體溫檢測儀,檢測相對簡易。由於當時國內疫情較為嚴重,回到日本後,我自覺在家自行隔離了14天。當時的我,對於日本的疫情並沒有特別深刻的感受。

  隨著新冠疫情在日本各地的不斷擴大,3月初,我經曆了以前在紀錄片中才能看到的搶購廁紙,真真切切看到超市及家樓下的藥妝店湧入大量購買廁紙的居民,每人限購兩袋,衛生用品購物區短時間內空空如也,體會到了在之後的半個月裡廁紙依然出現供應不足時,那種隱隱的焦慮。

  3月下旬,東京都疫情出現急速增長,坊間都在傳東京都有可能“封城”,受此傳聞影響,一夜之間超市的大米以及速食幾乎被搶購一空,給大家造成了一定的不安。而應對新冠肺炎的重要物資口罩及洗手液、消毒液從一月份開始直至現在依然購買困難。現在,東京都知事一再呼籲民眾週末以及平時儘量避免外出。很多企業也開始讓員工在家辦公,商場及餐館也在週末選擇停止營業或者長時間休業。我在涉谷上班,由於工作性質關係,還是要出去採訪的。我發現電車的早晚高峰人流量明顯減少,而以前每天熙熙攘攘的涉谷現在感覺有一半人都不見了,涉谷突然間變的空蕩蕩了,這種場景是我自從在日本工作以及生活以來從來沒有見過的。

上野公園賞櫻民眾明顯減少。(徐暮雨 攝)
上野公園賞櫻民眾明顯減少。(徐暮雨 攝)

  “疫情比想像的嚴重”

  今泉 敢(公司社員):

  日本是自然災害比較頻發的國家,作為日本人,我們從小接受防災訓練,災害襲來的時候似乎顯得相對泰然一些,因此疫情開始的時候,我還沒有覺得很可怕,每週也都會和朋友出去喝酒聚會,但是在日本政府宣佈奧運會延期至2021年舉辦以後,每天新聞報導的確診感染病例都在成倍增長,那個時候起就覺得疫情比想像的嚴重。為什麼會忽然爆發,是不是之前統計的數據上問題,就不得而知了。但是真正開始察覺疫情嚴重後,再出去買口罩就完全買不到了,現在家裡的口罩也很少,出去購物都要戴,很快就不夠了。現在我都選擇在離家儘量近的超市買生活用品,能夠快去快回,有時候覺得這麼短距離就不要浪費口罩了,就沒有戴,但是看到大家都戴了會覺得非常不好意思。政府說給每家發口罩,但是只有2只,還不是醫療用的口罩,覺得很無奈。

  “真的很不安”

  吉田 佳代(公司社員):

  最初日本新冠疫情開始蔓延的時候,我要求過在家上班,但是被公司拒絕了。後來在3月25日東京都知事召開緊急新聞發佈會呼籲民眾儘可能在家不要外出,也希望大家在家辦公後,我就再次找了公司負責人,告知了東京都知事的呼籲。因此,我們部門從28日開始可以在家辦公了。因為平時日本災害也很多,家裡會常備一些生活用品和食品,所以即便身邊很多人在搶購食品的時候,我這裏都還好。但是,口罩確實不夠充足,還好爺爺奶奶最初郵寄了一些給我,目前還是都夠用的。

  我自己目前最大問題就是花粉症比較嚴重,眼睛鼻子還有嗓子每天都很難受,可又不敢去醫院,外邊感染的人數每天都在增加,出去的話很擔心,所以目前只能先忍耐了。現在我平均三天出門一次,就是購買一下生活用品,都是在早上超市剛開門的時候去,這個時間段相對人會少一點。雖然這樣,我也是速戰速決,買完以後就馬上回家進行消毒。我感覺,從自覺管理好自己開始,才能最大化的對整個社會防控好疫情盡一份自己的力量。我儘量少與外界接觸,沒有必須要處理的事情也儘量少前往公共場所,這種宅在家裡的生活雖然有些無聊,但是這種宅是有意義的。目前看,日本可能馬上要迎來感染快速增長期了,未來什麼樣也不知道,真的很不安。現在馬上能做的就只能是要多加註意了。

在日生活華僑華人家庭生活物資儲備。(李沐航 攝)
在日生活華僑華人家庭生活物資儲備。(李沐航 攝)

  “儲備充足,可以兩個月不出門”

  範勇強(留學生):

  我們學校還在正常上課,還好現在是春假了,就是接下來怎樣還不知道。但是現在疫情太可怕了。我只要出門都會戴口罩,打工的時候也會戴。現在最擔心的就是生活物資,雖然超市都正常供給,但是不敢總去人多的地方。大米我準備了至少1個月的量,還有個各種麵食,比如意大利麵、掛面、烏冬面、方便麵等等。其餘的生活消耗品也買了很多,粗算了一下,即便2個月不出門,也是夠用的。唯一的不足就是蔬菜,買多了容易壞,買少了又不夠,很矛盾。但此時此刻,生活標準也只能先降下來,一切以順利渡過眼前的疫情為主。對於我來說,還沒有經曆過這樣的“非常時期”,這場人生之課遠比我在課堂上接受的教育要更深刻更具挑戰,但是我已經做好了準備。

  我學會了“苦中作樂”,在此期間利用手頭有限的食材研究美食,研究怎樣能讓自己吃得更加科學健康,這讓我獲得新的生活技能,雖然遠在海外遠離父母,我寂寞但並不孤獨,我要與身邊的朋友們一起共克時艱,期待在我家中儲備的物資用完時,這場戰“疫”已取得勝利!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